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修仙界第一关系户在线阅读 - 第95章 魔天残局

第95章 魔天残局

        一阵短暂的白光晕眩结束之后,苏北的双眼睁开,这个时候,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被传送出之前的那个古殿房间之中。

        新的房间一片明亮,但是明亮的同时,这个房间的空间也是变得狭小了起来。

        苏北发现,原本一共是十来人的仙大队伍在这个时候也只剩下他一个人,这个房间看上去最大不过十个平方左右,一览无余,除了苏北自己一个人之外,就根本看不到第二个人了。

        都被分离开了吗……

        苏北想着,这个时候,房间之内就可以清晰地听到一阵机括转动的声音,齿轮之间的转动让苏北的心里都是忍不住喀嚓了一声。

        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刚被传送到这里就触动什么机关了?

        瓮中捉鳖?

        不过,苏北倒是想错了,因为这个房间之内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机关,一座黑白双色的金属方台就是缓缓从地面之下升了上来。

        看着这个石台,苏北顿时有些发愣。

        “这是什么?”

        随后,没等苏北摸清这个石台到底是干嘛用的,一道洪亮的声音就是在这狭小的房间之内传开。

        “本轮闯阵者共计17位,种族:人族,符合继承条件,闯阵者编号17号,请在两个时辰之内完成面前石台上放置的魔天残局,规定时间内完成棋局者晋级进入下一轮,未达标者淘汰清场。”

        “计时开始。”

        那道洪亮的声音如同一个鸟瞰全场的监察者,声音回荡在苏北的耳边,说完之后,苏北就是看见,虚空之中一下子就是出现无数道绿色的光点,这些光点随着这道洪亮声音的缓缓平息而旋即凝聚起来,最终形成一个科技感十足的时钟模样。

        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二点,清脆的倒计时的声音在苏北的耳边响起。

        苏北虽然没怎么听懂那道虚空中的声音是个什么意思,不过现在他身处别人家的地盘,周边的一些事情还没有摸清楚,也只能按照这里人说的去做。

        完成魔天残局。

        这个石台就是一个棋盘吗?

        苏北走近几步,果然在这个石台上发现有纵横两线密密穿插的样子,两线的交点之间还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八九个蓝红双色的棋子。

        这些棋子被摆放在这座石台棋盘之上,乍一看好像杂乱无章胡乱摆放的感觉,但是在苏北的眼里,这小小的棋局之内却好像另有深意,别有文章。

        苏北仔细端详眼前这棋局,他的表情十分凝重,时而眉头紧锁,仿佛是碰到什么难题;时而又两目舒展,好像是恍然大悟。

        就这样过了大概几分钟,苏北就是抬起了头,脸色平静而笑。

        “呵呵,这他么的,是个什么玩意儿?看都看不懂。”

        只见面前这几颗棋子,上面刻着一些苏北以前见都没有见过的字,什么帝、王、侯、爵、男、伯、子这些乱七八糟的。

        说是象棋又完全不是象棋的摆法,说是围棋又没有那么多棋子,更不是什么跳棋、五子棋、斗兽棋。

        这哈妈的,哪个蠢蛋子闲着没事发明的这种棋?

        苏北见都没见过,规则都不知道,就更别提下棋了。

        这种情况让苏北破解棋局,除非是棋神在世,不然压根不能过关。

        苏北嘴巴咂了咂,研究了半天,他就研究出一件东西,就是副棋里面唯一一点跟象棋有点像的就是有一个最大的棋,只要吃掉对方的王棋就可以结束棋局。

        也就是普遍俗称的将军。

        然后,苏北就是开始头疼起来了。

        他压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马走田,象走日,车走直路炮翻山……

        象棋的确是这么下的,但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苏北空有一身象棋九十九段国际特级象棋大师的实力,他现在却找不到哪个棋是象,哪个棋是马。

        这他么的还玩个蛋啊?

        苏北这边头疼,仙大其他的一批学生那边也不好过,尹燃盯着整个棋局整整半个多小时眼睛都瞪红了。

        皇甫炫则是拼命挠着自己的头发就差没把整个棋盘掀翻。

        王二看着棋局上蹿下跳像是一只被烧红屁股的猴子,整个人的状态简直要被这天杀的棋局逼疯了。

        规则都不知道,就给出一个棋局,这他妈的怎么破解残局?

        ……

        时间在不知不觉之间如同手中的沙漏一般在指尖溜走,眨眼之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虚空之中那道声音给出时间提示,王二已经睡了一觉醒了。

        早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就已经彻底放弃了,一脚踢翻棋盘就是哼哧哼哧睡了起来。

        皇甫炫在自己的四周画满了推演的棋局,结果都是一无所获,简直就是跟吃屎一样恶心。

        苏北看了看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他虽然比其他人好不到哪儿去,但是倒也没有像王二一样直接弃疗,等到最后还剩几分钟的时候,苏北这边也是心中发狠。

        反正已经到最后了,你不告诉老子规则,老子就跟你乱搞。

        来嘛,谁怂谁犊子!

        接着,苏北就是啪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随便拿了一个“子”字棋直接横跨半个棋盘就是一下子打在对面的那张“帝”字王棋的身上。

        将军!

        看着苏北出这种混招,虚空中的那道声音也是再次响起:“年轻人,你这是犯规,没有你这么下棋的,‘子’字棋怎么能跑那么远?快点拿回去!”

        苏北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这个声音:“老子就要这么下,老子就是要将你的军,你管我!”

        反正现在都要结束了,苏北索性就是乱下一气。

        鲁迅先生说过:碰到解决不了的事情,莽就对了!

        他就是要用自己棋盘上最小的棋子跳跃半个棋盘来将军,反正规则又没说,自己就当它没有规则。

        这招就叫做:漂洋过海来搞你!

        听着苏北的话,虚空中的那道声音也是一下子哑口无言,沉默了一会,最终,就是看着苏北深深叹了一口气:“你过关了。”

        “敢于打破常规的人,值得敬佩!编号17号闯阵者,恭喜你,成功进入下一轮!”

        虚空中的声音无奈响起,最后,苏北的眼前就是红光一闪,传送法阵再次亮起,他就是被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