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如何证明?

第八十五章 如何证明?

        映雪院内室,罗氏正在悉心宽慰着宋云烟,告诉她小不忍则乱大谋,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罗氏皱起眉头:“何人在外吵闹?”

        “回夫人,是大小姐,大小姐她……”小丫鬟话未落,宋凝已然走进内室,手上押着的不是那李妈妈还能是谁。

        “这是怎么回事?”罗氏疑惑地询问着,按理说此刻李妈妈应该已经押着采薇到了官府才对,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李妈妈口口声声指责采薇是居心叵测的贼人,还说一切都是夫人的意思……”宋凝向罗氏告状。

        罗氏皱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事情是这样的,夫人也知道我刚刚醒来,腹中饥饿,便让采薇去大厨房找些吃的,可李妈妈却说已经过了用膳时间,任何人前去大厨房都是居心不良的贼人,采薇受命于我,李妈妈这样说,岂不是在怀疑我是贼人?更过分的是,李妈妈一直说这是夫人的意思,夫人如此通情达理,又怎么下如此无理的命令,李妈妈一直诬陷夫人,我气不过,就打了她两巴掌,并绑来给夫人认错。”宋凝慷慨激昂,一边指责李妈妈胡作非为,一边给罗氏戴了高帽,只要罗氏站在李妈妈那边,立刻就会从通情达理变成蛮不讲理之人,宋凝虽是第一次见到罗氏,却料想着罗氏应该不会不顾及自己的面子吧。

        罗氏眉头一皱,这宋凝还真是牙尖嘴利,就连她也被说得哑口无言,难怪李妈妈会栽在她手中,只是,她当真是宋凝吗?她可是记得原来的宋凝胆小懦弱,就连抬头看她都不敢,更不要说是大声地与她争辩了,明明是同一个人,变化怎会如此之大?

        李妈妈不知罗氏心中所想,只是听了宋凝的话后大急,呜呜的叫着想为自己说话,可她嘴巴被宋凝堵住,即便再巧舌如簧,也说不出话来为自己辩解。

        “李妈妈好像有话要说。”罗氏使了个眼色,两名小丫鬟快步上前,为李妈妈松了绑。

        李妈妈得了自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发福的身体微颤,头磕的咚咚作响:“禀夫人,是大小姐不分青红皂白,还没等老奴把话说完,便急着袒护下人,打老奴耳光。”

        李妈妈是董氏的得力助手,府中下人甚至是庶女们见到她都很恭敬,宋凝虽然是大小姐,可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担得起这尊贵的身份。

        “住口!”罗氏望一眼苏向晚,怒斥李妈妈:“大小姐是咱们国公府的千金,知书达理,岂会做这种事情!”

        “夫人明察,若采薇真是奉了大小姐之命,又何必在大厨房门口鬼鬼祟祟的,她摆明了是心中有鬼,若是夫人不信,可问问那两名丫鬟,她们总不会撒谎欺骗夫人吧!”李妈妈低垂着头,掩去了眸底的狠毒,那两名丫鬟也是夫人的人,肯定会顺着自己的话说,宋凝,你就等着倒霉吧。

        采薇一听这话便急了,立刻出口反驳:“李妈妈你胡说,奴婢还未走到厨房门口便被你给绑了,何来鬼鬼祟祟之说?”采薇说着,又转头看向宋凝,诚恳地道:“小姐,奴婢所言句句属实,求小姐相信奴婢。”

        宋凝握了握采薇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道:“你不用着急,是非曲直夫人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李妈妈说的可属实?”罗氏严厉的目光射来,丫鬟们纷纷低下了头,悄悄去望宋凝。

        宋凝刚刚醒来,脸色尚且有些苍白,可她沐浴在阳光中,神色平静,云淡风轻,嘴角微挑,流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如出水芙蓉般清新圣洁,可眼瞳却幽然深邃到了极致,慑人心魄的气势让人的呼吸为之一窒。

        两名丫鬟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呆呆的站立着,忘记了应该如何反应。

        罗氏紧紧皱起眉头:那两名丫鬟怎么不说话?难道……

        “李妈妈声称采薇意图下毒,不知可有证据?”宋凝开口问道,主动出击,她可没心情和她们在这里耗时间。

        虽然不知道那两名丫鬟怎么了,可李妈妈却是底气十足,人证没了,可她还有物证啊,“当然有,回夫人,老奴怀里有一包东西,便是从采薇身上搜出来了。”

        李妈妈说着,抬手从怀中摸出一包东西,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

        只见黄色的纸张之中,包着的赫然是剧毒之物——砒霜!

