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凌天战魂在线阅读 - 第2175章?天劫化作三足鼎

第2175章?天劫化作三足鼎

        “帝境之劫,诡异莫测。每个人的帝境之劫都是不同的。你所遇到的帝境之劫,我一直都在观察,现在你这帝境之劫给我的感觉,好像是真的拥有自我意识!”

        鸿蒙神树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不过,你现在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从这帝境之劫存活下来,其他的,不要多想。”

        楚云微微皱眉,每个人的帝境之劫都是不同的?

        “老鸿,刚才我突破帝境之时,见到了一只眼睛。”

        他把自己刚才突破到帝境所看到的那一只眼睛的事情告诉给了鸿蒙神树,前前后后,没有任何遗漏。

        鸿蒙神树闻言,半天没有给楚云回答。

        良久,鸿蒙神树才轻叹了一声,说道:“也许,这世间真有一位存在,注视着这天下所有的一切。”

        楚云闻言,连忙问道:“那存在,是天道?”

        “天道?也许吧!”

        鸿蒙神树不确定的回答道。

        他怀疑自己当初没有诞生出自我意识,便是因为天道干预了自己,否则,历经那般久远的岁月,自己不可能无法诞生出灵智。

        甚至,自己最后天帝给斩断,可能也是天道当了那背后的推手。

        自己当初的本体,乃是支撑着整个仙界的存在,一旦诞生出了自我意识,恐怕会超越永恒境界!

        “这世间,真有天道?”

        楚云不知道鸿蒙神树内心之中的想法,他一脸诧异的自语。

        天道,在楚云看来,就是自然运转的一种规律,被生灵冠以了‘天道’的名字。

        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演化而成,若是真的一尊有自我意识的天道主宰这浩瀚仙界,浩瀚仙界之中,不可能还有修行者存在。

        毕竟,修行者都是窃天者,窃取自然之力,窃取天地大道的窃贼,有自我意识的天道,是不会允许这些窃取自己力量的生灵生存在这方世界之中的。

        “这玩意儿,谁知道有没有呢?”

        见多识广的鸿蒙神树无法给出楚云回答,他说道:“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你自己应该怎么度过眼前的帝境之劫。不要大意,不要有任何侥幸,帝境之劫,没有那么简单。”

        “我会的。”

        楚云和鸿蒙神树对话的时候,意识早已经沉浸到了周围的劫云之中。

        这遮天蔽日,笼罩方圆不知道多少里的劫云,就是雷劫制造工厂。

        源源不断的雷劫在劫云之中酝酿,他们化作各种形态的生灵,让楚云觉得这片劫云好似有自我意识。

        他很不相信巧合,在自己突破到帝境,突然有如此恐怖的劫云降临,更有那黑不溜秋的青年带着四位绝色美女出现在此地,也化作自己帝境之劫的一部分,这让他感觉在自己这帝境之劫的背后,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纵。

        再加上之前突破到帝境,破开帝境薄膜所出现的那只不带有丝毫感情色的眼睛,那玩意儿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鸿蒙神树弄不清楚天道的本质,楚云现在却打心里怀疑天道有自我意识,要不然,就是有更强大的存在注意到了他,在远远的凝视他。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是什么容易让人接受的事情。

        没有人愿意没有任何秘密的暴露在他人的眼前,这会让自己显得很被动。

        所以他此时开始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的劫云。

        滚滚劫云之中,不断有各种形态的生灵出现,他们全是雷霆之力凝聚而成,像是有自我意识。

        楚云已经收回了自己那混沌三足鼎,让它悬浮在了自己的头顶。

        丝丝金色的光芒从三足鼎之上垂落下来,笼罩着他的身体,他借用生机规则以及鸿蒙神树打入自己身体之内的精纯能量,修复着自己的伤势。

        劫云之中,以雷霆酝酿出来了各种形态的生灵并没有对他发动攻击,它们在劫云之中穿梭,像是在捉迷藏。

        在这种情况下,楚云获得了片刻的宁静。

        但在这宁静的背后,有狂风暴雨在酝酿,随时都有可能朝着他席卷过来。

        滋滋滋……

        没过多久,劫云之中,有一阵异样的声音传来。

        在滚滚雷声之中,这‘滋滋’声响显得格外刺耳。

        楚云的神识立即朝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蔓延过去,但是他这刚进入仙帝一阶的帝境神识,才刚离开自己的身体就遭受到了阻拦。

