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日本驱魔师在线阅读 - 第31章 礼木会的组长(求推荐票!)

第31章 礼木会的组长(求推荐票!)

        “你又来包庇罪犯了?”中年人的语气很不善,他梳着个圆平头,戴着黑框眼睛,国字脸型,看上去挺正派的。

        伊政宗注意到,他的胸前有一枚白金徽章,整体是十字形花朵,白色的花瓣,金色的叶子,中央是红色旭日,正是秋霜烈日徽章,也就是检察官的徽章。

        检察官,负责着嫌疑犯人的起诉,警察们收集证据后,一律交给检察官,在法庭上,由检察官代表着他们,对于嫌疑犯进行控诉。

        简单来说,检察官就是政府方面的律师。

        由于职务性质,检察官和律师经常对簿公堂,也算是竞争对手。

        见此情景,伊政宗若有所思。

        “荒木正志,请注意你的言辞!”石川律师的脸色发青,一改先前的和蔼,冷冷地说道:“柏木先生还未定罪,你直接称呼他为‘罪犯’,这是藐视法律吗?”

        荒木正志不屑一笑,懒得跟石川律师争辩,拎着公文包走向出口,当他经过两人的旁边时,却留下了一句——

        “现在还不是罪犯,但很快就是了。”

        说罢,那名检察官就离开长廊,石川律师望着他的背影,眉头紧锁。

        “贵之先生,刚才那个人?”伊政宗试探了一句。

        “那是荒木正志,也是负责拔舌案的检察官。”石川律师叹了口气,如弥勒佛般的胖脸上,却带着一份愁容:“老实说,荒木检察官是个好人,但眼里容不得沙子,而且,他非常痛恨极道分子.......”

        石川律师突然打住,不再细说下去。

        “好了,我们去见柏木组长吧。”

        两人在警察的带领下,来到一间会见室,然后,两个警察就退出去,反手关上了房门。

        伊政宗和石川律师坐入椅子,在他们的面前,有一扇透明玻璃,将整个房间分成两半,跟电视剧里一样,另一半房间是留给嫌疑犯的。

        按照常理来说,嫌疑犯关押于警察署期间,仅限着律师有会见权,亲朋好友是不能见嫌疑犯的。

        同理,伊政宗不是真正律师,身上没有律师徽章,按说是不能进来的。但石川律师申明他是实习助手,以著名律师的身份做担保,再加上,他们所见的不是死刑犯,警察们也就睁眼闭眼了。

        如果是死刑犯,那就不得通融了,会见者必须是律师身份。

        这是樱花国的司法情况,跟上辈子的某个岛国,在大体上相同。

        不一会儿,对面的门打开了。

        一个头发泛白的中年人,进入了房间中,他的脸型有些横肉,梳着典型的圆平头,浓眉粗鼻,看上去就像个富商大佬。

        正是礼木会的组长·柏木苍真。

        柏木苍真来到椅子前,伸手拉开坐下,懒洋洋地靠着椅子,一副悠闲度假的模样,若不是身上的青色西装,还以为他穿着夏威夷泳裤。

        “好久不见了,石川律师。”

        柏木苍真打了个招呼,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双目微阖着。

        但伊政宗感觉得到,他的目光,正在打量着自己。

        “你来看望我,怎么带了一个毛头小子?”柏木苍真有些质疑着:“我不是安排了会里的人吗?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们?”

        “政宗先生比他们更合适。”

        石川律师笑了笑,很有感染力,让柏木苍真放弃了追究。

        “柏木组长,我听你的手下们说了事情,但我想从你的口中,详细听个经过......”石川律师温言道。

        柏木苍真看了一眼,石川律师旁边上的伊政宗,却也没有避讳,直接说明道:“上个星期,我和组内的成员们,正在丸岛町的小熊街上,一块喝酒庆祝着,你也知道的,那有七八个会所是归我们管理的。

        结果,我们就碰上了信明会的野原悠人,对,就是那个愣头青。

        他认为我们杀害了信明会的成员,就主动找我们的麻烦,还有几个会所的门童,莫名其妙被他揍了一顿,那天正好撞上,我们就修理了他一顿。

        谁知道,等我们放走了那个家伙,他就死在了外面,还是拔舌案的受害者。

        最后一个受害者。”

        说到这儿,柏木苍真顿了一顿,脸上有些不自然:“最倒霉的是,我们明明挑了个好地方,没有摄像头的那种小巷。鬼知道,那帮条子居然在小巷里,装上了新的针孔摄像头,因为是新装上去的,连我们都不知道.......”

        “听说是案子太多了,警力抽调不出来,这才新装了一批摄像头,但数量不多的,就正好被我们赶上了......如果我申辩一句,那个野原悠人不是我们杀的,你相信吗?”

        伊政宗的眼角抽搐,原因无他,柏木苍真所说的事情.....也太蛋疼了。

        不管他是蓄谋杀人,还是真的无辜,反正是挑了个没人的地方,却正好撞上了警方的枪口。

        杀人动机,具体物证,统统一应俱全。

        简直是倒了血霉。

        真是服你了。

        「我要是检察官,也铁定认为你有罪。」

        伊政宗暗暗诽腹着。

        与其相反,石川律师却点着头:“当然,每个律师都会相信自己的被告人,这是我们的职责,而且.....我相信你没有杀人。”

        柏木苍真自嘲笑着:“可惜,检察官是不会相信的。”

        石川律师没有放弃,继续追问道:“我想再问一下,你们殴打野原悠人,时间点是什么时候?警方给出的资料中,通过法医尸检,野原悠人的死亡时间.....大约是晚上10点左右。”

        柏木苍真回复道:“我们殴打他的时间点,在晚上7点半左右,这个有摄像头作为证明,后来,我们殴打结束后,其他成员从出口离开了,大约是晚上8点左右,而我带着野原悠人,从另一侧的出口离开,也是同个时间点——晚上8点。”

        “你还带着野原悠人,两个人一块离开了?”

        伊政宗忍不住插言。

        柏木苍真瞥了他一眼,无奈地点头:“嗯,我带着他离开了,想要再教训他一顿,后来,大概在晚上9点左右,我就放他离开了......然后他就死掉了,尸体被发现于指月旅馆的铁丝网上。”

        “而且,我在那以后就直接回家了,因为没有结婚,家中只有我一个人。”

        “也没有不在场的证明。”

        这......

        伊政宗无言以对,老兄,你简直是命中注定的嫌疑犯。

        这一刻,伊政宗忽然有些相信对方了。

        就算是蓄谋杀人,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吧?

        连个证明都没有!

        听完叙述,

        石川律师陷入沉默,从他的脸色能看出来,整个情况不是很妙。

        应该说糟糕透顶......

        几乎是一个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