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 > 1113、王诗雨之战
    大杀四方?
        李牧道:“换做以前,这事儿我或许可以做到,但是现在……”
        现在雷道祖山、华藏寺都得到了堕仙器灵的帮助。
        面对堕仙之力,李牧自忖,自己大概率只能自保。
        老翁器灵道:“放心,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否则,你以为花想容和吕留良两站的关键时刻,为何你能破开风壁登上擂台。”
        李牧闭合了竖眼,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脑子犹如万针钻行一样剧痛,回头乐呵呵地道:“我还以为是我主角光环所致呢。”
        老翁器灵气骂道:“你能不能要点脸。”
        李牧又问道:“对了,那条狗……”
        话音未落。
        轰隆隆!
        火焰汪洋突然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那八条仙道火焰锁链疯狂地牵扯。
        被悬锁在半空的堕仙器灵发出可怕的怒吼,状若疯狂地挣扎了起来。
        怒吼形成的可怕音波冲击,令李牧有一种灵魂都被震出体外的错觉。
        “走。”
        老翁器灵的身形一阵扭曲。
        他面色骇然地大喝。
        两人化作流光,第一时间飞出火山山腹。
        回到安全地带,老翁器灵心有余悸。
        “以后不能再入那堕仙邪灵的巢穴了,否则,连我也无法保护你,这一次,为了保护你不被吞噬,我消耗了太多的力量,此消彼长,堕仙器灵对于轮回仙球的控制力又增强了。”
        他的精神状态,显得很不好,疲倦而又虚弱。
        李牧也点了点头,道:“亲眼看到了堕仙器灵之后,才真切地体会到了他的强大,只可惜并未发现它的弱点,我会想办法再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借到魔刀,但为今之计,最有可能的反而是你说的中策,只能一起努力了。”
        老翁器灵慨然道:“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两人趁着小舟,顺着已经浑浊的天河之水,来到了轮回仙球出口处。
        “对了,老仙长,那条狗,你帮我留意着。”
        李牧离开轮回仙球之前,又提了一嘴。
        老翁器灵点点头,又叮嘱道:“擂台之战,一旦遇到堕仙邪信徒,只管打开杀戒,千万不要留手,杀一个,少一个,我们的胜机就增长一分。”
        ……
        ……
        纯阳宫驻地。
        吕留良处于昏迷之中。
        今日之战,他虽败犹荣。
        李牧到来,观察了一番之后,道:“关键的症结还在那堕仙之力,只要将吕长老体内的堕仙之力祛除,他才能恢复。”
        纯阳宫一位丹药长老点头道:“与我所见略同。”
        症结找出来了,却没有解救之法。
        堕仙之力只有魔刀可以克制。
        但魔刀却不见踪影。
        最悲观的发展,就是在老翁器灵的中策战略目标实现之前,吕留良一直都得处于沉睡之中。
        可是堕仙之力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就无法预测了。
        李牧其实颇为欣赏这位纯阳俗家。
        将防御剑术修炼到极致,可以对抗堕仙攻击,这个吕留良,绝对是惊世天才。
        这样的天才,本可以成为中策战略的一大助力,亦可成为混沌世界人族的中流砥柱,可惜出师未捷。
        猿族的驻地,袁吼的情况略好。
        他没有昏迷,乃是因为八九玄功修炼到极致,肉身强度要远超吕留良。
        但堕仙之力何其可怕?
        袁吼体内也被轰入堕仙之力,已经丧失了再战之力。
        见到李牧时,袁吼在侍卫神将的搀扶下勉强站起来,一脸的惭愧内疚:“无法再为主人而战,我……”
        李牧拍了拍袁吼的肩膀。
        “你如今已经是猿族未来之皇,不能再这么叫了,以后以兄弟相称,要为猿族而战,你身上的分量,不比我轻多少,且先养伤,日后还有大战之时,需你出力。”
        李牧离去之后,猿族几大神将,都松了一口气。
        看向李牧的背影,都带着感激。
        袁吼的体内,有猿族帝道血脉,注定是为了猿族之皇。
        但袁吼出身特殊,将李牧这个人族视之为主人,事事都先为李牧考虑,猿族内部,有很多强者,都担心袁吼会为了李牧之事,忽视猿族利益。
        也担心李牧这个大魔王,会利用这一点,将猿族变成附庸。
        但一直以来,李牧的言行,却毫无此意,也规劝袁吼以猿族利益为重。
        李牧此人,对仇敌宛如杀神恶魔。
        对朋友,却如三春暖风。
        坦荡荡,真君子也。
        ……
        圣战继续。
        王诗雨登台。
        她的对手,是天魔族准帝王拜相。
        又是一场史诗级难度的战斗。
        人族上下看到这样的对阵表,大都丧失了信心。
        因为王诗雨之前的表现,虽然强势,剑术无双,但并不具备击败准帝的潜力。
        而相反的是,王拜相可以说是域外天魔族诸大准帝之中,风头极劲的一位,可以排入天魔族准帝序列的前四,实力极强。
        李牧心中,也有担忧。
        但王诗雨却显得颇为从容。
        战斗开启。
        王诗雨手握锈剑,一句废话也不说,抢先出手。
        先是一点寒芒。
        接着漫天飞星闪烁。
        王诗雨的剑术,每一次都让无数的武道强者惊艳。
        王拜相一身青袍,面容平和,颇为威严,外貌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身形魁梧,并未使用兵器,他的战斗方式,便是双手双腿双脚,依靠肉身战斗。
        短暂的试探之后,双方各出杀招。
        王诗雨全力催动手中的锈剑。
        嗡嗡嗡!
