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寒时夜归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话:慕容于海所图

第三十一话:慕容于海所图

        “反身刀!”张久科手中的刀柄一转,逼的狼九爷撒开了刀身,向上一提刀,“望天斩!”刀锋向上提起,卷起阵阵刀风,诡异之处在于这刀法细微看去,有一股小小的旋风转动,这是因为刀身转动带动的力量波动,顺势之中带有逆芒的劲,让对手容易忽视这股暗中的杀气。

        但是,狼九爷可是一个身兼百战的老手,这点暗中玄机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转身避开锋芒,选择从另一处侧击,这个侧边对张久科来说是一个破绽了,狼九爷心中还在想果然只是一个小孩子,这么大一个破绽竟然还毫无察觉。

        “利爪!”

        嘭,但是没想到,张久科竟然飞快的一剑插中了狼九爷的手掌,狼九爷不可思议地看着张久科,痛苦的喊道:“你,你竟然会无影剑!”

        噗呲。

        鲜血滴答,张久科的左手剑拔出来,顺着剑尖流下来,“这个破绽是故意卖给你的,请君入瓮,你太蠢了。”

        “你!”狼九爷撤回三米开外,手疼的有些颤抖起来,“哼,哼,是我大意了!”

        狼九爷一甩手,鲜血甩了一些出去,大喝一声,身体的青筋都暴起,浑身的毛发视乎都长了一些,“拟兽,狼!”

        狼九爷此时就如同真狼一般,张牙舞爪,四角抓地,双眼通红,大喘气地看着张久科,寻找时机准备给张久科致命的一击。

        “这就是狼九爷的成名绝技,拟兽狼形态!”

        张久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功夫,类似的功夫在江湖最有名的应该就是蛤蟆功,但会使用这一功夫的人,已经很少了。

        如今,见识到类似的功夫,还颇为兴奋,“这一脉的功夫真是少见!”

        “小子!受死!”狼九爷的声音变得更加厚重,身法如同奔狼一样,飞快的杀了过来。

        狼爪说过之处,猩红无比,停息顿挫的时间极短,反应速度极快,张久科有些吃不过来这飞快的移动速度,“好快!你这功夫肯定有时间限定,只要你短时间内杀不死我,等你体力消耗干净,你就死定了。”

        “可惜,你等不到我体力耗尽的那一刻,我现在就杀了你!“

        狼九爷发动攻击的那一刻,张久科的神情突然安定了下来,虽然身上已经被狼九爷的利爪抓出了多道伤痕,都渗出血来,此时的攻击张久科似乎看明白了一样,身体微动,总在最关键的那一刻躲开了攻击。

        “入微!”狼九爷有些惊讶,“如此年纪竟然就能领悟入微!”狼九爷的速度更快了,但依旧没能再次触碰到张久科的身体,但狼九爷以攻代守,倒是也没有给张久科太多什么机会出手。

        “在这样下去对我也很不利,入微一旦出了差错,那就必死无疑了。”张久科暗中将脚法变化,猛地爆发沾地一点,看似爆裂起尘土,但是那巧妙的一点,却让是精华所在,灵巧无比。

        “嘭。”狼九爷扑了一个空,“什么!你竟然还有更高明的身法步!”

        “狼九爷看的起了,不过在下也不打算陪你玩了。”张久科浑身气猛的一变从原本的冷峻,猛地转化成了血气沸腾的杀戮之气。

        “那是,悍九戮气决!”悍九张家也是靠着刀剑添血的生活,一代代的成长和壮大才有如今的势力,他们家族除了善用刀法之外,这悍九戮气决乃不外传的心法内功,这一个非常罕见的功法,能够极大的激发使用者体内血脉的激发,并且是对力量和杀戮的刺激,能够将人的力量提升到另一个境界。当然,前期这个功夫对身体的伤害也颇为严重,也就意味着,张家对身体素质的培养也格外的重视。

        “悍九张家!!”

        狼九爷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声势滔天的杀戮气息,感觉光这股子杀气就能将他窒息抹杀,一瞬间,他想如何逃跑,面对张久科这一次蜕变,他下意识的选择了逃跑,已经毫无战意。

        张久科身体完全蜕变,身体如同浴血后一般,他怒视着狼九爷,狼九爷被他这一看感觉浑身都抖索了一下,下一秒张久科发出一个字,“死!”这一个字让狼九爷莫名的胆颤。

        “嗖!”张久科出手了,手中的刀此时杀气咧咧,在他的手中更是如同一体一般,散发着嗜血的贪婪之气,“悍刀我独行!”

        一刀,稳稳的砍在了狼九爷的身上,呲的一声,肉皮绽开,鲜血涌出。

        “第二刀!”

        “第三刀!”

        “......”

        “第九刀!”

        一共九刀,刀刀伤及要害,第三刀的时候狼九爷已经奄奄一息,垂死之状,但是张久科用完了悍刀独行的九刀,这是他对对手的尊重,同时也是对他自己和妖刀的尊重。

        九刀,一气呵成,气贯长虹,荡气回肠。

        张久科收刀的那一刻,时间就如同静止了一般,只听过一阵风飘过,咔嚓,收合。

        “嘭。”狼九爷轰然倒地,死!

        “悍刀我独行·九刀式!”张久科一回头看了一眼那些狼九爷带来的人,“还来吗?!”

