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神炎灭世在线阅读 - 0298 朝阳

0298 朝阳

        熊熊燃烧的漆黑火焰,令他望而却步。想要上前去刻画指令,但是又担心,在步入那阵法之后,身体会出现难以抑制的不适。

        犹豫间,漆黑的大火,完全将其彻底的覆盖,丝毫看不见傀儡的影子。

        “难道就这么完了吗?”吴忧郁闷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眼前越烧越旺的漆黑火焰。燃烧的黑色火焰,驱散了凄凉黑夜里的凉意,带来暖和的温度,让他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

        不知不觉间,他就陷入了沉睡。

        最近这几天,不知怎么的,他的精神特别放松,这种放松,让他有点提不起劲来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的全身,变得异常的沉重,脑袋更是不断地一点一点的,如同挥动的锄头。陡然间,他一头扎入了眼前熊熊燃烧的黑暗火焰里。轰然,浓郁的漆黑灰烬,飘飞而起,覆盖了他的整个脑袋。

        “咳咳!咳咳!咳咳!”

        难以呼吸的感觉,在急促的咳嗽几声后,才稍稍能够吸收一点新鲜的空气。不过,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再将肺部的那些灰烬,全都咳出来之后,才终于舒服了。

        “话说,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也需要吸收氧气吗?”

        他觉得吧!既然自己已经不是人了,那些不必要的物质,就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这样,也能给他这具,本来不具备任何抵抗能力的残破躯体,一点小小的优势。

        不过,当他想到,如果真的如同一具死尸一样,不需要呼吸,那么是不是也就不能享受美味的食物了呢?这样想着,他整个人顿时浑身一震,内心悚然一惊。

        “不不不,还是要呼吸,这空气多么新鲜,我不呼吸,那简直浪费!”

        抽了抽鼻子,美美地享受着这片漆黑沼泽,独特的味道。

        虽然他很喜欢这片漆黑沼泽散发出来的特殊味道,但心中却很清楚,这种味道,对于常人来说,并不能接受。这里的常人,指的是元能者,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想必这对于他们而言,将会是致命的毒药。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看向眼前的这个阵法。熊熊燃烧的大火,已经偃旗息鼓,熄灭得差不多了。在这个小型阵法的中心,躺着一具浑身漆黑的傀儡。

        “果然成了烧烤了!”他叹了一口气,心中没有抱任何希望的走了过去,伸出手指轻轻的在上面戳了戳。一戳就破,而且声音还很脆。

        “咔、咔、咔”当他的手指,从这个焦炭傀儡的外壳抽出来的时候,顿时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只见这些外壳,纷纷开始崩裂破碎,‘簌簌’往下不断掉落。

        “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我成功了吗?”这些掉落的外壳,上面有着清晰的痕迹,这些痕迹,让他联想到了之前的阵法。如果之前的阵法,化作指令铭刻在了这个傀儡的身上,那么这个傀儡,会不会是制作成功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外壳上面的纹路,是不是他之前在地面上所画的阵法,也不知道,这些外壳上面,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古怪的纹路,但是他的心中,只知道,有了这些纹路,这个傀儡,应该就有成功完成的可能性。

        这样想着,他期待的目光,全神贯注的落在了眼前的依旧还是焦黑的傀儡身上。当他看见,它脸上那无数条深深的沟壑,他的心中,罕见的出现了一点愧疚感。

        “真是抱歉啊!请原谅之前我的无礼,早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我之前也不会在你的脸上乱动刀子。大哥,看在我诚心诚意的份上,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不知道是吴忧的真诚道歉,得到了谅解,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突然这个黑炭傀儡的全身,猛地抽搐了一下。

        “真的成功了?”吴忧的心中一惊,体内的元能快速的覆盖在双手之上,正当他想要将手上的元能,按在眼前这个傀儡身上时,突然他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不知道我的元能,它能不能承受得住。照理说,他经受住了暗火的洗礼,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万一出现了问题呢?或者说,之前承受的暗火,已经耗光了它的所有潜力,现在只需要轻轻一戳,它就会化成灰烬?”

        他的脑海中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伸手在傀儡的身上戳了几下。感觉硬邦邦的,应该不会有问题。逐渐地,体内的元能,渐渐地开始随着他的手指,流入了傀儡的身体表面。

        在他的元能注入之后,立刻漆黑傀儡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了一层虚浮的火焰纹路。

        这火焰纹路,有着一股莫名的威势,仿佛要将整具傀儡给燃烧殆尽。

        在傀儡表面的火焰纹路,显现的这一刹那,立刻引动了傀儡体内的元晶。

        浓郁的元能,迅速地开始在傀儡的骨架内游走。

        “成功了!”在元能,流遍傀儡体内的全部骨架之后。顿时整个傀儡,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空洞的双眼盯着吴忧。

        “坐下!”

