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秦吏在线阅读 - 第573章 十鸟在林

第573章 十鸟在林

        (标点还没改)

        “恭贺主君!“

        外人散尽,连曹参这种加入不到两年的新人也退下,眼瞅着只剩下自己和共敖两名”心腹之臣“,陈平便大大方方地恭喜起黑夫来,并口称主君。

        黑夫奉命出郡平叛,不在胶东的这三个朵月里,陈平以“郡守长史”身份帮他稳住了大后方,与监御史、郡丞协调,非但没有让胶东生乱,还能在黑夫初定临淄之乱那段时间里,稳定提供的后勤辎重,甚至还能“接纳”一部分从临淄郡避兵乱逃到胶东的黔首,功不可没。

        黑夫事后也要为他向朝廷表功,但被陈平推辞了。

        他的理由,是私下告诉黑夫的:“数年前破匈奴一事,陈平已经名扬北地,若平爵位再升,恐不能继续在主君身边为幕僚……”

        这句话,让因这次斩将夺旗之功,成了“五大夫”而沾沾自喜的共敖一愣。

        他忠于的,为了兑现“带你们回家”这个承诺,亲涉险境诈降的黑夫。是以区区黔首身份,带着一帮子同样是泥腿子草根的兄弟,在这乱世洪流里,硬生生杀出一条路,告诉他们“公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黑夫。而不是共敖很早以前,就嗤之以鼻的朝廷,更不是利用完南郡士卒后,就将他们仍在豫章南荒之地的皇帝……

        共敖最骄傲自得的一件事,便是黑夫新婚之时,唯独他毅然辞官,不远千里北上,为黑夫副车持辔,并就此留在其身边,随他一步步高升,北击匈奴,东平海滨,天下侧目,这才是大丈夫所为!

        不但眼界开阔了许多,爵位也越升越高,远远超过了留在豫章做县尉的利咸、东门豹、小陶,更别说最早跟随黑夫的季婴等人。对此,共敖是颇为自得的。

        可陈平一席话,却让他恍然大悟。

        是啊,若是自己爵位再升,到了“卿”的级别,就不好再继续给黑夫做“门客”了,指不定哪天,就会被朝廷征辟调走,到那时,他还想像过去那样,挂印辞职么?

        于是他不得不佩服,还是陈平这厮聪明啊,知道隐功。

        只可惜,共敖的爵位已经到手,不可能退掉,只能暗暗琢磨,以后遇上类似的事,要避免露头立功了。

        而陈平那边,黑夫也没有大公无私,非要为陈平表功,而是私下赠了他四十万钱,共敖也得了二十万钱,黑夫说这是他们在南郡甘蔗地的“分红”……

        分红是什么共敖不懂,他只是继续聚精会神,听起黑夫和陈平的对话来,真是句句都有话,每个词都有学问。

        “你恭贺我什么?尊爵位大庶长?”

        黑夫一边看着陈平从郡府带来的文件,回答得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连升两级,距离封侯之愿只有一步之遥的黑夫,早没了十年前,在安陆县城擒盗为公士的新奇,外黄之战斩首得爵的欣喜。毕竟升级这种东西,次数多了,终有一天会麻木。

        ”你当知道,陛下赐我朱服,但那朱服深衣,可是用上万人的血染红的!自此以后,提到黑夫,便会想起我在临淄督斩上千白首老者的行径,想起我向皇帝提议,钉叛贼于亭舍途道的恶名,天下恨我之人,比过去多了十倍百倍,这也值得恭贺?“

        陈平却笑道:”赵人能记得白起屠长平之仇,常欲报秦,是因为那四十五万赵人的父母兄弟妻子尚在,倘若彼辈流离失所,朝不保夕,那纵然还记得长平之事,却也无可奈何。当然,赵的邻国,比如燕国,会记住这一切,但他们对武安君,对秦,不再是仇恨,而是敬畏!“

        ”如今情势相似,田逆叛贼死尽,贼众家眷或逃亡或被擒,被擒者要送去长城、骊山、月氏、张掖、辽东服苦役,他们的恨,伤不了主君分毫。而其邻人,乡党,乃至于天下人,除了那些一心反秦复辟的叛贼外,普通人听闻此事后,对主君当是畏惧多过愤恨……“

