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壮哉大唐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三四章:不解风情

第一三四章:不解风情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平阳昭公主的公主府,与谯国公府只有一墙之隔,它的前身是杨素府邸。

        提及杨素,人们的第一印象是祸国奸臣。

        却不知杨素其人文武双全、军政全能、智勇兼备,是辅助隋文帝杨坚建立大隋帝国的重要元勋,亦是帮助杨坚开创“开皇盛世”的得力辅弼。

        他南征北讨、战无不胜,为大隋立下汗马功劳而功高震主,深受隋文帝猜忌。帮助杨广取得帝位后,更是显贵无双;为了避帝猜忌,杨素将自己从一人名臣经营成一个品行不佳的奢侈形象,建造府邸时,以不满意为由,将刚刚修成府邸多次推倒重建,面积也一次比一次大。所以他的府邸比王侯之府,更要豪华,更要富丽堂皇。

        然杨素死后,杨家风光不再。杨素之子杨玄感率众反隋,被灭之后,杨府遭到了抄家的厄运。当时杨广,便将杨府赏赐给了齐王杨暕,这位齐王殿下骄纵奢侈,比杨素有过之而无及,拿到杨府之后,请建筑大师宇文恺将之修葺得更加恢弘大气。

        当初李唐杀入关中占领长安之后,李渊大封功臣,将隋朝贵胄留下来的豪宅霸占一空。当时中原未定,占据关中的平阳公主堪称是大唐第一功臣,李渊便将这最豪华的豪宅赐给了她。

        柴令武与长乐定下婚约之后,柴绍投入巨资修葺,以作柴令武未来的府邸。

        这个未来之家!

        不仅长乐上心,郑丽琬也很上心。她日常无事,便会过去看看。论起对公主府的熟悉程度,比起柴令武还要熟悉。

        对于公主府,她最上心熟悉的是主宅的西大院。因为,她才是属于她未来的地盘。

        至于主宅东院,自然是柴令武与长乐公主这个正室大妇的!

        精准的为自己定位,无疑是郑丽琬的高明之处。

        与长乐公主一争长短么?傻瓜才会做的事情……

        人家背后是当今皇帝皇后,将来下一任的皇帝皇后还是人家哥哥嫂嫂……

        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她一个弱小女子怎么争得过一个长公主?既然争无可争,倒不如认清现实,与未来的长房大妇结交。所以,每当长乐公主来到公主府看顾花花草草、蔬菜瓜果时,她都全程陪同,她本人也喜欢实践活动,于是便一起照顾照看着花圃、菜地。

        再加上之前是朋友,又因为她是长孙皇后给柴令武找的平妻,有这一层缘由,天然的能够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

        长乐一直担心自己心爱的花花草草、蔬菜瓜果被冻坏,好不容易完成了拜年等各项活动,今天一大早便跑了来。

        之前,小萝莉虽说有过一段时间的尴尬,可是有共同夫君、有共同的家,还在很多共同的兴趣,又因郑丽琬把姿态放得极低,用不了多久,那略有的尴尬便消散于无形。

        此时,两人在后花园慢慢散步,公主府分为一轴五进(境)七院,后花园以盛开梅花为设计蓝本,“花心”是一口清泉形成的一面占地五亩大小的镜湖,四周绿树成荫,花木茂盛!“梅花”花瓣是松、梅、兰、竹、菊为主题的五个景致!

        湖中种有水中竹,还有成片的残荷。远处假山奇石,犹如山水画卷。

        湖心还有一座花岗岩假山,上面修了一座八角石亭,一道长桥连接两地,桥上凉亭高低错落,造型古朴淡雅,精美别致,与湖中残荷相映成趣,有若仙人隐居的福地。

        更为巧妙的是整个后花园并无大道,全是通幽的小径,蜿蜒曲折,条条相连。散布的亭台楼阁增添了人间气息,亦可对棋为趣、散步栖息、躲避雨雪……

        这是一座极为清幽秀美的后花园,小萝莉来过一次,便喜欢上了这里,她不喜欢那种豪门大宅,空旷得令人害怕,也不喜欢皇宫那种高宅深院,各种规矩严格得让人感到压抑。

        小萝莉面上带着娇丽的甜笑,虽已长大了一岁,学了许多宫廷礼仪,但她心中那种活泼的少女情怀还没有改变。

        “郑姐姐,我好喜欢这座府邸,有山、有水、有老树,有松梅竹、有亭台楼阁!更重要是,这里将是我们的新家,我们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郑丽琬心中好笑:‘不大’二字,也只有公主说得出来。

        “崇仁坊是皇亲贵胄聚集之地,西靠皇城、国子监,南邻东市,自前朝起,这里可谓是寸土寸金,地皮价格要比别的坊贵上几倍!”

