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异常魔兽见闻录在线阅读 - 第678章 多少欲望冠你之名

第678章 多少欲望冠你之名

        人在少年时,总是会出现莫名其妙的使命感,如果这时候身边再有几个看热闹起哄的托儿……那么恭喜您嘞,使命感超进化有仪式感的超级使命必达。

        嗯,说人话就是俗称的自我满足。

        卡洛斯也走过这样一段高二少年之路,他成功了,巴罗夫家族因他的坚持不懈而屹立于大地之上。

        于是在满满的成就感中,他的使命感究极进化,变成了捍卫艾泽拉斯的宏愿。

        所以说到底中二少年永不毕业,高二之后还有大二,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阿尔萨斯与卡洛斯的区别除开年轻上的差异,大概只剩下性格了吧。

        耐奥祖在精密的算计之后无奈的叹息着,那个该死的人类如果不是圣骑士该有多好,圣光屏蔽了巫妖王施加在卡洛斯身上的精神影响,否则拉拢阿尔萨斯哪里有拉拢卡洛斯赖得实在。

        无论是权势地位还是机体性能,耐奥祖最想要的都是卡洛斯。

        这其中也包含着深深的执念。

        如果不是卡洛斯远征德拉诺,耐奥祖又怎么会被基尔加丹吃干抹净做成寒冰基站,影月氏族又如何会被燃烧军团挫骨扬灰捏成巫妖?

        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图拉扬失踪的日子里,耐奥祖就是艾泽拉斯头号卡吹。

        卡洛斯有多强力你知道嘛,那是搞死我的男人,是我一定要搞死的强敌!

        当然,合体也是可以的,括弧巫妖王式脸红括弧。

        然而还是那句话,香车美女人人想要,实在没有驴车悍妇还不是凑活着过。

        耐奥祖尝试无数次之后,发现想要用精神力洞穿卡洛斯的一只壁垒难度太高,至少需要卡洛斯站在寒冰王座前才存在可能性。

        但是不能从精神上腐蚀卡洛斯而放任他站在自己面前……

        这不是作死吗?

        耐奥祖上头还有基尔加丹太君,工作还是得做的,没法谋划卡洛斯.巴罗夫,那么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也是可以的。

        所以克尔苏加德对于阿尔萨斯的精神影响从未停止过。

        阿尔萨斯一直不是个坚强的人。

        这一点卡洛斯清楚,瓦里安知道,嘉丽雅和吉安娜同样明白。

        唯一不相信的只有他的父亲泰瑞纳斯。

        做父亲喜欢的孩子,做大家中意的王子,做理想中的国王。

        阿尔萨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在成长的过程中,泰瑞纳斯发现了儿子的软弱,然后一步步的纠正儿子的“错误”。

        目前看来效果还挺好的,大家都认为阿尔萨斯王子是洛丹伦王国合格的继承人。

        但是谁又关心过阿尔萨斯的心理健康。

        瓦里安.乌瑞恩回暴风城复辟去了。

        阿尔萨斯遗憾的同时也松了口气,那个比自己更像泰瑞纳斯亲儿子的表哥走了。

        虽然少了个朋友玩伴,但是不用和瓦里安做比较,真轻松啊。

        然而当卡洛斯自星界回还,更沉重的压力又来了。

        那是活着的传奇,是包括阿尔萨斯自己在内所有人亲手供上神龛的活圣人。

        和自己的另一个远方表哥卡洛斯相比,阿尔萨斯找不到一点自信。

        自己随身携带的圣骑士操典还是他编纂的。

        原本,阿尔萨斯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那是光明的偶像,是自己的导师乌瑟尔.光明使者都赞不绝口的道德典范。

        敬仰就好了。

        但是斯多姆卡的出世,令阿尔萨斯的心态再次失衡。

        索拉丁大帝的权力象征,人王之证……

        虽然索拉丁大帝决绝了自己继承人讨要斯多姆卡的言论有书面文字留世,大帝明确的表示了斯多姆卡不是人王的象征。

        但是……

        但是……

        但是那是斯多姆卡啊。

        哪个人类会真正遗忘阿拉索帝国的辉煌,又有哪个少年没有幻想过帝国往日的荣光。

        成年后的阿尔萨斯已经渐渐的明白了当初洛萨爵士如何用口头上的承诺换来了七国的军权。

        也渐渐明白了当年分裂帝国的那些激流堡公民,内心深处都有着一个帝国之心。

        所以卡洛斯在得到斯多姆卡的第一时间与自己的老岳父进行了沟通,并且郑重的承诺绝不会染指洛丹伦王国,甚至留下了书面文字。

        即使是这样诚恳的姿态,泰瑞纳斯也权衡了许久才选择相信。

        阿尔萨斯理智上可以理解,感情上还是有纠结。

        这就给了克尔苏加德挑拨的机会。

        说来也有意思。

        阿纳斯塔里安在给自己的儿子凯尔萨斯登基扫除障碍,于是太阳王把自己的儿子赶出了银月城。

        泰瑞纳斯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为了阿尔萨斯能够顺利接位,他做出了与阿纳斯塔里安相同的决定。

        于是阿尔萨斯在出使达拉然与去奥特兰克见姐姐之间选择了后者。

        一方面是因为达拉然有那个人,阿尔萨斯暂时无法面对,另一方面便是克尔苏加德在阿尔萨斯心灵间隙种下的暗示。

        阿尔萨斯想要观摩斯多姆卡.灭战者。

        长年的圣骑士训练下来,王子的心智早已成熟,如果不是克尔苏加德的蛊惑,不是巫妖王的精神暗示,阿尔萨斯不会对一柄武器如此执着。

        但是耐奥祖等不下去了。

        基尔加丹的命令是绝对的。

        欺诈者对于耐奥祖的工作进度非常不满,卡洛斯与提里奥.弗丁组建的银色黎明极大的阻碍了天灾军团的计划。

        在响应了卡洛斯的征召后,天才的药剂大师斯诺在对抗同样天才的瘟疫大师希尔盖时,斗得旗鼓相当。

        克尔苏加德推进亡灵瘟疫的进度比预料中慢许多。

        暮光教派与诅咒神教又是因为共同目标而默契搞事儿的两个邪教组织,互相渗透的同时也各有目的。

        所以耐奥祖急需一具身体,一个自己意志的代行者。

        霜之哀伤依然在巫妖王的注视下缓慢的锻造中。

        这一柄用军团技术以耐奥祖的灵魂碎片和萨隆邪铁为基材锻造的神器对得起它的橙色品质。

        但是诱惑王子北上的计划眼看是赶不上变化了。

        所以巫妖王急需推进plan    b。

        在与基尔加丹的勾心斗角下,在于上古之神进行的精神对抗中,耐奥祖用灵魂的永世痛苦明白了一个道理。

        用真实编造的谎言才是最有效的欺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