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秦时小说家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契机(求票票)

第四百九十五章 契机(求票票)

        “赵国的李牧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上党太行之地,王翦先前不是所言北方有匈奴骚扰,身处雁门郡的李牧不会南下征战吗?”

        神情难看至极,那卷布帛文书更是被双手攥的紧紧的,厉色忽闪,将文书上的信息再次纵览一番,桓齮从上党越太行山进攻赵国的赤丽、宜安二城,本以为唾手可得。

        不曾想,被突然出现的李牧率领八万大军于肥下埋伏,五万秦军全军覆没,上将军桓齮被俘,根据文书发来的时间,估计此时已经传遍整个上党郡、河东郡了。

        一战而出,秦国领兵上将军被俘虏,从自己继位以来,还未发生过如此之事,就是前些年老将军蒙骜伐赵的时候,也是奋战至死。

        刹那之间,手中这卷布帛文书所传递出来的讯息冲淡先前蒙武一路大军的胜况,思忖数息,用力的将文书揉成一团扔入不远处的火炉之中。

        “大王息怒!”

        少府令赵高虽不知道布帛文书上所语为何,单从大王神情来看,想必是桓齮上将军那路军马似乎遇到了赵国李牧,而且还吃了不小的亏。

        不然,大王不会如此,旋即,心中便是一禀,自己手下的罗网融入王室黑冰台,本就有刺探军情、谍报的作用,但自己却没有收到任何的讯息。

        亦或者,自己将赵国雁门地区的人手调往燕国追杀燕丹了,以至于监视空虚,被那李牧钻了空子,才悄然间出现在上党太行山区域。

        “息怒?”

        “息怒有用?燕丹如今在哪里?”

        秦王政心情正是不好,听着身边的少府令赵高说道这等无用之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行至跟前,便是一腿踹了过去,将身躯微躬的赵高直接踹到在地。

        怒吼一声,不出声还好,也不知道赵高所负责的燕丹一事现在如何。

        “赵高无用,那燕丹退路严密无比,直接以数十位燕赵游侠的代价,强行走出秦国关卡,入燕赵之地,而且身边还有多名化神武者护持,罗网正在不惜一切代价追杀。”

        “如今……燕丹已经回到易水武阳,大王请放心,再给赵高一段时间,一定可以将燕丹的头颅斩下。”

        浑身颤抖不已,数年来,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大王的怒气,头颅低垂,未敢抬起,一颗心跳动的飞快,那燕丹的确难缠,身边的化神武者一个比一个强大。

        罗网虽有越王八剑,但在去岁对付墨家那群人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少损伤,如今还未完全复原,再去追杀燕丹,力有未逮。

        当然,这等事若是说出来,估计大王当会更加愤怒,以头抢地,深深而道。

        “燕丹之事,暂且搁置一旁,即刻起,罗网密切关注赵国上下的一举一动,若有异样,即刻来报。”

        “传寡人手令,调动关外大营的三万大军奔赴上党,辛胜为领兵将军,同时召回荥阳之地的蒙武,率领五万大军,应对李牧的进攻。”

        近来之事,一件一件连环而上,先有燕丹,再有桓齮,事情若是传遍山东六国,秦国颜面何存,五万大军全部覆没,冠礼亲政以来,从未有如此败绩。

        看了看跪立在大地上的赵高,冷哼一声,快步行至上首条案出,执笔快速写就文书,递给赵高,李牧既然攻破桓齮一路,想来近月来的战果都将不存。

        蒙武那一路虽有功成,但平阳之地处韩国、魏国、秦国、赵国交界,长期驻兵也是要花费相当大的代价,念及此,眉头又是紧皱。

        “平阳漳水一战,韩国与魏国可有动静,三晋一体,蒙武大败赵国,韩魏不会无动于衷?”

        而后,看着少府令赵高双手接过文书,秦王政又紧问了一声,韩国历来精于权谋,魏国则是在全力休养生息,一个可以抵抗秦国的赵国,不会被他们忽视的。

        “大王,三日前,罗网传信,新郑与大梁均有出兵或者出粮草辎重的决断,只是却一直没有兵马动静,故而此事正在核实之中,未曾给予禀报大王。”

        赵高低语一声,徐徐而落,此事自己也有收到,但韩魏两国有此决断是一方面传言,但两国均没有真正的动静,故而不敢谎报,以免扰乱大王决策。

        “哼,如今蒙武大败赵穆,韩魏两国就算有此决断,也不会有什么动静了。”

        “但既有传言,定然有痕迹留下,全力搜寻,此次大军东出,无论如何寡人要让三晋无视桓齮的兵败,永记大秦的悍勇强大!”

        上将军桓齮兵败,若然传荡山东列国,或是使得山东列国以为秦国不过如此,那……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是自己的耻辱。

        更是整个秦国上下的耻辱!

        “喏!”

