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壮哉大唐驸马在线阅读 - 第零七三章:被猫抓了

第零七三章:被猫抓了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回到长安,柴令武、小萝莉一行人没有走太极宫正门,而是就近从东北角的安礼门进入皇宫大内!

        与小萝莉在延嘉殿旁边分别,柴令武还得去给李世民交差!带公主出去,回来了,自然还得报个平安。

        一问,得知李世民在南海边玩鸟!

        柴令武一听,坏了。

        这位将来理应是千古明君的帝王,当了‘天可汗’之后膨胀了。

        这好的不学,居然学汉灵帝大明其白的在南海边公然玩鸟,莫非还要把南海扩建成裸泳馆不成?

        莫非,因为自己的原因,李世民也变成了另外一人,而不是历史上那个?

        柴令武一阵鄙视、一阵紧张,恨不得魏征附体,直接上去将李世民一顿说教。

        但到了南海边,柴令武却是瞪大了眼睛:

        “……”

        因为李世民居然真的玩鸟!

        玩真真正正的鸟。

        几只五颜六色的百灵鸟,百灵鸟自由飞翔时能够直冲云霄,一边飞一边鸣叫,优美的飞行姿态让其它鸟类羡慕,它的飞行可称之为“百鸟无一”之美。

        几只百灵鸟唧唧呱呱的鸣叫,声色委婉动听。

        “……”

        柴令武汗颜之余,半晌一阵无语。

        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有待提升,太不健康了。

        “回来了?骊山好不好看?”

        李世民一边聆听百灵鸟的叫声,一边随口询问。也只有在柴令武与个别的少数人面前,他才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逗鸟自娱。

        若是魏征、孔颖达、于志宁……,那就呵呵了。

        “漫山填谷涨红霞,点缀残秋意太奢。若问骊山好风景,为言枫叶胜桃花。”

        柴令武用一首诗以作答复。

        李世民将诗句融入脑海中的骊山,笑着道:“挺不错的嘛!与骊山秋色挺般配的。”

        他看了看天色,道:“怎么回来这么晚,比规定晚了近一个时辰,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大事没有,小事倒是遇到了一桩。”柴令武讪讪一笑。

        “何事?”李世民将鸟笼放在一旁。

        “杀了个人,打残了二十五个帮凶、恶奴。”见到李世民脸色发黑,隐有爆发的迹象,连忙说道:“那家伙该死,先是调戏良家妇女,接着是侮辱皇室。我出面制止了,还报出了自己是朝廷命官的身体,可那家伙不仅辱骂,还率先出手攻击。不仅长乐可以作证,还有许多游客都可以作证。”

        一直冒充哲人,背着说话的李世民终于回头了。

        这一看!皇帝陛下仰天哈哈大笑。

        “你不是说你是天下第一美男么?怎地脸上多了这么多道道?你小子得意洋洋的吹嘘着说要毁容,哈哈,这下好了吧!遭到报应了吧。”皇帝陛下哈哈大笑,满脸的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目无余子。

        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捅到了柴令武的痛处,黑着脸道:“不小心被一只狸花猫抓了,怎么样?”

        “被猫抓了?抓了满脸花么…骗鬼吧你。哈哈…笑死我了。”李世民畅快之下,连杀人、打残几十号人都摆在一边了。

        谁让这小子,总以一张比女子还要俊美的脸来得瑟,来勾引他女儿呢?

        舒坦了!畅快了。

        被柴令武那左拥姐姐右抱妹妹的思想,惹起来、保存了许久的闷气,也一下子烟消云散。若是柴令武知道李世民心绪变化,怕是得要感谢郑丽琬一番。

        良久良久之后,终于多少恢复了一点皇帝威严的李世民,望着顶着一张被抓花了脸的柴令武,忍着笑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柴令武眼珠子转了转,刚想开口,李世民又补充道:“你最好说真话,免得我去调查真相。若是发现你说谎,可休怪我收拾你!”

        新丰县就在长安眼皮底下,柴令武当然不会愚蠢到说谎。

        况且他又没错。

        “那死鬼叫陆爽,他把郑丽琬称为‘皇妃娘娘’,然后极尽之侮辱,虽说郑丽琬不是皇妃,可是陆爽骂人的时候,全是在谩骂皇室……我和长乐当然不能就此罢休。我怕长乐冲突起来受到伤害,便让人把她送回了新丰县衙。”

        “然后呢?”李世民头疼,脑仁也疼,这乐子有点大了,又把当年的两大主角搞出来了。不过说话回来,他也是受害者好不好?可谁信?

        “然后,郑丽琬就说当年本身就是一个误会,过了就过了。如果陆爽要她,她为奴为婢都乐意。”

        李世民理所当然的点头道:“郑丽琬说得很对!本身就是一个误会!话都说开了,她嫁人,嫁给谁都与我无关。”

        柴令武一脸郁闷道:“你是这么想的,没错。你觉得误会揭开了,郑丽琬嫁不嫁人都跟你没关系了,也对。可你不是普通人,而是天下之主的皇帝,皇帝相中的女人谁敢要?不要命了吗?”

        “人们都认为舅舅表面上舍弃了,但一直色心不死,所以,郑丽琬一直嫁不出去。”

        李世民一头郁闷火气:“当年魏征也是这么说,现在你也这么说,天下人也这么认为。我这个皇帝就这么可不信吗?”

        “不是不可信。”柴令武道:“而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拿家族性命前途去赌。换是舅舅也一样。”

        “……”李世民无言以对,时间回到隋朝的话,他也不会讨一个杨广开口要过的女子。天下女子多的是,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个女子去冒险。

        人皆此心,他还能说什么?

        现在柴令武不用说,他也知道陆爽是肯定是不会要郑丽琬的了。

        “不仅陆爽不要,在场的所有男人都不要。”柴令武见李世民明白过来,便接着说道:“郑丽琬被逼急了,又见男人们那么没种,一气之下就自己脱衣服。”

        李世民闻言,眼珠子都鼓了起来。

        柴令武鄙夷道:“你急什么,人家没脱光呢?”

        李世民大怒:“你懂个屁,老子只是震惊。只是震惊于郑丽琬的举动,这女子堪称是个奇女子。”

        “什么奇女子?还不是被陆爽那浑蛋逼的?”柴令武嗤之以鼻,道:“这眼看着一个女孩就这样被逼疯,伟大的柴令武出现了!但因为害得大家错失一饱大好春光的机会,于是乎,在场的人就把我恨上了。”

        “噗!”李世民喷笑。

        “然后,陆爽就朝我出手了。”柴令武说道:“我都已经表明是自己朝廷命官的身份了,可他不信。我堂堂一介四品大员,居然被一介草民欺压,若不还手,岂不是让人觉得我大唐官吏都是软蛋?于是就全力反攻,那玩意于是就死了。他打我,我就打他,只一招就死了。”

        李世民无语了,吡牙咧嘴的白眼道:“你那一身怪力,对付一个书生,还用得着第二招?”

        心里头却是松了口气,陆爽不仅指桑骂槐的辱骂他李世民,还把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逼到那种绝境,的确浑蛋之极、该死之极。

        换作是他,他也想砍。

        柴令武都亮出身份了,你陆爽还率先攻击?这不是正中下怀么?

        柴令武也松了口气了,他知道这事完了。

        果然。

        李世民知道了新丰县令的宣判结果后,只是警告、告诫了几句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