        有无形的神识之刀在他的身体周围,斩断了他这刚蔓延出去的一缕神识之力,让他无法观测到周围的情况。

        许多时候神识的作用是超越了眼睛的。

        眼睛只能看到自己前面的情况,甚至遇到障碍物,目光便不能穿透障碍物,看到那障碍物身后的情景。

        而神识却可以全方位的让人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帝境级别的神魂,完全可以笼罩整片劫云,让楚云从这劫云之中发现一些端倪。

        可惜,此地不能动用神识,无法看到周围的情况。

        但是在他目光所及之处,有强横的量爆发,雷霆之力交织,划破苍穹,在劫云之中奔腾穿梭,裹挟无可匹敌的威视,杀向了楚云。

        面对突然杀向自己的劫云,楚云挥动双翼,以混沌三足鼎为引,催发三足鼎的力量。

        即使没有铭刻洪荒种真灵的三足鼎,在此时也是非常恐怖的。

        这三足鼎,似乎进阶了。

        在楚云的修为突破到了帝境之后,这三足鼎也跟着一起进阶了。

        现在三足鼎的鼎口之中,垂落下一阵阵金色的光芒,它们也和周围的雷霆一样,在楚云的控制之下,这些霞彩也化作了各种生灵的形态,朝着那杀向他的雷霆冲击了过去。

        前方,有一只楚云所认不出种族的雷霆妖兽,那妖兽完全是以雷霆之力凝聚而成,凶狠的模样,宛如从那炼狱之中爬出来的凶兽,凶悍的气息席卷四方,所过之处,就连其中的一条雷霆真龙都主动替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楚云无惧,三足鼎垂落下来的金色光芒也演化出了眼前这种形态的妖兽,两者的身形瞬间触碰在一起。

        霎时间,狂暴的力量在劫云之中爆炸开来,那面容狰狞的雷霆妖兽好似只是徒有其表,并不具备任何威胁,起码在遇到楚云三足鼎的金芒所凝聚出来的那妖兽之后,便直接爆炸开了。

        “纸老虎吗?”

        楚云微微皱眉,并不认为这些雷霆妖兽就真的这样不堪一击。

        就如之前他在空中的时候,从劫云之中冲下来的妖兽虽然爆炸了,但是它们的能量却没有丝毫衰减,若不是他施展异魔体,手段齐出,说不定还无法突破那雷霆光团的封禁。

        现在那狂暴的力量正在劫云之中荡漾,劫云在两者爆炸的能量之下,又裂开了一道豁口。

        有成年人手腕粗细的雷霆构建成了锁链,穿越空间的距离,朝着楚云杀了过来。

        它们很灵活,楚云异魔体挥动,双翼之中,罡风吹裂了劫云,却无法对那些冲向自己的雷霆锁链造成丝毫威胁。

        在这雷霆锁链之前,似乎有形的攻击全是无用功!

        “混沌三足鼎,给我镇压!”

        楚云口中传出来一声暴喝,混沌三足鼎受到他的牵引,闪烁到他的身前,鼎口对准那些雷霆锁链,凝聚出一口黑色的漩涡。

        漩涡疯狂旋转,周围的雷霆之力受到牵引,改变了它们原来的攻击轨迹,纷纷朝着三足鼎之内钻了进去。

        以本命精血、鸿蒙之气、以及自己身上一缕神魂所锻造出来的三足鼎,完全和楚云心神相连。

        在那些雷霆锁链被吸收到三足鼎之内以后,它们在三足鼎之内轰燃爆开,震动得三足鼎都在剧烈颤抖。

        咔嚓……

        不过顷刻之间,一声细微的声响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一般。

        定睛一看,却是自己的混沌三足鼎在吸收了那雷霆锁链的力量之后,被震开了一道道犹如头发丝一般细小的裂痕!

