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深情告白

第一百一十六章 深情告白

        宋凝轻声呢喃,陆墨北动作一顿,依依不舍地离开宋凝少许,深邃的眼眸深深凝视着宋凝,深处似有两簇火苗在跳动。

        宋凝的粉红的樱唇微微张着,急促喘息,原本迷离的眼瞳渐渐恢复清明,望着陆墨北近在咫尺的俊颜,她很想打他两个耳光出出气,可不知是因为风寒发作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她浑身软绵绵的,根本提不出多少力气,就算是勉强挥舞着拳头打在陆墨北的身上,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不过是在浪费她自己的力气罢了,她也懒得再去做这种无用功了。

        宋凝把胳膊横在胸前,防止陆墨北再次进攻,半闭着眼镜,有气无力地道:“我累了,你不许再吵我。”

        宋凝面色绯红,眼中水光潋滟,即便是对着陆墨北怒目而视,眼里也没有半分震慑作用,反而一双水眸让陆墨北更加心痒难耐,再次低头吻上了她已经变得鲜艳欲滴的唇瓣。

        宋凝身体毫无力气,微弱的反抗对于陆墨北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好不容易清明的眼瞳又重新变得迷离起来,朦朦胧胧,呼吸全被陆墨北夺去,就在她以为快要窒息的时候,陆墨北这才慢慢松开了手。

        宋凝急促喘息着,已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双目含春,迷乱人眼,小脸红彤彤的,极是诱人,看得陆墨北一阵心神荡漾,连忙把目光转向一边,不敢再看宋凝,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宛如幽潭,辨不清其中深浅。

        良久,陆墨北才调整好微乱的呼吸,转头在宋凝额头上深情印下一吻,温柔抚摸着宋凝的发丝,道:“你放心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陆墨北喑哑的声音低低沉沉,仿佛在强行压制着什么。

        少了陆墨北的深吻,宋凝的一颗心完全沉了下去,闭紧了眼眸,她感染了风寒,又喝了药,本就困得不行,陆墨北在旁的哄睡声温温柔柔,就像一滴热水落进心湖,波澜不大却也足够温暖,睡意很快便袭来,意识渐渐模糊,不一会儿便进去了梦乡,在她睡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等她睡醒了,一定好好好教训陆墨北。

        宋凝香香软软的身躯柔若无骨,抱着极是舒服,一股好闻的清香传来,陆墨北抱住宋凝的手臂不由紧了紧,完全不想放手,见宋凝呼吸渐渐平缓,睡颜安静恬然,陆墨北放轻了动作,轻轻侧身躺在宋凝旁边,埋首在她香甜的颈项处,满足地吮吸着她独一无二的清香,嘴角弯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怎么看都像是诡计得逞的偷腥猫咪。

        屋内气氛温馨,温暖和谐,屋外阳光明媚,蜜蜂在花丛着采蜜,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宋凝再醒来时已不知到了何时,只觉神清气爽,精神十足,昨夜里的疲惫全都一扫而空,望一眼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说不出的舒畅,双臂伸出锦被,刚准备伸个懒腰,不想,裸露在外的玉臂却没有任何布料,她心中一惊,猛然翻身坐起,这才发觉锦被下的她,只穿了肚兜和裘裤。

        她记得,昨夜她睡着前,明明是穿了裙子的……

        “你醒了!”清润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宋凝蓦然想起,她身边还有一个不懂礼法为何物的人。

        宋凝慢慢转身,正好对上陆墨北英俊的容颜,他眸子里闪烁的温柔笑意,落到她的眼里,完全就是不怀好意:“是你帮我脱的衣服?”

        “穿着衣服睡觉太束缚,也不利于你的病情!”陆墨北淡淡说着,白玉手指自自然然的轻抚她的额头,凝脂般的皮肤让人流连忘返,适中的温度让他满意地点点头,道:“风寒已经退了!”

