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旁人是羡慕不来的

第八十三章 旁人是羡慕不来的

        此时的宋凝已经接受了她变成“宋凝”的真相,秉承着一贯既来之则安之的作风,宋凝斜躺在软椅上,手里拿着那本讲述“梁山伯与祝英台”凄美爱情故事的话本子看得津津有味。

        采薇却是好奇,小姐从来都是大本不出二门不迈的,知书达礼,怎的今日有兴致看起市面上的话本子了?

        不过采薇是宋凝的贴身婢女,只要宋凝醒过来,她就高兴,走到软椅侧面,为宋凝倒了一杯峨瑞绿茶,道:“小姐,奴婢去给您拿点儿点心。”

        “嗯”,宋凝慵懒地躺在软椅上,正巧看到了一页书的最后,纤长的手指在页脚一点,翩然翻倒下一页。

        采薇看着宋凝如此入神的样子,偷偷笑着,端着洗脸水欢快地走出了房间,若是老爷知道小姐醒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宋凝看了一会儿话本子,却觉得口中有些干渴,这才放下手中的书本,端起之前采薇留下的茶杯,放在鼻尖闻了闻,一股清香直钻入鼻中,倒是好茶。

        宋凝吹了吹水面上浮浮沉沉的茶叶,一抬手,一杯茶水尽数下肚,这才觉得干渴之症好了些,这峨瑞绿茶清新芳香,回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味儿,让宋凝原本有些昏沉的意识霎时醒了过来,不由得惬意地呼出一口气。

        重新执起桌上的话本子,宋凝正打算继续看,却见房门“啪”地一声被人推开,采薇红着一双眼睛,右脸颊上还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把原本俏丽的小脸都给毁了。

        宋凝连忙放下手中的话本子,走到一言不发的采薇身边,问道:“你不是出去拿点心去了吗?怎的变成了这副样子?”

        宋凝关怀的话语让采薇止不住地掉眼泪,抽噎道:“方才,方才奴婢去大厨房为小姐拿糕点,正巧听到二小姐与三小姐在讨论小姐,奴婢就忍不住放慢脚步听了听……”

        “三小姐恭喜二小姐马上要嫁给三皇子,二小姐却得意地说,多亏小姐落了水一病不起,否则这门婚事就要落到小姐头上了,还说,还说……”

        宋凝问道:“她们还说了什么?”

        “还说,如今小姐被许配给了一个傻子,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遭此大辱,还不如死了算了。”说到后面,采薇的声音越来越小,“奴婢听不下去,便上去理论了几句,便挨了一巴掌。”

        宋凝看着她脸上明晃晃的巴掌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本想着自己刚进肉体,这几日需得安分休养,没想到她不出门,倒是麻烦自己找上门来了。

        采薇是她的人,她们居然动手打了采薇,她必须得向她们讨个说法:“走吧,采薇。”

        采薇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但还有些抽抽嗒嗒的,“小姐,去哪里?”

        宋凝看她一眼,笑道:“去给你找场子。”

        虽然不明白宋凝口中的找场子是什么意思,但采薇隐约猜到宋凝是要去给自己出头,连忙跪倒在地,垂首与地面相贴,道:“小姐,您不能去,您不能去啊。”

        “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被打了却什么也不做吗?”

        “小姐,你刚醒来,身子还没有痊愈,老爷也不在府中,你现在出去会被欺负的,奴婢没事,求小姐不要出门。”采薇膝行跪在宋凝脚下,就是不让宋凝出门。

        宋凝无奈,只得把她扶起来,就听得外间有人禀告道:“大小姐,二小姐与三小姐来了。”

        闻言,宋凝眉梢一挑,得,她不去找山,山倒自己找来了。

        宋凝走到软椅上坐下,一旁的采薇却是看着宋凝,目中尽是担忧的神色,宋凝明白,采薇是怕自己在她们面前吃亏受气,宋凝忍不住轻轻拍了拍采薇的手背,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让她放心。

        宋凝刚端起茶杯,房门便被人推开,两道窈窕的倩影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当先的那人身穿一袭桃红色长裙,裙子上绣着精致的桃花,愈发显得她身材扶风弱柳,小巧的堕马髻与整体搭配相得益彰,有一股清新自然之美。

