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黯然而去

第四百九十二章 黯然而去

        东方星辰一听云扬这个名字,顿时惊住了:“云扬?”转头一看,云扬蒙着面罩的身影映入其眼帘,就站在自己身侧不远。

        此刻,面罩后一双眸子,闪烁着冰冷的杀机,死死地锁定着自己。

        云扬纵然心坚胜铁,但此刻却也忍不住叹息一声。

        东方浩然这句话说的很明白。

        谁动手?!

        不管谁动手,东方星辰都是一定要死的,死定了!

        但云扬此际罕有的有些拿不定主意,径自开口道:“我从来都没想过让你动手,再怎么说……虎毒不食子,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对你来说,不但是一份心伤,更是一道心魔。是故,我从一开始就打算由我来下杀手!”

        “但现在又与之前不同,你问出了这么多的事情,那么多英雄后人血脉……就这么冤死了,若是此獠不由你亲手了结,非但你心中的愧疚难得发泄,成为心魔潜伏,更难得给那无数冤魂以交代……”

        云扬顿了一顿才又开口说道:“进退两难,首尾两端,尽皆是难,不知西门宫主可有什么处理意见吗?”

        西门翻覆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虽然自己的儿子更早一步丧命在云扬手里,但他对于云扬此刻的玲珑心肠还是表示了欣赏。

        云扬提及的两点,全都说到了重点上。

        无论让不让东方浩然下手,都是一个大问题!

        而关于这个处理意见,由自己这个间接当事人,两厢排解的话,才是最佳方式。

        想到这里,才待要开口说话,却是蓦然冷汗涔涔。

        因为西门翻覆一个念头陡然升起,东方星辰的所作所为,丧心病狂,十恶不赦,死有余辜,而他做的那些个勾当,东方浩然显然是不知道的,否则事态怎会失控至此。

        那么,自己又如何呢?自己的儿子,西门翻覆又如何呢?!

        东方星辰没有死,被东方浩然问出来这些事……

        这才导致了心中无限愧疚,进退维谷,前后无路!

        若是西门翻覆也没有死呢?自己要不要问?

        恐怕也是要问的……

        而问题的答案会乐观吗?!

        西门翻覆一点都不会抱有幻想,因为他已经想起,自己的西天神宫,貌似也有一些英雄后人选择举家搬离,远遁后尘,从此再无音讯,宛如人间蒸发……

        而就在刚才,东方星辰还说过:西门寰宇与我的观点一样。那岂不就是说……

        心念转动,西门翻覆冷汗更甚,汗透重衫,却自斩钉截铁的开口道:“云扬,还是由你来下手吧!”

        心底的愧疚,东方浩然还可以用来日杀敌来弥补,但若是当真做出了亲手斩杀自己的儿子这等事情,对于其心灵的创伤,却将是永生永世永难弥补的!

        东方星辰瞪着眼睛,懵逼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再看看自己父亲,脑海中再陷混沌氛围。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在商量着让谁来杀我么?

        为什么啊?!

        突然间一阵巨大的荒谬感涌上心头。

        我是谁?我在那里?我在干什么?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亲爹与别人商量着谁来杀我?

        “爹……”东方星辰满眼希冀哀求与求助地看向自己的父亲。

        东方浩然咬牙切齿,睚眦欲裂:“住口!我东方浩然没有你这样的畜生儿子!”

        锵!

        云扬拔刀出鞘,森森杀机更上层楼。

        “爹!救我……”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甘就死东方星辰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道。

        但是,最后的呼救哀鸣就只吼叫了一半,云扬刀光如匹练,已经一挥而下!

        他已经迫不及待,再也不想要看到这张无耻的面孔!

        刀光落下!

        血光溅起!

        绿光升起。

        灵魂,直接泯灭!

        东方星辰的身子分成两节,噗噗的倒在地上。脑袋咕噜一声落在地上,滚了几滚,仰面朝天,眼中还是一片疑惑不解。

        为什么?

