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惩大诫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惩大诫

        宋凝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乔新国,想当初乔新国还在镇国三军的时候,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场战争,虽然赢的次数居多,但也有输的时候……如果当初每次输的战事都是因为潜在乔新国身边的奸细泄露了军中机密,那么乔新国可是犯了很严重的失职罪,真要追究起来的话,说不定还要面临处斩的风险。

        此时面色最难看的要数乔新国了,面色黑沉得仿佛能滴出墨汁来,他好不容易把自己从谋害徐臻的罪名里摘清,宋凝变给他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战输一事往小了说是失职,往大了说可是通敌叛国的杀头重罪,宋凝故意这样说,就是为了不让他好过,真是可恶至极……

        “对了,乔丞相还不知道吧,其实酒肆的掌柜是那些死士的同谋,暗害徐都统的时候,他也出力帮忙了,我们一定要将这件事情上禀明皇上,不然,再有奸细在那里开酒肆,引将士们前去饮酒,将咱们大黎的几万大军悄无声息的毁去,他们死的也太冤了……”宋凝轻轻叹息着,满目凝重,仿佛已经看到了大黎战输的样子。乔新国面色铁青,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那么隐蔽的酒肆掌柜,竟然也被宋凝发现了,她可真是厉害,之前是他们小看她了!

        他现在之所以耐下脾气来和宋凝解释,就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彻底隐瞒这件事情,可宋凝居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想要将事情上报,分明是想让卫帝对他起疑,以为他也是奸细,可恶的臭丫头,如果她今晚是独自一人带着侍卫前来质问,他绝对会毫不留情地将她碎尸万段。夜风吹过,带来浓浓的冷意,宋凝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向静立旁边的姚鹤,说道:“幕后主谋虽然还没找到,但事情调查的差不多了,这些死士的尸首就交给姚大人了!”

        “宋大小姐这是下官应尽之责,下官定会将这件事情一查到底,彻底杜绝别国奸细!”姚鹤低沉的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凝重与坚定。

        宋凝轻轻笑笑:“辛苦姚大人了,夜深了,我们也该回城了,告辞!”姚鹤礼貌地道:“宋大小姐,陆世子,徐都统慢走!”

        目送宋凝等三人上了马车,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乔新国目光闪了闪,悠悠地道:“本相也累了,先走一步,姚大人随意!”

        乔新国一路风尘仆仆回到了丞相府,刚刚走进院中,迎面便走来一名俏丽的女子,盈盈一握的小腰,潋滟的桃花眸仿佛带有水光,美丽的面容让人呼吸一滞。

        女子见乔新国面色很是难堪,开口问道:“父亲,您这是怎么了?”

        迎面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乔新国的女儿——乔若曦,要说这位丞相府的小姐在大黎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仅懂得琴棋书画,还对行军排兵布阵颇有研究,算是难得一见的文武双全的奇女子,在长安城也有第一才女的美称,只是不知道乔新国是怎么想的,竟是将这样一个女子送到了寺庙之中修行,这一修行便是四年,直到最近才回到了长安城中。

        “唉。”乔新国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我原本计划,让徐臻喝下放了药的酒,没什么反抗力,死士们轻而易举就能将他踢进河里,造成他喝醉酒,坠河溺水身亡的假相,可我千算万算,却没想到宋凝和陆墨北赶到了河边,救下了徐臻,杀了我安排的死士,还顺藤摸瓜的查到了我的身上……”

        乔新国锐利眸底闪着浓浓的冷锐,是那只黄狗循着死士长剑的气息,找到了他的侍卫,将怀疑的矛头对准了他,可恶的黄狗,可恶的宋凝!

        乔若曦沉吟片刻,低低地道:“就是那个胆小的宋家大小姐和痴傻世子吗?”

        “可不就是他们嘛!”说到他们二人,乔新国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原本想着趁此机会斩杀徐臻,也可以阻拦他带人证回长安,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宋凝,坏了他苦心安排的计划。

        乔若曦眼珠一转,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才开口道:“那父亲接下来想要怎么做?”