        耳她身后的女子却是一身湖青色裙装,前面缀有几朵零星的水仙花,猛地看过去就像是为前者陪衬的绿叶,而她则梳了一个灵蛇髻,飞扬而上的墨发不仅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反而会让人觉得头重脚轻,失了美感。

        两人的气质相差如此明显,宋凝只一眼便猜到了二人的身份,那位穿桃红色裙装的,小脸满是得意的应该就是她的二妹——宋云烟,至于她身后那位嘛,自然就是她的三妹——宋霏霏了。

        宋凝施施然放下手中的杯盏,和颜悦色地道:“二位妹妹,坐吧,今日怎么得空到姐姐这里来?”

        宋凝是宋国公原配夫人所生的女儿,是为嫡系,且又比她们早出生一些,自称为姐姐是不过分的。

        只是,她们以前见到的宋凝,大多都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今天这个怎么有些不一样呢?

        可坐在那里的明明就是宋凝本人,没错啊,宋云烟心里纳闷,面上却是红唇微翘,呵呵一笑,道:“姐姐有所不知,姐姐昏迷了三月有余,这不今天刚听说姐姐醒了,我与三妹便巴巴地赶来探望姐姐了。”她顿了一下,眼角扫过宋凝,“姐妹一场,我们也好给大病刚愈的姐姐解解闷。”

        解闷?

        宋凝眉眼微抬,怕是故意来给她添堵的。

        宋云烟见宋凝不说话,向宋霏霏使了一个眼色,宋霏霏忙道:“大姐姐刚醒来,可能还不知道吧,二姐要与三皇子殿下成婚了,这可是全府的喜事啊,所有人都高兴得不得了!”

        宋凝已经听采薇讲过,这具身子的主人原来的未婚夫是三皇子上官瀚,可上官瀚偏偏瞧上了宋云烟,两人没少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原主爱慕上官瀚,自然是日日以泪洗面,那日落水之后,上官瀚却是连一句问候都没有派人捎过,狠心凉薄可见一斑。

        现在宋霏霏就这么当着人的面大大咧咧地说出来,直接便是想给她难堪,明里暗里都在嘲笑她管不住男人的心,被自己的妹妹抢了准夫婿。

        只是她们没想到,眼前的宋凝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宋凝了,在她眼里,她们不过是使些雕虫小技罢了。

        “那便恭喜三皇妃了。”宋凝一勾唇,微笑着道。

        宋云烟浑身一僵,微翘的红唇一滞。

        宋凝是国公府嫡女,嫁过去自然便是皇子妃,可她只是宋府的庶女,就算许配给了三皇子,最多也只能是个贵妾,与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皇子妃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

        宋凝这是在故意寒碜她,宋云烟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憋闷得紧。

        她用指甲戳了戳手心,勉强把那尴尬的笑容维持下去,道:“大姐姐说笑了,妹妹哪里高攀得起三皇妃的位子。”

        就是知道你高攀不起,这才说出来寒碜寒碜你呢,宋凝这样想着,面上却是一派和善:“二妹不要妄自菲薄,只要三皇子喜欢,是什么名分又有何重要的呢?”

        知道宋云烟最看重名分,宋凝便一直提一直提,看她还敢不敢故意来这里找麻烦。

        “大姐真会说话。”宋云烟干笑一声,垂了眼眸,心思也跟着千回百转,掩了红唇,道:“昨日姐姐还没有醒来,三皇子殿下命人送来许多珍贵的药材与补品,不若妹妹待会儿让人送些来给姐姐吧。”

        这又是变着法儿地在秀恩爱吧?

        宋凝抽了抽嘴角,倒也不客气,道:“那就多谢二妹了。”反正她刚刚醒过来,的确是需要补补身体。

        宋凝话音刚落,就听旁边的宋霏霏轻声细语地道:“三皇子对二姐如此尽心,那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二姐当真是个有福之人。”

        宋凝淡淡看了宋霏霏一眼,从刚才进门到现在,她不过说了两句话,可每句话都是话里有话,看她长得温婉贤淑,原来也是个绵里藏针的,她口中的“旁人”,大概、也许、肯定就是指她这个被抛弃的未婚妻了。

        宋云烟听了宋霏霏的话,脸上阴云一扫而光,掩嘴笑道:“三妹客气了,三妹也是个有福之人,迟早也会嫁得如意郎君的。”

        两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宋凝眉心微抬,都是有福之人,就她没福是吧?只是听宋云烟这话,好像与宋霏霏也并不是看起来那般要好,要不然怎么会说如意郎君,而不是祝她也嫁入皇室呢?

