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抗战之血肉丛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新难题

第三百九十六章 新难题

        当他们收拾好这些武器之后,便有人过去,挨着开始对趴在地上的这帮土匪搜身,而这些土匪被枪指着,一动都不敢动,只能趴在地上被搜身。

        结果大部分土匪还是比较听话的,身上没敢再私藏武器,但是搜身期间,还是有几个土匪不老实,身上留下了短刀,甚至还有两个土匪,可能是哪一家的小头目,身上居然还私藏了两支手枪没交出来。

        当他们被搜出来身上的短刀和手枪的时候,搜身的人对他们可不客气,抡起枪托便是一顿猛砸,把这些私藏武器的家伙给打的是哭爹喊娘。

        他们把这些个私藏武器的家伙拖出来,特别是两个私藏手枪不交的家伙拖出来,问了一下他们的身份,果不其然,一个是金大牙的手下的老三,一个是穿山甲手下的亲信。

        于是负责搜查这些家伙的李双虎也不听他们的解释,掏出手枪,砰砰两枪便把这两个藏匿手枪的家伙给当场毙了。

        剩下的那些土匪,吓得是噤若寒蝉,而那几个被搜出来身上藏着短刀的家伙,都彻底给吓尿了,跪在地上是猛磕头,连连求饶。

        李双虎他们上去,又是用枪托猛揍了一顿,这才命令他们都趴下,找来了一些绳子,把他们五个人一串,都绑了起来,看押在了山谷之中。

        这时候钻山豹也被拎了出来,这会儿钻山豹再没有一点土匪头的嚣张气焰了,跪在地上是连连磕头求饶,身体抖得像是筛糠一般。

        “好汉!好汉饶命!是我该死,是我该死!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的是眼瞎,不该得罪好汉们!求好汉看在我上有老母,下有还没长大的孩子的份上,饶了小的一命吧!求求好汉了!”

        钻山豹一边苦苦哀求饶命,一边猛扇自己的嘴巴,玩儿了命的向坐在他面前的方汉民道歉。

        方汉民真的瞧不起这个钻山豹,这厮好歹也算是个土匪头,虽然规模不大,但是也起码算是有点名头的,居然如此不堪,真想不出来,这厮是怎么混成了个大当家的。

        看这会儿他的样子,真的像是个癞皮狗一样,这样子着实让方汉民他们看不起这厮。

        “钻山豹!老子来这里,并没打算招惹你们,老子也给你说个明白,上次老子去端了那什么滚刀雷的老窝,不是老子找他麻烦,是因为那个混蛋抢了老子的货,还杀了老子的人!所以老子才去把他弄死。

        但是我并不知道你的人在他那儿做客,误伤了你的人!既然是误会,你大可过来说一声,该道歉老子给你道歉,该赔偿老子给你赔偿!可是你却一句话都不说,带人上门就对老子的兄弟开枪!这就不能怪老子反击了吧!念在我们之间有些误会的面子上,老子没再去找你麻烦。

        可是你倒好!居然还敢纠集穿山甲和金大牙来找老子的麻烦!我看你是不是打着灯笼上茅厕,找死?

        现在你可服了吗?”

        “误会,这都是误会呀!是在下的错,在下该死!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在下这次吧!服了,在下这次真的服了,这一片地盘,我不要了,以后您就是这块地盘的瓢把子!只要好汉饶了我一命,那么在下以后愿意做牛做马,为您牵马坠蹬,鞍前马后的效忠于您!求求好汉,这次就饶了我一条狗命吧!”

        钻山豹磕头如捣蒜的跪在地上,涕泪横流的对方汉民继续求饶。

        方汉民也懒得跟他废话了,想了一下之后,挥挥手让李双虎把他带下去先绑起来单独看押。

        而李双虎等人则对方汉民说道:“老大!这种货色留着干啥?

        要我说干脆也把他毙了拉倒!留着也是祸害!”

        一听见李双虎他们这么说,钻山豹又是一阵哭天抢地的告饶,脑袋在地上磕的是邦邦响,生怕方汉民一点头,他就被毙了。

        方汉民厌恶的扫了这厮一眼,挥了挥手说道:“先押下去再说!让我想想该怎么处置这帮混蛋!”

        连夜经过一番清点之后,方汉民得知,他们这一晚上抓了将近七十个土匪,其中包括钻山豹这个土匪头,另外他们击毙了将近二十个土匪,其中包括了金大牙和穿山甲两个土匪头,另外还抓了十几个受伤的土匪,重伤的几个,轻伤的几个。

        可以说这一夜之间,这一带的三伙比较有实力的土匪,就遭到了团灭,方圆三四十里范围内的这片山区,土匪的势力几乎被他们一扫而空。

        但是方汉民现在却为了如何处置这些土匪,开始感到头疼了。

        他来这里,只是暂避一时,压根就不是来这里跟这些土匪抢地盘的,可是他们不想找麻烦,麻烦却非要自己找上门来,现在倒好,他们一家伙团灭了三伙土匪,抓了这么多土匪,现在可怎么办?

        事先方汉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当这个问题摆在眼前的时候,他开始感到挠头了。

        “我说弟兄们,你们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抓了这么多土匪,总不能都杀了吧!要不然的话,咱们可就成了杀人狂了!”

        方汉民挠着头,对手下们问道。

        李军撇着嘴说道:“要我说,就算是全杀了也不算啥!这帮土匪,都是无恶不作的混蛋,杀了反倒干净!”

        不过朱文昌摇头道:“杀不得,杀不得!这些土匪不是日本人,杀了就杀了!这么多人,全都杀了,咱们岂不也成了杀人狂了吗?

        再说了,这些土匪里面,也有不少是苦哈哈,是被逼当了土匪,不少人只是小喽罗,坏事主要是他们的头干的,说起来他们也罪不至死,怎么能全杀了?”

        方汉民点点头道:“老朱说的不错,咱们又不是杀人狂,这么多条人命,不是说杀就能杀的,杀了他们实在是有违天和呀!”

        “不能杀那咋办?

        现在就都放了吗?

        这么多土匪放了的话,眨巴眼就又聚在一起了,搞不好他们可能会直接去投附近的其他土匪,谁要是得了这些人的话,一下子就会实力大增,成为这一带的大祸害!”

        李军皱着眉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