        “我打算仔细安排,尽快动手!”乔新国沉声说着,仔细盘算盘算,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差子。乔若曦看着他,道:“父亲,我建议您暂时不宜轻举妄动,您暗害徐臻的事情已经暴露,姚鹤肯定会在长安城内外加强戒备,您如果在此时动手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乔新国目光一凝:“那曦儿你的意思是?”乔若曦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在很多事情上有她独到的见解,她的话他或多或少都能听得进去。“养精蓄锐,按兵不动,等风声过了再动手,或者,制造好机会,伺机而动!”乔若曦低低地说着,漂亮的眼瞳里暗芒闪掠。

        乔新国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徐臻被刺一事还未圆满解决,他确实不宜再生事端!

        与此同时,宋凝他们三人也已经回到了长安城,送走徐臻之后,陆墨北直接带着宋凝回到了齐安王府,宋凝沐浴完毕,擦着头发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丝质垂坠的玉色裙装穿在身上,玲珑的身形一览无遗。

        淡淡果香萦绕鼻尖,宋凝眨眨眼晴,循着气息望去,只见陆墨坐在桌前,端着酒杯轻品浅啄,华贵锦袍流泻而下,将他与生俱来的清华与高贵渲染的越发卓然:“墨北,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喝酒?”

        “姐姐,你来看,这是我特意为你酿的酒,我尝尝看有没有配制成功!”陆墨北轻轻说着,放下了酒杯,优雅的站起身,轻扶着宋凝。

        宋凝眼睛一亮,急步走上前来,端起了酒杯,透明的酒液盛在杯子里,散发着淡淡的果香,让人垂涎欲滴:“这是为我酿的酒?”陆墨北点点头,白玉手指按过宋凝手里的棉帕,轻轻擦拭她乌黑的墨发:“我加了几样特殊药材,化去了酒的辛辣气,酒性温和,适合女子饮用,你要不要尝尝?”

        “你特意为我酿的酒,我当然要尝尝了。”宋凝笑盈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清香甘甜酒液在口腔里稍稍停留,顺着喉咙流入胃里,淡淡的清香从里向外散发,让人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如何?”陆墨北轻声问道。“非常不错!”宋凝漆黑的眼瞳晶晶亮亮,拿起酒壶倒满酒杯,继续畅饮,古代女子们的饮品多是凝花露,琼花酿之类的果酒,味道芬芳,后劲却很强,非常容易醉人,不是最佳的饮品,难得有了后劲不大的酒,她当然要多喝一些:“墨北,你是怎么酿出这种果酒的?”

        陆墨北轻声道:“当年母妃怀我的时候,渴酒,父王便专门为母妃酿造了适合孕妇喝的果酒,我在父王的配方上改良了一下,齐安王府冰室里储藏着各式各样的水果,我用它们酿成了这坛果酒,酒里没多少酒气,喝多了也不会醉!”宋凝漆黑的眼瞳闪着璀璨光芒:“如此说来,我喝上一两壶,也不会醉?”他酿造的果酒就像是现代的美味饮料,不含醉人的酒精,喝多少都无所谓。

        陆墨北看着她满含希冀的目光,无奈轻叹:“这是果酒,酒气再淡也是有,以你的酒量,最多只能喝一壶!”

        “那我就把这壶果酒喝完了!”宋凝高兴地说着,她好久没喝到这么美味的果酒了,一定要多喝一些。

        见宋凝放下小酒杯,拿起酒壶,准备往更大一些的茶杯里倒,陆墨北急忙拦住了她,无奈的道:“夜里寒冷,果酒又属凉性,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你把果酒放这里,剩下的明天再喝。”

        “好!”宋凝的头有些晕眩,看人也有一点点的重影,不甘不愿的放下了酒壶,这具身体的酒量,真是太差了。陆墨北抱着她来到雕花大床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进了温软的锦被里,自己也掀开被子,躺在了她身边,白玉手指握着她的发,微微用力,一层薄薄的水雾弥漫开来,随即又消失无踪,再看宋凝,乌黑的发已然全干。

