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与虎谋皮

第一百四十章 与虎谋皮

        卫帝冰冷的声音已然宣判了上官瀚的死刑,就连来求情的德妃都受到了牵连,看来这次卫帝是真的被上官瀚气到了,暴怒冲天。

        宋凝叹了一口气,上官瀚落得今天的下场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只是可惜了那江南翟府一家白白枉死,不过他们也算是为桂秀娥讨回了公道,希望日后她能够好好活下去。

        看着侍卫们押着上官瀚和谭婉仪走出去,卫帝与宋凝等人落后几步,卫帝揉了揉额头,道:“宋大小姐今日在公堂之上的表现还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卫帝突然这样来一句,神色晦暗不明,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想法,宋凝短短的愣神过后,道:“皇上谬赞,臣女愧不敢当。”无论卫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样说总归是没错的。

        “宋大小姐太谦虚了,朕倒是觉得晟王说得没错,这大黎第一女仵作的称号你当之无愧,宋国公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卫帝说这番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宋凝有些摸不准,所幸还没等她答话,卫帝便自顾自地往下说了:“原先朕还觉得你配不上墨北,如今看来,你与墨北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朕也上了年纪,你们的父辈都是大黎的股肱之臣,若是能看到你们成婚,朕也算了却一桩心头事。”

        怎么好端端的又扯到她和陆墨北的婚事上来了,这卫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倒不是宋凝疑心重,只是卫帝一直对齐安王府多有戒备,如今主动提出让她和陆墨北成婚,实在是不得不让她多想一些。

        比起宋凝来,陆墨北虽然也猜不透卫帝心里到底打得什么算盘,但只要能让他和宋凝成婚,其他的他也无所谓,当下立时道:“皇上说得极是。”

        “既然你们两情相悦,依朕看,不如就把婚期提到下月十五,你们看如何?”

        卫帝看似是在询问他们的意见,其实心里只怕早就已经想好了,他们又能够说什么呢,既然猜不透卫帝的想法,倒不如顺水推舟,宋凝和陆墨北对视一眼,齐声道:“多谢皇上。”

        陆墨北恢复神智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也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至于其他的事情,还可以慢慢筹谋,迎娶宋凝这件事他可是等不及了,宋凝身边总有几朵烂桃花转转悠悠,成婚之后他再一一斩断这些桃花枝。

        若是把婚期提到下月,那么要准备的事情可多了,看来他们又有得忙了,宋凝想着,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

        卫帝眉头一皱,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儿?

        “发生了什么?”卫帝阔步走了出去,宋凝等人跟在身后。

        只见不知为何上官瀚挣脱了侍卫们的束缚,还抢了他们的刀剑,已经伤了好几个侍卫和宫女,现在一群侍卫正团团围着他,想要把他拿下!

        卫帝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见到这样一幕,怒火瞬间窜到了头顶,怒吼道:“上官瀚,你要做什么?”

        早在看清情况之后,陆墨北便将宋凝护在身后,生怕她受到伤害,宋凝只好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微微蹙眉,小声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上官瀚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陆墨北紧紧盯着上官瀚的一举一动,若是他有何异动,他也能及时护住宋凝。

        “你看他的眼睛。”宋凝道,虽然之前上官瀚的眼睛也因为情事有几点血丝,但远远不像现在这样,一双眼睛都是通红的,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凝结在了眼睛里,就连瞳仁也仿佛变得血红,看起来不由得令人心底发怵,而且他身上还有侍卫胡乱给他披的衣服,现在也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五官更是皱在一起,手臂上青筋暴起,看起来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不对劲。

        而且这皇宫里还有御林军,凭借上官瀚一人的力量绝对是插翅难逃,他根本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反抗!

        两人说话的时候,侍卫们慢慢围拢,正准备一举拿下上官瀚,毕竟那么多人一起上,即便上官瀚武功再高,也很难逃脱。

        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上官瀚居然只用了一击便将所有侍卫打得爬不起来,受伤重点的更是当场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上官瀚如此反抗,摆明了是在挑衅卫帝的权威,卫帝怒道:“上官瀚,你当真是要造反不成!”

        卫帝的怒吼中气十足,一下子吸引了上官瀚的目光,只见他赤红的双目紧紧盯着卫帝,右手执剑,狠厉的姿态让人不寒而栗!

        “来人……”卫帝的话还没说完,上官瀚手中的剑便脱手而出,冲着卫帝直直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上官灏及时反应过来,大喊一声“父皇小心”,冲到了卫帝的前面,利剑瞬间狠狠刺入他的左肩,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来人啊,护驾护驾!”

        太监尖锐的嗓音响彻天际,侍卫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朝着上官瀚扑了上去,废了一番功夫终于将上官瀚制服!

        被侍卫们押着的上官瀚还在奋力挣扎,嘴里还不停地大喊道:“逍遥散,快给我逍遥散!”

        什么?

        逍遥散!

        听清上官瀚的话之后,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宋凝也没想到上官瀚居然在服食逍遥散。

        她之前听人说过逍遥散,刚开始服用之时会让人感到烦恼尽消,逍遥快活,是以得名逍遥散,说是逍遥散其实也和现代的毒品差不多,服用过多便会上瘾,看上官瀚这个样子应该服用逍遥散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应该是毒瘾发作,难怪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惜卫帝哪里管那么多,冷冷地道:“把他押下去,三天后处斩!”

