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六合奇闻录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心腹大患

第十二章,心腹大患

        碎天、塌天都对唐尧没有任何效果,被逼急的宫长均因为感觉到了唐尧带来的巨大威胁而使出了第三式秘术合天,可因为受限于自身实力的缘故,他对合天秘术操控的并不完美,极有可能伤到唐尧,所以在此秘术包围唐尧之后宫长均立刻冲唐尧喊道:“此秘术威力极大而且不好控制,还请洛尧公子不要逼我出手,我们各退一步,今天这一场算是平局如何?”

        说出平局二字的时候宫长均已经觉得自己丢了很大的面子,可身处秘术之中的唐尧却摇了摇头说:“不用平局,有多少能耐你尽快使出来就是了,如果我被你所伤那是我自己学艺不精与你无关。”

        宫长均脸色凝重,他双手渐渐合十最后说了一句:“那就得罪了,合天发动。”

        此话一出原本围绕在唐尧周围的塌陷天空忽然开始挤压中间的唐尧,试想一下一个凡人要对抗整个天空的挤压,这是何等可怕之事,这要是换成常人分分钟便已化作尘埃,但此时站在合天之中的唐尧并未见到异样。

        宫长均开始发力,体内的气源源不断涌出,合天之力越来越强,然而唐尧却好像并无半分影响,甚至在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开始朝着宫长均走了过去,宫长均此刻彻底慌了神,即便是他施展的不完美版合天秘术也应该拥有足够将六段幻师灭杀的能力,但为什么对唐尧没有任何作用,这时候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中冒了出来。

        “难道……他已经超越了我,达到了踏虚境?”

        宫长均很快就否认了自己脑中的这个想法,因为他不相信一个后生晚辈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能有这么可怕的进步,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唐尧一步步走来,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宫长均已经靠在了后方的铁索上,当唐尧站定脚步的时候二人之间的差距只有十步之遥。

        “既然领教了你的三式秘术,那就该我出招了,你应该很好奇我的右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现在不妨你自己来领略一下。”

        魉目在这个距离发动,将宫长均一下子给笼罩在了幻境之中。

        幻术影响中的宫长均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很多年前,他跟着氏族中的长辈一起前往一处古老部族谈判,虽然表面是谈判但实际上是为了抢夺这个部族的神秘力量,他当天化身无情的刽子手杀了很多这个部族的无辜百姓,那时候的他虽然心中对这样的杀戮感到厌恶,可这是氏族的命令,他要想在未来成为氏族的家主就必须照办。

        然而,在他杀了一名慌不择路的女子之后,他看见了一个迷茫的小女孩儿,当他看见小女孩儿的第一眼便发现了这个小女孩儿的异样,在这名小女孩儿的身上宫长均感觉到了他们这队人正在寻找的东西,那便是这个古老部族的神秘力量。

        他将小女孩儿带回氏族,从那以后始终有一个奇怪的黑影如同梦魇般出现在他的睡梦中,那个梦魇自称达迦魔女。

        宫长均从未直面过达迦魔女,在噩梦中他只是能听见达迦魔女的声音,能看见达迦魔女一闪而过的影子,达迦魔女说她会一直追杀宫长均,会每一夜都进入他的梦里来找他,她还说宫长均终有一天会死在她的手里,在噩梦中达迦魔女甚至宣布了宫长均的死期。

        他查阅过很多资料,知道了这个古老部族的确有神秘的力量守护,而这股力量并非光明正义,而是黑暗可怕,但他终究不知道这个神秘的魔女到底从何方而来,直到他观看了宫羽翎参加的比赛,看见了从来没好好修炼过,实力甚至可能连初级幻师都打不过,但她却在萬国大比上干掉了两段甚至是接近三段实力的对手,这便是达迦魔女的力量,而且还不是她力量的终点。

        他开始担心有一天达迦魔女的力量会彻底爆发,然后完全占据宫羽翎的身体,到时候宫羽翎也许会完全脱离他的掌控。

        这是宫长均心中的恐惧,他知道宫羽翎已经恢复了自己小时候的记忆,这一次他将宫羽翎带回去后告诉了她真相,宫羽翎差一点动用达迦魔女的力量,好在宫长均提前有所准备封印了宫羽翎的身体将她暂时变成了自己手中的牵线木偶。

        可他知道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上家主要求他尽快从宫羽翎的身上夺取达迦魔女之力,而这就意味着可能要杀死宫羽翎,宫长均一直犹豫着没有动手。

        但这几日噩梦中出现的梦魇已经逐渐清晰起来,他看清楚了那个对他刀剑相向会杀了他的人居然是宫羽翎。

        现在魉目制造的幻术已经笼罩在了宫长均的身上,他仿佛一下子重新坠入了噩梦之中,四周飘起了浓浓的烟雾,烟雾之后有人影缓缓走来,手里握着一把带血的刀,那把刀让宫长均感觉眼熟,仔细一看立即发现这把刀正是当年他屠杀宫羽翎族人的时候使用的刀,而更可怕的是从烟雾中走出来的人正是宫羽翎。

        她提着刀慢慢走到了宫长均的面前,颤抖着声音问道:“我该杀了你吗?”

        “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幻术……怎么会……”宫长均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被锁链捆住,整个人被绑在了大树之上,他知道自己陷入了幻术的影响之中,可此时却无法挣脱,在唐尧的幻术之中他就好像被剥夺了所有的力量,从一个可以大杀四方的绝顶幻师强者变成了一个任人宰割无力反抗的弱者。

        宫羽翎的背后达迦魔女化作黑影浮现出来,她变的非常巨大,好像可以遮挡天空的幕布一般,一双绿色的眸子盯着宫长均,曾经无数次在噩梦中传来的声音此刻在宫长均耳边响起。

        “我说过,我会杀了你的……”

        “不,这一切都是幻术,碎天……”宫长均试图用碎天秘术破开面前的幻境,结果毫无效果,这说明此处的幻境强度远远在他的手段之上。

        宫长均大声喝道:“你不是真的,宫羽翎也不是真的,只要我守住本心,不受到外界影响就不会被这幻术左右。”

        说完宫长均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好像在用某种影响自己精神的秘术来保护自己,可如果仔细查看的话便会发现,他的额头上冒出来大量细密的汗珠,这些汗珠说明宫长均内心其实是惊慌的,他虽然试图让自己不受到幻术左右可内心已经暴露出了巨大的恐惧。

        达迦魔女大声喝道:“准备好了吗,当年你用这把刀杀了这个孩子的母亲,现在她就用这把刀来杀了你,因果报应便是如此。”

        说完宫羽翎突然加速跑到了宫长均面前,一刀刺在了宫长均的肩膀上,这时候在现实世界里众人看见受幻术影响的宫长均肩膀上流出血来,显然他已经受伤了,可唐尧却站在离他十步之遥的地方,甚至没有抬过手,显然宫长均受伤是他的幻术所致。

        老军看着武斗台上的这一幕,面色越发凝重,他听见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当初你该杀了他的,一时心软酿成大祸。”

        老军平静地回答道:“即便是现在我也能杀了他?”

        “是吗,他的右眼应该已开启传说中的魉目,而这恐怕还不是他目前唯一的本事,他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踏虚境,背后还有洛氏一族撑腰,现在的你拿什么杀他,他已经变成我们的心腹大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