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吞海在线阅读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九章 它不对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九章 它不对

        老蛟蛇来得比魏来预料的要早上一些,手段也比魏来想象中要强上一些。
          但魏来却并未有因此而生出半点懊恼,毕竟他已经做到了他能够做到的最好——苍羽卫封锁了整个乌盘城,只有击溃苍羽卫才有可能带着这乌盘城的居民逃出生天,这是唯一的办法,铤而走险亦是在所难免。
          他抬起头,汹涌的黑色浪涛已经席卷到了他的身前,整个乌盘城都被淹没在那黑水之下,仅余他背后这一片空地。
          他目光冷冽,双手猛地伸出,背后凝聚而成的龙相仰天长啸,一股浩然的威势从他体内荡开,奔涌而来的黑色江水在触及魏来身前时就像是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一般,撞击在魏来身前,又四散后涌。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诸多百姓惊呼连连,直到那些黑水停留在魏来跟前时,他们方才瞪大了眼睛停下了嘴边的惊呼。
          但这并非一劳永逸之举,江水在那道看不见的屏障外奔涌,越积越多,越积越高,众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在那滔天巨浪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魏来的身形渐渐弯曲、后仰,他背后的鲜血越流越多,雨水的冲刷似乎都已经赶不上鲜血溢出的速度。他的双眸尽赤,浑身上下的青筋暴起,嘴里不住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低吼。
          他似乎并不能支撑太久。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群开始慌乱,可被堵死的城门却将他们退路封死,进退维谷的窘迫,死亡将至的恐惧压垮了这些寻常百姓。孩童开始痛哭,人群跟着呜咽。
          魏来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经脉与内府开始被碾碎,他不能支撑太久了。
          他咬着牙想到这里,便用尽浑身的气力大声吼道:“去城门,想办法破开那屏障!”
          “不管能不能行!去试试!这是唯一的生路!”
          同样被这番变故惊呆的薛行虎微微一愣,回过了神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尚且在苦苦支撑的少年,双眸一沉,下定了决心。
          “跟我走!”他看了看周围那些衙役,低声喝道,领着众人便再次赶往城门。
          但作为在场众人之中修为最高的阿橙却立在原地纹丝不动,她的眼界极高,之前所下的定论亦绝非虚言。她能理解魏来以及薛行虎等人想要求得一线生机的渴求,但她同时也清楚的知道,在乌盘龙王降临的那一刹那,众人的生死就已经被钉在了铁板上。
          与其帮着他们进行无谓的挣扎,倒不如留在这里看一看这个少年……
          相比于阿橙前十九年所见的芸芸众生,眼前的少年多少有些特别。他在这个世界,努力的活过,为自己也为别人,阿橙决定记住他,似乎只有这样,少年即将死去的事实,才会不那么难以接受。
          ……
          薛岩今年已经七十有二了,就如他儿子薛行虎想的那样,他有时候确实也有些糊涂。
          但即使再糊涂,他也明白眼前自己的处境到底处于何种地步,他颤颤巍巍的杵着拐杖跟着众多百姓后撤,但毕竟年纪大了些,很快便掉了队,被甩在了大部队的后方。可饶是如此,老人的另一只手却还是固执的牵着一个女孩。
          一个被众多百姓畏惧唾骂的女孩。
          饶是薛行虎将这事对自己的老爹瞒得很好,可在乌盘城这样的小地方,老人自己出去走上一圈,就免不了得听到百姓们的闲言碎语。
          薛岩的年纪很大,可脾气比年纪还大。
          他姑姑薛良月的孙媳妇与小曾孙怎么能是水妖呢?这他娘的不是扯犊子吗?薛岩哪能受得了这气,为此与人在街角破口大骂,提着拐杖追了那胡说八道的混蛋足足三个巷子。
          “小青焰,别怕,爷爷在呢,跟爷爷走。”拉着女孩的手的薛岩有些气喘,他的步伐凌乱,身子颤颤巍巍,但饶是如此依然不忘安慰着身后的小女孩。
          他的脑袋不太灵光,也摸不准到底发生了个什么,他出于本能的认为大多数人所在的方向应该就是安全的地方,而他有义务将这个女孩保护好,因为她是薛良月姑姑的后人。薛家欠他刘家一份恩情,这是他爹临死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记得真切,即使到了现在老得糊涂,也不敢忘怀。
          “爷爷。”可被他拉着的女孩却忽的停下了脚步,她清嫩的声音响起。
          薛岩一愣,停下了脚步,他转过了头,沟壑纵横的老脸上满是雨水:“怎么了?别怕,爷爷在呢!他们不敢说你,爷爷的拐杖可厉害了!”