        “加入了一缕鸿蒙之气的混沌三足鼎,竟然无法承受这雷霆之力?”

        楚云瞪大了眼睛。

        混沌三足鼎不是九品仙器,但是其强度和九品仙器相比,并不逊色多少。

        只因为这凝聚这混沌三足鼎的材料有鸿蒙之气,这玩意儿在当今仙界几乎绝迹,将之凝聚在自己的鼎印之中,会加持自己的鼎印,不至于让自己的鼎印那么容易被破坏。

        可是现在,混沌三足鼎却出现了裂痕了,若是雷霆之力足够,恐怕自己这三足鼎,真的会在此地炸开!

        “终究是没有烙印洪荒种真灵的混沌三足鼎,现在其强度,还是差了一些!”

        楚云的双眸之中闪过一抹惋惜之色。

        混沌三足鼎出现了裂痕,若是再继续把它当做兵器在此地对付这雷劫,怕是用不了多久,自己这混沌三足鼎就要破碎了。

        有成功凝聚混沌三足鼎的经验,楚云并不怕自己这混沌三足鼎破碎。

        只是这玩意儿被自己操纵得越发娴熟,还有许多的功能被自己给开发了出来,若是就这样毁去,实在是有些可惜。

        下一次,自己即使是重新凝练出了混沌三足鼎,恐怕也还得花一段时间去适应!

        就在楚云为自己的混沌三足鼎出现裂痕而感到惋惜的时候,在他的身前,滚滚雷霆之力陡然交织在了一起,劫云之中的雷霆疯狂的朝着他身前汇聚。

        毁灭的气息传遍周围,楚云在这毁灭的气息震慑之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发抖。

        这不是他本能展现出来的发抖,而是受到了某种规则之力的牵引,才导致他出现了现在这种状况。

        这很不好,楚云体内仙力运转,游走自己的全身,努力让自己的身体镇定下来。

        紧接着,他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前,翻滚的劫云之中,无数的雷电在汇聚,它们全部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光团。

        耀眼的白芒从那雷电光团之中散发出来,毁灭的气息震荡得周围的空间都在颤抖。

        劫云在快速缩小,似乎劫云之中所有的力量都在朝着这雷霆光团汇聚,它要化作楚云的最强天劫,进行最后一击!

        若是能斩杀楚云,这光团的凝聚,便是成功的。

        若是不能,这雷劫也会消散,楚云也算是彻底在帝境站稳脚跟!

        恐怖的气息越来越浓,四周的空间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蜿蜒扭曲的空间裂缝。

        有部分劫云被空间裂缝给吞噬,消散在了空间裂缝之中。

        但更多的劫云,却是在努力的朝着那巨大的雷霆光团汇聚。

        毁灭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楚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了一些。

        现在这劫云给他的感觉绝对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生物,在这有自我意识的生物面前,他若是只依靠蛮横的手段,怕是无法取胜的!

        毕竟,这劫云的实力,乃是相当于仙帝四阶的存在!

        “劫云变异了?”

        地面上,黑靖看着天穹之上的劫云在快速缩小,朝着一个中心点汇聚,不由得眉头紧锁。

        他度帝境之劫的时候,可没有这般景象。

        当初他的帝境之劫也很厉害,那帝境之劫的攻击力,起码相当于仙帝一阶巅峰强者的攻击。

        他若不是依靠自己琳琅水域之中的重宝,根本就不可能度过帝境之劫。

        不过,度过去之后,他所获得的好处也是巨大的,他获得了天地的洗礼,天地的力量重新改造了他的身体,强化了他的血脉,让他的战力更上一层楼。

        但现在楚云所度的这帝境之劫,完全和那杀劫没有什么两样。

        又有谁的劫云在劈下三两次攻击之后,把剩余的力量全部都集合在一起,准备直接发动总攻?

        “这小子的劫云,难道有自我意识?”

        黑靖不由自主的这么想着。

        现在楚云的劫云给他的感觉,完全就是一只有自我意识的凶兽的了!

