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梦魇剑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希尔森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希尔森

        杜牧面现愕然之色,被盔甲男子的怪异举止弄得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以往遇到的梦魇生物,要么一见面就直接向他杀来,要么触碰禁忌线后,从沉眠状态苏醒过来攻击他,还从没见过这种只是提出警告,在他遵循后便置之不理的梦魇生物。

        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站在原地思索半晌,杜牧摇了摇头,眼角余光瞥见十米外的白界之花,心中原本减弱不少的渴望顿时又充斥满整个胸腔。

        而且这次似乎因为灰雾外放的缘故,渴望情绪来得比之前那一次更加猛烈。

        等回过神来,杜牧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蹲在了白界之花前。

        他本能地吸了口气,刹那间就见一朵洁白花瓣散作粉末,消失在他的鼻间。

        体内的灰梦气团转眼间又壮大了近一成。

        “远离白界之花,入侵者!”

        似曾相似的淡漠声音在耳边响起,杜牧扭头看去,盔甲男子再次出现在花圃边缘,手举长剑对准了他,面色冰冷,仿佛随时会冲上前来。

        杜牧神色一动,缓慢起身,依言远离白界之花,退出十米距离外。

        果然,在他离开十米范围内后,盔甲男子便不再针对和关注他,而是静静凝望白界之花,过了四五分钟后便又回到亭子里去了。

        瞧见这一幕,杜牧脸上不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于是乎,一幕怪异无比的场景就在深夜的花圃里重复上演。

        杜牧不断跑到白界之花前,吸收一朵花瓣后,在盔甲男子的警告下退出十米外,而后等盔甲男子离开,他又再度跑上前去,继续吸收。

        而盔甲男子也不断在亭子和花圃间来回奔走,有时候甚至还没走到亭子,便有所感应般猛地回身,迈向花圃。

        每一次,他都是先对杜牧提出警告,只要杜牧依言远离白界之花,他便不出手攻击,显得十分呆板。

        利用这一点,杜牧大肆吸收白界之花的花瓣,一直到吸收到第八朵时,他体内的灰梦气团猛地一震。

        杜牧愣了一愣,旋即面上涌现狂喜。

        灰梦升级了!

        冥冥中脑海里也涌出一股信息,使得杜牧一瞬间就理解了,自己可以同化的灰仆单位又增加了一个。

        他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正朝他举剑的盔甲男子,眼中爆发出灼热的光芒。

        这不正是一个绝佳的灰仆对象吗?

        心念电转间,杜牧已经有了决定。

        他起身缓缓退到十米范围外,待到盔甲男子凝视完白界之花,转身准备离开的刹那,体表的灰雾骤然急速翻涌,如离弦之箭疾射而出,瞬间沾上后者的盔甲,迅速蔓延开来,将他整个人连同盔甲一起包裹起来。

        同化开始!

        与小玖被同化时的安静不同。

        从一开始现身就表现得犹如机器人一般,只对杜牧接近白界之花有所反应,其余时候都无视他物的盔甲男子,在被灰梦沾染上后,却展露出极为激烈的反抗动作,浑身剧烈震颤不停,伴随而来的的还有阵阵宛若野兽低嚎的吼声。

        杜牧眉头紧锁,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对盔甲男子的同化中。

        在他的感知里,不单单是盔甲男子的身体,就连银白盔甲也在同化的范畴中,以至于同化进展得十分艰难。

        随着时间流逝,盔甲男子的反抗越发激烈,甚至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四处挥砍起来,劲气四散侵袭下,附近坚硬的青石地面被割裂出无数道深达寸许的剑痕,看得杜牧心惊不已。

        足足花费了十分钟,杜牧才完成对银白盔甲和长剑的同化,而盔甲男子此时也停止了状若疯狂的挥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然而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他的身体却依旧在和灰梦的入侵作着激烈的抗争。

        “西......西......格......莉”

        反抗的同时,盔甲男子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模糊呻吟声。

        杜牧面上闪过一丝惊诧之色,连忙走近几步,侧耳倾听了好一会,才隐约分辨出他似乎是在呼喊着‘西格莉德’。

        貌似是个人名?