        剑身上的锈迹脱落,变得晶莹如玉,隐约透明。
        而锈迹高速飞舞,似是赤红火焰流转,形成了一个暗红色护罩,将王诗雨守护在其中,越发衬托的这个女剑仙惊艳无双,英气之美,似是来自于仙界的战神一样。
        而王拜相浑身镀着一层璀璨的金色,整个人仿佛是化作了金身法相一样,举手投足之间, 拥有毁天灭地的宏伟巨力。
        “将帝道领域,炼入己身?”
        台下观战的李牧,看到王拜相施展的神通,颇为惊讶。
        这是首创。
        李牧第一次见到如此修炼地帝道领域的方式。
        这个天魔族的准帝,走了一条与一般人截然相反的武道之路。
        别人都是将帝道领域与外界天地相连,无限扩展,越大越好。
        而此人竟然是将帝道领域炼入己身。
        己身便是宇宙吗?
        这样的选择,有优有劣。
        但可以肯定,近战交锋,王拜相肉身的攻伐之力,将无比变态和恐怖。
        李牧看了一会儿,暗暗心惊。
        他自忖,以自身的肉体强度,与王拜相正面硬憾的话,也只能勉强维持不败。
        这个天魔族准帝,也是个奇才。
        圣战进行到最后,真正的天骄奇才,如囊中的尖锥一样,再也藏不住,都纷纷展露出峥嵘。
        这一战的过程,超乎大多数各族强者的预料。
        王诗雨的剑术,简直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神乎其神,连藏剑海的一些强者,都看的目眩神迷。
        这个女剑仙,颇有一种‘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的气概。
        而域外天魔族准帝王拜相的内练帝道领域的威力,也展现的淋漓尽致。
        最终,战斗以王诗雨的一招之差而结束。
        这样的差距,纯粹是因为修行年龄不足,经验和底蕴上的差距。
        若是再给王诗雨十年时间,便可以不败。
        再给她二十年时间,便可以胜之。
        最让李牧意外的是,这场战斗,没有外力干预,并无丝毫堕仙之力的迹象,可以算得上是公平公正一场擂台战。
        王诗雨退台时,只是有一些力竭之兆,并未受伤。
        王拜相站在擂台上,朝着四下拱手,转身就离开了,颇有古之风范。
        “人族又输了一场。”
        “大势已去。”
        “就靠李牧一个人,能够撑起什么?”
        各方议论纷纷。
        雷道祖山和华藏寺的背叛,让人族元气大伤,如今在升仙之地,人族的势力早就衰减到了历史最低点,若不是又李牧一枝独秀撑着,只怕是早就已经沦为各方欺榨的对象了。
        而很快,下一场比武开启。
        纯阳宫传人VS雷族弟子雷藏。
        这一场战斗,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新仇旧恨。
        不仅是因为雷族背叛人族,更因为之前将纯阳俗家吕留良击败凌辱的人,是雷族白如霜。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又是一场人族‘内战’。
        李牧为王诗雨略作治疗之后,就与人族其他人,一起在擂台变继续观战。
        对于这场战斗,李牧并不抱有太大的信心。
        纯阳传人不灭道人的实力的确是非常惊艳,深不可测,之前曾经给了各方巨大的震惊,但雷族背后,有堕仙器灵支撑,开的是外挂,正常方式,根本无法战胜。
        雷藏登擂之后,姿态嚣张。
        他甚至都没有看纯阳传人一眼,而是看向擂下,目光捕捉到了人群中的李牧,挑衅般地笑了笑,然后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又指了指纯阳传人。
        “他死定了。”
        雷藏用唇语向李牧传递着信息。
        风壁流转,擂台运转。
        战斗正式开始。
        而最终的结果,也的确是没有超出李牧预料。
        纯阳传人败了。
        不止败了,伤势还特别严重。
        他被纯阳宫的人抬下去的时候,一身道袍被血水浸透,已经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而雷藏站在擂台上,眼神凌厉,横扫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