        他尝试着发出指令,见傀儡毫不迟疑的坐下,他的心中顿时一喜。“学猫叫?”

        傀儡愣愣的看着他,空洞的眼神依旧。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又道:“学狗跑?”

        傀儡愣愣的看着他,空洞的眼神依旧。

        “好吧!好吧!你说我废了这么多的力气,将你制作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在抱怨一句之后,他突发奇想的将意识,立刻尝试着放在这具傀儡的身体里面,从而构筑出它独特的意识。如果能够构筑成功的话,那么这具身体,就相当于他的一具分身。

        不过,对此他并没有报什么太大的希望。因为既不知道该怎么在傀儡的大脑中构筑自己的意识,这具傀儡的品级,也没有达到那个品质。

        可是,当他的意志进入到傀儡的体内之后,立刻只感觉自己的精神,被一股无形的吸力,拉扯了进去。在这一瞬间,他的心中一阵悚然,猛然想起了之前那个不好的梦境。

        “难道,这具身体,即将成为我全新的身体吗?”

        虽然他想要再换一张男人味十足的脸,但是却不是这种焦炭啊!这完全就不符合他的审美,而且实力更是差得太远。

        他的意识,拼命的抗拒着,不断地想要将意志,从这具傀儡躯体中重新拉出来。就这样,在不断地拉扯中,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失去了某种东西,心中莫名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当他睁开眼睛,视线落在双手之上时,整个人陡然一惊,惊呼一声,恐惧地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种鬼东西!”焦黑的双手,焦黑的身体,焦黑的脸。

        最重要的是没有头发,没有头发,没有头发!

        “我都说了不要变成这种东西啊!为什么偏偏就满足了这个我不想实现的怨念呢?”打量完全身后,他的视线落在了眼前,盘坐在地上,面容俊美,双目紧闭的男子身上。

        “我应该还能回去吧!”重新盘膝坐在地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意识慢慢的沟通眼前这一具身体。当他的意识,联通了这具身体之后,同样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吸引,将他拉入了其中。在感觉到这股吸引的瞬间,他顿时一喜。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回去了。

        当他重新睁开眼睛,见到盘坐在眼前的漆黑身影,顿时拳头紧紧的握紧。

        “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第一次制作傀儡,就完成了一个特别高级的傀儡,不高兴是不可能的。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才。

        “那么,我能不能两具身体,一起控制呢?”兴奋了一阵之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面前漆黑的傀儡身上。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因为不能同时控制两具身体,那么就将分成主体和傀儡,一者能动,一者不能动,这就将大大限制他的傀儡,同时也有可能给他造成致命的打击。

        “还有,除了用意识来控制你之外,你还能不能单独行动?”这个问题,同样也很重要。

        “去,给我那一块肉来!”傀儡愣愣的看着他,空洞的眼神依旧。

        “好吧,看来不行,那你给我站起来。”傀儡愣愣的看着他,空洞的眼神依旧。

        “连站起来都不会吗?看来你真的是跪久了,那你就一直给我跪着吧!”他的心中有些恼怒,显然刚刚他叫傀儡坐下,并不是傀儡听懂了他的话语,而是它本来就想坐下,或者说是因为别的一些原因。但,不管怎么说,他是别想轻松自如的操控这个傀儡!

        “看来需要在你的身上,重新铭刻出一些指令,才能让你真正的做到,自由行动啊!”

        的确,他本就没有在傀儡的身上,铭刻什么指令,就想傀儡听他的话,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这个傀儡,鬼使神差的能够制作成功,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可是,指令这些东西,好像他的身体上,并没有留下什么记忆啊!”一把将对面的焦炭傀儡拉了过来,然后伸出手指,轻轻的触碰在他的身体上,接着闭上眼睛,最大限度的使自己的大脑放空,放空,再放空。

        因为,只有在完全放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唤醒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吴忧和傀儡,在漆黑的夜色下,保持如此的姿势近一个小时,却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

        “啊啊啊啊!不行啊!究竟该怎么刻画啊!”