        杜牧露出思索之色。

        不过很快,他便不得不将精力放回到同化上来。

        盔甲男子的反抗力度远比他预料得还要激烈的多,在同化了他大半个躯体后,灰梦竟然开始呈现出消耗殆尽的趋势。

        随着一阵高亢的怒吼,包裹着盔甲男子头部的灰梦陡然爆散开来,露出盔甲男子痛苦扭曲的脸庞。

        “果然,以灰梦目前的等级,要同化2000多战斗力的梦魇生物还是太难了。”

        杜牧轻叹口气,不过他早就预料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形的发生,心中已经有了定策,见状一个箭步飞奔到白界之花跟前,深深、深深吸了口气。

        瞬息间,足足三片花瓣同时消散,化作粉末被他吸收进体内,下一刻就见原本剧烈波动,已经淡薄到隐约可见内里盔甲面貌的灰梦,顷刻间如泉涌般急剧膨胀,再度将盔甲男子的身形完全淹没。

        趁着这期间,杜牧扭头一看,白界之花原本鸡蛋大小的花苞如今只剩一个薄壳,寥寥四片花瓣可怜的围绕成一圈。

        杜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着深呼吸两下,将剩下的花瓣全部吸收光,只留下光秃秃的花杆和花茎。

        这一下,灰梦直接恢复到了和全盛时期差不多的状态,盔甲男子几乎再无翻盘的可能。

        杜牧内心暗暗松了口气。

        五分钟后,随着最后一丝同化完成,灰梦破开消散,显露出盔甲男子佝偻的身形。

        与此同时,杜牧脑海中也多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隐隐连接着不远处的盔甲男子。

        花圃重新恢复静谧,杜牧和盔甲男子均站在原地不动。

        半晌,盔甲男子缓缓直起身子,转过身来,面上已经重新恢复平静,只是相比不久前,神色间少了几分淡漠,多了几分神采。

        他大踏步来到杜牧面前,单膝跪下,低下头颅,右手握拳轻轻放在左胸口,朗声道:

        “大人!”

        杜牧怔了怔,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同化后的盔甲男子。

        盔甲男子同化时的反应比小玖激烈得多,但同化后的表现同样自然许多,竟然还会主动向他行礼,更像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生物。

        “起来吧。”杜牧随口道,望着盔甲男子起身后神采炯炯的双眼,心中蓦地一动,“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

        盔甲男子闻言,脸上一瞬间闪过迷茫之色,不过很快恢复过来。

        “我记得是......希尔森。”他低声喃喃一句,而后脸上浮现自责之色,“抱歉,大人,我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

        希尔森?

        听起来像白鹰帝国那边的名字。

        杜牧摸着下巴沉吟数秒,又继续问道:“你还记得哪些事?”

        “我只记得......我一直待在这个庭院,看守白界之花......”

        希尔森脸上露出思索之色,说到这里,还看了眼光秃秃的白界之花,眼中闪过复杂之色,随后他又转头看向远处高耸的白色建筑。

        “还有守卫圣白之塔的必经之道,那是我的最高使命!”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当然了,现在我的最高使命是守护大人的安全,以及作为您的手中之剑,为您杀敌!”

        杜牧心中微感异样,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称呼自己为大人,并且摆出一副甘愿效忠至死的热诚态度。

        不过很快,他便驱散杂念,恢复正常,转而朝希尔森询问道:“圣白之塔,指的是那座白色建筑?里面有什么?”

        “那里是圣子大人的居住之地!”

        “圣子?”

        “我记不太清了,只知道圣子是圣白之塔,以及这片土地的主人,居住在圣白之塔的最顶层。”希尔森语气犹疑道。

        “还有呢?圣白之塔里还有什么梦魇......嗯,我是说什么人?”

        希尔森回忆半天,最后歉然摇了摇头:“抱歉,大人,我实在记不清了。”

        “那白界之花呢?”

        杜牧指了指光秃秃的花杆,“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这种花?”

        白界之花能够提升灰梦,而且提升幅度不是一星半点,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果这个梦境区域还有其他白界之花,那绝对不能错过。

        可惜希尔森思考半晌,依旧摇了摇头。

        无奈,杜牧只好放弃询问,想了想,干脆就让希尔森和他分散开来,在花圃中四处寻找起来。

        遗憾的是搜寻了大半个小时,两人始终没能找到第二株白界之花。

        “看来花圃里是没有了。”

        站在花圃中间,杜牧眉头微皱,抬首看向远处巍然屹立的白色建筑。

        “其他地方还有的话,也只有可能是在那个圣白之塔里了!”

        凝望片刻后,他收回目光,估算了下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平时梦醒的时间,便干脆放弃了继续探索的打算。

        “今晚的收获已经很丰富了,不仅将灰梦升到了LV6,还同化了一个2000多战斗力的灰仆,称得上是大丰收了。”

        杜牧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

        2000多战斗力,现实中差不多等同于五星武者。

        一个五星级别的战力,对他接下来的任务之行帮助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