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回到大唐当皇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投宿石壕村

第二百二十一章 投宿石壕村

        大唐的都城正是西京长安,而洛阳作为陪都,也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尤其是从唐高宗后期到唐玄宗前期这一段时间,洛阳几乎成为了皇族贵戚活动的中心城市。

        当然,作为大唐的正经都城,长安这个地方吧,也还是要时不时的回去看看的。

        就像李显这种懒骨头,就算没有韦皇后的极力央求,等到了春天,总也要回去看看的。

        只不过,这次的行程确实是出乎他的预期,因为秋天的时候,明明已经回去祭祀了。

        按照李显的想法半年回去一趟也就可以了,被韦氏这么一说,他又拗不过他,只能再次活动一身懒筋,陪伴着爱妻回去。

        在历史的进程中,洛阳和长安这两个城市,一直是紧密相连的,为了在这两个重要城市之间往来无碍的行走,驰道便应运而生。

        驰道自从秦汉时期就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再到唐朝时期,在洛阳和长安这条交通要道上,已经发展出四五条不同的路线。

        这样的驰道,在唐朝称为两京古道。

        如今,李显选择的这条路线,就是两京古道之中,最为成熟的一条。

        崤函古道,从灵宝到潼关,中间要经历若干官驿渡口,最终将顺利抵达长安。

        而现在,李显一行人正停留在河南道陕县的石壕村,进行短暂的修整。

        过了今日,他们就可以走出洛阳,进入长安境内了。

        所有人对这个小小村庄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只是崤函古道上一处重要的驿站。

        每每往来的两京的官员也好,皇族也好,都要在此停靠几天,这在大唐朝的官员百姓看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可对于混在队伍之中的现代人李俊来说,石壕村这个地方,那就是个传奇啊!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杜甫曾经在这里停留,留下了千古名篇,一代诗圣的酸涩悲怆尽在其中。

        李俊坐在驿站门口,只觉得,在这个青史留名的地方,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是他的直觉,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可惜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他的直觉非常准确。

        石壕村因为是两京古道上最为著名的一处中间站,多少达官贵人往来两京的时候,都要在此投宿落脚。

        于是这里的官驿也比其他地方的要气派几分,各种货物供应也都十分齐全。

        尤其是现在帝后亲自驾临,那迎接的规格更是要一提再提。

        石壕村官驿由两排三进三出的院子组成,与一般有点小钱的家庭不同,这里的院落之间还串起了游廊,就为了让贵人们冬夏两季外出行走时既晒不着也冻不着。

        如今,李俊就坐在第二进院子的游廊台阶上,看着不远处光秃秃的老榆树。

        等到春天的时候,万物复苏,榆树就该长出榆钱了,弄点面糊糊一炸,这就是榆钱饭了,哎,香喷喷啊!

        这时,阿城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无论李俊有没有需要,他这个最佳亲随,都一定要在不远处候着。

        这是一个称职的小厮,应该有的觉悟。

        “阿城啊,太子妃在做什么?”李俊状若随意的问道。

        “我听翠香说,已经梳洗完毕,正在读书呢!”阿城殷勤的应道。

        “还在看书?”李俊撇了撇嘴,惊诧不已。

        宗爱柔这个女人,还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确切的说,经过这些日子不近不远的相处,他对宗爱柔的性情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别的不说,她还真是一个女夫子啊!

        李俊没有发表评论。

        他也没有评论的余地,一个女子,爱看点书,总不是坏事,你总不能批评吧。

        可想让他出口夸她,他又实在做不到,也就只能闭嘴不说话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越想逃避的事情,他还就是一个劲的往你怀里钻。

        就在他和阿城闲聊的时候,一向躲在厢房里伺候宗爱柔的翠香,竟然破天荒的跑过来了。

        看她手上似乎还拿着东西,只是用了一块青布蒙着,看不清究竟是什么。

        李俊立刻警觉起来,总觉得,有些危险正向他袭来。

        当翠香跑到这边的时候,他竟然将上半身微微的向后仰,呈现敌对的姿态。

        等到意识到的时候,他才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能有什么危险。

        遂调整坐姿,挺直了腰板,问道:“太子妃有事吗?”

        爱柔那是爱称,平时在私底下叫叫也就罢了,在这种大庭广众的公共场合,他都是谨慎的称她太子妃。

        翠香略有些莫名其妙,手里仍紧攥着那东西,说道:“多谢殿下关心,娘子很好。”

        她将青布皮连带底下的东西,一同交到李俊手上。

        “这是?”

        东西拿在手上,李俊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本书。

        翠香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这是补江总白猿传,娘子说可以给您看看。”

        李俊眼珠一转,把青布揭开,果然见到,绢纸的书面上,几个簪花小楷写在上面。

        哟!

        这个宗爱柔,还真是,让他不知所措啊!

        李俊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说真的,他还真有点感动。

        一想到宗爱柔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他就心情激荡,心里甜丝丝的,甚至涌起一种想法。

        这个婚居然还要过了年后才能正式结成,真是瞎耽误工夫,要是现在就能成婚,就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也愿意啊!

        他的手不断在书页上摩梭着,一个劲的向宗爱柔的房间里瞧,翠香看出他的心意,忙道:“娘子刚才去找安乐公主了,现在不在房里。”

        “哦,去找裹儿了。”李俊叹了一句,收回了目光。

        他将书册递给阿城,看来,今天晚上是有事情做了。

        翠香完成了任务,蹦蹦跳跳走了。

        阿城看着李俊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翠香,知道太子的心里也一直搁着太子妃呢。

        等到翠香终于打开了门,李俊向里望了一眼,果然没有宗爱柔的倩影,这才放弃希望,对阿城说道:“把书册放好,晚上我要读一读。”

        “是,奴把它放在太子的床头,一定让您想看的时候一下子就能拿到。”

        李俊斜了他一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城忙赔笑道:“殿下明鉴,奴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太子妃遣人送书过来,这就说明,太子妃心里也想着您了,太子妃欢喜殿下,奴也觉着高兴。”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李俊半眯着眼睛,对阿城说道:“你也觉着太子妃心里有我?”

        阿城嘿嘿一笑,李俊瞬时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心里面就更是美滋滋了。

        他回忆着那一日的情景,这本补江总白猿传,可还是他自己求来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