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汝之宝物,我之杂草(1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汝之宝物,我之杂草(1更!)

        2019年五月一日。

        劳动节!

        方纵很纳闷,明明约好的五月三日见面,只是五月一,李翛然和薛诺就返回了衫城。

        也来不及问,因为,薛诺的表情太严肃了。

        这个玉瓶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纵很好奇,也珍之重之的接过玉瓶,然后打开。瓶盖同样是玉质的,压实长条的锦缎,刚刚扯开,就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怎么说呢,好像一大桶刷锅水,在那里发酵三年。

        其中,又有一种虽然很淡,但特别沁人心脾的味道,好像夜来香危险的腥甜。

        “什么东西?”方纵蹙眉。

        他不喜欢这种味道。

        李翛然和薛诺却抽动精巧的鼻翼,好像闻到了琼浆玉液一样,一点点一点点的慢慢享受,突然看见方纵翻转玉瓶,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薛诺瞪大眼睛:“这可是纳元丹!”

        “纳元丹又是什么东西?”方纵纳闷,打量手里的药丸。

        乳白色,看起来和珍珠差不多,只有黄豆大小。方纵觉得玉瓶虽然不大,但装上七八十颗还是可以的,没想到只有十颗。

        薛诺看一眼方纵,无语道:“纳元丹可以提升武将的能量,我和翛然姐的家族很有钱了,每年也只有十颗,我们一人拿出五颗给你,你别跟葡萄干似的抓手里好伐!”

        “嘎嘣!”方纵直接嚼了一颗。

        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其中一丁点危险的腥甜,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方纵嚼几下,吞下去,顿时感觉丹药化作一股热流,从喉咙直接进胃,又直入小腹。

        与此同时,体内的龙阳之气好像燃烧了起来。

        九妹笑道:“和一团恶鬼气提升的差不多。”

        方纵蹙眉:“就是杂质太多了点,恶鬼气需要三五天才能炼化,这玩意得七八天。”

        九妹闻言,干脆缩回方纵的额头,懒得说了。

        东西是好东西,奈何,方纵的要求太高。

        也正常啊,方纵的龙阳之气,可是天地直接凝聚而成,灌输进方纵体内的。其中没有半点杂质,就好像一汪最纯洁的湖水。

        如果说,方纵的纯洁度是10的话,纯化的恶鬼气就是9,丹药就是8。

        李翛然和薛诺虽然也很厉害了,但她们的能量,最多也只到七点几的地步。

        所以,纳元丹对李翛然和薛诺而言,就是最甜美的蜂蜜,对方纵来说,蜂蜜里多少等于兑了糖水,味道不对啊!

        李翛然清冷的眉眼略微挑动,她能忍住。

        薛诺忍不住了,拿出个冰激凌甜筒,咔擦咬掉一半,抱怨道:“方纵,你一口啃掉了一千万!”

        “一千万?”方纵舔舔嘴唇。

        也不觉得怎么样啊,一千万钞票的感觉,就是这味道?

        不过还好,加上这颗纳元丹,过几天,龙阳之气差不多能自动升级了。

        薛诺道:“炼制纳元丹,别的材料还好,就是贵一点,稀少一点,唯独缺少一种药引。这种药引可以说是濒危植物了,只生长在祥和的阴地,阴地很多,祥和的地方也很多,但祥和的阴地,你觉得鬼气复苏的世界里还有几个?”说着,用手机打开图片给方纵看。

        “来,看看这东西,没见过吧?这可是特别稀缺,你把它炼制的东西直接吞了!”

        李翛然不怎么说话,也跟着点头。

        那种药引叫作纯阴三节草,确实很稀少了。

        所以,纳元丹也越来越少,她们服用丹药,都是先打坐十几个小时,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务必把精纯的药力全部吸收。

        方纵跟嚼糖豆似的,真是太浪费了。

        就在此时,李翛然甚至看见方纵身体表面的皮肤毛孔中,一缕缕精纯的药力飞快逸散。

        “确实是好东西,就是不够纯,杂质有点多。”

        方纵嘀咕着,调动龙阳之气,把纳元丹的杂质从十万八千个毛孔处往外排。

        所以李翛然觉得,浪费的药力越来越多了。

        心里‘翛翛’的疼!

        “方纵,你还是先打坐吸收药力吧。”终于,李翛然忍耐不住了,开口说话。

        方纵无语的瞧她一眼,视线扫过薛诺的手机,等等,再扫一眼。

        他仔细的观察图片,总觉得有点眼熟。

        翠绿的茎秆,鲜嫩的叶片,被防弹玻璃罩子保护着,还挂着露珠……

        “喂,你确定破草长这样子?”方纵问道。

        薛诺一瞪眼:“这可是纯阴三节草!”

        方纵无语:“照片里只有一节啊。”

        薛诺用看土包子的眼神看方纵:“没错,最好的却是是三节茎秆,但你以为这年代还有那么好的?图片里是一节茎秆,要是有三节茎秆的,给本小姐三株,本小姐把自己都卖给你!”

        方纵闻言,美滋滋的打量薛诺。

        虽然,薛诺娇小玲珑了点,但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特别是小蛮腰,藏着菜刀跟盘着机枪子弹带似的,从外表看,奇迹似的还是可堪一握。

        方纵眨眼:“真的卖?”

        薛诺斩钉截铁:“绝对卖!端茶倒水,洗衣做饭,铺床叠被,就算脱光了……卧槽!”

        正说着,方纵已经把手指抬起来了,薛诺顺着手指看向卧室的阳台,就是一个‘卧槽’。

        活泼可爱小龙女的形象不要了,跳过去,脸贴着阳台的推拉玻璃门往外瞅,就是第二个‘卧槽’。

        差点把推拉门扯烂,对着阳台雪白茶餐桌上晒着的一大堆枯草,就是无数个‘卧槽’!

        李翛然也忍不住了,跟着过去,傻乎乎的盯着桌面。

        她和薛诺飞快的扒,一根一根的检查!

        【果然山洞有奇遇,见洞就要钻啊。】方纵突然觉得,郑胖子还是蛮有哲学家的思想嘛,给自己倒了杯茶,美滋滋的喝着,看两个女人发疯。

        本以为,就是没用的杂草,顺手收着,说不定还能配药。

        没想到这才几天啊,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方纵笑吟吟的道:“大部分是两节茎秆的,不过三节的那种,扒拉扒拉,也得有二三十株吧,对了,小诺诺你刚才说啥来着?”

        薛诺娇躯僵硬,缓缓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