        “你们四个过来,别离开本宫的身边太远,这劫云有古怪,虽然是他的帝境之劫,但这劫云灭了他之后,未必不会转变成为那禁制之力,我们得做好两手准备!”

        黑靖向自己的四位侍女传音。

        这一刻,他甚至希望楚云从这雷劫的攻击之中活下来,然后自己直接灭了他,灭杀一尊超级天才,这样的成就感,简直不为外人道也!

        劫云之中。

        越来越恐怖的气息陇上楚云的心头,让他的心中甚至丧失了抵挡之心。

        他完全不知道眼前这劫云是怎么回事,这劫云带给他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这玩意儿竟然能从心灵上影响到他,若是一旦爆发,又会爆发出怎样的力量?

        而且,在他脚下的劫云消失之后,他也看到了地底的岩浆冒了出来,有罡风裹挟岩浆,密密麻麻的犹如雨点一般,朝着他所在的位置袭来!

        同时,在空中,更有阵阵阴风呼啸,带着邪恶的气息,它们偶尔化作透明的狰狞面容,犹如是炼狱之中逃脱出来的恶魔,朝着他杀了过来!

        天穹、地面、以及空中都有攻击!

        三者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是准备把自己给彻底玩死在这里?

        楚云想到这些,心里都感觉一阵荒谬,看着身前那依旧在不断压缩的劫云,他突然开口说道:“你这劫云是不是有自我意识?”

        生意刚落,一声巨大的雷霆声响传来,粗壮的闪电横向撕裂天穹,造就一条蜿蜒扭曲的空间裂缝,长达十多里!

        嘶……

        宛若巨龙翻身,那破坏的力量简直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楚云看着天穹之上的那道空间裂缝,再说不出任何话来!

        这劫云,在自己声音落下之后就直接对天穹出手,这是在自己的面前秀肌肉吗?

        它,难不成真的有自我意识?

        想到这里,楚云又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自己突破到帝境的时候,那帝境薄膜之中所出现的那只冰冷无情的眼眸。

        从他的角度来看,那眼眸宛如一颗星辰一般大小,就那样冷漠的注视着自己,看得人心里发毛。

        现在劫云极有可能有自我意识,这玩意儿,该不会真的是天道有自我意识了吧?

        这就很恐怖了。

        天道对于这些窃取他力量的盗贼,可从来都不会手软,这帝境之劫,怕是真的会成为自己的杀劫!

        “你小子现在还在分心?专心致志对付自己的帝境之劫,你若是不行,本座可以出手帮你!”

        就在此时,鸿蒙神树的声音陡然传入楚云的耳中。

        犹如晨钟暮鼓,把楚云给喝醒,让他明白自己现在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

        “老鸿,我若是真的承受不住这天劫之力,我肯定会寻求你的帮助的。”

        楚云拒绝了鸿蒙神树。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何生灵在天道的面前都是平等的。

        天劫之中蕴含杀机,渡劫者九死一生。

        但是,再恐怖的天劫之中,也会留有一缕生机,这才符合天道的运转。

        既然有生机,就不信自己无法抓住!

        就在楚云和鸿蒙神树以神识交谈的时候,天穹之上的劫云陡然发生了变化。

        所有汇聚在一起的劫云,渐渐的显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片灰褐色的色彩,其中有银白色的绚烂的雷霆之力交织。

        远远的看去,劫云形成了一方三足鼎,上面有真龙、神凤、麒麟、霸下、白虎、玄龟等生灵的烙印显现在鼎壁之上。

        劫云突然形成的三足鼎,让楚云愣在了原地。

        和自己的混沌三足鼎几乎一模一样!

        要说有区别,区别就在于它的体积不知道比自己的混沌三足鼎大了多少。

        除此之外,还有鼎壁之上所铭刻的那些洪荒种的烙印。

        无论是真龙还是麒麟,亦或是凤凰等生灵,都是从洪荒之中诞生出来的生灵。

        它们天生强大,至今仍能在仙界寻找到它们的踪迹。

        这些种族,无不是在仙界之中赫赫有名的种族,它们的天赋神通,超越了规则之力,每一个种族在这仙界都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可是现在,这些种族的烙印,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帝境之劫之中!