        宋凝在意的却不是这个,齐安王府里有丫鬟,嬷嬷,随便叫个人帮她换衣服就可以,再不济,也还有尧菡,他倒好,亲力亲为,面对她的质问,还没有半分羞愧,他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

        “听你的意思,我还要谢谢你不成?”宋凝故意加重的语气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陆墨北望着她气恼的模样,眸子里浮现一抹宠溺,慢悠悠地道:“不必客气,现在已经是上午,咱们出去用膳吧。”

        陆墨北不说还好,他一说,宋凝便感觉到肚子传来一阵饥饿。

        “去哪里吃?”宋凝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比起在这里被陆墨北吃豆腐,宋凝更愿意出去填饱肚子。

        陆墨北像是看穿了宋凝的想法,眼里含着促狭的笑意,道:“望江楼。”

        宋凝知道这个饭馆,在长安城算是独一家,尤其是他家的破酥老鸭,味道那叫一个绝,每天都是供不应求,她之前让采薇排了好几天的队也没有买到。

        到了望江楼,陆墨北应该不会再对她动手动脚,宋凝暂时放下心来,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不过,“我要坐马车走!”宋凝加重了语气,强调道。

        如果骑马,摸不准陆墨北会不会再生事端,坐马车就安全多了。

        “好!”陆墨北挑挑眉,对宋凝的要求不置可否,吩咐下人备车。

        马车很快驶了过来,宋凝上马车后,刻意与陆墨北保持了距离,陆墨北慢慢持起茶壶倒茶,腾腾热气氤氲,掩住了他眸中的神色,只剩下清润的声音在车厢响着:“姐姐……很讨厌我?”

        “不是!”宋凝摇摇头,她从来都没有讨厌陆墨北的意思,相反,在她眼里,陆墨北是她遇过的人中最干净的,容颜俊美,清隽优雅,如果不是智商上有点问题的话,肯定有万千少女追随着他,可是她和他真的不可能,只好好言相劝:“墨北,你听我说,你和我也算是熟人了,你就不要再戏弄我了。”

        自从她穿越过来,遇到他之后,先是身体紧贴,再是亲密的共睡一床,一次次被占便宜,现在更是连初吻都被他夺走了,她已经没多少东西可供他抢夺的了。

        闻言,陆墨北放下茶杯,的眼瞳里闪着浓浓的认真,正色道:“姐姐,不,宋凝,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对你从来都不是逢场作戏,父王从小教导我要从一而终,我是真的想娶你做我唯一的妻!”

        宋凝瞪大眼睛望着他,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这……这算是表白么?

        两世为人,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表白,从前其他人只要一听说她是和死人打交道的,保准吓得屁滚尿流,而现在和她表白的人却是一个如此俊美的男子,宋凝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可是,她不会、也不能接受他:

        “墨北,你知道什么叫妻子吗?我知道现在咱们两人有婚约关系,可是你不用为了那一纸婚约便强迫你自己,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你真心想要和她白头偕老一辈子的人,而那个人不会是我,你能明白吗?”

        宋凝是现代人,对于现实看得比谁都清,什么山盟海誓都比不过一颗真心,为了一纸薄薄的婚约而成就的姻缘,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苦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陆墨北英俊的容颜微微阴沉,她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子,把婚姻大事当作儿戏吗?他之前一直在宋凝面前装傻,为的是得到她的一点儿关怀罢了,现在他怎么觉得他像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他要怎么说,她才能明白,他对她一直都是真心的,无关那一张赐婚圣旨,只是因为喜欢她想和她共度余生,他已经找到了那个他想要与她白头偕老的人!

        他这是初次向女子表白,他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她怎么还是听不明白?