        宋凝紧闭着眼睛,细腻如瓷的小脸白里透红,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般,在眼睑上投下两道浓浓的阴影,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陆墨北漆黑的眼瞳深沉如墨,翻身将她压在了锦褥上,薄唇重重的印到了她粉色唇瓣上,……

        丝丝冷意渗到肌肤,宋凝迷蒙的思绪瞬间清醒,猛然睁开了眼睛,正望进一双深邃的眼瞳里,瞳仁深处清晰的映出她的身影:“陆墨北,你干嘛?”

        “你说呢?”陆墨北被抓包,却没有日韩尴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看得出来宋凝就是嘴硬心软,只要他持续不要脸,宋凝其实无法抗拒。

        宋凝狠狠瞪着他道:“别,陆墨北,……我有正事要问你……”“有什么事,明天再说!”陆墨北薄唇印在了她唇瓣上,将她想说的话全部吞入腹中……

        迷迷糊糊中,宋凝感觉身躯被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箍着,一动也不能动,胸口也闷闷的,她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醒了!”温柔的男声在头顶响起,如琴弦轻拨,优美动听。宋凝迷蒙的思绪渐渐清醒,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见陆墨北正望着她,嘴角弯起优美弧度,画卷般的容颜俊美的没有一丝瑕疵,深邃眼瞳里浮现不易察觉的笑意,瞳仁里清晰的映出她的身影。

        “你居然又占我便宜!”宋凝愠怒地说着,双手捶打在陆墨北身上,粉拳挥舞的很快,却软绵绵的,没什么气力,打在陆墨北身上也没多少痛意,他置若罔闻,蜻蜓点水般吻吻她娇艳的唇瓣,柔声道:“我只是情不自禁……对了,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吗?”

        一大早就被告白,宋凝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她找他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我只是想问问徐臻被刺杀一事的后续……”

        “刚才影卫卫传来消息,徐臻将事情上禀了皇上,皇上已经下旨彻查这件事情,乔新国身为侍卫之主,犯了失职罪,皇帝适合的给了他一点儿小小的惩罚。”陆墨北轻轻说道。宋凝眼瞳里光芒闪烁:“怎么惩罚的?”陆墨北墨眉挑了挑,眸底浮上一抹清笑:“你想知道?”

        “嗯!”宋凝重重点头,漆黑的眼瞳晶亮如雪!陆墨北眼瞳里浮上一抹清笑,揽着宋凝坐了起来:“咱们先更衣,用膳,然后,我带你去看乔新国的处置!”

        半个时辰后,陆墨北揽着宋凝的小腰飞出了齐安王府,他们没去皇宫,而是潜进了丞相府,悄悄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乔新国跪在大厅中央听旨。宣旨的公公站在香案前,手持明黄色的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乔新国身为丞相识人不清,御下不严,致使都统徐臻险些殒命,特命闭府思过一月,钦此谢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乔新国深施一礼,站起身,接过了圣旨,锐利的眸底闪着别人看不懂的神色。公公看着他微沉的面容,轻轻一叹:“乔丞相,别怪皇上,相爷身边出现六名奸细,不但进了军营,偷了军营机密,还险些害死徐都统,这可是极大的罪,皇上没有过多深究,只命相爷闭门思过,已是非常轻的处罚!”

        看着公公意味深长的目光,乔新国急忙道:“微臣明白皇上对微臣的袒护之意,心里甚是感激,绝无怨怼之意!”

        “如此甚好!”公公点点头,眼瞳里浮现点点笑意。

        乔新国轻轻笑笑:“有劳公公”表面上看,闭门思过一月是罚他一月闭门不出,没伤筋也没动骨,罚的极轻,但是,他是一国之相,一月不出门,就是要将朝堂里的大权交出去一个月。

        三十天,三百六十个时辰,每个时辰都有可能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他身为丞相,失了权,就是失了对朝堂的钳制与调动,这比痛打他一百大板残酷的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