        “不,不不!!”那群小厮转身就跑,向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没多久就没了踪影。

        张久科嗖地一声泄气,坐到在地,散去了一生杀戮之气,感觉还是有些虚脱,“赶紧找到唐明叔,不然,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张久科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两枚药丸,服下顿时感觉好了不少。

        “久科!”张唐明扛着一个人飞快的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见到他们没什么事,脸上的表情倒是轻松了不少,“这个人的身份还有特殊,我给你带来了。”张唐明将肩上扛着的男子往地上一扔。

        “他是,袁家军的人!”那人并没有穿着袁家军服饰,但是手臂上的纹身还是清晰的刺这袁家军的标志,而且有这个纹身的人,已经不是一般的士兵,而是有一定军工的“长”。

        “是一个百兵长。“张唐明指了指那人手臂上的字样,”这小子的轻功真的不错,还费了我一点劲。”

        张唐明注意到四周的人,原本也没有注意因为这些人都是生面孔,向来也不是什么大角色,但是当眼角余光扫到狼九爷的时候,猛的转头看过去,“这是?”

        “我杀的。”张久科叹了一口气说道,“明显是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不过他们都低估我们了。”张久科数道,“既然唐明叔你回来的了,我们就赶紧去和旭阳汇合,路上不能再耽误了。”

        “等等!”张唐明看着前方的路,戒备精神一抖地看了过去,“你是谁?”

        远处的脚步慢慢走了过来,随着他走过来,四周暗处的人也被他一一击杀,那人猩红的双眼,剑法出手击杀,剑舞之间,惨叫声连连,此人的绝不一般。

        “张唐明?”那人走到离他们五米开外的地方停止了脚步,“有点实力,不过现在不能和你较量,真可惜,大哥让我请你们过去。”

        “你是谁?你大哥又是谁?”

        “我是岳轩庆。”他收齐手中的长剑,“我大哥是慕容于海。”

        “找我们何事?”

        “大哥只是让我们请你们过去,没说其他。”

        “久科,怎么说?”张唐明并不担心眼前的这人实力如何,但是他担心的是,他身后还有一个实力和他差不多的人,甚至说比他还要强。

        “哈哈,既然都来请了,我们也不得不去了吧。”张久科也知道暗中还有一个高手存在,现在不按照他们说的做,恐怕强绑着也要把他们带去了。

        “对了。”岳轩庆从怀中摸出一个物件,丢给了张久科,“大哥说,你见到此物必定会来。”

        张久科一看竟然是张旭阳的玉佩,张久科的神情有些变化了,有些愤怒的不可遏制,“你,你们把他怎么了!”张久科的妖刀出鞘,指着对方的岳轩庆,恶狠狠地说道。

        “你有些误会了。”从岳轩庆身后走出一个老者,老者身形有些弓了,拄着一个铜色龙头拐杖,他出现的时候,张唐明都没有察觉到,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让张唐明内心一震。

        “这老者好强。”

        张久科也点了点头,“什么误会?”

        “我们帮你们除掉一些虎视眈眈的人而已,这是张旭阳自己给我们的,对了那个宋北望和吕风儿也在。”老者说道,“走吧,于海在这里呆的时间不能太久,不让江湖上那些老家伙就要来了。”

        张久科看了看张唐明,然后点了点头,两人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带着张久科一行人,来到森林的更深处,竟然被他们找到一个石碓砌起来的一排石屋子,但显然这些地方已经没有人住了,慕容于海坐在门口的石块上,身边站了一排人。张旭阳和宋北望等悍九张家的人也在那里,他们见到张久科一行人来到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

        “久科哥。唐明叔。”张旭阳上前迎了上来,宋北望和吕风儿也跟了上来。

        张久科点了点头,然后直径走到了慕容于海的身边说道,“找我们还有什么事?”

        “你来了。”慕容于海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浑身的杀气一瞬间凝结和散去,继续说道,“时间有限,长话短说。”

        森林某暗处。

        “悍九张家竟然和慕容于海他们十三贼联络了,这件事要赶紧回去告诉,长老他们!”一个影子看到这一幕之后,低声和身边的人说道。

        “是。”

        “命令所有人撤退。”那人感觉到一股杀气,他对身边的人说道,言罢,没有半点犹豫,飞快的带着身边的离开了原地。

        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一支箭就射在了地上。

        “竟然失手了!”一个小女孩对着身边一个冷漠的男子嘲笑地说道,“没想到你都会失手。”

        “是,于海老大的命令。”说罢,他转身就走了,身边的小女孩咧咧嘴吐吐舌头,做了鬼脸对着那男子。

        “真是一个冷漠的人。”

        张久科听完慕容于海的话,脸上没有出现慕容于海想要的表情,这让他有些好奇了,“不惊讶吗?”

        “如今江湖上势力割据,各自为王的也不在少数,不过我的确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最后选择离开刘霸业,你可知道刘霸业此人睚眦必报。”

        “刘霸业此人太过暴政,正因为如此,刘霸业恶行江湖人皆知,惩恶扬善的同时立民心。”

        “你知道悍九一族从不过问这些事情,我们有自己的职责。”

        “但你可知秦家已经坐不住了。”

        “不知。”

        “你回去告诉你们家的老爷子,慕容于海所图并不是江湖之主,只是为了天下草莽有一安身之处。”

        “这些信息我收到了,我承诺过,若是你败了,悍九张家是你的退路。”

        “很好。”慕容于海看了看天空,对着四周的人说道,“我们该走了,那些老家伙要来了。”

        “好。”

        “走!”张久科说道,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慕容于海他们,正好看到慕容于海投来的目光,两人,点了点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