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冷嘲热讽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冷嘲热讽

        陆雨嫣勉强抬起头来,看着宋凝,红唇轻启,说出的话一字一顿,低沉却有力,“因为,我想当晟王妃。”

        陆雨嫣的话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宋凝却听得一头雾水,“你想当晟王妃和你绑架我有什么关系?”陆雨嫣想当晟王妃,大可以去算计薛邺嵒,跑来绑架她算怎么回事儿!

        “薛邺嵒不是一般人,普通的计策根本算计不到他,我只能剑走偏锋,用你做诱饵,让他慢慢走进我设计好的圈套之中。”陆雨嫣下巴微抬,理所当然地说着,那自信满满的样子就好像宋凝应该被她利用似的。

        宋凝一听这话,面色更加阴沉,原来陆雨嫣打得是这种主意,陆雨嫣见宋凝面色不善,意欲发火,急忙开口解释道:“我只是想利用你吸引薛邺嵒,我的目标不是你,我不会伤你,事成之后,一定会放了你的。”

        陆雨嫣刚来长安城不久,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薛邺嵒,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她就把她的心丢了,但她看得出来,薛邺嵒表面上看起来风流不羁,实则内心冷漠,对许多人和事都不在意,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对着宋凝无所顾忌地调笑,说他不在意宋凝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俗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要想让薛邺嵒乖乖走进她的圈套,就必须拿捏住他最在意的东西,而宋凝,就是最好的诱饵。

        “陆雨嫣,你想绑架我要挟薛邺嵒,怕是打错如意算盘了,我与他的关系根本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宋凝冷冷说着,陆雨嫣想要曲线救国,只可惜找错了对象。

        只是陆雨嫣的想法显然和宋凝完全相反,道:“我看的出来,薛邺嵒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如果说他对你无意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敢打赌,只要听说你有难,他肯定会舍身相救……”

        宋凝无语望天,陆雨嫣心里已经认定了薛邺嵒对她有意,任凭她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改变陆雨嫣的想法,她也懒得和陆雨嫣多费口舌,开门见山地道:“薛邺嵒在大黎是什么样的身份你不会不知道,你觉得他有可能迎娶一个偏房的女儿吗?”

        宋凝说这话绝对没有看不起陆雨嫣的意思,她只是站在这个时代的角度去分析,门当户对,利益共享才是这些豪门世家追寻的不二法则。

        宋凝说的话,陆雨嫣心里自然也能理解,只可惜她内心的想法却是想着怎么铲除陆墨北,如果没有陆墨北,她的父亲就能堂堂正正地继承齐安王府,她的身份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成为高贵风光的齐安王府的正经小姐,再也不会被人嘲笑是偏房生的女儿。

        “我知道,我这不是在尽力为自己努力争取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不努力一下怎么知道晟王妃的位置不属于我?”陆雨嫣银牙暗咬,握紧了拳头。

        望着她满脸的傲气与不甘,宋凝只觉得好笑,道:“你觉得就算你算计到了薛邺嵒,逼得他不得不娶你,皇帝有可能会让你成为他的正妃吗?最多不过是侧妃,如果薛邺嵒不愿意,你有可能就要做妾了……”

        “做妾!”陆雨嫣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一个字就是妾,就是因为陆世辉是小妾生的,她才沦落到如此地步。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宋凝冷冷撂下一句话,不再管陆雨嫣的死活,她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陆雨嫣接下来会怎么做就是陆雨嫣自己的事了,与她无关,她也不想管。

        宋凝走出小巷,顺着街道缓缓前行,准备找到国公府的马车,然后回国公府,不想走着走着,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呼唤:“大姐姐。”

        宋凝顿住脚步,循声望去,看到了一家首饰铺,宋霏霏正站在门口,对着她巧笑倩兮:“大姐姐也来买首饰吗?”

