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壮哉大唐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八七章:刺杀

第一八七章:刺杀

        亲卫军有现成的百战强兵,也不需柴令武费心费力去重新组建了。

        柴绍说他的亲卫军强肯定就会强,这是一个严谨到了极致的大将军,从来不会口出狂言,也正因为他严谨冷静的性情,从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战果。

        李唐太原起兵后,柴绍随秦王李世民参加统一战争,在平薛举父子(浅水原之战)、破宋金刚、败王世充、擒获窦建德的洛阳虎牢之战中,屡立战功!

        武德六年,大破吐谷浑;

        武德八年,突厥猛攻鄯州,柴绍破之;

        武德九年,柴绍为平道将军,率军攻打胡人。同年,突厥军队多次骚扰侵扰西会州、秦州、兰州、陇州,柴绍奉命率军出击,七月初三柴绍在秦州打败突厥。

        李世民即位后,柴绍率领薛万彻、刘旻、刘兰给予突厥重创,并消灭了最后一个反王梁师都,并在歼灭突厥大战中,柴绍则为金河道行军总管,率领偏师立下了赫赫功勋……

        若不是他英年早逝,在贞观王朝后期肯定还会大有作为。

        不过,因为柴令武的提早到来,柴绍、秦琼等大将军的命运已经得到了改变。

        这不是柴令武的功劳,而是孙思邈。

        那是在小兕子出生的时候,李世民请来药王孙思邈给长孙皇后把关,并将小兕子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柴令武见孙思邈医术如此神奇,就跟李世民说开国功臣旧伤无数,或许落下无数病根,若是英年早逝,那将是帝国的莫大损失,建议他们都入宫给孙思邈诊断一番。

        李世民从善如流!

        最开始,秦琼、柴绍等人不以为然,但是在孙思邈细细诊治之下,一个二个额角都冷不住冒出点点冷汗。

        孙思邈竟然将他们身体某处会莫名其妙的疼痛说的一清二楚,这才老老实实的开始配合起来。

        李世民见一个个猛将都有隐患,自己也让孙思邈检查了一遍,他行军作战时,每战必前,也是大唐屈指可数的猛将,负伤这种事情自然在所难免,在孙思邈的检查下,他也有隐患!

        李世民见孙思邈真有奇能异术,想册封孙思邈为御医。但孙思邈却笑而拒绝,表示只有行走天下,体察天下疑难杂症,才能让自己的医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李世民思想开明,也没有强求,只是请孙思邈每年入长安给一众开国功勋就诊一回。

        孙思邈深知每个开国功勋都是大唐的顶梁柱,是国家安宁的血肉长城、钢铁长城,对于李世民的要求自无不允!

        当柴令武得知李世民放人之后,自是气急败坏,这样的人才千年难得一遇,咋就放他走了呢。

        最少也要让他留下一生宝贵的经验吧,若是死在那个深山老林,那绝对是国家的损失、民族的损失。

        值得欣慰的是孙思邈以后会每年入宫一回,只要他再次出现

        柴令武完全不担心这位拒绝了李世民的药王会不会被他蛊惑,只要拿出一些先进的医学常识,绝对会让药王如获至宝,乖乖的留在长安教徒授艺、著书立说。

        好在!因为自己的一个建议,给大唐保下了一员猛将、一员名将。要知道柴绍、秦琼这哥俩在历史上是同一年逝世的,若是柴绍活到下一任皇帝登基,托孤大臣又岂能尽是长孙无忌一党。

        到那一天,朝堂必然会出现国舅系、驸马系相持不下的局面,当然了,皇帝是谁也相当的关键,只不过驸马系的猪队友实在太多了一些。

        父子二人就军事理论又谈了许久,不过柴令武多是在听,不懂之处多加询问,柴绍也一一解答。

        将散之际,柴令武忍不住说道:“父亲,您经历一统天下的所有战争,对阵胡人的战争也多不胜数,何不将自己心得、所经战争编写成册,留给我们这些后人学习呢?不说可以写出《孙子兵法》这种旷世奇书!但实实在在的战例,无疑会展现出长辈们是如何训练军队、如何做战前准备、对峙时又如何各种明争暗斗的,最后又是如何获得胜利的!内容嘛,就以一场场战争为主!然后再加以分析…这些宝贵的心得,若是整理成册,至少可以让后辈少走许多弯路…”