        采薇一见砒霜,面色巨变,倏地跪在了地上,磕头道:“夫人明察,大小姐明察,这砒霜根本不是奴婢的,奴婢从未见过此物。”

        与采薇的慌乱不同,李妈妈却是得意洋洋,胜券在握,道:“还敢狡辩,这明明就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你妄图下毒,其心其行可诛!”

        罗氏将手指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一下一下地敲着,“咚咚”的声音让人心慌,不过这些人不包括宋凝就是了。

        “李妈妈已经拿出了证据,不知大小姐还有何话说?难不成还要继续偏袒犯了罪的奴婢?”宋凝啊宋凝,你转了性子又怎样,这次看你还怎么逃脱,与本夫人斗?真是异想天开!

        宋凝不慌不忙,道:“李妈妈说这砒霜是从采薇身上搜出来的,可有证据?”

        李妈妈得意的脸一僵,道:“这能有什么证据?所有人都可以作证,这砒霜就是从采薇身上搜出来的。”

        李妈妈说着,阴毒的目光重新落到那两名小丫鬟身上,吓得她们连连点头作证:“没错,我们亲眼见到的。”

        “你们当真亲眼见到了?”宋凝似笑非笑地看着两名小丫鬟,明明是和煦的笑容,在两个小丫鬟看来,却如坠冰窟,被吓得不敢再开口。

        罗氏蹙眉,状似惋惜地道:“大小姐,你一向是宅心仁厚,可这奴婢实在太过胆大妄为,即便是你也不能偏袒她了。”

        “夫人不必急着给采薇定罪,我还有些话要说。”宋凝清脆的声音在内室响起,“李妈妈口口声声说这砒霜是从采薇身上搜出来的,如果我有办法证明这砒霜根本不是采薇的,是不是就证明包藏祸心的贼人另有其人呢?”

        罗氏一愣,没想到宋凝会说出这番话来,在她看来,所有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宋凝完全是在做无谓的挣扎,不过那又如何呢,每条鱼临死之前都还要蹦跶两下呢,她不妨看看宋凝还能蹦跶出什么浪花来。

        “哦?”罗氏停下敲打扶手的手,眉毛一扬,似是不相信一般道:“不知大小姐想如何证明?”

        宋凝站在内室中间,明明已经被逼得无路可退,却仍不见有一丝一毫的慌乱,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高傲的自信,自成风华。

        “还请夫人命人打一碗清水来。”宋凝淡淡说着。

        虽然不明白宋凝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只是既然她不见棺材不落泪,那自己便成全她,罗氏摆手,吩咐道:“来人,打一碗水来!”

        下人的速度很快,半盏茶后,一碗清水端到了宋凝的面前。

        “大小姐,请吧。”罗氏不屑轻哼,她倒是想看看宋凝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宋凝道:“不知可否借夫人手中的砒霜一用?”

        罗氏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那砒霜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手中,要知道这砒霜可是含有剧毒的,罗氏忙道:“拿走,拿走,快拿走。”

        宋凝上前,从罗氏手中接过砒霜,看着罗氏一脸嫌弃躲避的模样,摇了摇头,大部分人都只知道砒霜含有剧毒,可他们不懂,少量的砒霜不仅不是毒物,还是很好的药材,可以治疗肺结核等疾病。

        罗氏看着宋凝打开包裹着砒霜的黄纸,将里面的砒霜全部倒去了碗中,不由好奇:“你这是在做什么?”

        砒霜溶于水中,无色无味,宋凝将瓷碗端到罗氏的面前,道:“夫人,请看。”

        罗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什么?”