        宋凝瞟一眼额头上方的匾额,淑妆阁三个大字映入眼帘,宋凝听采薇说起过,这淑妆阁是长安城内最大的首饰铺,里面的首饰大多繁华美丽,很得众多贵妇千金的喜爱,不过她一向对这些身外之物不太在意,不过是逛着街,无意识地走到这里罢了。

        宋凝嘴唇动了动,正准备解释,目光望到宋霏霏的眸子,那里面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看得宋凝紧紧皱起了眉头,自从上次赏花宴宋霏霏与宋云烟撕破脸皮之后,她就没有见过宋霏霏,本以为她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自大,我行我素。

        宋凝不想惹麻烦,只当没听见宋霏霏的呼唤,迈步就要离开。

        “大姐姐头上的发簪应该是三年前的老旧款式了,既然大姐姐都走到这里了,为何不进来挑选一下新的发钗呢?”宋霏霏笑呵呵地说着,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她话语中的讥讽,嘲笑宋凝这个国公府的嫡女过得还不如她一个庶女。

        别人都咬上门来了,如果她再不还击,岂不是让人以为她怕了宋霏霏,宋凝看着宋霏霏满头的金钗,险些被晃花了眼睛,冷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妹每个月的月银应该买不起这蝶戏双花鎏金簪吧。”

        宋霏霏不过是庶女,依照罗氏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多给她月银,而宋霏霏每个月的月银最多不过十几两银子,怎么可能一掷千金,大手笔地买下淑妆阁的发簪。

        宋凝毫不客气的话脱口而出,宋霏霏得意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芒,随即又恢复如常,勉为其难地扯出一抹笑容,道:“这蝶戏双花鎏金簪美丽风雅,姐姐来晚一步,真是可惜了……”

        宋霏霏避重就轻地回答着宋凝的话,可宋凝哪里是这么好相与的人,她穿越过来也有几个月了,对衣服首饰算不上多么精通,却也有个大致的了解,宋霏霏头上戴着的蝶戏双花鎏金簪,做工精细,一双蝴蝶栩栩如生,好似振翅欲飞,这样的发簪价钱绝对不会便宜。

        “这蝶戏双花鎏金簪依我看最少也要一千两银子,三妹妹能够拿得出这么多银子吗?如果银两不够,店家是绝对不会让你把簪子带走的。”

        宋霏霏明媚的小脸黑了下来,脸上的笑意再也绷不住,她说一句,宋凝就堵一句,半点不给自己留情面,真是可恶!

        气愤的宋霏霏完全忽略了,要不是她率先挑衅宋凝,宋凝又怎么会咄咄相逼呢?

        “大姐姐说的很对,我的确没有带够那么多银子,正准备先付下订金,剩下的部分让管家送过来。”宋霏霏道,宋凝以为她付不起钱,她就偏偏要把这蝶戏双花鎏金簪买下来,日日戴着在她眼前炫耀,气死她。

        “听三妹这话的意思,是准备用公里的银子为自己买发簪?”宋凝似笑非笑地看着宋霏霏,嘴角微微上挑,淡淡道。

        宋霏霏这才猛然想起她们夏季的衣服和首饰罗氏都已经让人发下了,最近也没有什么宴会需要特别订做首饰裙子的,如果她要买下这蝶戏双花鎏金簪就必须自己出钱,一千两白银啊,可是她半个小金库的钱了,就这样花出去,到底是心疼的。

        目光一闪,宋霏霏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道:“难得大姐姐喜欢淑妆阁的首饰,不妨就进去挑一件吧,我方才看了一下,这其他簪子虽然没有蝶戏双花鎏金簪华丽,却也是很漂亮的,这紫云木兰簪看起来和大姐姐的气质很是相配,不如大姐姐便一起买了吧……”

        宋霏霏这话说得很是含蓄隐晦,可宋凝还是听懂了她的计划,宋霏霏倒是聪明,自己拿不出银子,就把她也拉下水,到时候没有银两付钱,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用公里的银子了,毕竟这首饰不知是她宋霏霏一个人买了。

        而且,宋霏霏不过是国公府的嫡女,却戴着华丽珍贵的蝶戏双花鎏金簪,身为嫡女的宋凝却只能戴着普普通通的紫玉木兰簪,若是被别人看到,定会耻笑宋凝,这也是宋霏霏想要达到的效果。