        “我认为我们柴家最珍贵的传家宝,便是父亲半生的从军生涯,若是父亲以自己之经历写出一本大唐战争史!对于我们柴家有利,于大唐军队也多出一本如同瑰宝的教材。若是父亲写的话,最好写得通俗易懂一点,因为这本书籍”

        柴绍愣住。

        著书立说这种事情他真没想过。

        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家常便饭般的军事生涯有这么宝贵。

        ……

        父子二人聊了许久,直到深夜,柴令武才离开谯国公府,缓步慢行在大街上。

        月光如水,清凉照下。

        柴令武望着天上月,咽喉清晰的展现在月光之下,他全身极为放松,完全是在惆怅感怀之中;双手负后……

        若是刺杀,这是最佳时机!

        果然,寒芒一闪!

        一道冷气,从十数丈外的古槐树上暴射而来,无声无息,速度快到了极点,但却是连半点破空声音都没有!

        那一道寒芒,只不过是刚刚闪现,就已经到了柴令武咽喉之前!

        寒芒已经临近!

        柴令武的咽喉甚至都感觉到了那种致命的冷气,喉咙上,被杀气激的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

        千钧一发之际!

        柴令武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一把剑。

        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柴令武的脖颈前面,横剑一挡。

        当!

        那名杀手的剑身凶猛的撞在了剑身上;但,随即惊骇的发现,自己的剑在碰到那把黑剑的剑身之后;自己的百炼精钢剑,居然断为两截。

        柴令武离开谯国公府时,一股危险感突然从心中升起,对于这种感觉,他再是熟悉不过。

        一路上看似懒散,实则是绷紧了身子,做好了最佳防守与反击的准备。

        一剑斩断对方武器之后,后退一步,打量着眼前的刺客。

        只见对面站着一个黑衣蒙面女子,此女亭亭玉立,配以秀气得惊人的凤眼,修长的美腿,极具女性的魅力。又因大量运动练成的标准身型体格,令她看上去就如一头雌豹。

        对于这种雌豹,柴令武不敢大意。

        初次交手,便知眼前这名女刺客武艺极为不俗。

        她身轻如燕,出手如电,兵器更是少见的一长一短双剑。

        先前那一招,柴令武斩了她的长剑之后,直劈而下,对方却凌空转身,以断剑点在湛泸剑剑脊之上!直逼得柴令武不得不防。

        “为什么要刺杀我?”柴令武盯着女剑士,不敢有丝毫大意。

        “柴公子,我并无恶意!只是奉命提醒公子:日后多带几名侍卫!此外,考较一下公子。”女剑士说完,仗剑而上。手中短剑断剑化作两道长虹,有如狂风怒浪,直向柴令武卷去。

        瞬息之间,双剑有如两条毒蛇般在窄小的空间内,向柴令武作了十六下急刺,每一下急刺,都由一个不同的角度向柴令武攻去,每一招都试图封死柴令武回击的路线。

        双剑飞舞,一招攻一招封锁进攻,相互配合天衣无缝,利害之余更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剑法极其犀利漂亮,如此快剑,生平仅见。

        女刺客快,柴令武也不慢,手中湛泸剑上搁下挡,那锐利的眼神从女刺客身形肩膊的微妙变化中,判断出她每一个将要攻击的角度和变化。

        两人攻守三十余合,竟奈何不得对方。

        柴令武抓着机会突然暴起一刀,湛泸剑好似天上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女刺客竟深处一股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的感觉,只能提剑死磕。

        “当!”

        湛泸剑剑脊劈在女刺客的左手剑剑背上,女刺客虎口一震,短剑脱手,连忙后退。整个人如一只小鸟,凌空几个跳跃,借着树干为踏板,翻上了小巷的院墙,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