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壮哉大唐驸马在线阅读 - 第零八十章:丽琬慧眼当侍妾

第零八十章:丽琬慧眼当侍妾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郑府正厅一片安静

        杨妃脸上依然带着微笑,她淡淡的道:“师徒不能为夫妻、夫妻不能为师徒!乃是最基本的人伦道德。若是传出,不仅令武、郑家侄女名声狼藉,便是皇室、郑氏、柴家也会受到牵连…所以,我们的意思是希望郑家侄女入住柴府,悄悄地教导令武人情世故…”

        郑仁基大骇:“这…可如何使得!未婚入住夫家,婉儿必将受到口诛笔伐,真要到那一步,婉儿将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地。便是令武与公主之婚事也会因此中止……”

        郑丽琬眼中闪过一道慧光,但在刹那间又敛去了,她柔声道:“父亲不用为难,其实办法不是没有。”

        郑仁基诧异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郑丽琬微微一笑:“女儿以侍妾之名入住柴府,公主过门之后,等时机成熟,再娶女儿便是!”

        “不行!”郑仁基愤怒的说道。

        “父亲…”郑丽琬眼睑低垂,柔声道:“天意不可违,又要顾及人伦道德!除此法子以外,实在没有他途可选。”

        郑仁基颤声道:“孩子…只是苦了你啊!”

        郑丽琬紧紧咬着红唇,一双氤氲着水雾的眸子,心中涌起一阵酸楚,波光潋滟的双眸愈发显得水汽氤氲,强自一笑道:“昨日若不是令武,女儿已然身败名裂的陨落…然则女儿已经发下为奴为婢之宏誓,若不应誓,怕是会受到神明惩罚。先有神仙安排这段婚姻与徒弟之缘,再有誓言犹在耳际,令武于女儿又有再生之恩。以侍妾之名去教诲令武,既能让她迅速成长,又能消去‘为奴为婢’之誓,还能全了师徒之缘,诚可谓是一举多得。”

        “而且父亲时常教导女儿,作为一个妻子,当以自身作则,以自己为榜样,来督促自己的丈夫用功上进!令武英才天赋,心若璞玉浑金,若被恶人带入歧途,于己不利,于国不利。既然他急需女儿教诲成长,区区虚名又算得了什么?”

        好个聪慧的女子!

        杨妃心头大赞,分别看了神情复杂的郑仁基与低垂着头的郑丽琬,尴尬道:“郑公…后日乃是黄道吉日,到时妾身过来下聘书,把纳采、问名、纳吉过了,替两个孩子把亲事正式定下来。您看如何?”将柴令武、郑丽琬的亲事在最短时间内定下,是她弥补心中的愧疚的的唯一办法。

        郑仁基又是气恼又是伤心又是无奈,却无从反驳,许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声,道:“就依娘娘之言!”

        亲事既定,郑丽琬便有了一重保障,以免得出现一辈子只能当侍妾的悲剧结局,杨妃的建议倒是符合了郑仁基之意。

        郑丽琬悄无声息的看了杨妃一眼,一双美眸闪过丝丝狡黠!

        待杨妃疑惑看向她时,又恢复了低眉顺眼的模样。

        很是狼狈的杨妃也没多想,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令她极度尴尬的地方,寒暄了几句就起身告辞。

        目送略显匆匆的杨妃,郑丽琬嫣然一笑,仿佛确定了什么,不自主的点了点头:“果然不出我的预料!”