        面对宋霏霏的故意刺激,宋凝非但不气不恼,反而微笑着道:“多谢三妹关心,不过是一支发簪罢了,只要我想,淑妆阁的发簪还不是任我挑选。”

        这大概就是生为嫡女的底气吧,宋凝想着,嫡女身份高贵,想要置办一些衣服首饰并不算过分,即便是罗氏也挑不出错处来。

        宋霏霏的小脸瞬间黑得宛如被烟熏过的锅底,宋凝身份高贵,再加上宋晏江对她很是宠爱,的确是要什么有什么,她拿这区区一千两银子来刺激宋凝,确实是有些贻笑大方了。

        望着宋霏霏阴沉的面色,宋凝也算扳回一成,心情愉悦地道:“我出来一天,有些累了,先回府休息,三妹慢慢挑首饰,记得多挑几件,把自己打扮得值钱一点儿!”

        宋霏霏闻言,一双眼中俱是愤怒之色,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宋凝的话是在嘲讽她本身不值钱,需要贵重的衣服首饰来帮衬装点,她虽然身份不及宋凝高贵,可到底也是国公府的小姐,宋凝实在是欺人太甚!

        宋霏霏冷眼看向宋凝,只见她在街道上慢悠悠地走着,在她的身后行驶来一辆马车,而她全然不知。

        宋霏霏目光陡然一寒,急步冲上前,猛地伸出手,朝着宋凝的背后狠狠一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宋凝被马车撞死了,就不会天天晃在她面前碍她的眼,说不定四皇子上官灏也会把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来……

        身侧恶风袭来,宋凝早就有所察觉,宋霏霏不懂武功,她也懒得下重手,脚步微微加快,身子稍稍一歪,轻盈的身体瞬间避开了宋霏霏的突袭,宋凝反手便是一掌打到了宋霏霏的后背上。

        宋霏霏没想到宋凝会避开她的攻势,她偷袭时用尽了全力,一下子推空根本收不住势,宋凝的那一掌更是推波助澜,让她一下子飞到了疾驰的马车前。

        大街上突然飞出一个人来,驾驶马车的马车大惊失色,赶紧拉住缰绳,想要喝停马车,可惜仍然晚了一步,快马的前蹄狠狠踢到了宋霏霏的胸口,将她踢飞出了足足有五六米之远,然后重重掉落在地上,摔得她头晕眼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吁~吁~”车夫用力拉住缰绳,快马长嘶一声,好不容易停下了马车,就听得马车里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是有人撞到了车厢上,紧接着便是一位嬷嬷着急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夫人,你怎么了?老夫人,快醒醒啊……”

        宋霏霏摔得极重,眼神已经开始迷离,只觉得浑身五脏六腑都在撕裂似的疼痛,嘴角缓缓溢出一缕鲜血,全身上下就像散了架,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半死不活地趴在地上。手指微微动了动,用眼神示意宋凝送她去医馆。

        宋霏霏这是咎由自取,宋凝还来不及动作,就见方才驾车的车夫走到了宋霏霏的面前,面无表情地道:“你害得我们老夫人受伤,一句话都不说就想走,想得美!”

        宋霏霏忍着剧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不容易缓缓开口道:“你……你这人怎么……呼,如此不讲道理,明明是你……是你不会驾车,撞伤……伤了我,你反倒还怪……怪起我来了……你……”

        车夫依旧面无表情,就像没看到宋霏霏已经身受重伤,说出的话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众人都要眼睛,明明是你自己冲了过来,撞到了马车,被马蹄踢伤,还害得我们老夫人受伤,怎么能说是我不会驾车呢!”

        如果是平时,宋霏霏肯定已经跳起来与车夫嚷了起来,可她现在受了伤,有气无力,只能虚弱地解释道:“我不是有意……撞到马车上的,是……是有人故意推了我,我才会冲了出来……”

        宋霏霏的声音虽然十分虚弱,可也不难听出其中暗含着的咬牙切齿的味道。

        车夫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看见了站在一旁端庄秀丽的宋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