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回到明朝当暴君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预备

第六百三十五章 预备

        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的情况,有点儿复杂。

        爪哇原来也有东印度公司,可是那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新总部之所在,科恩这个东印度公司的大佬之一亲自坐阵。

        缅甸的东印度公司则是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英国东印度公司两家搞在一起所组成的。

        而荷兰东印度公司,又受到了科恩的指令,全面撤出了缅甸地区,只剩下了英国东印度公司。

        科恩又不是傻子,面对大明咄咄逼人的态势,有巴达维亚那里做为一个交易基地已经很不错了,没必要在缅甸这种靠着大明的地方再去撩拨大明。

        至于荷兰东印度公司撤离缅甸,科恩给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说法是专注于巴达维亚,缅甸这里已经顾不上了。

        随着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撤出,英国东印度公司可就感觉乐呵了。

        这么大的一块土地,带来的利益也是惊人的,荷兰那些傻子们不要,大英帝国要了!

        至于缅甸的国王他隆这个笨蛋跑到他的宗主国那里去求救,就更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如果缅甸的宗主国敢参与这事儿,就让大英帝国英勇的士兵们教训一下他们,顺便在那个叫明的国家也建立一块殖民地!

        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总经理,罗伯特·克莱武爵士很有信心,也向伦敦利德贺街的总部还有去年刚刚在金奈建立的印度总部去了求援信,打算再一次扩大公司的业务范围。

        环视了圆桌上的众人之后,克莱武爵士才叼着烟斗,眯着眼睛道:“绅士们,那个叫明的国家,估计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而我们的援军,将比他们更先达到。

        所以,扩大约翰公司业务范围的时机到了,尤其是那些自称为大明商人的家伙们,这一次,该让他们知道,这里谁说了算了!”

        约翰公司,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别称,而自称为大明商人的家伙们,就是大明的商人还有朝鲜商人。

        受到吕宋和爪哇等地的影响,现在南洋的大明人普遍比较嚣张——不服你动我试试?

        本身向缅甸交税就已经很让人不爽了,只是碍于缅甸是大明的属国,再加上崇祯十年时在缅甸修建的使馆也一再传出消息,要求这些人在不与大明律冲突的情况下遵守缅甸律法,这些人连一文钱的税都不想交。

        至于缅甸人过来收税?打死你,信不信?反正大明律与缅甸的律法冲突时,自己这些人是要受大明律处置而不是缅甸律处置。

        常驻在缅甸的使馆也头疼,这些人动不动就找使馆做主——但是,通常都是他们在欺负人,而不是受了欺负!

        彼其娘之!

        常驻使节刘轩觉得这毛病不能惯着,好几次都打算放手不管,然而只比自己低了一级的,类似于监军太监的叶央还有直接摆到明面上的锦衣卫千户赵丰却表示反对。

        凭啥不管?大明百姓也好,还是那些挂着大明百姓名头的朝鲜商人也好,现在不都是大明人?

        出门在外,不给自己家的人撑腰,难道还要向着那些缅甸的小吏不成?

        天底下就没这么个理儿!皇帝陛下那里,还有内阁和军府那边就交待不过去!

        至于缅甸小吏和商人什么的,关自己屁事儿?

        就是这样儿的大明百姓,看待东印度公司的人基本跟看猩猩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大概也就是好奇这些蛮子为啥不蹲在树上吃果子?

        克莱武爵士跟缅甸分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个情况,也早就瞧这些大明的商人们不爽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大明的使官里面驻扎着一个完整的百户所兵力,虽然只有区区一百来人,却没有一个是什么善茬子,抄刀子砍人从来都不含糊。

        至于缅甸的官府,虽然惹不起东印度公司,但是心里也明白,自己更加的惹不起大明爸爸,所以遇到双方冲突的时候,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实在不行就偏袒大明的商人。

        这让克莱武爵士和手下的一众绅士们感觉很闹心。

        既然这次缅甸的国王准备跑去向他的大明爸爸求援,倒不如连他的大明爸爸一起给收拾一番,教他们做人算了!

        或许,约翰公司也是时候扩大一下规模,顺便再提升一下武装力量了?

        坐在克莱武身边的,是东印度缅甸分公司的双花红棍伊利胡·基德,官方身份是牧师,实际上则是半个海盗的身份,属于拥有武装私掠许可证的家伙。

        基德也早就看着大明的那些人不顺眼。

        实际上,别管是克莱武还是基德,这些英国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的人,就没有谁是看大明人顺眼的。

        太过于嚣张,看谁都瞧不起的样子让人想在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揍上两拳——然而却又不敢揍!

        缅甸分公司这边的军事实力不能说是零,其实也差不多。

        如果连厨子什么的都算上,那么人数是要多于明国使馆那些人的。

        然而真论到抡刀子砍人,这些人加一起也不够明国使馆的那一百来个人砍的。

        事实就是这么扎心和无奈。

        然而,基德的心却要比克莱武的要大一些。

        克莱武想的是该怎么教训教训那些大明人,或者抢下来一块大明的土地进行劫掠,而基德想的则是整个缅甸,再加上一部分的大明。

        当缅甸整个归属于约翰公司之后,一切的好处都会落到自己这些人手里,而与缅甸接壤的大明,也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劫掠对象。

        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斗中的烟,又缓缓的吐出来之后,基德才眯着眼睛道:“只是不知道,这一次金奈那边还有利德贺街那边能给我们调来多少人手?”

        克莱武同样眯着眼睛,轻笑道:“谁知道呢?或者两万?或者三万?

