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霍不凡宁雪晴在线阅读 - 245.木工活

245.木工活

        第二天一早,霍不凡是被糖糖的尖叫声扰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小丫头正抱着他高兴的大喊大叫。

        ”糖糖,爸爸很晚才回来,别打扰他休息!”宁雪晴在一旁训斥道。

        ”没关系。”霍不凡笑着把小丫头抱过来,亲了她脸蛋一口,问:”想爸爸了?”

        ”嗯!”糖糖用力点头,然后同样亲了霍不凡一口,很是认真的道:”可想可想了!”

        ”有多想?”

        ”就像妈妈想爸爸一样想!”糖糖大声道。

        宁雪晴脸颊微微发红,尤其见霍不凡看过来时。更是有些不好意思。

        霍不凡也没有去调侃她,笑着和小丫头闹腾一会后,才带她去刷牙洗脸。

        缠了霍不凡一早上,直到把她送进学校,才算清静下来。

        没有立刻去姬家公司,也没去自家的新希望,霍不凡直接去了赵永安那边。

        老爷子癌症晚期,命不久矣,可谓看一眼少一眼。

        到了赵永安家,霍不凡看到他正扒拉门口的小花池。

        花池里的菜都给拔掉了。重新种上了两棵黄花梨木。

        这种树很昂贵,但生长也极其缓慢,以赵永安的寿命,怕是很难看到它们长成了。

        霍不凡走过去,主动帮赵永安提起水桶浇灌。

        看到他来。赵永安并不意外,也没有阻止霍不凡的动作。

        等水浇完后,他递过来一杯凉白开,然后问:”听说遇到麻烦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霍不凡喝了两口水,擦去额头的汗液,道:”以后您老要是想浇水,喊我一声就行,过些日子我就搬过来了。”

        ”等你搬过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走了。再说了,我得的是癌症,又不是中风,浇浇水还是能做的。”赵永安道。

        霍不凡知道,他说的走是指去世的意思。对于自身的疾病,赵永安还是有很深认知的。

        他并没有像一般的老人那样,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就惶惶不可终日,反而比刚和苗一科他们吵架的时候,看起来还要想的开。

        就连他的精神,看起来都好了很多,若让别人看见,也许会以为他的病有所好转。

        但霍不凡知道,这是一种类似回光返照的情况,赵永安现在精神表现的越好,说明距离去世的日子就越近。

        这让他有些感伤,赵永安生活阅历那么丰富。自然看的出来。

        他笑了笑,道:”不用同情我,活了一辈子,有值得骄傲的成就,也就值了。倒是你,不是跟你说了吗,股权兑现的一半归你当辛苦费,剩下的帮我捐给希望工程,怎么连苗一科多给的两百万都拿回来了。”

        ”钱是您的,我就跑了一趟,算上来回机票也不过两千块钱,所以受之有愧。至于捐献的事情,也理应由您亲自做。如果身体不方便,回头我开车带您一起去。”霍不凡道。

        ”行吧。”赵永安无所谓的摆摆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道:”既然来了,就别闲着,屋里有几块废木料,一直想做个小箱子。现在体力不行了,你帮我裁切一下,工具都和木料放在一起。”

        霍不凡点点头,进屋把赵永安说的木料和工具拿了出来,然后按他说的进行切割。

        木头是很常见的杨树,这种木材通常都是用来做纸板,价值非常低。没想到赵永安这样的人物。还会用这么低端的料子。

        霍不凡没有在木料的事情上做过多的建议,在他看来,无论老人现在想做什么,都应该尽可能的满足,而不是依照个人的喜好,给他留下遗憾。

        倒是赵永安自己在旁边看着的时候,问:”是不是觉得用杨树木做箱子,挺不搭的?”

        霍不凡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道:”确实有一点。”

        ”你倒是不怕我生气。”赵永安笑了笑,他自然不会因为霍不凡愿意说实话而生气,道:”其实在我年轻的时候,杨树是国内最好的木材。不是因为它单体价值有多高,而是它看起来普通,但实际上对这个国家起到了很大的帮助。许多的基础建设,都是靠杨树完成的。而且又有钻天杨,不屈不挠的精神标语,所以我这个年代的人,对它总有种特殊的情怀。”

        赵永安就像个普通的老人一样,搬了板凳过来,坐在那看着霍不凡干活。然后和他说些年轻时的事情。

        他的语速不快不慢,偶尔还会参杂一些提问,两人一问一答,看起来就像课堂上的师生。

        霍不凡对木材切割并不熟悉,他比较擅长的是瓷窑。

        木工活是很有技术含量的。看着简单,实则麻烦。

        中午时分,赵永安亲自下厨炒了一荤一素。

        猪头肉炒蒜薹,酸辣白菜,两碗米饭。

        ”很多人都说,吃肉是不好的,要多吃素,这其实是错的。你看那些野兽,吃肉的都很壮实,站在了食物链顶端。人也是一样。不吃肉,哪来的力气。说白米养人,其实都是我们以前穷,吃不起肉安慰自己的。你家的孩子,要多吃点肉,别总给孩子弄乱七八糟的粥喝,知道吗。”赵永安一边给霍不凡夹菜,一边叮嘱着。

        ”她叫糖糖,今年八岁半了,等周六我带她来。”霍不凡轻声道。

        赵永安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仿佛只是在自说自话。

        说起来,他也确实很可怜。

        教了一辈子书,却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

        老伴去世后,又和学生闹翻,现在除了霍不凡,已经没人来看望赵永安了。

        都知道他活不成,又和苗一科他们闹的很僵,谁会来凑这个热闹呢。

        让那些人看到霍不凡献殷勤,只会嘲笑这个年轻人不懂事。

        未来属于活着的人,只有活着,才能掌控这个世界。

        一个死人,生前再威风,那也是过去。

        这些事情,霍不凡懒得去想,他看望赵永安,只是单纯出于对老人的敬重,而非其它。

        至于苗一科等人,霍不凡就更没放在心上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去要钱的时候,跟苗一科硬钢。

        在赵永安这边忙活到了天都黑了,霍不凡才勉强把箱子做好。

        虽然对木工活不是很熟悉,但各项尺寸数据并没有大的偏差。看起来方方正正的,还算可以。

        只是赵永安坚持用木工楔子做连接,不想用任何五金件。

        木工楔子是很复杂的工艺,寻常人学个三五年也未必能用熟练,赵永安在旁边指点。霍不凡也只是勉强弄出来个大概,完全无法组装。

        眼见天黑,赵永安也没有强求,只挥挥手,道:”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弄就是了。”

        霍不凡点点头,帮他把东西搬进屋子里,然后洗干净手,这才告辞离开。

        走出去一段距离后,霍不凡回头看了眼,仍然能看到站在门口眺望这边的老人身影。

        那一刻,他忽然心生不安,因为这个身影给人的感觉,实在太孤寂了。

        霍不凡很想回去,继续陪伴这个老人一段时间,但转念一想,一晚上的事情而已,明天再来也可以。何况回家后,还得给母女俩做饭,顺便忙活一下公司的事情。

        他冲那边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去。

        直到霍不凡的身影彻底消失,依靠在门边的赵永安,才咳嗽出声。

        他憋了很久,一直没有咳嗽出来,就是不想在霍不凡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样子。

        但是此刻身边没了人,失去了支撑的点,身体开始快速衰弱起来。

        缓慢的返身,关了门,剧烈的咳嗽声不断从屋子里传出来。

        夜幕,开始将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