        陆墨北皱皱眉,思索着要不要说的再清楚明白些,外面响起刘宏的声音:“世子,望江楼到了。”

        每次说到关键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不速之客打断,陆墨北沉着一张脸,看来他下次要好好教教刘宏,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了。

        掀开车帘,陆墨北瞪了一眼刘宏,直把刘宏瞪得莫名其妙:世子这是怎么了?阴沉着一张脸,看起来就像是欲求不满的样子。

        望江楼是长安城城最大的酒楼,毗邻江边,取名为“望江”,倒也是名副其实,宋凝他们来到的时候,正值午膳时间,酒楼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宋凝没发现陆墨北和刘宏之间的“小插曲”,率先下了马车,随着进进出出的人群走进望江楼,大厅里人满为患,小二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掌柜站在柜台后,一副算盘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

        宋凝走上前,轻声询问:“掌柜,还有没有雅间?”

        “不好意思,姑娘,雅间……”掌柜拨完最后一粒算盘珠,抬起头看她,却猛然怔仲在当场,喧闹的大厅也在瞬间寂静无声,彼此间仿佛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突然这是怎么了?

        宋凝疑惑地转过身,顺着掌柜的目光看到了陆墨北,他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一步一步朝她走来,一袭华袍随着他的走动而微微摆动,高天孤月般的容颜出尘,宛如尊贵的神祗,让人久久移不开眼。

        宋凝撇撇嘴,长着一副英俊的容颜就是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

        “阿凝,还有雅间吗?”陆墨北走到宋凝身侧,望着她不悦的目光,眼眸里浮现不易察觉的笑意。

        陆墨北清润的嗓音在大厅里缓缓响起,明明是在问宋凝,掌柜的却蓦然惊醒,快速翻了翻记录本,磕磕巴巴地道:“雅间……有有有……是兰厢……小二,带两位客人去兰厢!”

        宋凝原本明媚的小脸瞬间黑了下来,刚才听掌柜的明明就是在说没雅间,看到陆墨北,就突然的有雅间了?

        人长得英俊绝代,受到的待遇都和别人不一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兰厢在二楼,两位请随小的来!”小二站在楼梯前,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陆墨北迈步前行,华袍上的暗纹层层叠叠,将他与生俱来的清贵渲染的越发卓然,满座的妙龄女子们全都看得羞红了脸,满含爱意的视线频频落在陆墨北的身上。

        宋凝紧紧皱起眉头,不过是进来用个膳,陆墨北居然这么招女子喜欢,早知如此,她就回国公府用膳了,才不会来这里。

        客人都坐在大厅里,他们走了一半楼梯,如果退回去,只会惹来更多的注目礼,宋凝干脆抓了陆墨北的胳膊,用力往前拽:“走快一点儿!”

        陆墨北望着她紧皱的眉头,气恼的目光,眸底却是闪着清浅的笑,轻声道:“好!”

        陆墨北反握住宋凝,身形一动,欣长的身躯犹如一片轻雪,刹那间到了兰厢门口,推门,走进,关门,电光火石之间,俊美身影便消失无踪。

        大厅里的客人们这才慢慢回过神来,眼睛里满是惊叹:

        “刚才那名男子是谁?长得也太好看了些,俊美却不失阳刚之气,气质真是出尘。”

        “我方才看了一下,他们是从齐安王府的马车里出来的,按年龄来看,他应该就是齐安王世子——陆墨北。”

        话音刚落,大厅之中便响起阵阵抽气的声音,“没想到齐安王世子长得如此超凡绝伦,看起来不像是智商不足的样子,传言果然不可信。”

        “可不是嘛,拥有这般容貌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傻子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和陆世子一起走进兰厢的那名女子是谁?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

        “应该是陆世子的未婚妻,国公府的大小姐——宋凝。”

        “原来她就是那个十多年来不敢出府,胆小懦弱的宋凝,真不知道她这样的人怎么会被许配给陆世子这样的人中龙凤,这可真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宋凝透过微开的雅间门,听着客人们滔滔不绝的议论,面色微微阴沉着,眉头也越皱越紧,果然走到哪里都是看脸的世界,长了一副好皮囊就是有益,他们夸奖陆墨北就夸奖吧,还把她捎带上,贬低了她托起陆墨北,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