        东方浩然仰脸朝天,身子颤抖更甚,嘴唇紧紧闭住,眼睛也紧紧的闭着。

        他仍旧不想看到儿子的最后死状。

        但他终于还是转过头,看了一眼。

        然后,那挺拔的身姿分明没有任何变化,但给人的感觉,却似乎在那一瞬间直接老了数十年!

        结束了!

        从一个小肉团被自己抱在怀里逗弄,一点点长大,一点点悉心教导,经历了这么多年……

        时至今日,此时此刻,尽数化作了虚无!

        他一死了之,但是他所制造的那滔天罪孽……如何救赎?

        他闭上眼睛,隐隐约约看到了无数的人影,一个个出现在面前,那是自己的兄弟,一个个都在愤怒地质问自己。

        “东方浩然,我为了人类奋战一生,身死道消,你答应的照顾我的后人,就是这么照顾的?”

        “东方,你的承诺何在?”

        “东方,我的家人可好?”

        “东方,你照顾的太好,我要不要感谢一下你?”

        “东方,你就这么对待你死去的兄弟的家人?”

        “……”

        东方浩然闭着眼睛,突然放声嘶吼:“不!…………兄弟们,我……”

        面前幻影,突然骤然消失。

        西门翻覆在一边看着,轻轻叹息:“东方!”

        “……啊?”东方浩然有些茫然。

        “我们回去吧。”

        “回去?”

        “回天宫。叫上北宫,回天宫。这间的事情,已经了了。”

        “回……天宫……啊……”东方浩然的声音有些悠远。

        良久良久,才梦呓一般的说道:“不错,我们还要回去收拾残局……给当年牺牲的那些兄弟一个交代……我要去他们坟上……磕头请罪……为子不肖,都是他老子的过错……纵然这份歉意,已无意义……”

        一侧,云扬沉默不言。

        此时此刻,纵然多智如他,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应景。

        似乎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他坚信自己做得没有错,自己杀得理所应当,大快人心!

        但是,面对这两个刚刚失去了亲生儿子的父亲,却怎么也做不到全然的理直气壮!

        毕竟,他们的儿子……是自己杀的。

        亲情,曾经是云扬的最大缺憾与渴求,即便是现在,有了目标的现在,云扬仍旧珍惜每一点亲情,他甚至不敢想象,这种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的选择会是什么!

        两位宫主脚步蹒跚着,转身走去,背影无限苍凉。

        “东方宫主……”云扬迟疑了一下,还是叫道。

        东方浩然的身子停下,却没有回头:“怎么?”

        “你……不带走令郎的尸体吗?”云扬问道。

        一旦无常万事休,东方星辰神魂俱灭,生迹不存,但尸身尚存,若是将之入土为安,虽然不过掩耳盗铃,但对于一位父亲来说,总是一点慰藉。

        东方浩然身子一颤,僵硬在原地,良久良久,才狠狠的咬着牙、嘶哑着声音说道:“就将他……喂狗了吧!”

        突然间一声长啸,冲天而起,整个身子瞬间化作流光,一闪就已消失不见。

        西门翻覆叹息一声,袍袖一卷,将东方星辰的两片残尸卷了起来,收进了空间戒指;声音倍显空洞的说道:“本座也要回去……回去,调查一下……这些年里,这几人,有没有犯下……同样的罪孽……”

        他的声音充满了颤抖的意味,显然对自己的调查结果并没有半点自信。

        事实上,西门翻覆心里很清楚,如同明镜一般。

        自己的儿子与东方星辰身份相若,地位相若,无论眼力阅历才分见识全都在伯仲之间,甚至此番对待云扬这位玄黄英雄的策略方针也一般无二,如此相似性格脾气,几乎一模一样的恋栈权力,又岂会在对待视英雄好汉一事上有所不同……相信东方星辰做过的事情,西门寰宇纵然不说全部干过,只怕大半也都是做过的!

        西门翻覆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心中有数的,尤其是在近距离旁听过东方星辰的告白。

        这一点,或者不用查还好些,还能落个难得糊涂。

        但是这份难得糊涂,自己却做不到。自己难得糊涂了,那么,那些战死的英灵怎么办?那些冤死的冤魂,怎么办?!