        牧师先生,别忘记,我们当初是怎么在这里占下这块地盘的——我认为,大概有两万人,就足以打到他们的都并且逼迫他们投降了!

        很显然,眼下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机了,他们的国王跑到了大明的都,而不在他们的国内。

        如果我们突然之间起攻击,他们的军队估计还在睡梦之中没有醒过来?”

        基德呵呵轻笑一声,又抽了两口烟之后才道:“那不一样,绅士。

        我们占领了这一块土地,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你想要他们整个国家投降,显然不是我们这点儿兵力可以办到的。

        我的意思是,最少也需要两万人,还要有足够的后勤补给,我们才能拿下这个国家。”

        克莱武点头道:“当然,你说的没错。所以我才会向金奈和利德贺街要求支援。

        至于你担心的补给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问题——金奈那边完全可以从海上,或者从达卡那里走6地给我们运送足够的后勤物资。

        现在我们所要担心的,仅仅是怎么才能不会过分刺激到大明那个国家,或者说,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不这么快参战。”

        基德则是嗤笑一声道:“科恩那个被吓破了胆子的老家伙,已经不佩再做他们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十七绅士了。

        让我们瞧瞧,在这个家伙的身上都生了什么?

        不战而降?远远的避开那些大明人?避开那些两百多年前的战舰?那些上帝的神迹?

        哈,绅士们,相信我,科恩先生的胆子可能还没有狐狸的胆子更大一些。”

        基德的话似乎打开了某个开关,整个会议室中的人都哄然大笑起来——科恩的名头,很多人都听说过,甚至于一些年轻人曾经还视科恩为偶像。

        然而科恩在爪哇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丢人现眼了——几乎就没有打过一场像样的仗就投降了明国。

        虽然科恩已经再一次跟明国接触上了,也重新在巴达维亚那里建立了新的总部,可是这能一样么?

        自己治下的总部,那是可以被称之为总督府的存在,而在别人的地盘上受到别人的管辖,连称之为总部都心虚!

        至于科恩曾经形容过的那些明国战舰,别管是克莱武也好,还是基德也好,其实都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

        两百多年前的古老战舰,大家伙儿又不是没有在古老的书中看到过——那些被形容为上帝神迹的战舰可都是两百多年前的东西了!

        两百多年过去,现在还能在海上航行就已经不错了,指望着这些战舰能打胜仗?

        只怕,惟有科恩这样儿胆子比狐狸还小的老家伙才会惧怕这种老古董!

        整个会议室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氛,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讨论了起来——该如何征服缅甸,又该如何应对明国。

        一场会议散去之后,克莱武单独留下了基德,眯着眼睛道:“你真的认为,明国会那么好征服吗?”

        基德点了点头道:“要不然呢?看看在缅甸的那些大明人吧,他们的装备都是些什么?

        上帝,除了从来没见他们用过的那种火枪之外,还有什么?刀?剑?弓箭?”

        克莱武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

        基德夸张的耸了耸肩,笑道:“担心什么?担心他们那造型夸张的火炮吗?

        爵士先生,我不得不提醒您的是,那种看起来就不可能存在的大炮,我们想要制造出来也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该怎么射?该用什么样儿的炮弹?”

        克莱武笑道:“当然,我们讨论过这些问题,也跟那些学者们一起研究过,他们的火炮就是拿来吓人的。

        但是,如果那个叫大明的国家,从一开始时就打算介入战争之中呢?”

        基德耸肩道:“那又怎么样呢?早介入或者晚介入,其实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再给我们增加一块劫掠地而已,又有什么不同?”

        克莱武摇头道:“西班牙当初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呢?我们可以让下面的人保持乐观,但是我们自己却不能大意。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基德点了点头道:“当然,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我们还有退路吗?”

        克莱武道:“当然没有,所以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底线就是拿到缅甸一半的国土,或者保留一部分殖民地,否则,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向公司交待,更没有办法向政府交待。”

        基德点头道:“明白。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去准备?”

        克莱武点了点头道:“你先去准备吧。”

        ……

        消息不对等来的后果很恶心人。

        大明知道缅甸有东印度公司,而不学无术的崇祯皇帝,还有视大明之外皆蛮子的锦衣卫根本就没有弄清楚缅甸的东印度公司是英国的,而不是荷兰的。

        不幸中的万幸,李承彦跑来缅甸的时候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李承彦是带着南居益的东海舰队还有刚刚回到大明休整完毕的北御林卫。

        北御林卫这次可涨了大脸了,在吕宋岛上面浪了一波,军功没少挥到手里,从指挥使到下面的大头兵,个个都是身价倍增——不少光棍汉都娶到了媳妇。

        如今又有军功可以捞,这些杀人上瘾的杀才们个个都红着眼跟了过来,哪怕是刚刚成亲不久的那些货色们也是如此。

        按照这些货色的说法,娶了媳妇不算啥,多弄点儿赏银让媳妇过的好了解一下?顺手再弄两个小妾了解一下?

        人活这一辈子,不就得像英国公张之极他老人家说的那样么,白天瞎鸡儿忙,晚上鸡儿瞎忙,这才叫成功!

        至于英国公张之极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屁话,目前没有人知道,知道的也没有人敢揭破。

        只要这回去缅甸的时候表现好了,军功不是问题,赏赐就更不是问题了!

        谁不知道皇帝陛下大方,有银子都先可着军伍中的大头兵们来?

        至于战死了,那也没啥好怕的,忠烈祠里万年血食不断,比自己家的儿子都稳!

        ……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李承彦呸了一声道:“还是这么热!”

        ps:今天提前抽奖了一次,中奖那货居然选择了腊肉而不是公鸡,智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