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元尊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诈退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诈退

        周元的意念传出,然而这一次,却是并没有带来任何的回应。

        这结果令得周元有点尴尬,但也不在意,如果能要来更多的好处那当然是最好,要不来,此次的神魂突破也足够是意外之喜了。

        “嘿嘿,树王莫怪,我这就来救你!”

        周元心念一动,神魂之力继续对着那诸多锁链的尽头处蔓延而去,而这一次,不出意外的再度被那里残留的圣火气息所映照,恐怖的感觉涌来,神魂之外,有神妙火苗凭空而现,欲要将神魂焚灭。

        那神妙火苗依然让人恐惧,但这一次,周元却是咬着牙硬生生的抗了下来。

        熊熊!

        有雄浑的魂炎自神魂体内涌出,犹如是在神魂上面形成了一幅魂炎之甲,这种手段,周元在化境初期的时候难以施展,因为魂炎还不够雄厚,可先前临阵突破,周元神魂之力猛然壮大,那所凝炼而生的魂炎,方才能够形成这具魂炎甲。

        这能够大大的增幅神魂的防卫能力。

        魂炎甲的出现,大大的缓解了周元的压力,所有最终他也是咬着牙,在那圣火气息的映照下坚持了下来。

        短短不过数十息的时间,可对于周元而言,却是那般的漫长,他浑身颤抖,有源气波动散逸,若非周身半丈法域笼罩,恐怕此时的他已经被彻底的发觉。

        待得最后一息过去时,周元浑身大汗淋漓,面色苍白,眉心的刺痛令得他面庞都有些扭曲。

        他观照神魂,只见得眉心种那刚刚完成突破的神魂,已是再度变得萎靡下来,显然是神魂之力被消耗了大半。

        不过好在的是,总算是在那圣火气息映照下熬了下来...

        “好恐怖的圣火...”

        周元内心有些惊惧,眼前这些可不是真正的圣火,而只是圣火气息的残留,可即便是气息残留,就已经是将他逼得如此的狼狈,想必若是遇见真的,他只要以神魂观照一眼,这化境中期的神魂就得在顷刻间化为虚无。

        圣者之威,当真如渊如狱,难以揣测。

        心中惊惧,片刻后方才渐渐的褪去,不过那消耗的神魂一时间却是难以尽数的恢复。

        于是,他只能传出意念:“前辈,神魂之力缺乏。”

        这道意念传出后,等了片刻,便是有着一道精纯清凉的力量涌来,直接是将周元消耗的神魂之力恢复得满满当当。

        不过这一次的力量显然没有上一次那般的精髓,所以只是有着恢复的效果,并没有再为周元增强神魂之力。

        周元倒也没失望,只是心中满是赞叹,这天火树王不愧是奇物,这历经岁月所修炼而来的力量,精纯得让人难以形容,而且关键是犹如浩瀚无尽一般,即便是支持了五大联盟那么多人挥霍,也依旧没有枯竭的迹象。

        赞叹片刻,周元便是凝神,神魂之力在那锁链尽头的虚空上,缓缓的勾勒出一道道源纹。

        那些源纹融入了眼前那座镇压天火树王的巨大结界内,不过这并没有引来结界的任何异动,毕竟在破障圣纹的帮助下,周元的下手,皆是落于结界的破绽之中,然后如病毒一般,悄然的溶解那片细小的区域。

        这种等级,规模的结界对于周元而言,无疑是可望不可即,但好在的是,周元的目标也只是想要在这结界上面留下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孔。

        随着一道道源纹不断的融入虚空,某一刻,那结界的一处微微波动了一下。

        这巨大的源纹结界,终于是被周元这个小老鼠掏出了一个小孔。

        这小孔太过的细小,并不会影响到结界的运转,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结界的力量会自动的将其修复,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旦那天火树王运转力量冲击,那就会令得此处成为突破口,瞬间破堤而出。

        呼。

        周元也是在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这第一步,总算是完成了,距离成功,也就差最后一步了。

        周元小心翼翼的将散出的神魂之力收回,身形盘踞于阴影间。

        他的目光看向上方那些漂浮的石台,石台上所盘坐镇守的天阳境以及那一位源婴境虽然目光时不时的投向这片区域,但却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那结界的破绽已经留下...

        可那只是引子而已,想要那天火树王破开结界,眼下还必须将那一位源婴境强者逼出石台的位置...

        这才是最麻烦的。

        周元面色变幻,沉吟良久,最终他的眼中掠过一道果决与狠色。

        ...

        石台上,一名灰袍源婴境静静盘坐,他也算是尽责,知晓此处事关重大,所以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时不时的感知四周的任何波动,但好在的是,至今为止,一切都是毫无动静。

        “也不知道上方战场如何了...不过有着树王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支持,取胜是早晚的事情。”他喃喃道。

        声音落下,他神色忽的一动,目光猛的投向下方,那里竟然传出了一丝异动。

        而这一看,这灰袍源婴强者眼瞳猛的一缩,因为他看见在那下方的锁链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

        那道身影立于那里,宛如鬼魅一般,关键是让得灰袍源婴强者心中一惊的是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他是怎么出现的!

        “有人潜入!”

        灰袍源婴强者反应极快,当即暴喝道。

        顿时镇守在此的诸多天阳境强者也是将目光投射而来,惊疑不定的锁定了那道黑袍身影。

        “来者何人?!”灰袍源婴强者没有率先出手,而是惊疑的喝声问道。

        “桀桀桀桀...”

        反而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古怪刺耳的笑声,然后那源婴境强者便是见到黑袍身影暴射而起,竟是主动的对着他们这边疾掠而来。

        “放肆!”

        源婴境强者有些惊怒,他没想到来人竟然如此的张狂,被发现了不仅不退走,竟然还敢主动冲来?

        “你想死,那就...”

        不过,他的话还未彻底的落下,那源婴境以及周围众多天阳境的眼中便是有着浓浓的惊骇欲绝之色涌现出来,因为他们见到,一道法域,竟然在以那道黑袍身影为原点,缓缓的展开。

        “法域?!”

        灰袍源婴境强者声音都是变得尖利起来,面庞上满是惊恐之色。

        这潜入此处的,竟然是法域强者?!

        是天渊域哪一位元老?!

        “退!快退!”

        面对着那蔓延的法域,灰袍源婴强者疯狂的咆哮,他根本就没有升起一点抗衡的心思,因为他知道,一旦陷入法域之中,他们就是待宰的鱼!

        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形直接是在那第一时间暴射而退。

        然后,就这样的离开了石台...

        而其他的那些天阳境强者,也是面色恐惧,逃得比兔子还快,短短数息,便是纷纷退到了远处。

        于是,以那道黑袍身影为中心,周围直接是变得空空荡荡。

        而黑袍下,那张年轻的脸庞嘴角轻轻的掀起一抹肆意的弧度。

        “树王前辈,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当其轻声传出的那一瞬间,后方那无数锁链捆缚的地方,忽有惊人的波动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