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邪事儿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京城江家

第二百二十七章京城江家

        既然慕容菁真的想不起来,那我也没有必要再强迫她想起来,毕竟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过魂施展开来,对于慕容菁的伤害是致命,导致一些记忆丢失,也在预料之中。

        “回去吧,没事的话就待在风水协会里面,如果有非要出来不可的理由,我可以陪着你。”

        我说道。

        慕容菁嘟嘟嘴,哦了一声,将身上的嫁衣换了下来。

        回到风水协会,宋志杰那边要管制平凉市风水协会的事情,所以我就让他先回去了,毕竟这次的事情,已经算是打草惊蛇了,想要将那幕后之人给抓出来,并不简单。

        我在协会处理最近发生的事情,慕容菁拿着一本风水要录正看得起劲。

        “江辰,来学校一趟,我有事给你说。”

        电话里面,灭绝一句话说完就挂了电话,甚至都不给我问询的机会。

        这几天时间,灭绝都不怎么管我,现在找我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加上她的身份是和秦琼一起的。

        上次见面,在交换了法器之后,灭绝就说要离开的,现在看来时间到了啊。

        让蔡铭他们看好慕容菁,我来到学校的院长办公室,灭绝已经在等我了。

        “你说有事情告诉我,什么事!”

        我开口询问道。

        灭绝看了我一眼,从办公室的抽屉之中拿出一块银色的四方令牌,将其交到了我的手里,看着手里的令牌,这东西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而且在上面还刻着一个江字。

        “这是什么?”

        我问道。

        “京城江家的令牌,你的修为太低了,这京城你肯定是会去的,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拿着令牌让江家出手。”

        灭绝缓缓的说道。

        我看着手里的令牌,有那么一瞬间,对于这上面的气息,是倍感亲切。

        “还有一件事情。”

        “太阴观音这个人,如果没有必要,不要和她有任何冲突,此人身在京城,因为某种原因是不能离开的,所以在你入京之前,你的实力只有达到九品上,方能勉强自保。”

        “我见你身上气势有了变化,看来是得到了一块肉芝,甚至吞噬了它。”

        “离开之前,我给你一场造化,至于能领悟多少,看你自己。”

        灭绝说完,来到我的面前,伸手一指点在我的天灵之上,顿时我感觉自身就像是泡在温泉之中,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而我周身之处,皆是元气流淌。

        此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在天地之中,即是无形,又处处存在,三千大道皆在眼前不断变化。

        之前我在地下溶洞之中,遇到的那位女鬼,她守护的玄武背棺中,是一块心脏形状的肉芝,当时我确实吞噬了这个东西,那女鬼也说可以将我的实力提升到六品,只是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反应。

        此刻,我却有了突破的痕迹,从五品上境界,直接突破到了六品上。

        大道演化,顺利突破,道家修行,看来还是在于天地之间的感悟。

        等我再去感受这三千大道的时候,四周所有的道韵,都消失不见,就连灭绝也都不见了。

        我看着手里的令牌,心念一动,令牌消失。

        京城江家,比起陆家,不知道孰强孰弱。

        从灭绝的办公室出来,我去找了徐川,让他联系李梦瑶,现在我有些话需要问问李梦瑶,顺便也想让她帮忙传递几句话给陆晴晴。

        本想着李梦瑶会推辞,但是这一次却竟然直接答应了。

        瀚海酒楼,某间小包厢之中。

        “江辰,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和陆晴晴的关系也断了。”

        “咱们之间的关系如何你是知道的,陆晴晴离开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我给你说她的事情,在她回到京城之后,很多事情也不和我联系。”

        “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是在五天前,她让我转告你,不要为她的事上心,之前和你在一起,是因为对你有好感,其余的她什么也没说。”

        “还有,她家里已经决定要让她和林墨白订婚,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李梦瑶说完,变得沉默起来,我没有追问,之所以找李梦瑶出来,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不死心。

        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结局,我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吃饱喝足之后,我让李梦瑶和徐川先走,剩下我一个坐在包厢之中,在给自己灌了两大瓶白酒之后,自己这才起身离开。

        从瀚海酒楼出去,我连车子都没开,而是选择步行回去。

        一路上走走停停倒也惬意不少。

        回想起之前和陆晴晴在操场上的誓言,想想倒也觉得可笑。

        不过,就算是如此,没有她亲口告诉我,我是不会认定这一切的。

        “救命啊,快来人啊,谁能救救我的儿子。”

        听到前方路口的叫喊声,我的思绪被拉回,跟着四周看热闹的人朝着十字路口那边走去,等我到跟前的时候,已经围了好多人在这里。

        人群之中,一位穿着奢华的女人,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正蹲在地上哭嚎。

        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但并没有人敢上前去帮忙,拿着手机拍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帮她拨打120.                这女人见四周的人只是在看热闹,从包包里面摸出手机,先是打了医院的电话,接着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反正对话的大概意思就是她儿子的病犯了,现在一个人在大街上孤立无援,接着就是责怪的声音。