        居然敢当场刺杀皇帝,看来这次上官瀚是真的逃不过了,行刑的日期也提前到了三天后,只是不知道上官瀚的毒瘾究竟是怎么染上的,看他的样子应该不知道这件事。

        宋凝看着被押下去的上官瀚,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就好像一直有一只幕后黑手在秘密操控着这一切,今天上官瀚与谭婉仪通奸的事也是,她认为上官瀚平日里就算再怎么胡闹风流,也不至于在今天大理寺开堂审案之时与谭婉仪偷情,在偷情被发现之后又发生毒瘾发作刺杀皇帝之事,今天发生的种种实在太过巧合,让她不得不怀疑。

        “灏儿,你没事吧?”卫帝关切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宋凝的思绪。

        宋凝转头看去,只见上官灏站在卫帝的身边,右手捂着左肩的伤口,胸前的一大片衣服已经被鲜血沾染,面色也有些苍白。

        上官灏轻轻摇了摇头,道:“父皇别担心,儿臣没事。”

        看着上官灏与卫帝两人父子情深,宋凝微微撇了撇嘴,说不定今天的事就是上官灏一手筹划的,方才混乱过后,谭婉仪被押下去时,分明朝着上官灏使了使眼色,虽然只是短短几秒,宋凝却是注意到了,只是她也没有证据,毕竟上官瀚与谭婉仪通奸是真,刺杀卫帝也是真,若一切真是上官灏所为,那他的心计可真够深沉的,出手快准狠,也不留下任何把柄。

        其实上官灏的野心一直很明显,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卫帝的重视,现在他不动声色就除掉了一名强劲的敌人,而且还救了卫帝,他的手段真真是高明。

        “你也怀疑他?”陆墨北看着思索的宋凝,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想法。

        宋凝点点头,上官灏此人有野心有谋略,对待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尚且如此狠心,可以想象得到他对待其他人该是如何心狠手辣,若是让他当上皇帝,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陆墨北与宋凝的想法差不多,只不过除了大黎的江山社稷,他更担心宋凝,毕竟他对于宋凝的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齐安王府的暗卫已经查到,上官灏与谭婉仪之间有过合作,刚才两人之间的小互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现在谭婉仪入狱,上官灏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夜幕降临,谭婉仪所在的大牢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人一身华袍,上面还用金丝绣着云纹,说不出的英俊华贵,正是上官灏。

        “四皇子,你来了。”谭婉仪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切地道:“快把我弄出去。”

        上官灏淡淡看了谭婉仪一眼,道:“谭婉仪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上官灏敷衍的态度让谭婉仪眉头深深皱起,道:“四皇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过河拆桥?”

        “呵。”上官灏轻笑一声,眼中满是不屑:“即便本皇子过河拆桥你又能如何?”

        谭婉仪险些被上官灏的话气得吐血,咬牙切齿地道:“咱们不是合作吗?如今我落了难,四皇子这样做怕是不妥!”

        比起谭婉仪的气急败坏来,上官灏显然淡定得多,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淡淡道:“原来谭婉仪也知道你如今落难了,合作之所以称为合作,便是互惠互利,那么谭婉仪如今又还有什么值得让我利用的呢?”

        上官灏这番话说得直白,摆明了是不想理会谭婉仪的死活,谭婉仪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一张小脸瞬间黑了下来,阴沉沉地道:“难道四皇子就不怕我把咱们之间的事说出去吗?”

        服软不成,那她就只能来硬的了,她手里握着上官灏的秘密,就不信他不怕。

        “说起来还真是要谢谢谭婉仪呢,要不是谭婉仪,三哥的逍遥散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下手呢?”上官灏笑了起来,谭婉仪是卫帝的宠妃,尽管位分不高,却也还是为他提供了许多消息,办了许多事,否则这次他的计划也不会如此顺利。

        听上官灏这样说,谭婉仪还以为他改变主意了,她就知道他忌惮她手里的把柄,“四皇子知道就好,咱们以后还可以多多合作。”

        合作?未免太过天真了!

        上官灏眼里的不屑之色更浓,道:“棋子之所以是棋子,便是在没用的时候可以随便丢弃,谭婉仪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上官灏!”谭婉仪大叫一声,声音尖锐得几乎破音:“你真的不怕我把你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都说出去吗?”

        “怕啊,当然怕。”上官灏漫不经心地把弄着手上的玉扳指,悠悠抬起头来,盯着谭婉仪的目光就像是一头孤狼,凶狠嗜血。

        猛然对上这样的眼神,谭婉仪也被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

        “谭婉仪与我合作了那么久,恐怕还不知道我这人有一个习惯吧。”上官灏悠悠地说着,充满磁性的男声在空旷的大牢中愈发显得诡异,“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至于威胁我的人的下场,谭婉仪大可以参照一下赵婕妤。”

        “你?”谭婉仪被上官灏所说的话深深震惊,她怎么也没想到,赵婕妤居然是被上官灏所杀。

        看着她震惊不已的模样,上官灏轻笑出声:“谭婉仪不会以为我只有你一颗棋子吧?”

        谭婉仪猛然感觉到阵阵冷意,她这才发现她这么久竟是在与虎谋皮,而现在这头虎马上就要吃了她。

        上官灏把玩着玉扳指的手缓缓停下,只见那玉扳指已经变成了粉末,轻轻飘散在空气中,“谭婉仪久居深宫,应该知道什么人最能保守秘密吧?”

        她当然知道什么人最能保守秘密,当然是死人了,原来上官灏根本就不打算救她出去,甚至是要提前送她去见阎王。

        她还这么年轻,她真的不想死啊,谭婉仪全身如坠冰窟,双腿一软便跪倒在上官灏面前,努力地伸出双手想要去抓住上官灏,更准确地说是想要抓住她生的希望,可惜因为大牢的限制,最终也只能抓到一地的灰尘,“四皇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绝对不会乱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请四皇子放过我,放过我……四皇子,我求你了,求求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