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先斩后奏

第一百三十章 先斩后奏

        坐在马车上,宋凝突然想起陆墨北刚刚说的德妃已经自顾不暇的话来,便问道:“德妃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陆墨北放下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地道:“那日刺杀桂东城的刺客没有抓到。”

        “然后呢?”宋凝点点头,这件事她已经有所耳闻,所幸的是桂东城毫发无伤,卫帝也没有处罚徐臻,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听陆墨北这样说,这件事似乎还有后续。

        陆墨北接着说道:“姚鹤向皇上提出需要带桂秀娥以及之前的证人前来长安城一同问话。”

        宋凝眯了眯眼睛,道:“那卫帝怎么说?”依她看来,卫帝的心里肯定是偏袒自己儿子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只安排桂东城来长安,而把整个案件中最重要的人留在江南,这摆明了是想给人杀人灭口的机会。

        卫帝的所作所为乃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宋凝能想到的事情,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陆墨北拔下宋凝头上的发簪,如瀑的发丝披散在后背,陆墨北娴熟地为宋凝梳着发髻,淡淡道:“卫帝当然不同意,可是姚鹤告诉他,徐臻已经去了江南,不日便能将桂秀娥等人接进长安城……”

        “姚鹤这一招先斩后奏可真厉害。”宋凝微笑着道,姚鹤早知道卫帝不会同意,便提前让徐臻去了江南,只要桂秀娥等人进了长安城,对于案件的发展肯定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卫帝怕是连鼻子都气歪了吧。

        陆墨北点头,“谁说不是呢,这个时候只怕徐臻已经带着证人在赶来长安城的路上了。”

        徐臻带着桂东城从江南离开的时候,已经派人将桂秀娥等人严密保护了起来,德妃想要动手的话,就只能在他们来长安城的这段路上了。

        “反正咱们闲着也无事,不如去看看?”

        看着宋凝眼里跳跃的光芒,陆墨北自然不会拒绝她,朝着马车外吩咐道:“刘宏,出城。”

        傍晚时分,宋凝和陆墨北来到了距离长安城三十里外的一座小镇上,陆墨北掀开车帘看了看,道:“如果你不介意,今晚就先在这里歇息,这是进长安城的必经之路,如果徐臻他们快一点儿的话,今晚就能抵达,最迟明早也能到了。”

        “好。”宋凝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和陆墨北简单用过晚膳之后,两人顺着镇中的小路慢悠悠地散着步,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了小镇中心。

        这时,只听风中传来一阵异常的声响,宋凝猛地眯起了眼眸,蹙蹙眉,道:“这声音是……打斗声?”

        陆墨北也听到了声响,点头道:“没错,有人在附近打斗,总共五个人,而且全都是高手!”

        法医的工作锻炼出宋凝沉着冷静的性格,也成就了她敏锐的洞察力,虽然不懂武,可她能感觉得到,吹过来的晚风里带着几不可察的杀气,可见,前面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打斗,而是残酷的杀戮。

        这里虽然已经是城外,但距离长安城并算不得太远,很少有人会选择在这里闹事的,宋凝心里好奇,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在这里杀人,便朝着陆墨北道:“咱们过去看看吧?”

        “嗯。”陆墨北轻轻应了一声,拉着宋凝的手,快步走了过去。

        在他们二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条小河在静静地流淌,只可惜原本清澈的河水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在小河的旁边,倒着十多具尸体,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汩汩地往外流血,瞪大的眼眸里含着震惊和不可思议,显然是被高手一刀毙命。

        而在他们倒下后面五六米的地方,有四名黑衣人跃在半空中,手中长剑挥舞得赫赫生风。闪烁的冰冷寒光令人眼花缭乱,狠狠刺向最中间的那名男子。

        风卷残影,树叶飘零,就连站在这么远的宋凝也能感觉到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杀气,最中间的那名男子面对四人的围攻毫不示弱,一把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抵挡住四人一轮又一轮的杀招。

        宋凝忍不住在心里暗叹:好生凌厉的剑术!