        一个女人带着自己的儿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不是要和快崩溃了一样吗。

        不过,这女人再怎么难,此刻最要命的还是她怀里的孩子。

        如果只是疾病啥的,现在昏死过去,只要不是要命的病,都能救回来。

        可是这孩子,现在躺在他母亲的怀里,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他身上的阳气正在不断的涣散开来。

        人有三团阳火,现在这孩子头顶上的阳火已经熄灭,双肩上的两团阳火,也是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涣散开来。

        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双肩上的阳火开始熄灭,最后才是头顶上的阳火。

        可到了这孩子身上,偏偏是头顶上的阳火先熄灭了。

        这孩子的母亲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电话痛哭起来,对于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更是一丝都不理会。

        这里距离最近的医院,开车在没有红绿灯的情况下,都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要是等到救护车前来,这孩子怕是命都保不住了。

        我手里出现一沓纸钱两根清香,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先将孩子平放在地上,你这样抱着他,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我淡淡的说道。

        这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我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至于信不信我,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现在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将手里的纸钱朝着这孩子身上一撒,这女人也是眼疾手快,将自己儿子放在了地上。

        嘿,这倒有些意思啊。

        要是换做旁人,别说是听话了,我要敢过来多嘴,恐怕都要挨骂了。

        不过这女人能配合,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将手里的清香点燃,横放在了这男孩的人中上。

        不过说来也奇怪,清香燃烧过后的香烟,竟然顺着这孩子的鼻孔钻了进去。

        除了我,这孩子的母亲也发现了这一点。

        “先生,我儿子这是怎么了,我们出来的时候,家里的先生说了,我儿子一个月内会没事,怎么这才两天时间就这样了。”

        家里的先生?                “你是说,你知道我的身份?”

        我好奇的问道。

        这女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们家就有聘用的风水师,刚才我见你拿着香和纸钱,就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

        “我带着儿子来庆阳,是来看他的外公的,今晚上孩子想出来玩,我就带着他出来,谁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如此说来,这孩子身上还真的是有问题存在。

        “既然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又明确自己儿子的问题,那我就不和你打哑谜了,你儿子的顶上三花正在消散,我用香也只能做暂时的压制,现在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才行。”

        “如果可以,你可以通知你家聘用的风水先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我不清楚你儿子的情况,贸然出手,恐怕会弄巧成拙。”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既然这女人家里有聘用的风水师,那我自然没有必要去献殷勤吧。

        能聘用风水师,足矣说明这女人的身份不俗,要是我能出手稳住她孩子的情况,那这一切都还好说,如果我真的稳不住,可能物极必反我还惹得一身骚。

        “先生,那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你儿子的情况特殊,现在我已经稳住了他的顶上三花,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但无论如何你都要联系你家的那位先生了。”

        这孩子的母亲听到之后,当即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很快,电话被接通,这女人立刻变成了一副讨好的模样,只是一通电话,这女的竟然做到了声情并茂。

        在我跟前她没有必要演戏,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女人是打心底深处尊重这位风水师。

        “王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么晚叨扰你,是有件事情确实需要你的帮忙了,江晟他突然晕倒了,我现在在庆阳市我父亲这里。”

        “刚才有位先生出手,帮我压制住了江晟的顶上三花,他告诉我让我联系你,需要你第一时间出手。”

        这女人不慌不乱,看来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

        只是没想到,这躺在地上的孩子竟然和我同姓,都姓江,倒也是一种缘分。

        “你带着小晟子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怎么两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遇到什么脏东西?”

        电话那头传来质问的声音。

        江晟的母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还不等她想好措辞,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声音。

        “出手的那位先生,还在不在,在的话你把电话给他,不在的话立刻起找,我手头临时有件急事,现在确实又不开。”

        “你先找到出手的这位先生,现在只有他能救小晟子的命了。”

        虽然我无心去听她人的隐私,但是我们站立的位置太近了,就算我不去听,但还是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到了。

        江晟的母亲为难的看着我,将电话递到我的面前。

        我接过手机放在耳边。

        “你说!”

        我淡淡的说道。

        “道友,现在小晟子的情况如何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担忧。

        “不知道什么原因,顶上三花消散,头顶的阳火已经熄灭,至于剩下的两团,也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我将江晟的情况说了一边。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紧接着开口说道:“敢问道友是何修为境界。”

        “六品上。”

        我回答。

        “修为可以了。”

        电话那边说道。

        “小晟子的情况特殊,道友如果方便出手的话,任何条件我代替主家全都答应,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保住小晟子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