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华娱之梦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羊城的雨
    林木还真的是说来就来,他来的时候汤维正埋头在写东西,听到动静,抬头看看是他,继续低头写东西。

    “你不是刚走么?怎么又回来了?”

    她说了半晌,没听到动静,疑问的抬头看看,发现林木正笑眯眯的坐在对面。

    “干嘛这么奇奇怪怪的看着我?怪慎人的!”

    林木笑着问道,“她拿影后,羡慕了?”

    汤维撇撇嘴,“才没有呢!我可是导演,我羡慕我也应该去羡慕那些最佳导演的得主,最佳电影也可以的哇!”

    ‘我干嘛去羡慕她!’

    “哼!”

    哟,还说不羡慕,都会冷哼了,林木笑眯眯的摇摇头。

    汤小二是乐天的,很少出现这样的小情绪,不过这么看来,她更真实,也更……女人了。

    林木也没吊她胃口,“我早就有安排的。”

    “明年我可能会拍一部主旋律的戏份,到时候我应该会请老刘做监制,还是你来导。”

    “至于你的奖杯的问题,我其实早就想好了,有两部戏。”

    “只是暂时还不太合适现在来拍,而且我觉得你应该暂时也驾驭不了,所以,给我点时间。”

    “最迟两年,你也会站在那个舞台上,我答应你的,肯定给你!”

    汤维顿时乐了,麻溜的站了起来,扑过来,凑到他面前。

    “那两部戏什么?这总能说一下吧?”

    林木沉吟了一下,“两个女人的戏。”

    “爱情的?”小二好奇道。

    林木点点头,“对!”

    爱情戏拿影后,这让小汤有些好奇也有些期待,不过她眨眨眼又问道,“那另一部呢、”

    “还是两个女人的。”林木回道。

    汤维这次坐了起来,“还是爱情?”

    “不是,是亲情。”他说完之后就这么看着她。

    她眨眨眼,掰着指头掰扯了一下,“爱情,亲情……有点乱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你的任务和目标就是搞定这个剧本,拍完咱们回京,准备过年,以后的事情以后说!”林木说着揉揉她的脑袋,敲了敲桌子上的剧本。

    被林木画了俩大圆饼,虽然吃不着,但是看得见啊,她马上又恢复了动力,继续写东西,忙活剧组的事情。

    林木就没有继续打扰她,起身暂时离开了。

    ……

    他回来的时候,这边还在沙发上靠着看剧本的疑问的挑眉,“这么快?”

    林木耸耸肩,“不然呢!她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难搞啊!”

    “嫌弃我咯?”周公子顿时眉头一竖,坐了起来。

    林木双手扬了一下,咳嗽了一下,“怎么会?”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性格了,事多那说明在乎啊,不在乎谁理你啊,对吧!”

    “你在乎我,我心里感受的到!”

    “躺了这么久,腿麻了吧,来我给你捏捏!”

    “行么?还行么?”

    ……

    求生欲成功的拯救了林木,让他免受来自正义的铁拳。

    三日后,剧组终于筹备结束了,准备开拍,不过很不巧,下雨了。

    不过也还好,下雨了正好来拍摄电台的戏份。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只要最后是你就好,今天你路过了谁?谁……又路过了你呢!”

    “欢迎收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是你们的朋友林末。”

    “……”

    林木在念完了台词之后,却没听到周公子接上,奇怪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她在发呆。

    不过汤维还没喊卡,他也没有出声和起身。

    周公子在看到她看自己的时候就回过神来了,忙道,“我是你们的朋友小容。”

    汤维这个时候才喊道,“咔!”

    “过!”

    林木眉头一挑,“过?”

    汤维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对啊!过啊!”

    “你想啊,等下她都要甩你了,自然魂不守舍啊,走神很正常啊!”

    这么细节的么?林木转头看向周公子,她小下巴微微一仰,意思是你还嫩着呢!

    好吧!认了!

    汤维赶忙拍手道,“准备准备,准备!”

    “接下来这场戏是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的了!”

    “啊哈哈哈哈哈!”

    周公子闻言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呢,因为接下来这场戏就是小容要和林末分手,然后还要升职的情节,从这里开始,林末就从那个玩世不恭凯凯而谈的深夜情感主持人变成了一个loser,卢瑟,失败者。

    汤维的话只是玩笑,也许不是玩笑,不过不重要,这是拍戏,这是拍戏,重要的话说三遍。

    他们稍微的准备了一下,两人都捧着一个热水,羊城虽然气候温暖,但是下起雨来,大晚上的还是有点凉的。

    “我们分手吧!”

    林木双手捧着杯子呆呆的转头,随即莞尔一笑,“别闹!”

    “我是认真的。”小容重复道。

    林木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分手。”周公子也捧着杯子就那么看着他。

    林木忽然猛的扬起手里的杯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理由,凭什么?为什么?”

    周公子也开始变得大声起来,“为什么?凭什么?”

    “林末,你太失败了,你永远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要什么,得过且过,但是凡事还一定要个结果和对错!”

    “林末,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是不分对错的。”

    林木和周公子在一起演戏已经不下二十次了,彼此也非常的默契,配合的完美。

    一直到汤维喊卡,林木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抱住了她,紧了紧胳膊。

    戏,有时候演的真了,总感觉曾经到过心里。

    ……

    南方的天,孩子的脸,雨来的快,走的也快。

    拍完了几场在电台的戏,剧组就开始收拾打算撤离了。

    林木让制片给今个加班的每人发了20块的宵夜钱,而他们则是提前离开了这里。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看到路边有几个路边摊的时候,俩姑娘都眼巴巴的看着外边,看起来也饿了。

    林木想了想,伸手敲了敲司机的座位,“停一下。”

    “下去买点吃的,酸辣粉,烧烤,都买一点,少辣。”

    助理拿着钱下去了,周公子和汤小二这会都笑的跟个孩子似得,车窗放下一半看着远处的路边摊。

    林木看着这画面,刚才拍戏时候的有些波动的心情没来由的就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