        余光朝宋霏霏一瞥,宋凝恰巧看到宋霏霏眼里一闪而过的嫉妒和不甘,不过眨眼的时间,宋霏霏便已经恢复如常,能这么快隐藏好自己的情绪,看来这宋霏霏并不是看起来这般无头无脑的。

        “二姐莫拿我打趣了,现如今,长安城里的风头谁能及过二姐呢,二姐如今可是三殿下心尖尖儿上的人呢。”宋霏霏低头浅笑,继续恭维着宋云烟。

        宋云烟眼角得意之色更甚,转过头看向宋凝,却见宋凝神色淡然,脸上一丝嫉妒怨恨也无,她与宋霏霏唱了半天的双簧,结果人根本不在意,真是令人不爽。

        宋凝刚刚醒来,爹又不在府中,宋云烟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眼珠一转,便笑着开口:“大姐姐,这发簪是前几日三皇子送我的,我看姐姐发上如此素净,若是添上一根发簪必定会是极美的。正巧我那里发簪也多,不如今日我便将这发簪送给姐姐吧,全当是庆贺姐姐醒来。”

        宋云烟如此说着,右手在发髻上摸了一圈,这才摘下一根簪子来,放在眼前看了几看,复又递给宋凝。

        宋凝眼睛一眯,朝那簪子望过去,只见那簪子通体碧绿,一丝杂色也无,顶部还雕刻着一朵梨花,做工精细,用料考究,的确是一支不俗的簪子。

        不过,宋云烟这样把上官瀚送的簪子拿出来说要送她,是炫耀呢,还是炫耀呢?

        宋凝眨眨眼睛,勾唇笑道:“既然二妹如此有心,姐姐便却之不恭了。”

        宋凝伸手去拿躺在宋云烟掌心中的梨花簪子,在簪子就要全部离开宋云烟掌心的时候,宋云烟起身一把握住了簪子。

        是以现在的局面就变成了宋凝想要拿走簪子,宋云烟又紧紧抓住簪尾不放,两相对峙,宋凝率先松手,道:“若是二妹舍不得的话,姐姐也不好强人所难。”

        宋凝这话说的,就是在讽刺宋云烟说话不算话,送出去的东西又要了回去。

        宋云烟脸色一滞,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重新把簪子塞回宋凝的手里,道:“大姐姐这是哪里的话,这东西说送给大姐姐便是送给大姐姐了,云烟怎会舍不得?”

        宋凝把玩着手里的簪子,似笑非笑地问道:“二妹妹当真舍得将此玉簪送我?”

        宋云烟别过眼,道:“自然是舍得的。”

        “如此,就多谢二妹了。”宋凝握紧了簪子,将簪子递给身后的采薇。

        却见采薇瞪着眼睛,气呼呼地咬着嘴皮,满脸的愤愤不平。

        宋凝心里明白,采薇这小丫头这是在为自己抱不平呢。

        只是有什么好不平的呢?不过是一支簪子,她宋凝还是受得起的。

        “采薇,好好收着”,这一声宋凝加重了语气,采薇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簪子,应了一声。

        宋云烟看着采薇手里的簪子,头脑有些发懵,心里突然一阵肉痛,她原本是想接着簪子羞辱宋凝一番,一般这种情况,宋凝不是应该黯然神伤,然后推拒吗?宋凝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收下了,还一脸的无所谓,这怎么不按套路来啊?

        宋云烟心疼不已,这簪子很贵重的好不好,这簪子她明明就很喜欢的好不好,就这样平白送给了宋凝,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宋云烟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宋凝自然也看出来了宋云烟对这支簪子的在意,她就是故意的,她要让宋云烟赔了夫人又折兵,如今她们的招数已经使了,是该她上场的时候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