        腾腾杀气在空气中蔓延,连周围的氛围都变得异常紧张起来,看着打斗中的五人,宋凝突然猛地睁大了眼睛,盯着最中间的那名男子:那男子的身形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宋凝眼睛一眨不眨,仔细凝望着那名男子,只见他漂浮在半空,与四名黑衣人紧紧缠斗在一起,发带已经被斩断,墨色的发散乱的垂下,遮去了他的容颜,发生上有着几根青色的断草,青色长袍被划出一道道的裂口,衣服上还沾染着点点血迹,分不清是他的,还是黑衣人的。

        突然,男子不知怎的,身躯一颤,剑招一时停滞下来,黑衣人看准备机会,挥舞着长剑刺向他的胸口,凛冽的劲风迎面刮来,吹起了他凌乱的墨发,宋凝终于想起来这道身形的主人,望着男子俊秀的侧脸,她急声道:“是徐臻,快救他!”

        陆墨北足尖一点,欣长的身躯宛如一片轻飘飘的树叶,刹那间便来到了徐臻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瞬时带他跃出了包围圈!

        黑衣人一剑刺空,目光寒冷如冰,锋利的长剑带着猛烈无比的杀气,狠狠斩向陆墨北!

        陆墨北护着徐臻,眸底含着正色,衣袖下的手指快速变换,凌厉的招式朝着黑衣人打了过去,凶猛的掌力打散了剑气,打中了黑衣人的胸口,只见他们狼狈的掉落到地面上,全身软软的,根本提不起丝毫力气!

        宋凝看得清楚,陆墨北出招的时候打中了他们的穴位,他们此时根本没有反击之力,宋凝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道:“谁派你们来的?说出幕后主谋,我们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们不死,如果不说……”

        黑衣人们看向陆墨北身后的徐臻,知道刺杀无望,目光一凝,高大身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眼睛鼻子嘴巴里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淡淡血腥味在空气里漫延,宋凝蹙蹙眉:“他们这是……服毒自尽了?”

        陆墨北瞟了黑衣人们一眼,目光幽深,道:“嗯,他们应该是死士,任务失败,又落到了敌人手里,便咬碎了暗藏在牙里的毒囊自尽!”

        宋凝了然地点点头,她从前只在电视上听过死士的说法,没想到今天有机会能够亲眼见到,她正想蹲下身来研究研究他们所服的毒药,就听得陆墨北急切道:“姐姐,你快过来看看,他有点儿不太对劲!”

        听到陆墨北的呼唤,宋凝急步走了过去,只见徐臻仰面躺在地面上,面色苍白如纸,就像死人一般,淡淡血腥味在空气里蔓延开来,宋凝目光微凝:“他受伤了!”

        “是的,不过,他身上只有三处擦伤,并不是很严重,不至于昏迷不醒!”陆墨北看着眼眸紧闭的徐臻,眸子里满是不解:“可是他身上有淡淡的酒气,估计喝了四五杯酒,难道是喝醉了?”

        宋凝闻言,眉头一皱,她也闻到了徐臻身上的酒气,可要说四五杯就醉,徐臻的酒量也未免太小了些。

        宋凝蹲下身,用手把徐臻身上的气息朝鼻尖扇了扇,除了酒气之外还夹杂着一股有些苦涩的味道。

        宋凝眸底浮上一抹了然:“他不是喝醉酒,而是被人下了药了!”酒气里夹杂着的淡淡苦涩味道,肯定是酒里放了其他什么东西,难怪他刚才突然顿下杀招,原来是因为是药效发作得狠了,他支撑不住!

        陆墨北听了宋凝的话,朝着虚空唤了一声:“影卫!”

        话音刚落,便有两名男子出现在他们眼前,对着陆墨北和宋凝行礼:“属下见过世子,世子妃。”

        “呃……”宋凝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正想纠正他们的叫法,她还没有和陆墨北成婚,并不是世子妃。

        可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得陆墨北一指徐臻,道:“他就交给你们了。”

        影卫看了一眼昏迷的徐臻,沉声道:“属下马上送徐都统去医馆。”

        徐臻被影卫送往医馆,等宋凝和陆墨北来到医馆时,正好碰上在门口守卫的影卫,宋凝便开口问道:“他怎么样了?”

