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秘密的森林在线阅读 - 14、深时Team

14、深时Team

        尽管已经临近下班时间,但han    shin综贸为职员而设的休闲酒吧中仍然只坐着林深时两个人。

        林深时是无所谓,金尚植则更像是破罐子破摔。

        两人闷头喝了会儿酒后,林深时才拿着酒杯,转头看看身边的金尚植,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人到中年,愈发要强。能让金尚植主动找上自己的问题,林深时自然明白严重性,并且他也隐约猜到了一些。

        “浪潮来了,可惜我当不了那块巍然不动的礁石。”

        果然,金尚植的嘴里低声说出了一句让旁人似懂非懂的话来,紧跟着,他就侧头对上林深时的目光,微微苦笑着说:“我现在和你一样了,也遇到了很不想做出选择的难题。”

        “老安和朴熙庆那边都找上你了?”林深时回头喝了口酒问。

        “嗯。”金尚植点点头,也不意外他能这么快猜到这件事,毕竟眼下公司的风向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两边,已经开始有些疯狂了。”

        “他们都给你什么条件?”

        “没有条件。”

        金尚植苦笑了一声。

        “我这个人他们其实看不上眼,只是因为我是营业部门的科长而已。现在两边都以营业部门为主战场,展开了第一轮的交锋。他们都不想把这件事拖太久,毕竟他们还有很多的部门要去说服、要去拉拢。所以他们都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加入其中一方,要么,就被其中一方给拿下来,提前退休,换他们的人上。”

        正在喝酒的林深时动作一顿,眉头终于忍不住皱了起来。

        他原本不是没预想过金尚植会遭遇到的情况,可他没想到老安他们会下这种狠手。

        金尚植好歹是公司几十年的老职员,那群家伙居然连一点面子都不愿意给?

        “所以我刚刚说他们已经陷入了疯狂。”

        不用去看林深时的脸色,金尚植似乎也猜到了他内心的想法,轻声为他解释道:“不管传言是真是假,他们都打算在正式的任命出来先压倒对方,取得绝对的优势。如此一来,哪怕最后真是曺常务渔翁得利,作为获胜者的那一边,也能在那位集团大小姐的手下获得更好的待遇。”

        林深时这才好像明白过来,神色略显复杂地抿抿嘴,低头说:“撕破的脸皮没办法再粘回去。”

        “没错!”金尚植感慨般叹了口气,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这场战役,一旦打响,就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那一群家伙在背地搞小动作,一直弄到现在,上头怎么可能不知道。装作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已经默许了这件事。我现在啊,是越来越看不懂han    shin了。”

        “优胜劣汰,这本来就是企业的法则。更何况曺常务如果新官上任,她必定要在公司内部安插一些自己的人手,让你们斗一斗,既能留下优秀的人,公司又能不留把柄地清理掉一些人,一举两得,有什么不好?”

        “对,你说得没错!可是……就是这样的企业、就是这样的商社才让我感到陌生!”

        金尚植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他也不去理会那杯中满溢而出的酒水,举起来,再次喝个干净。他咬紧了牙关,从齿缝间迸发出来的低吼任谁都能听出一股说不出的愤怒。

        烧心的酒水顺喉而下,他的内心仿佛也有一团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说不清楚是为谁,为他自身,还是为了那份难以言说的伤感。

        “你知道吧?我为公司工作都快三十年了!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三十年?我也想追求上进,可是机会总是不愿意找上我,所以我索性就决定舒心一点活着。”

        “这样活着虽然很辛苦,但总归是种活法。我还以为自己尽管很难升职,至少能安安稳稳地待到退休呢!可是现在这是什么?现在的han    shin,不管是集团还是综贸,都已经不是我曾经入职的那个小企业、小商社了!”

        “狼群效应!狼群效应!就因为这该死的狼群效应!把公司最后的一点人性也弄没了……你说,我该不该觉得很冤枉?把自己所有的青春浪费在这么个地方上。”

        林深时能猜到金尚植会来找自己必然是心里面憋了太多的郁闷和怒气。他没办法找别人说,家人是男人这辈子最不乐意诉苦的对象,身边的朋友有的很难理解他的处境,有的即便了解他的处境,也很难在这件事开口。

        唯独林深时这个“外来人”,是他最好的倾诉对象。

        他相信林深时的人品,也因为林深时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地方,成为一名局外人,所以他才能放心大胆地说出这一切。

        人活一世,总不能假装坚强一世,否则朋友之间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前辈你来找我,应该不是专门为了对我说这些话吧?”