        “就是这么一处地皮金贵之地,当年的杨素却拥有占地近两百亩的巨宅,由此可见杨素当年之富贵。而太上皇眼睛不眨一下就转手给了平阳公主,这又得是何等荣宠。”

        小萝莉道:“父皇常说皇姑是我大唐获得天下的第一功臣,若是在世,军方第一人决非是卫公。所以皇祖父当年怎么赏赐都不为过。”

        有唐一朝,这位平阳昭公主都是有着极其显赫的地位。

        这位公主以女流之身,统领千军万马帮助自己的父亲建立千秋伟业,比之自己几位出类拔萃的兄弟毫不逊色。

        她是唐朝第一位死后有谥号的公主,更是几千年历史上,唯一一个由军队为她举殡的女子,真正的生荣死哀。

        她的名字,就是一段传奇。

        她在本朝女性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以代替。

        “平阳昭公主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着实令人万分佩服!只可惜英雄早逝了,否则,她的功绩不会止步于此。”说到这里,郑丽琬不由心想:“如果平阳公主在世,玄武门之变都有可能发生不起来!”

        只有这个年代的唐朝人,才知道平阳公主的声望之隆,除了她拥有不弱于几位兄弟的功绩,尤为难得的是她是个女的,是古往今来战争史上唯一的一抹丽色。

        古人云: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将无疑是亿中无一。

        正因为难得,所以可贵!

        “公主、姑娘!”弄巧慌里慌张的跑了来:“二公主被抬回来了!”

        “啊!”

        “啊!”

        小萝莉、郑丽琬大惊失色。

        两人第一个念头就是砍人被砍了。

        小萝莉、郑丽琬回到国公府,见到了啼笑皆非的一幕。

        柴令武躺在厚厚的雪地里,张成一个“大”字形,俊美的脸红扑扑的,醉态可掬的脸上挂着一幅傻笑。

        两女不约而同!瞪了弄巧一眼。

        “真是被抬回来的嘛!”明眸晧齿的弄巧委委屈屈的嘟囔。

        小萝莉微笑:“怎么扔这儿了?”

        纤云道:“公子让扔的!他说他想静静。”

        小萝莉问:“郑姐姐,静静是谁?”

        郑丽琬本来耳朵竖着呢!一听,忙道:“我也不知道。”

        柴令武哭笑不得的坐了起来,道:“我想安静一会儿。就这样子!”

        “啊?”小萝莉一绷而退,小手拍拍初具规模的胸口,嗔道:“吓我一跳。”

        郑丽琬眼睛露出一丝调笑的意味,似嗔非嗔地望着爱郎,眼波流转:“你没醉啊?”

        “半醉半醒之间!”柴令武站了起来。

        小萝莉闻着浓重的酒味,关切的埋怨道:“怎么喝了这么多?”

        柴令武笑道:“我朋友也就是秦怀道、程处亮、程处弼、尉迟宝琪、李风、李翼、李思文、房遗爱、杜荷他们九个,前面六个还好,后面那三个可是跟我并称‘四大害虫’、‘四大恶人’,有这种绰号的,一旦到了酒桌上,能是正常人吗?大过年的,我不喝岂不扫了大家的兴!”

        小萝莉笑道:“你也知道自己是恶人啊?不过父皇挺喜欢你这恶人的。”

        “那你呢?”

        小萝莉如花似玉的小脸儿的脸儿一下子红了,呐呐不知言。

        柴令武微笑道:“那是不喜欢了?”

        “不是啊!”小萝莉急了。

        柴令武见她洁白的脸蛋儿飞起两抹红云,清纯秀丽之中平添了几分娇媚活泼,煞是好看,便勾起嘴角,微笑道:“那是喜欢了?”

        小萝莉脸更红了!

        一旁的郑丽琬实在看不下去了,揽住小萝莉的肩膀,仗义执言道:“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公主,别理这个恶人。”

        小萝莉宝石般的眼睛闪动着异彩,调皮地眨眨眼,“不理这坏人。”

        柴令武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小萝莉跺跺脚:“我在回宫了!”

        柴令武道:“那就回呗。”

        “……”小萝莉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神转折!

        就没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鲁男子!

        小萝莉弯腰捍住一一团雪,狠狠地砸在某人的脸上,气呼呼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