        “回世子妃的话,大夫说了,徐都统不过是中了一些让人昏迷的药,现在已经服下了解药,一会儿便能醒来。”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宋凝板着一张脸,正欲好好教导教导影卫,陆墨北就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道:“走吧,咱们去看看他。”

        陆墨北的不喜又大又急,宋凝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哪里还来得及教训影卫。

        他们进去的时候,徐臻还没有醒来,宋凝便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一只手拄着下巴,竟慢慢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徐臻睫毛轻轻地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一道窈窕身影映入眼帘,明媚的小脸,闭着的眼眸,徐臻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姑娘,你是?”

        有气无力的声音钻入耳中,宋凝浑身一个激灵,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只见徐臻一只手撑着床榻,慢慢坐了起来,苍白的面容恢复了些许血色:“徐都统,你醒了!”

        徐臻点点头,抬头望宋凝:“是姑娘救了我?”虽是询问的语气,实则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宋凝见他眼里俱是陌生,也不意外,毕竟之前她是以灵体的形式存在的,徐臻看不见她,在她恢复肉身之后,徐臻也没有见过她,宋凝微微一笑道:“久仰徐都统大名,小女子名叫宋凝,是国公府的大小姐。”

        “原来是宋大小姐。”徐臻压抑着咳了一声,道:“多谢宋大小姐救命之恩。”

        宋凝摆摆手,轻轻笑笑:“救你的人是陆墨北,你不用谢我。”

        “陆世子也来了吗?”徐臻在听到陆墨北名字的时候,眼睛一亮,精神头明显比刚才好了些许。

        宋凝心里腹诽,没想到陆墨北还有这样的作用,简直比那些灵丹妙药还管用……

        “嗯,他去把那些黑衣人的尸体交给官府,等会儿便回来。”宋凝微笑着说道,起身体贴地为徐臻倒了一杯水。

        徐臻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感觉喉咙里的干涩好了不少,道:“多谢宋大小姐,宋小姐与陆世子的关系很好吗?”

        宋凝转身将水杯重新放回桌子上,听到徐臻的问题,背对着他的身体微微一怔:她与陆墨北的关系算好吗?

        宋凝想着,不过一瞬便恢复了正常,淡淡道:“算是吧。”

        宋凝背对着徐臻,没看到在她说出话的当口,徐臻原本明亮的眼眸倏地黯淡了下去,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宋凝没察觉徐臻微妙的变化,道:“徐都统可知那些死士是谁派来的?”

        “应该是德妃。”徐臻平静地说着,他这一路上已经遇到过大大小小的刺杀不下数十次,这次是最猛烈的一次,想来是德妃见他们快要到长安城,内心慌了吧,居然派出了死士,不过还好他提前做了安排,将桂秀娥等人从另一条路送往长安城,否则今天只怕就要被德妃得手了。

        徐臻的想法与他们不谋而合,只可惜那些刺客都已经死了,从他们身上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徐都统刚才在哪里喝酒?可有朋友陪同?”宋凝问道,黑衣人已死,那么说不定能从有问题的酒上找到一些线索。

        徐臻目光幽深:“镇外五里有座简陋的酒家,平时我和军营里的兵士也会去那里喝酒,今天我们带着桂秀娥等人从江南回来,眼看着就要到达长安城,多日来精神紧绷的疲惫感顿时袭来,他们便提出要小酌几杯,我想着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便同意了,后来架不住他们的邀请,我也喝了几杯!”

        听到这里,宋凝眼瞳微微眯了起来:“第一个请你喝酒的人是谁?”

        徐臻瞬间了然宋凝话里的意思,眼前浮现出一张张熟悉的容颜,眼眸里浮现少有的凝重,低低地说道:“我和那些兵士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他们是不会谋害我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