        查,是一定要查的!

        “西门宫主!”云扬肃容,严肃的说道:“死者已矣,还请节哀一二。但云扬尚有一句话要说:今日辣手除掉了这么多人,对于三大天宫的日后发展……或暂时折损元气,战力锐减,但来日,将有许多好处,终是利大于弊!”

        利大于弊么?!

        关于这一点,以西门翻覆阅历见识,自然不会看不到,表示认可!

        但是……

        你所言的终究是远景,而现在的现实是……儿子死了,我伤心……部下死了,我也伤心……

        我的状况甚至比东方浩然那老儿还要更加不堪!

        我现在已经到了生死两难的地步……我回去后怎么面对老婆?

        儿子就在自己面前被人击杀了?

        而自己明知道凶手是谁,却不能报仇?

        老婆暴怒想要来报仇自己还不能让她来?!

        这些对于一位真正在自己家说了算的男人来说,或者还不算什么大事,但对本宫主来说,那就是天塌了……

        哎啊。

        悲伤地摇摇头,西门翻覆轻声叹息一声:“去也,去也……”

        刷得一下子,化作了经天长虹,绝尘而去。

        三大宫主甚至都没有去到众多圣君陨落的主战场去看一眼,就这么直接的走了。

        云扬在原地站了好久好久。

        好半天之后他才一路回去,沿途收拾那些散落的空间装备。

        此刻的今宵城,偌大的今宵城,便如一座死城相仿,哪哪都没有半点动静。

        从东方星辰陨落之处,乃至主战场位置,圣君与圣子们的随身物品,几乎到处都是,纵然只得残兵碎片,亦是流光溢彩,无一凡品,却没有任何人敢出来拾取!

        云扬一路收拾回去,无一疏漏,端的不复燕过拔毛之名。

        收集齐全空间装备、残兵碎片之余,云扬信手一挥,将所有战死强者的破碎身体残骸尽都席卷到一起,一拳在地上打了一个大洞,将这些散碎血肉,全都扔了进去。

        跟着又是双手一抹,地面重新变得平整。

        然而众圣君的归处,连一块墓碑标识都没有,注定将就此泯然人间,不复与闻。

        “今天之后,或许今宵城会成为玄黄界新的修行圣地吧……在此地居住的普通人,即便不入修途,但只凭天地灵蕴的点滴滋养,也会令到身体素质提升,减少伤病的可能了。”

        云扬喃喃自语。

        此役陨落的众多修者,修为最低也有圣尊四品巅峰级数,而更多的,则是都是圣君级数修为,身体血肉骨骼尽都满盈天地灵气,被埋在地下,慢慢挥发,自有大量灵蕴反哺天地……

        而这个过程足堪持续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所以云扬才有这种认知:“就当你们死了以后,为今宵城的普通人,做出一点贡献,可以稍稍赎掉一些你们的罪孽吧……”

        他转身,望向另一个方向,随即就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那个方向的彼端,乃是圣心殿所属之人居住的位置。

        “但愿还没逃走!”

        云扬一步步走过去。

        他之前跟东方浩然所说的,可都是心里话,不藏丝毫花假,自然要话付前言。

        “不用过去了。”一个清雅的声音响起:“圣心殿方面的人全都已经走了。”

        云扬转头循声看去,只见白衣飘飘,白纱覆面,玲珑窈窕,便如仙子凌波。

        正是上官灵秀。

        “你咋没走?”

        “哼……”上官灵秀道:“我要是走了……哪里能看得到云尊大人这般大发神威?”

        云扬只感觉周身杀气潮水一般散去,随之涌动的尽是安详与温暖,微笑道:“就知道你们俩当时答应得那么痛快肯定有鬼!”

        上官灵秀眼中含笑,春水一般温柔,道:“据说从这里回到九尊府,还挺远的?”

        云扬瞬间心领神会,彬彬有礼的弯腰行了个贵族礼仪,道:“不知道小生可有幸邀请上官姑娘并肩同行,共踏归途?”

        上官灵秀想了想,矜持的说道:“看你还算礼貌周到,本小姐就赏你这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