        这时候,林深时默默喝完面前的酒,转过身来正色地看向了金尚植,他看着这个把大半人生都耗费在这家公司里的中年男人,嘴里轻声而郑重地说:“说吧,你想让我帮什么忙?能尽力一试的事,我尽量会去试。”

        没想到金尚植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来找你之前的确有些盘算,但和你说完话以后,我就觉得那些话不说也罢。”

        “你要强没事,但嫂子和你孩子怎么办?”

        “这不是要强,是原则问题啊深时。”

        金尚植也侧过身来看他,那张泛着落寞的中年脸庞上勉强扯起了一丝真诚的微笑,说:“如果是你能帮上忙的事情,以我们的交情,我当然不会吝啬向你开口。问题是,你不是也没办法吗?”

        话说着,他便伸手拍了拍林深时的肩头,算是表示感谢,随即苦笑着重新回过头去。

        “看来我这把年纪还是不得不向生活低头啊。等明天我就会给他们答复,朴熙庆那家伙我实在看不上眼,安世权尽管也很讨厌,但好歹公正一点,看来以后我们的确要成‘自己人’了。”

        林深时听到他的话后皱皱眉头,想了想忽然就说:“我可以通过曺常务那边想想办法。”

        “算了。像人家那样的大小姐,你去谈判一次叫大胆,你去第二次就叫找死!”金尚植想也不想就摇头否定了他的提议,“我可不想再把你搭进去。”

        “我没必要和她谈判第二次,因为事情第一次已经谈好了。”

        嗯?

        顿时,本来都打算接受现实的金尚植一下子诧异地转头看来。

        林深时面不改色地迎接他的眼神,然后,那张始终平静的年轻脸庞上就莫名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知道前辈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问过的你那个问题?”

        之前的问题?

        金尚植还在愣神,就听林深时对他随口说道:“如果有人能给你一个有保障的冒险……你愿意尝试吗?”

        刹那间,注视着那张冲自己微笑的年轻脸庞,金尚植下意识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

        几分钟后,金尚植从林深时那边大致了解完情况,不禁就冲他微微苦笑说:“你这简直是又给我设下了一道难题。”

        林深时闻言笑了笑,起身站起来,招来酒保结完账后就对金尚植认真地说:“一成不变的生活其实一点趣味都没有,人不应该害怕改变。我相信比起那边给你出的难题,我这边的情况或许会更好一点?”

        “可……可我根本不了解广告业。”金尚植显然有些心动,又很是犹豫。

        “那边我已经了解过情况了,因为是几家公司合并起来,所以根本就不缺少专业性很强的人才。那些人大多是年轻人,即便前辈你懂广告这个行当,你也没什么竞争力。但是,一家公司不光需要具备专业知识的人才。我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太多兼备专业性的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我要带过去的人,是要能帮助我短时间内暂时稳定住那边局面的人。”

        林深时说着,亲自拿起酒瓶给金尚植倒了杯酒,冲这位相识也有些年头的前辈微笑地说:“我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终于,林深时的话让金尚植的神情出现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松动。

        他低头看了看被推到自己面前的这杯酒,也是没由来地笑了笑,用手拍着后颈说:“我晚上回去要是跟你嫂子说这件事,她肯定会认为我疯了……”

        “如果能得到更高的薪水和待遇,有时候疯狂的选择也不一定是错的。”林深时耸耸肩,旋即转身准备离开。

        “呀,晚上去我家吃晚饭怎么样?你这小子,请了你好几次都请不动。”

        “今天晚上真不行,我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

        “把我们的人召集清楚。”

        走出酒吧后,林深时就从怀里掏出了手机,若有所思地拨打出了一个号码。

        “噢,是我,林科长。”

        “不是、不是,我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是想问问你,伽绮她在首尔的地址,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