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混迹江湖的宰相之子

第一百三十四章 混迹江湖的宰相之子

        老妈妈已然不知如何是好,却正见得甘奇气冲冲从后面走来。

        这老妈妈倒是心善之人,看得面前这位文公子一眼,连忙往前去迎甘奇,还不等甘奇出言,老妈妈已然开口:“甘公子切勿冲动,此乃当朝文相公之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老妈妈之心善,如此先行提醒,就怕甘奇得罪了人,为甘奇避祸。

        甘奇自然知道文相公是哪一位,就是那位文彦博,按理说文家也是书香门第,文彦博的孩子,应该也是文人士子这一类。但是眼前这个文公子,如何也不像是那读书人的做派。

        甘奇开口一语:“文公子,你想买下一袖姑娘?”

        文德彰回头打量了一下甘奇,问道:“看来你就是正主了,说吧,开个价。”

        一旁的宋存仁也说道:“开个价吧,我现钱付给你就是了。”

        老妈妈又连忙给甘奇介绍一语:“这位是莒国公之子。”

        老妈妈是真怕甘奇惹了祸事,怕甘奇得罪了人,往后仕途受阻。

        听到“国公”二字,甘奇一脸疑惑,心中也在回想,当朝姓宋的国公?如今甘奇常与苏轼、赵宗汉在一起,或多或少也会提到许多人,谈到许多朝堂上的事情。所以对这个时代朝堂上的大佬慢慢也有一些熟悉了。

        待得想得片刻,甘奇终于想起来了。实在是因为这位莒国公在甘奇心中太过特殊,北宋朝兄弟两人同榜进士的事情,并非只有苏家兄弟这一次。而是之前还发生过一次,有兄弟二人,一个叫宋庠,一个叫宋祁。

        这两兄弟三十多年前同榜进士及第,宋庠是状元,宋祁是探花,宋庠还不止中了状元,而是连中三元,乡试会试殿试,三场皆是第一名,这兄弟二人,当真风头一时无两,这位莒国公就是宋庠。

        宋庠在六年前,还拜过相位,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却是在六年前被包拯弹劾,相位被罢,然后贬成了河南知府,后来又被贬了几处,如今在河阳知县。

        为何宋庠会被贬?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家教不严,纵容儿子结交匪类。

        这种事情,若是随便听听,好似都不可能发生在大宋朝。状元之子,当朝宰相之子,不认真读书考试去想着去做大官,却去与那些江湖匪类为伍,说出来都让人不敢相信,宰相之子,想中个进士,即便学识差了些,也不是难事,只要不傻,在官场怎么混也不会差。

        但是这大宋朝,就有宰相之子不读书不做官,要喜欢混迹江湖。这不是故事,这是真事。

        此时甘奇心中只有一个评语:脑袋让驴给踢了。

        宋庠这个莒国公,算是菩萨心肠的仁宗补偿给宋庠的,官职一贬再贬,倒是给了个名头安慰了一下。

        从古至今,也不知有多少人毁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中。一个宰相,混成了知县。

        甘奇此时反而没有去看文德彰,而是看向了宋存仁,又看了看宋存仁身边那十来个带着兵刃的凶神恶煞,微微皱眉。

        这个昔日状元宰相之子,当真是个狠厉角色。

        不过,按理来说,宋存仁应该此时随着其父宋庠在河阳当官才是,怎么在这年节时候到京城来了?

        甘奇看着一旁的文相公之子文德彰,不免有了一些猜想,文彦博如今在朝堂权柄正盛,莫不是来巴结走动的?想让那位莒国公、知县宋庠能再回东京?

        看这位宋公子讨好文公子的模样,想来甘奇也把事情猜得十之八九了。

        此时却听宋存仁催促一语:“别多想了,还考虑什么呢?你只管开价就是,只要不是狮子大开口,我都允了你,也让你占些便宜,德彰兄喜好的东西,我宋存仁岂能舍不得些许钱财?”

        此言一出,台上愣着的李一袖,已然心乱如麻,全身无力,她心中,显然真的担心甘奇把她给卖了。

        甘奇看了看台上的李一袖,终于开了口:“那我就开价了,一百八十万贯。”

        甘奇一语而出,台上的李一袖更愣了,当面许多人都愣了。

        宋存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问道:“多少?一百八……八十万贯?”

        甘奇极为认真点了点头,答道:“嗯,一百八十万贯,付了现钱,人你带走。”

        宋存仁噗嗤就笑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番甘奇,问道:“小子,你莫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一个青楼女子,你想卖一百多万贯?凭白你也敢来消遣老子?”

        甘奇也笑了笑,说道:“买不起啊?买不起还与老子扯这么多?买不起就听戏,听戏的钱你倒是付过了。”

        宋存仁闻言大怒:“你小子,你小子还真是在消遣老子?莫不是找打不成?”

        老妈妈可是知道这位宋公子昔日在汴京城的厉害,见得事情不对,连忙上前说道:“宋公子息怒,宋公子息怒……”

        却见宋存仁抬手一挥,把老妈妈挥到一边,回头与文德彰说道:“德彰兄,今日小弟我一定帮你把这破烂货买到手。”

        文德彰点点头,退到一边,只等看戏。他这种身份,没必要与人去争吵,他倒是还自诩宰相家的读书人,岂能与匹夫面红耳赤?自然有人帮他去做。

        却听宋存仁大喊一语:“来人啊,给我揍,老子离开汴梁方才五六年,这汴梁城里的人怕是都把来自给忘记了。回来一趟,还能凭白被人消遣了。可都别忘了,我二叔说不定哪日就升官回东京了。”

        宋存仁的二叔,自然就是当年的探花郎宋祁。宋庠获罪一贬再贬,这宋家可还有个二叔宋祁,官职一直都在升,虽然慢,但也熬了这么多年,如今挂了礼部侍郎的职,在成都做知府,调入权力中心也是正常之事。这宋存仁倒也没有说错,宋祁过不得年余,还真要调进京城里来。

        甘奇闻言,心想坑长辈也没有这么坑的,坑了爹还不够,还要坑叔叔。

        左右凶神恶煞的汉子们,虽然没有抽出兵刃,却已围朝着甘奇围了过来。

        “这是要打架啊?”甘奇问了一语,颇为无奈。

        “打架?老子是要打你,打得你知晓个好歹,打得你知道老子可不是你能消遣的。”宋存仁撸袖子叉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