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匠心在线阅读 - 493 时光如珀

493 时光如珀

        许问回到许宅,招呼工人卸下货,看着占满了整整一大片空地的石头,长长吐了一口气,有一种满足感与期待感。

        由于很多已经解开成为了石料,堆放比较方便,所以这些石头占地面积比在奇玉石料厂的时候小一点,看上去也更整齐美观。

        这是他一下午的工作成果。

        今天,随着时间的推进,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跟石料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就好像有个进度条在不断往前推进一样。

        而融合度越高,他就越能体会石料的质感与细微的感觉,越知道应该怎么对它进行处理。

        他身体的控制力本来就已经很强了,当他理解得更深入,身体就能自动地配合上去,与之相协调。

        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也能看见自己未来继续进步的空间。

        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好。

        球球跳下他的肩膀,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许问给它放了点猫粮,自己也随便吃了点东西,舒活一下筋骨,就继续开始干活。

        许宅特殊的时间包裹着他,好像包裹在小虫周围的琥珀一样,胶凝、停滞,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忙碌着。

        剩下的杂石也同样被分解开,成为大小不同、形状也不一样的整齐石料。

        大的有半人到一人高,小的只有巴掌大,但不管大小,许问都处理得非常到位。

        时间在许宅完全失意义,未完成杂石渐渐全部变成了完成石料,许问的进度条也在继续不断地向前推进。

        最后,所有石料全部被处理完毕,整齐堆放。现在不知道孟平再来计算它的价值,会给它什么样的评估。

        不过许问并没有停止,处理石料只是基本功,他的进度条还没满,他还要继续努力。

        他开始尝试石雕。

        石头和木头由于材料质地的不同,石雕通常不如木雕那样玲珑剔透。

        秦连楹的札记里介绍,在石料上雕琢最常见的四种手法是“剔地地突、压地隐起华、减地平钑、素平。”

        根据后面的具体解释看起来,其实就是高雕、深浮雕、浅浮雕与线雕四种。

        它们是石雕最基础的手法,但也有很多雕刻是这四种手法混合起来应用而成的。

        秦连楹在札记里还提到,砖石大匠并不拘于此,还能做出更巧妙复杂的雕刻。

        石雕与砖雕上同样能使用透雕和立雕,表现出木结构房屋特有的装饰,不过那要非常高明的手艺才能完成,雕刻手法也与木雕不太一样。

        许问并不好高骛远,没想马上达到秦连楹说的这种程度。

        许宅里,叮叮叮的声音再度响起,单调而重复。

        许问不断尝试着那四种最简单最基础的手法,这么多石料正好供给他练习,雕完一层,磨平之后再继续下一层。

        眼看着,一块胸口大的石头逐渐变小变薄,最后只剩薄薄的一层。

        许问把它放到一边,又拿起了下一块。

        时间渐渐流逝,黑猫的影子在许问周围来来去去,并不打扰他。

        许宅的屋檐上,一个人影正遥遥俯视着他,仿佛不再像之前那样虚无缥缈,比之前凝实多了。

        许问也不是铁打的,许宅时间停滞,对他身体的疲劳也会有一定的削弱,但长时间的工作,对精神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许问自己能感受得到,于是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看看书,看看球球跟池塘里的小乌龟打架,取取乐子。

        一段时间不见,球球已经跟池塘里的小乌龟交上了“朋友”,没事就去逗着人家玩。

        这家伙真的有点招猫逗狗的小贱劲儿,所谓的打架,其实就是它拍着推着人家小乌龟玩。

        小乌龟在池塘旁边晒太阳,它就伸爪子把人家从岸边推进水里。

        小乌龟好脾气地从水里爬回来,把手手脚脚全部缩进壳里,像块轻飘飘的石头一样,球球就再把人家给推进去。

        最后,小乌龟终于不出来了,球球就蹲在水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水底。

        许问笑笑,转过头,突然看见石头旁边有一丛青青的嫩草刚刚发了出来。

        这里的时间是停滞的,塘中永远红莲如火,塘边杂草丛生,但都是半枯老叶,从没见过新叶。

        这丛嫩草许问之前完全没有见过,现在突然意识到了,绿色鲜嫩,在阳光下显得几乎是通透的,带给人强烈的新鲜感。

        许问有些惊讶,忍不住伸手拨弄了一下那几片叶子。

        叶子上的露珠沾湿了他的手指,柔嫩的触感同样鲜明。

        这座许宅,仿佛有了一些变化?

        四种雕刻的基本功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许问想起了上次离开时,孟平的那句话。

        “明天再过来。”

        这是说,还有东西要教他?

        说起来,虽然没有正式的师徒名分,但孟平待他对宛如真的弟子,非常尽心。

        许问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非常感激。

        连这批石料都没收钱,当成教材送给了他,他也想对老师有一些回报……

        许问目光一转,落到了放在旁边就没管的那批原石上。

        许宅不知时光流逝,但外面总有日夜之分。

        又一天早晨,那家肉夹馍摊的老板又看见了熟悉的年轻人和他带的那只黑猫。

        “您来了。”他亲切地笑着,看着球球问,“还要再给切一块吗?”

        “麻烦您了。”许问手里捧着一个木盒,笑着说。

        他把木盒放在河边的石栏上,手里拿着热腾腾的肉夹馍,边吃边跟老板聊天。

        “小心掉下去。”老板看了那个木盒一眼,好心提醒许问。

        “没事,稳当着。”许问笑着摇头。

        老板又忍不住看了那个木盒一眼,突然说:“这盒子看着很贵重啊?”

        “说得你好像会鉴宝一样!”旁边老街坊听见了,哈哈哈地取笑他。

        “不是,你看!”老板急着解释。

        老街坊一看,立刻咦了一声,眼神定住了。

        万园市底蕴非常深厚,尤其是这曲水河一带,从古至今,文人墨客住着,园林古物围着,耳濡目染都会受到三分影响。

        “这是樟木?”街坊端详了半天,问道。

        “您好眼力。”许问笑着说。

        “好雕工!”街坊又看了好一会儿,拍着小桌板叫道。

        纹理清晰、表面光洁、线条清晰,尺寸匀称。它的表面很素净,但四角很随意地雕了朵云纹,既使得边角圆润不易伤人,又显得闲适雅致灵动有趣。

        最关键的是,樟木本身的纹理与云纹雕刻相结合,有一种风过云层的流动感,画龙点睛一样巧妙。

        “这盒子不错啊,哪里买的?”老街坊越看越觉得有趣,连忙打听。

        “自己做的,过奖了。”许问笑着说。

        “自己做的……”老板和老街坊对视一眼,用全新的目光打量着他。

        这年纪、这手艺,真的很不一般啊!

        只是不知道,这么好的盒子,里面装的又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