        而且,还是在自己施展了混沌三足鼎这鼎印之后,所有的劫云重新凝聚出来的三足鼎!

        这玩意儿,绝对有自我意识,绝对是窃取了自己混沌三足鼎的凝练之法,临时凝聚出了这威风凛凛的混沌三足鼎!

        “老鸿!你看到了吗?这天劫要是没有自我意识,我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楚云心神震撼。

        所有的劫云由外而内的压缩,形成了一方混沌三足鼎。

        如果上面所铭刻的真龙、神凤、白虎、朱雀等生灵也有天赋神通,那么自己死在这混沌三足鼎攻击之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你冲着我吼什么吼!有自我意识又怎么样?你小子若是无法应付,便让本座来帮你对付!”

        鸿蒙神树大吼着,他也被震撼到了。

        如此诡异的天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混沌三足鼎,乃是他自创的一种鼎印。

        当初,他的本体被天帝斩断,炼制成了一件兵器,他就此浑浑噩噩。

        自从他诞生出了自我意识之后,便开始创造功法,发誓要创建这世上最强大的杀招,用以复仇。

        他借用天帝斩杀其他种族强敌的时候,收取了他们的真灵,凝练出了一方混沌三足鼎,把洪荒种的真灵烙印在了三足鼎之中。

        这功法,他在前不久传给了楚云,这世间,会这功法的,也就只有他和楚云。

        可是现在看到劫云突然凝聚出来了一方混沌三足鼎,却让鸿蒙神树开始怀疑自己是什么时候把功法给泄露出去了。

        不然,这天劫怎么可能凝练出一方混沌三足鼎?

        “小子,你这帝境之劫非同寻常,现在这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之中,有混沌之力!”

        在凶了楚云一声之后,鸿蒙神树又大声告诫楚云。

        楚云闻言,趁着那混沌三足鼎还没有对自己发动攻势的时候,连忙问道:“混沌之力是什么?”

        鸿蒙神树解释道:“和鸿蒙之气一样,也是在混沌时期才的一种力量!混沌之力,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这浩瀚宇宙的星辰运转,都是因为混沌之力的干涉才办到的!”

        一种和鸿蒙之气同级别的力量!

        鸿蒙之气有多恐怖,楚云算是彻底见识到了。

        这玩意儿就是世间一切规则之力的根本,而混沌之力,竟然是让天上星辰有规则运转的一种力量?

        那么这力量作用在生灵的体内,又有什么用处?

        “你直接告诉我,这玩意儿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楚云大声询问鸿蒙神树,可还没有等到鸿蒙神树回答,他身前那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便开始动了起来。

        它的行动看起来格外缓慢,但是每前进一分,空间就崩塌一分。

        这方空间,完全承受不住这劫云所化作的混沌三足鼎的行进的力量!

        不仅如此,那恐怖的气势笼罩楚云,正在削弱他的斗志,在影响他的情绪,不让他从这攻击之中存活下来!

        压迫的感觉陇上心头,让楚云渐渐丧失斗志。

        这天劫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其中蕴含着的某种规则之力已经发动了。

        “天道杀劫,却留有一线生机,不可能只有毁灭的力量。你这东西既然是我的帝境之劫,我就应该有办法度过去!”

        楚云内心自语,他猛然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让自己的心智沦陷。

        一旦让自己的心智沦陷,自己极有可能死在这帝境之劫下!

        咬破舌尖,轻微的疼痛传来,让楚云暂时清醒了一些。

        看着那缓缓朝着自己飞过来的混沌三足鼎,楚云全身仙力运转到极致,刚突破到帝境的仙力,比起他之前在太上十阶的时候,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一股冲天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周围的空间迅速崩塌,已然是承受不住他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的威力!

        同时,在异魔体状态下,他那左前肢上,绽放出一阵绚烂的白芒,一道巨大的剑影陡然出现在他的身前,遮天蔽日,朝着那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狠狠的劈下!

        “斩天一剑!”