        一口气说完这些后,陈平总结道:”平的家乡还有一句俗话,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眼下天下人对主君畏惧也好,愤恨也好,无伤大雅,反倒是胶东人,颇为感激主君啊。”

        这件事,在全郡豪贵士庶在潍水旁恭迎黑夫时,黑夫便明白了。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因为黑夫抢先一步,将胶东诸田或夷灭或迁徙,又乘着秦始皇东巡加强治安,打击了轻侠活动,从根本上断绝了叛乱之源。

        所以当琅琊出了谋刺案,到处抓人时。当临淄郡万人反叛,席卷数县时,差点波及临淄时。当济北亡羊补牢失败,诸田举事,波及半个郡时。唯独胶东,只有零星轻侠闹事,被当成“治安问题”轻松解决了。

        当黑夫聚合各郡大军,与贼众战于高唐,军民死伤数万,流离失所者十数万时,更有不少临淄难民,跑来胶东寻求避难。

        所以,在胶东郡,除了姜齐旧族,得地闾左等背靠官府的既得利益者,各阶层的士庶,看到隔壁富庶繁华的临淄一片凋敝混乱,也暗自庆幸……

        “幸好胶东郡守是位能吏!”

        等被擒获的叛贼由官吏带到亭舍,活活钉在木架上时,胶东本地人心有戚戚之余,又在想:“万幸,尉郡守在胶东待民和善,从未不教而诛。”

        人的心理啊,只要火不少到自家,便都喜欢隔岸观火,暗自庆幸。

        良民无罪,叛贼活该,这是大多数胶东黔首的想法,至于囚犯的痛苦哀嚎,走远点,捂上耳朵,慢慢地自然就淡了,顺便告诫自己家的小子:“勿要学彼辈谋逆,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总之,这三个月间,黑夫在胶东的风评,已经从先前的“友善”,飙升到了“崇敬”,这便是陈平所说的“一鸟在手“!

        在陈平看来,这是黑夫早就计划好的,看似染血自污,实则威名远播!

        ”故平要恭贺主君的事,并非主君拜爵大庶长,而是……“

        陈平对黑夫长拜作揖:”而是胶东之窟,成矣!”

        大老粗共敖却听懵了,二人的对话,有太多隐喻,他完全听不懂,比如那什么鸟?什么窟?到底是何意!

        陈平解释道:“手中有鸟,鸟入窟中,待羽翼丰满之际,便可展翅而飞。”

        一边说,他还看向黑夫,这是试探,但黑夫却没有呵斥,只是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这倒是让共敖想起了多年之前,那时候他和刚来的陈平还不太和睦,直到某一天他说错了一句话,说“豫章是郡尉家的后院!”被黑夫呵斥了一顿,时候陈平却找到他,说自己对此言,深以为然!以此为契机,二人关系才稍微改善,眼下一文一武,成了黑夫的左膀右臂。(第425章)

        共敖似乎有点明白了。

        但好容易搞懂一件事,陈平却又开始说他听不懂的话了:“主君,但这窟中,仍然有一处隐患。虽然彼辈自作自受失了宠,但随着这太阳渐渐落山,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又重新启用彼辈,到那时候,胶东局势便又有了变数,主君,打蛇不死终有害,除恶必尽啊!”

        “我知道。”

        黑夫终于发话了,陈平说得对,未来有可能改变皇帝对胶东想法、计划的,只剩下一群人,不可不防啊,反正也结仇了,正好手里有他们一堆黑料,岂能不落井下石?

        “但这次,彼辈马脚露出太多,甚至不需我亲自出手……“

        ……

        七月中旬,已经抵达九江郡的秦始皇,接到了胶东、临淄两郡郡丞密报:说在追查叛贼的过程中,发现有方术士参与了诸田的反叛,并为其联络豪强轻侠,更惊人的是……

        “更有叛贼招供,说陛下遇刺已亡的消息,亦是方术士所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