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之谋伐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船队回航

第八十三章 船队回航

        章武三年十一月末,洛阳下起了大雪。

        簌簌的雪花将整个宫殿都覆盖为雪白色,邙山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已经作为内阁办公地点的云台殿内,刘备与几个内阁大臣穿着棉衣烤着火,批阅天下各处递来的奏折。

        殿内一等录事尚书荀彧、荀攸以及贾诩,以及帮忙整理公文的三等参议博士,    诸葛亮、司马懿、庞统、徐庶、陈群、杨修等。

        刘备今年已经43岁了,不过作为马上皇帝,精力很充沛,反倒是今年已经56岁的贾诩有点熬不住,不停地揉搓着太阳穴,眼睛都有些看花了。

        见到他似乎有些精力不济,    刘备笑着对他说道:“尚书令若是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多谢陛下。”

        贾诩拱拱手,坐在了一边。

        刘备看着外面不停地雪花,    喃喃自语道:“快要过年了吧。”

        几名朝臣对视一眼,荀彧笑道:“是啊陛下,不知不觉,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

        “嗯。”

        刘备点点头,没有说话。

        荀攸就道:“陛下是想两位大将军和丞相了。”

        “唉。”

        刘备叹了口气,苦笑道:“想有什么用呢?二弟和三弟皆有军务,四弟还在江东。”

        贾诩劝道:“陛下,丞相的构思还是很宏伟的,若真能挖出一条沟通幽州到扬州的运河,这是惠及天下的大事呀。”

        刘备皱起眉头道:“我就怕劳民伤财,当年秦始皇修建长城和骊宫,死伤了不知道多少百姓。这运河听起来虽妙,但天下未定,会不会操之过急了?”

        贾诩笑道:“我与丞相交往不深,    但却知道他是一个没有把握绝不会擅自做主的人。陛下与丞相交往二十年,    难道还不知道他的为人吗?”

        刘备一想也是,笑了起来:“尚书令说的却是有理,四弟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    或许他早已经有了考量。”

        荀彧想了想道:“我记得以前子归说过这件事情,似乎是利用原来的河道进行沟通连接,每个郡只需要挖一小道,分工协作,这样就能大大减缓劳民伤财的可能。”

        “分工协作?让每个郡负责自己那一段的航道?”

        刘备思索道:“这个办法倒是不错,我记得当初运粮的时候,四弟就是让每县出徭役层层递进,减少损失。”

        荀彧笑道:“中央负责拨款拨粮,地方负责出人出力,将来若真能修通南北航运,来往商贸税收亦可补贴地方,促进地方发展,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确实是件好事。”

        刘备微笑道:“按照四弟的说法,这就叫以工代赈,利用大工程来带动民生经济是吧。”

        跟陈暮在一起久了,他们也学会了不少新的词汇。

        秦汉时期本来就是一个思想碰撞与进步的时代,各种新兴词汇常被创造出来,还有大量成语、诗歌、辞赋等等。

        可以说汉末魏晋时期,    正是文学创造的新时期,    为繁衍四百年后盛唐诗歌奠定了基础。

        现在经济学已经不是停留在未知阶段,而是正式成为了一门学问。

        青州泰山学宫,已经正式成立了经济学院。

        陈暮关于他经济学的体会、思想、论调,全都写成了文章成为教材,在东汉培养起了一批经济学家。

        倒不是他自己给自己写书,而是他曾经在学宫教书的时候,每次上课时自己编纂的教材,编写的一些经济学知识、理论以及小故事,被学生们记录下来,整理成册印刷。

        像经济学鼻祖管仲,以及自己当初如何利用地暖效应活人无数的事迹,就是陈暮常常拿来给学生们讲课的重要内容。

        除了经济学以外,他教授的课程还包括天文地理、民生刑法、兵法韬略、春秋文学、数理化学。

        可以说,除了唱歌跳舞,只要他会的知识,基本都可以教。

        二十年下来,所有自己编写的教材早被学宫的人整理成书,洋洋洒洒数十万字,合称为《陈子经》,被学宫所有师生奉为圭臬。

        而且《陈子经》并非是一个整体,而是他的思想合集,里面的内容完全可以单独分列出来。

        如经济学的部分就被人重新抄录,印刷成册,被称为《陈子商书》。

        还有农业学、兵法学、文学思想、数理化等等,也都各有书籍,被称为《陈子农学》《陈子兵法》《陈子论》《陈马理学》《陈魏化学》《陈刘数术》等等。

        这些书籍被学宫的学生和老师们整理成册,印刷出来当作教材,并且不止在青州发行,全大汉各大世家都争相购置,广为流传。

        除此之外,他与大发明家马钧研究物理;与炼丹师魏翱研究化学;与东汉数学家、天文学家、算圣刘洪研究数学和历法,为刘洪推演计算近点月长度的公式做出巨大贡献。

        除了医学没办法外,就没有他不敢教的。

        毕竟目前的东汉数理化水平还是处于初级阶段,随便拿点初中物理化学数学知识,就足以应付场面。

        并且这还只是《陈子经》的冰山一角,陈暮自己私底下写的很多屠龙术都没有流传出去,如未来大汉三百年内的规划步骤,阶级斗争理念,资本论,大国发展等等。

        除了自己的妹夫诸葛亮以外,就连沮授田丰荀彧荀攸这些认识多年的友人,他都没有给他们看过,可谓是传世珍宝,家传典藏。

        可以说目前大汉关于经济数学物理化学等知识,基本已经处于后世的初中阶段,正在向高中迈进。

        这已经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

        像刘备荀彧这些帝王将相,也都开始注意到了经济、农业、数理化对于人们生活产生的作用,纷纷开始重视起来,了解了什么叫国家宏观调控,了解了什么叫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