        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虽然意识能够进入傀儡的体内,但这会对他的精神,造成很大的消耗。他不确定这种消耗,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灵魂本源,但是刚才那种若有所失的感觉,引起了他的警觉。

        “拼了!”猛然,他一咬牙,再次将意识投入了眼前的这个傀儡之中。然后,又有意识的保留自己原本这具身体里面的意识。

        这种感觉很微妙,在不断地意识挣扎中,他仿佛看

        见了两个自己,又仿佛在两个不同的角度,看着这个世界。就是在这不断地转换之中,两边的意识,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当他重新睁开眼睛,顿时两个自己的重影,映入他的眼帘,一瞬间他的大脑,仿佛要炸裂般。重叠而又不同的信息,让他非常的难受。

        “不行,这样真的不行。”吴忧急忙闭上眼睛,将意识从傀儡的身上,赶忙收了回来。

        短短的一瞬间,只见他那满头繁盛的黑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

        “呼呼······呼呼······呼呼······”

        “这样不行,虽然能够同时控制两具身体,但是在控制的时候,同手同脚,做一样的动作,让我异常的难受,而且如果是彼此对视,那么双眼之中接受对方的详细信息,传入同一个大脑之中,这会让我的脑袋炸掉的!”脑袋会炸掉的感觉,让他感觉似乎天地间法则的存在。这种法则,是整个世界,不允许存在相同两个事物的法则。

        当然,这究竟是不是法则,他不得而知,这只不过是他的一种猜测。但是,他却非常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让两个同时控制住的身影对视。

        这点,非常的重要,也十分地恐怖!

        “看来,还是需要在这个傀儡中,做一个构筑意识,建造一个意识核心,这样应该就行了!”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没有学习过任何傀儡制作的他,对于最后这些精细的步骤,完全无能为力。

        “算了,能把意志注入里面,也算是意外之喜,或者说,能够将这具傀儡制作成功,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弄点关于傀儡制作的知识,将其补充完善,应该就可以了吧!”

        他站起身来,将傀儡从地上拿起,看着他浑身黑炭的模样,道:“既然你这么黑,那么就叫你黑炭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很酷,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他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的按了两下傀儡的头,脸上露出了开心喜悦的笑容。

        “找根绳子,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两个,可能很长一段时间要绑在一起咯!”

        吴忧原本这具身体,虽然体内的元能充足,而且元脉更是全部已经打通,但是身体素质却是极差。可是,刚才感受了一下黑炭的身体之后,却意外了感觉到了,它体内强悍的爆发力。

        这股力量,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强大力量。以前他原本的身体,甚至拥有比黑炭更强的力量。虽然弱了点,但总归是让他找到了以前的一点感觉。

        所以,他决定暂时的和黑炭傀儡合为一体。两人背靠背的绑在一起,平时的时候,就是黑炭背着他英俊帅气的身体行动,在战斗的时候,再换回来,这样,应该能比以前好上很多。

        在将身体的绳子,全部绑好之后,时间已经快到凌晨,清冷的雾气,从远处的天际,慢慢地渗透过来,以席卷天下的恐怖之势,迅速的遍布这片荒野。

        “快天亮了!”

        黑炭吴忧站在庞大怪物身躯腹部下面,看着漆黑夜幕之下,那浓浓的雾气,心中突然有种荒凉落魄的感觉。

        “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太丑陋了?”捆绑住两人的绳子,完全没有加任何的掩饰,就这样放在腰腹,肩膀之间,实在不怎么雅观。

        “要不要找点草,或者碎布,稍微来掩饰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黑炭在晚上制成的关系,它的双眼,吴忧能够清晰的看到,这片黑色夜幕之下,任何的风吹草动。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想等黎明的到来。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象征着全新的一天,也象征着他全新人生的开启。

        浓郁的雾气,快速的在这片无垠的大地上,洒下了让万物醒来,且充满精神,神清气爽的露水。当这些雾气,完成了这项工作之后,它们快速的散去,仿佛它们也在迫不及待的迎接着朝阳的到来。

        很快,浓郁的雾气消散。漆黑的夜色,微微泛起了光亮。黑炭静静的站立着,全身上下,也充满了点点滴滴的露水。

        他并没有去找杂草来掩饰身上的尴尬的绳索,因为他觉得这种掩饰,反而会显得更加的显眼。因为黑炭全身是漆黑的,而吴忧穿的乞丐套装,同样也是漆黑的。黑加黑,自然就越来越黑,那么只要将绳索涂成黑色,自然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在这片漆黑的沼泽地,想要染黑,还不容易?

        远处的地平线上,突然泛起了鱼肚白。见此,黑炭吴忧顿时一喜,只是他破烂而显得十分狰狞的脸庞,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点。只见他的双膝微微下蹲,然后小腿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他整个人,犹如发射的导弹般,弹射而起,跳到了身后庞大大物的头顶之上。

        他要在最高处,俯视着初升的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