        “婉儿,你说什么呢?”郑仁基问道。

        郑丽琬浅浅一笑,笑容中洋溢着莫名的神采:“没什么,女儿高兴。”

        “高兴?”郑仁基一脸晦暗不解,他不知道高兴从哪儿来。

        郑丽琬牵着父亲干瘦的大手,甜笑道:“从今天起,女儿的命运改变了,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么?虽说名义上是侍妾,可神仙都说女儿与柴令武有九世夫妻之缘,等长乐公主过了门,女儿便成了平妻了。最最重要的是,若是女儿教诲出一代名将名相,那就是一代名师了。”

        郑仁基哈哈大笑,被女儿的理想逗乐了。而心中的壁垒也随着这一笑而烟消云散。

        “是啊!婉儿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婉儿的神仙相中的儿媳妇,当父亲的还有什么好愁的。”

        郑丽琬呵呵一笑,神仙或许有,但绝不像杨妃说的那样神奇。

        她从杨妃的言行举止中看出了一些破绽。不点破,是因为正好顺了她的心意。

        她闯了鬼,所以,她真信世间有鬼有神。

        柴令武的巨大变化,又让她相信了平阳昭公主成仙一说,

        九世夫妻缘她还是信了,因为杨妃没有必要骗她。若不是她真的与柴令武有九世夫妻缘,李世民、长孙皇后凭什么在自己女儿未嫁之前,就急匆匆的给自己未来女婿找小老婆?若不是她真的与柴令武有九世夫妻缘,为什么找她郑丽琬做柴令武的平妻,而不是一个没有丝毫非议的女子?

        至于师徒之谊,压根不信。

        一个写了那么多首盖世名诗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不诣世事的婴孩?

        骗鬼呢?

        她与柴令武接触的次数不少,柴令武给她的感觉是聪明睿智,从只言片语中,她察觉到柴令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厉害。

        暴打自己的老子一事,郑丽琬则定义为:柴令武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又因为对手是名震天下的柴大将军,所以他全力出手,而柴大将军视他为一个小孩子,没有加以重视,所以才悲剧的被打了个半死。

        但是,为何要找她去教柴令武呢?难道就因为自己挠了柴令武,柴令武没有伤害自己的原因?从而认定自己制得住柴令武?

        这也说不通啊。

        他在弘文馆的时候,不就好端端的吗?也没有见他打了孔颖达、虞世南啊。

        只是她很奇怪,这么明显的事情。

        李世民、长孙皇后、杨妃、柴绍这些厉害人物怎么都看不到呢?

        这些人是傻子吗?肯定不是。

        若这些人是傻子的话,天下间没一个正常人了。

        可是她从杨妃的神色中看得出,对方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他们是真的把柴令武当成一个不通人事的婴孩。

        郑丽琬想破脑袋都想不通问题之所在。

        转而又去置疑‘九世夫妻’的真实性,从而设立了‘最终目的是让她当柴令武的侍妾’,但是,结果一样不合逻辑,若是如此,让她当平妻这个环节就多余了,而且她还看得出,杨妃是提亲是真心的…

        真是奇了怪了。

        “真是奇葩的一家子。我要疯了…”郑丽琬告别父亲,匆匆回到香闺,一头闷进了被窝。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进了柴府再见机行事!我现在有了率先入府的机会…还怕夺不到柴令武之心?地位高又怎样?地位低又如何?到了夫家,还不是看丈夫的喜爱程度。当摆设的公主还少吗?”

        侍妾?好不好?

        好,很好、非常好。

        也是父亲这个老实人不知道侍妾的好处。

        侍妾,可以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可以伴随在‘主人’身边。

        这种待遇,连正妻、平妻都享受不到。

        再说了。

        自己的侍妾之名,只是暂时的。

        两三年的虚名她不在乎。

        而且由侍妾晋升为平妻,不是更能体现出一个侍妾厉害与受宠么?

        我郑丽琬就是不服气不甘心,凭什么我就只能被你们李家欺负来欺负去,凭什么我就只能被人当货物一样挑来选去。

        我郑丽琬就不信,男人能干的事情,我这个小女人就干不了。

        只要将天才之师之名传了开去,那么,未来什么都有。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征服了那个天才。

        她对自己的容貌智慧有充分的自信,任何男人最终都会在自己的魅力下丢盔弃甲、俯首称臣。

        征服了那个天才,

        一念至此,郑丽琬呆不住了,又爬了起来!

        找到父亲,向其表明了望夫成龙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