        赵高不敢有疑,干脆的应声而道。

        “即刻准备车驾,寡人要赶回咸阳,处理这次大军东出事宜。”

        一切安排完毕,秦王政也没有继续停留在濮阳的心思了,来回在厅中走动,比起陪同骊姬在濮阳玩乐,一天下大势更为重要。

        “喏!”

        赵高刚起身,便又是一礼。

        一个时辰之后,一行浩荡的车马队伍,从濮阳而出,两个千人队前后护持,行走驰道,快速从濮阳西行,直奔函谷关,直奔咸阳所在的方向。

        ******

        “上将军桓齮被李牧在肥下伏击,全军覆没,自己也被俘虏?”

        一如秦王政先前所想的那般,秦国上将军在上党之地被赵将李牧强势击败的消息,很快在上党郡、河东,乃至向着三晋之地快速散发。

        所过之处,三晋臣民为之精神大震,对于韩魏来说,虽是赵军大盛,但三晋一体,与有荣焉,能够击败不可一世的强秦,实在是令人痛快。

        至于漳水北岸赵国十万大军溃败的消息,则是被有意无意的淡化了,新郑之内的天上人间区域,更是有诸多韩国贵族谈论此事,似是兴趣很不错。

        三层的一处幽静雅间之中,周清端坐厅前上首,身侧跪立着娇艳如花的焰灵姬,一边轻抿手中美酒,一边口中轻语,目光落在下首的一人身上。

        那人虽眉目清瘦,但衣衫锦绣,中年模样并不显得衰老,双眸深处灵光涌动,静静坐着,身侧同样有舞姬伺候,不过很明显并不上心。

        “却如此,李牧原本驻守在北方雁门、代郡区域,而且前段时间,春日初起,北地匈奴骚扰的很是频繁,无论是谁怕是都想不到李牧会突然出现在太行区域。”

        “平阳漳水一战,上将军蒙武虽大败赵巨鹿侯赵穆,但声势不显,反而被桓齮之事压下,大军首次东出,受此挫折,大王定不会这般收场。”

        那中年清瘦男子颔首以对,李牧的出现的确出人意料,但如今想来已经没有作用了,其人击败上将军桓齮之后,已经收复桓齮攻掠的城池,反而,军势反扑秦国境内。

        大军首次东出,必须以绝对的力量震慑三晋,震慑山东六国,如今看来,远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以大王的性情,定不会就此作罢。

        “先生以为接下来该如何?”

        周清点点头,对于山东六国来说,无论军败多少次,只要有一次胜利,便会压过所有的失败,一如这次,但对于秦国来说,首次东出,失败是不被允许了。

        放下手中那只珊瑚酒樽,目光看向下首。

        “哈哈,姚贾一介行人署卿士,本不合掺和此事。”

        “但昨天,罗网却是在华阳之城抓到了一个人,想来这个人武真君乎很有兴趣,故而,为了此人,姚贾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契机。”

        “一个可以扭转当下局面的契机!”

        秦国朝政规矩,极为厌恶越位之举,法治之下,只需要做好本职便好,纵然越位而有功,也是当被重重的惩处,姚贾摇头一笑,若是自己为中枢重臣,自然当直接上书。

        但自己的资格还不够,而如今的新郑之中,武真君绝对是最有资格的一个,而且根据大王对其的盛宠,其上呈的文书,份量决然与他人不同。

        “哦,一个契机?”

        周清自是明悟姚贾所想,没有多言,若是其所言的那个契机,真的有用,那么,自己不介意助力一二,因秦国军败而给予三晋之国信心,可是一个不好的情形。

        既是抓到了一个人,还被姚贾如此重视,此人绝对不俗,亦或者有特别之处。

        “多日前,新郑西宫就有传言,要助力赵国对抗秦国,只是一直没有行动,姚贾传信罗网一直紧紧盯着,昨日,终于有了收获。”

        “罗网不仅擒拿了那位从漳水北岸慌忙逃回来的使者,还在其身上搜到了携带韩王大印的文书以及赵将廉颇的往来书信。”

        “一切秦国所需要的,在那使者身上似乎都找得到,或许此人的出现是巧合,但对于秦国来说,则是一个契机,武真君以为何?”

        大军东出,必要名正言顺,否则,便是不合大义。

        这个东西虽有些虚妄,但山东六国却无比坚信这一点,不然,不义而战之国,其余诸国共伐之,数百年来,一直如此。

        月前,秦军攻伐赵国,所起之名便是赵国数年来,一直干涉秦国内政外事,前有长信侯、文信候之事,近有郑国渠侵扰之事。

        先前,秦国内政初稳,未曾反击,而今当讨回颜面,是故三晋无议论,之前也未有支援赵国,而今,赵国李牧陈兵太行山,秦军艰难抵挡。

        若要打开局面,当转向韩魏,继续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