        其实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深奥的知识,初中和高中政治都有教。里面涉及到了国家层面的战略方针,市场经济、财政、税收、储蓄、贸易等等。

        后世粗浅的政治理论在现在都是高深学识,跟在陈暮身边,让刘备他们了解一些这样的知识并不是一件坏事。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事情,如西北的战事情况,河南与淮南目前的民生治理问题。

        过了约半个时辰,刘备去上了个厕所。

        王植匆匆进来,左右看看,见皇帝不在,便拱手向诸位内阁大臣道:“阁老,青州急件。”

        内阁替代了尚书台手握天下权力,自然有资格观看和批阅。

        荀攸拿过来扫视一眼,目露喜色。

        正巧刘备回来。

        他连忙向刘备禀报道:“陛下,航海司来报,前往外海的船队快回来了。前几年就听说他们已经到了很遥远的地方,找到了亩产千斤的作物,丞相根据他们的描述,起名为玉米、红薯、土豆,现在正在往回运输。”

        探索海外对于陈暮来说,是一个大工程。海航司已经运作了十多年,沿途大大小小据点数十个,船队也是一路航行。

        每年青州还有无数人要追随他们的脚步,新的船队继续北上补充青壮劳动力。

        而最前沿的船队几年前就到了北美,找到了玉米红薯土豆,只是当时他们还未摸透习性,因此在北美建立据点进行深入研究,向当地人学习如何耕种,了解它们的习性。

        这又花了一段时间,同时船队继续往南探索到了南美洲,于巴西、哥伦比亚、委内瑞拉、秘鲁等地建立据点。

        在这些地方逗留了一年,与当地人进行交流、了解地方特产之后,薛州和裴潜这才正式返航,带回大量农作物、香料、橡胶树以及各种各样的当地特产。

        可以说虽然几年前就发现了这些东西,但真正开始往大汉运输,却是这一次。

        因为之前他们必须了解到这些东西的用途,寻找有价值的东西,与当地人进行交流,熟悉它们的种植才能够回来。

        现在这十多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的时候。

        也亏得早年陈暮煮海盐以利青州,又开垦日本,疯狂采挖岛国的金银矿产填补国内亏空,不然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坚持得了这么久。

        听到荀攸的话,刘备高兴道:“这可是个好消息,当年四弟曾经花了不少功夫组建航海司,为此我亦十分不解。觉得花费巨额财力探索海外,到底是为何?后来听到回信,说是找到了这些东西,才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

        “丞相的目光长远,令我等佩服呀。”

        即便是战略眼光极深的荀彧,也不得不赞叹道:“我等只争朝夕,丞相却已经看到了百年乃至千年大计。大汉千秋万岁,恐怕都是丞相今日之功德。”

        刘备笑道:“没想到文若也会拍四弟马匹,不过这话倒也是事实。四弟对船队回航一直心心念念,希望在大汉推广那些高产农作物,如今船队即将回来,就令他们抵达青州之后,大部分先在青州推广,其余送往洛阳试种让朕一观。”

        “明白。”

        荀攸便把这份公文按照刘备的意思批示之后,让一旁的徐庶送往尚书台去发往青州。

        青州那边送往洛阳的公文慢,但洛阳去青州却快得很。

        顺着黄河一路往下飘,两三日功夫就到了。

        这个时候青州正在为返航船队举行欢迎仪式,最新的消息是他们已经到了朝鲜,正在往蓼城港口航行。

        又过了五六日,薛州等人历时十多年,又在海上漂了半年之后,总算是回了青州。

        蓼城港口是个天然的避风港,它的北面是黄河,南面是凹进去的一个大型u型海港,被陈暮建设为青州三大港口之一。

        汉朝的山河地理跟后世大致差别不大,但黄河位置却是完全不同,而且海平面也不同,蓼城港口的位置,就是在后世的整个东营市市区之上。

        这意味着后来的东营市,全都泡在海里。

        而且不止东营,包括东营市的垦利区、河口区,滨州市的沾化区以及半个利津县,现在也都在水里咕噜咕噜地冒泡。

        令滨州人震怒,东营人落泪。

        船队抵达了蓼城港口之后,二三十艘远洋大船隆隆驶入港湾,青州牧钟繇率领大大小小的官员前来迎接,接待的规格那叫一个高。

        要知道船队的最高官员薛州和裴潜也不过是六品,而青州牧是正三品,还有一大堆从三品到从五品高官过来。

        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朝廷,或者说陈暮对海外探索了近二十年的远洋船队到底有多看重。

        薛州和裴潜上次踏上青州的土地还是在九年前,当时开拓了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楚科奇半岛之后,由于那里的天气实在是过于寒冷,要想继续开拓阿拉斯加,船队严重补给不足,不得不返航进行补给。

        等到补给结束,北上于七八年前开拓了阿拉斯加之后,他们就已经抵达了北美,从那以后,除了沿途偶尔有补给站发过来朝廷的信息之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现在海上飘荡九年,终于能够下船,二人与随船其余大小官员和无数水手,都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站在船舷上往外观看。

        就看到港口外已经是人山人海,前来迎接的家属在港口不断挥舞着手臂,高声欢呼。

        “欢迎远洋船队回家!”