        宋凝指着碗,悠然开口:“大家都看到了,砒霜已经与水相溶,可砒霜沾上的油却漂浮在了水面上。”

        其他人不知道宋凝的话到底有何深意,可李妈妈却是在看到水面上浮着的油脂之后,双腿不自觉地开始颤抖起来,苍老的眼睛里一片灰白,面如土色,嘴唇也不自觉的哆嗦着,哪里还有之前半分威风凛凛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罗氏看着宋凝,问道。

        宋凝斜睨着李妈妈,道:“夫人这样还看不出来吗?李妈妈去过厨房,又拿了砒霜,手上的油脂沾到了砒霜之上,油脂不溶于水,所以漂浮在了水面上。”

        原来是这样,众人恍然大悟,感叹大小姐真是目光如炬,就连砒霜上有油都能看出来。

        其实宋凝会发现砒霜上有油完全是个巧合,李妈妈掏出砒霜来的时候,太阳正巧射到了那晶白晶白的砒霜之上,宋凝却发现砒霜之上有什么东西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心里便存了疑惑,后来当她看到李妈妈指缝间的油脂的时候,她便明白了。

        还真是小瞧了宋凝,罗氏心里恨恨地想着,嘴上却是说道:“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证明李妈妈是贼人,说不定那砒霜之上的油脂根本就是采薇身上的呢。”

        就知道罗氏会这样说,宋凝笑着开口:“夫人不妨打盆水来,看看谁的手上带有油脂,一切自见分晓。”

        罗氏的手紧紧抓着座椅扶手,指端发白,何必打水,其实一切都已经昭然若揭了。

        就在这时,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宋云烟却道:“说不定这砒霜上的油脂是李妈妈在搜身时,不小心沾染上去的呢。”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的,二小姐真是聪明。”李妈妈连忙出声附和,她刚刚怎么没想到这层……

        宋云烟看着宋凝,满目不屑,宋凝这么轻易就想翻盘,也不问问她同不同意。

        宋凝扬唇淡笑,这宋云烟倒也不傻,还知道抓住她话里的漏洞来反咬一口,只可惜啊,要让她失望了,“如果油脂是在搜身的时候沾上的,那么包着砒霜的纸张之上理应也有油脂才对。”

        宋凝说着,高高举起手中的黄纸,道:“可是大家看,这黄纸上干干净净,一滴油污也没有,那么我想请问二妹,如果砒霜上的油脂是在搜身的时候沾上去的,为何黄纸上没有油污呢?”

        宋云烟被宋凝驳斥得哑口无言,她怎么也没想到宋凝会拿出那张黄纸来说事,眼下更是坐实了李妈妈藏毒诬陷的罪名,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事情的真相摆在眼前,罗氏眼底的黑色越凝越深,不能问罪于宋凝,只能问罪李妈妈了:“李妈妈你可知罪?”

        “夫人,李妈妈这身藏毒药,想要加害于人的行为实在是令人发指,如此险恶的用心实在当诛,此等胆大包天的恶奴本应送官处理,只是李妈妈在府中辛苦几十年,又是夫人身边的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是报官,岂不是让夫人没了面子,依我看,倒不如夫人自己处理了干净……”宋凝微微笑着,眼瞳漆黑如墨:她看似在为李妈妈求情,实则是巧妙的帮李妈妈坐实了罪名。

        罗氏本打算小惩李妈妈,做做样子,应付宋凝,哪曾想被宋凝抢了先,字字珠玑,步步逼迫,若她不重罚李妈妈,就难以服众。

        “来人,将李妈妈拉下去,杖毙!”罗氏闭上眼睛,冷声下了命令,事情要完美解决,必须牺牲掉李妈妈。

        “夫人,奴婢跟随您多年……求您开恩……”李妈妈声嘶力竭的哭诉着:她才四十几岁,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罗氏被她吵的心烦意乱:“你虽是府中老人,却犯错太大,本夫人也救不了你。”

        李妈妈被拖了出去,罗氏看着跪着的采薇只觉得碍眼,她原本的计划是让李妈妈给采薇安一个意图谋害主子的罪名,然后报官,借机除掉宋凝身边的人,又可以让宋凝声名狼籍,只是没想到,宋凝轻轻松松便化解了自己的布局,不仅没伤到她一根毫毛,反而还折损了李妈妈,真是可恶,可恶,可恶!

        半个时辰后,李妈妈被杖毙,宋凝‘安慰’了罗氏几句,离开映雪院,走出很远一段距离后,她还能感觉到罗氏射向她的阴冷目光,不过那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是不会惧怕罗氏的,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