        大衍刀剑术!

        本已经融合到了飞龙诀之中的大衍刀剑术,可以以飞龙诀的形式爆发出来,也可以单独的使用出来!

        剑芒破空,锋利规则、毁灭规则、生机规则、腐蚀规则、重力规则五种规则之力被楚云融合到一起,一起融入到眼前的这斩天一剑之中,朝着那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发动了攻击!

        绚烂的剑芒遮天蔽日,仿佛压过了那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的锋芒,成了此地的唯一。

        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外泄,但对于一旁的观战者黑靖他们而言,这一剑之威却是不容小觑。

        剑芒破空,好似要把天穹都给劈开,要把脚下的星辰都给斩碎。

        无可匹敌的力量爆发出来,瞬间和那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交织在了一起!

        霎时间,真龙在咆哮,神凤在悲鸣,麒麟在吟唱。

        更有其他洪荒种真灵的虚影从三足鼎之上不断的冲出来,对准楚云的那道剑芒,硬撼而去!

        咔嚓……

        斩天一剑之威瞬间崩碎,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简直强大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让楚云的攻击成了无用功!

        不仅如此,这一件仿佛是激怒了他的帝境之劫。

        那些从混沌三足鼎之中飞出来的雷霆生灵纷纷冲向了楚云。

        真龙的咆哮声直指神魂,表面上听起来并不觉得有多震撼的声音,顷刻之间钻入楚云的识海,要把他的神魂给震碎。

        这瞬间,楚云只感觉自己的第一和第二神魂传来一阵恍惚,当下他毫不犹豫,那被改良之后的炼神诀连忙运转,让其化作一只磨盘,磨灭那入侵到自己识海之中的神魂攻击。

        同时,他以意识操纵自己的身体,挥动双翼,快速的朝着身后闪烁,和那劫云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拉开距离。

        但是,才刚刚撤退,地底的岩浆已然杀到了他的身上。

        完全违背了重力规则的岩浆火焰,由下而上如雨点一般密密麻麻侵袭向楚云。

        它们速度越来越快,有的甚至超越了瞬移,直奔他的身体!

        密密麻麻的岩浆雨滴,饶是楚云在第一时间使出了防护罩,也无济于事。

        以蕴含了一缕鸿蒙之气所形成的防护罩,在岩浆雨滴的拍打之下,洞穿了一道道巨大的口子,作用在了他那异魔体状态的身体之上。

        霎时间,阵阵血花在天穹爆开,画出了一副妖艳却又凄美的画卷。

        同时,空中刮起的罡风也杀至他的面前,仙力防护罩犹如土鸡瓦狗,瞬间崩碎。

        罡风落在楚云的身上,带走了他身上的鳞甲,带走了他身上的血肉,罡风斩在他的骨骼之上,也在快速磨灭他的骨骼!

        阵阵尘埃从楚云的肉身之上扬起,那是他相当于仙帝二阶的肉身受到重创,从他身上掉落的最为精纯的血肉!

        若是有人仙境界的仙人在此地,哪怕是得到一粒从他身体之中散发出去的尘埃,也足以把他人仙给推到天仙境界!

        “这小子完了!”

        地面上,黑靖见到如此恐怖的帝境之劫,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冷笑。

        前有天劫所形成的混沌三足鼎,下有岩浆所化作的雨滴,中间更是有无形的罡风,三种力量同时攻击楚云,他又怎能抵挡?

        他不过是刚踏入仙帝境界的存在罢了。

        这种级别的攻击,即使是把他这位号称天才的四阶仙帝放在楚云的位置上,他也得饮恨收场!

        在这种情况下,楚云又怎能活下来?

        “此人,着实恐怖!他的帝境之劫,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若是他真的度过这帝境之劫,别说是在无漏一阶这个境界,恐怕就是在无漏二阶这个境界之中,也是无敌的存在!”

        在黑靖的身边,他的一名侍女一脸感慨的说道。

        她一脸惋惜的看着楚云,如楚云这样的天才,在这大世界之中,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现在,他却要死在自己的帝境之劫下,着实是有些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