        “二狗,二狗!”

        “大郎你在哪里,我来接你了。”

        “爹爹!”

        虽说几家欢喜几家愁,为远航事业付出的人命不在少数。

        但更多的人家还是充满了兴奋。

        自己的家人回来,也挣够了下半辈子够花的钱,这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青州官府为船队准备了一条横幅,用一条长白布写着“欢迎远洋船队回家”,落款是钟繇,由大书法家亲自书写。

        很快领航船靠岸,接着是舰船,陆陆续续都停靠在了港口。

        薛州和裴潜总算是踏上了家乡的土地。

        二人皆是热泪盈眶。

        钟繇走了过去,拱手说道:“欢迎英雄回家。”

        “这是州牧钟使君。”

        旁人有人小声为他们介绍是哪些官员。

        薛州曾经是个海贼,如今却当了大汉英雄,只觉得红光满面,一边流泪一边激动道:“多谢钟使君。”

        钟繇笑道:“回来就好,尔等上不负陛下天恩,下不负黎民百姓,可谓大勇大智也!”

        裴潜脸色肃然道:“臣等身负重任,穿海过洋,一日都不敢有懈怠。”

        “善!”

        钟繇点点头道:“诸君思家心切,我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与亲人团聚一日,后日就西去洛阳,陛下要召见尔等。”

        听闻皇帝召见,薛州裴潜二人都是热血上涌,激动万分道:“臣等叩谢天恩。”

        钟繇正欲吩咐下去,让水手们上岸歇息,与家人团聚,同时让岸边的力士们把随船货物全部卸下来,只留下少部分装船送去洛阳给皇帝看。

        忽然见到不远处从船上下来的水手们一个个叼着奇怪的长杆,吞云吐雾,不由十分纳闷,询问道:“那是何物?”

        裴潜解释道:“回使君,那是美洲百姓用于治病的药物,乃是一种草药,点燃之后吸入进去。船队在海上生活十分枯燥,水手们多吸此物以除困乏。它有振奋精神,缓解疲劳等作用。”

        “嗯,不错,看来那美洲确实是美丽富饶之地,不仅有高产作物,还有这等神药。船上这些作物,除了少部分送到农学院与医学院去,大部分都好好种植吧。”

        钟繇赞许地点点头。

        船队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往北探索,抵达美洲大陆。

        每到一处,都要记录当地气候、环境以及人文地理情况,通过沿途据点发回青州。

        青州政务台再发到陈暮那边,陈暮看过之后,就会给那些地方起名字。

        如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就被取名为寒洲,库页岛被起名为南寒洲,堪察加半岛被起名为大寒洲,楚科奇半岛则是北寒洲。

        因为这些地方实在是太冷了,平时都是零下三四十度,北极熊满地跑,大海牛四处爬,还有海豹、海獭、海狗等等野生动物栖息,到了冬天的时候,最低温度甚至能达到零下四五十度。

        而美洲大陆则被写报告的裴潜形容为美丽而又富饶之地,所以陈暮就取名为美洲,加拿大是北美,美国是美洲,哥伦比亚巴西那些地方自然是南美。

        随着船队慢慢航行,陈暮的脑袋里自然也就勾勒出了一幅世界地图的样貌,按照曾经的记忆偷偷画下来私家典藏。

        得到了命令之后,薛州裴潜二人就指挥起搬运工作,整个海港码头顿时更加热闹起来。

        无数箱的农作物种子,一箱箱香料,黄金、白银,还有一颗颗被养殖起来的小橡胶树抬下去,都点燃了民众们的欢呼声。

        北美和南美物产极为丰富,黄金和白银基本都被玛雅人拿来做装饰品,一包面粉能换大量黄金,一下子让百姓们连连惊呼,询问自己家出海的水手情况。

        于是海外遍地是黄金的消息迅速在整个青州流传,一时激起千层浪,民间无数百姓蜂拥至航海司报名点,询问下一次出海的时间。

        虽然远洋船队回来,但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继续出海。

        陈暮建立据点的原因本来就不是打算做一锤子买卖,而是做长远打算。

        大汉现在人口还是太少,利用高产作物增速人口之后,至少未来百年,通往美洲的航道要无比热闹,迅速把美洲大陆建设起来。

        并且为了防止将来美洲搞什么独立,还得迅速发展蒸汽轮船,以加强对美洲的控制。

        不过这都是将来的事情了,至少目前规划还不在考虑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