          老人暗以为女孩是在为昨日他听到的那些闲言碎语而畏惧,他跺了跺自己手里的拐杖,信誓旦旦的言道。
          可女孩却摇了摇头,她伸手指了指身后,说道:“我想回去,去帮阿来哥哥。”
          “嗯?阿来是谁啊?你什么时候有一个哥哥?  ”  老人犯了糊涂。
          黑色的潮水在魏来的身前越聚越多,刘青焰回头焦急的看了一眼,跺了跺脚:“总之爷爷先去那里等我,我得去帮魏来哥哥”
          说着她又伸手指了指前方,那密密站在一起的人群却极为自觉的在某一处留出了个空地,那是一个木制的简易板车,板车上躺着一只体型硕大的青牛,身上盖着黑布,却早已被雨水打湿。
          “爷爷帮我照顾好我祖爷爷。”
          说着女孩便挣脱了老人的手,转身朝着那众人都想逃离黑色潮水翻涌的方向跑去。
          “青焰!别去,那里危险!唉!青焰啊!”薛岩高声朝着女孩离去的方向喊道,但女孩却越跑越远,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老人眼看着女孩走远,有心追上,却奈何脚下的速度着实太慢了些,他又回眸看了看刘青焰方才所指的方向,想起了女孩的嘱托。
          他颤颤巍巍的朝着那处迈步,嘴里嘟囔道:“祖爷爷?小青焰的祖爷爷不就是……”
          “就是谁来着?”
          ……
          “嗯?你这法门倒是奇特的很,我就说这些日子为何总觉得不对劲,原来是你在我身上使了诈,看样子本尊还是小瞧了你,竟然难以看透你这功法的底细。”黑龙立于穹顶,看着苦苦支撑的魏来,慢悠悠的评价道。
          “但跳梁小丑总归是跳梁小丑,不是你的东西,你拿得再多又有何用?难道你以为你爹做不到的事情,你凭着这下三滥的手段就能够做到吗?”穹顶的黑龙又言道,他的身子在云层中一阵盘旋,冲击在徐寒面前的黑色潮水愈发狂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在魏来身前那道屏障之上。
          魏来的脸色煞白,身子开始不住的后退,背后的金色巨龙身影开始变得模糊,魏来知道这是那蛟蛇寻到了些许他法门的关键开始有意阻拦魏来从他这里抽取力量。
          一时间此消彼长,魏来的处境愈发艰难,他的腰身后仰,整个身形被压倒成了一种极为怪异的状态,汹涌的潮水就在他的身前翻涌,眼看着就要将少年孱弱的身形吞没。
          阿橙盯着这一切,心底升起了些许感触,但终究没有出手。多年来的某些境遇让她养成了这样的习惯——绝不做任何徒劳的事情。
          她少见的叹了口气,那颗价值连城的避水珠被她从怀里掏出,就要催动,而在那之前她又看了少年一眼,她想要将少年的模样记得真切,哪怕她明知总有一天她还是会忘了他,但能记得久一日便多上一日吧。
          “阿来哥哥!我来帮你了!”
          可就在这个档口,阿橙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清嫩的声音,一位女孩飞一般的来到了她的身前——是刘青焰。
          阿橙一愣,却见刘青焰站定身子之后,双眸中便亮起了阵阵青光,她头上包着的白布散落,那对小小的牛角显露在风雨中,然后她的双手也在那时伸出,两道青光漫上她的手掌,她将之摁在那滔天的黑色浪潮之中。
          小女孩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煞白,显然这黑色江水中所裹挟的力量非比寻常。但饶是如此,稳住身形的刘青焰还是咬着牙奋力的催动起自己体内的力量,不断的注入那魏来激发的屏障上,她弓着自己的身子,双手朝前抵着江水,低着额头上汗迹密布,嘴唇也被自己咬得发白。
          但实际上她能帮到魏来却微乎其微,魏来的身子还在不断被压倒,阿橙甚至能清楚的听到魏来的骨头一根接着一根断裂的声音。
          魏来支起的屏障上开始出现裂纹,黑色的江水顺着裂纹涌入,城门方向聚集的百姓乱作一团。
          一切都如阿橙所料,魏来扛不住一位昭月正神的威能,而薛行虎那些寻常百姓更不可能破开城门口的屏障。
          阿橙的双手握紧,眉头紧皱。
          这一切合情合理,但……
          它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