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鬼妃驾到:先撩为敬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真凶是他

第六章 真凶是他

        陆墨北将事情的经过重新说了一遍,姚鹤的眉梢挑了挑,道:“这么说来,身上有抓痕的人就是真正的凶手了?”

        陆墨北点了点头,宋凝说的他算是明白了,“就是这个道理。”

        姚鹤扫视了一圈,那眼中暗含的气势让许多人悄悄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姚鹤若有所思地收回目光,道:“那就让人来检查吧,各位没有意见吧?”

        众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倒是杜尚书第一个跳出来,十分不爽地开口:“怎么说我也是朝廷命官,怎么能让人说搜就搜,哼!”

        仿佛早就料到杜添鸿会这样说,姚鹤从怀中掏出一物,赫然是明黄色的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尚书府丫鬟枉死一案还有甚多疑点,朕心难安,特命大理寺卿全权调查此案,绝不姑息真正的凶手,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扰乱案件的调查,钦此。”

        姚鹤摇了摇手中的圣旨,道:“怎么样,杜尚书,皇上亲自下的诏令,你不得不从吧?”

        杜添鸿气得牙痒痒,姚鹤是有备而来,方才故意不拿出圣旨,就是为了让他难堪,哼,姚鹤,这笔帐他先记下了。

        和杜尚书同样震惊的还有陆老爷,他怎么都没想到一桩命案会闹得如此之大,竟然还惊动了皇帝,特地命大理寺卿调查此案,还下发了圣旨,皇帝还真是宠爱陆墨北,就因为他是齐安王世子吗?真是不公平!

        姚鹤带来的侍卫都是训练有素之人,召集了齐安王府的所有人,很快就清查完毕了,正如陆墨北所说,他的身上别说是抓痕了,就连一片红紫都没有。

        肤若凝脂,细腻如瓷,本是用来形容女子的皮肤姣好,此时放在陆墨北的身上确实再贴切不过。

        陆墨北自证清白倒是让姚鹤多看了他几眼,目光意味深长,一名侍卫附耳,颇为为难地道:“大人,所有人都已查验完毕,除了杜尚书。”他只是一介侍卫,奉命办事,杜尚书官位比他高太多,他没有办法,这才过来请示。

        姚鹤收回看向陆墨北的目光,铿然道:“杜尚书这是何意?是将陛下的圣旨视为无物吗!若真是这样,姚某今日便禀明陛下。”

        姚鹤一面说着,双手一面在空中做了个行礼的姿势,以示对皇帝的敬畏。

        眼见着众人怀疑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杜尚书内心挣扎无比,伫立在原地迟迟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姚鹤手指微动,几名侍卫不动声色地逼近杜添鸿,既然他拒绝配合,自己只好采取强硬手段了。

        在侍卫距离杜添鸿仅两步之遥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的杜添鸿突然睁开了眼睛,似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宽大的袖袍向后一甩,傲然道:“不用查了,本官身上的确有抓痕,也的确是蒹葭所留下的,但本官绝对没有杀害她。”事已至此,想瞒也瞒不过去了,杜添鸿索性自己说了出来。

        杜添鸿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面之中,人群之中瞬间炸开了锅,尤其是陆老爷与陆夫人,更是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他们的掌控了,这一切都是从陆墨北要求看尸体的时候开始的,真是个天煞的扫把星,专克他们夫妇二人!

        面对杜添鸿苍白无力的解释,姚鹤面无表情,道:“这些话杜大人还是留着和陛下说吧,来人,把杜添鸿拿下!”

        两名侍卫走了上去,抓住杜添鸿的胳膊,准备将他带走,却猝不及防被杜添鸿给甩开了,挥舞着胳膊,怒瞪姚鹤,大喊道:“我已经说了,凶手不是我,你们抓错人了!”

        “杜添鸿,你这是要公然拒捕不成!”姚鹤冷声道,话音刚落的同时,便有着更多的侍卫朝着杜添鸿扑了过去。

        本来就小的房间此刻更是乱作一团,宋凝和陆墨北早就躲到了角落之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场闹剧。

        宋凝双手环胸,俨然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问道:“你说杜尚书能坚持多久?”

        陆墨北看了看闹哄哄的众人,摇了摇头:“墨北猜不出来。”

        “我赌他拗不过三秒。”宋凝悠然接口,并自顾自地数起数来:“一!”

        “二!”

        “三!”

        “三”字刚刚出口,就见杜添鸿被侍卫们按翻在了地上,衣袍上占满了灰尘,头发散乱,玉冠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陆墨北一脸崇拜地看着宋凝,道:“漂亮姐姐,你好厉害啊!”

        宋凝呵呵一笑,小孩子还真是单纯啊,杜添鸿本就是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不过是情绪激动才与侍卫们对抗了起来,可书生毕竟是书生,怎么可能敌得过侍卫,就像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一般,能坚持三秒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杜添鸿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跪在地上,却还是拼命挣扎:“姚鹤,你抓错人了,凶手真的不是我,快把我放了!”

        姚鹤只是淡淡道:“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和皇上说吧,带走!”

        杜添鸿被扣上了木制的枷锁,垂头丧气,哪里还有之前颐指气使的高傲模样,就在他们要走出小院的瞬间,迎面却跌跌撞撞地跑来一人。

        等她走进一看,原来是杜添鸿的原配夫人黄瑞珍,她的脸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涨得通红,头上的珠钗亦是歪歪斜斜的,不过是三十左右的年龄,看起来却如老妪一般无二,脸上皱纹横生。

        若不是听他们唤她一声“杜夫人”,宋凝差点儿以为这是杜添鸿的母亲!

        杜添鸿显然极不待见这位原配夫人,见她到来,只是没好气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快回去!”

        黄瑞珍却是不搭理他,只是盯着姚鹤,道:“你们这是要把我的夫君带到哪里去?”

        姚鹤公事公办地说道:“杜尚书杀了人,我们要把他带回大理寺审问。”

        “你说的是蒹葭那个小贱人吧。”杜夫人的嘴角抽了抽,对蒹葭怀有一股莫名的恨意:“不用审了,那小贱人是我杀的。”

        “胡言乱语!”这次说话的是杜添鸿,他瞪着黄瑞珍,怒道:“你还嫌事情不够乱是不是!给我滚回府里去,别出来丢人现眼的!”

        啧啧,对自己的发妻如此态度,这杜尚书也不是什么好人!宋凝漂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杜夫人道:“我没胡说,那小贱人身体里的藏红花就是我下的!”

        黄瑞珍说着,狠狠朝地下啐了一口,又用鞋底反复地踩和碾压:“那个小贱人,勾引老爷就算了,还怀了贱种,本来就是个下贱的人,凭什么怀上老爷的孩子……”

        黄瑞珍气得胸口上下起伏,道:“我都没怀上孩子,那个贱蹄子怎么能强在我的前面,老爷本就有纳她为妾之意,若是让她平安生下孩子,她还不母凭子贵,在我的头上拉屎撒尿吗!我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我就准备了一大碗藏红花,逼她当着我的面狠狠灌了下去,一滴不剩,哈哈,一滴不剩,你们真应该看看她当时绝望的样子!”

        “疯妇!”杜添鸿手上戴着枷锁,不能动手,却是飞起一脚,带着十二分的力道踹到了黄瑞珍的胸口上,睚眦欲裂,吼声震天:“你这个疯妇,那可是我的孩子,你居然杀了我的孩子,你个贱人,我杀了你!”

        说着就要冲过去,却被侍卫们牢牢压制住了手脚,只能在口中不停地咒骂着:“疯妇,疯妇,你不是人,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