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在线阅读 - 第1359章 猎风行动

第1359章 猎风行动

        “于少不敢。”

        “不敢?

        我看他倒是什么都敢。”

        青鸾冷哼一声,低声说道:“我要于峰所有人的名单,能做到吗?”

        “五公主,你这是要逼死我呀。

        于少如果知道我背叛了他,会杀了我的。”

        “你以为现在他就会认为你没背叛他么?

        于峰生性多疑,就凭这你和我侍女发生关系这事儿,你跳进黄河他都不会信你了。

        与其被他怀疑,不如做我的人,我会保你安全的。”

        青鸾威逼利诱,侍卫最终没坚持的住。

        等青鸾把消息告诉沈蔓歌和叶南弦的时候,沈蔓歌都有些佩服青鸾了。

        “她真的蛮适合做情报这个工作的。”

        沈蔓歌是由衷的赞赏。

        叶南弦不置可否,也没说话,这个时候要是说一句青鸾的好,那就是送命题啊。

        沈蔓歌见叶南弦不知声,用脚踹了他一下,说道:“你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

        叶南弦装疯卖傻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瞪了他一眼,笑着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

        “我心里什么小九九也没有啊,我刚才在想事情,没听到你说话。

        、”                叶南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沈蔓歌也不揭穿他,反倒是问道:“你在想什么?”

        “想墨姑姑明天怎么被送出去。”

        沈蔓歌沉思了一下,低声说:“我给大姨打电话了,她说凌千羽是她的人,让我们放心用。”

        “哦?”

        叶南弦有些诧异。

        沈蔓歌便把张宇的事儿和叶南弦说了。

        叶南弦的表情有些凝重。

        “你的意思是说萧钥中毒了?”

        “应该是。”

        沈蔓歌觉得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

        方正这个人根本就没心的,如果萧钥爱上他的话,或许他还会对萧钥好一点,但是萧钥的心里只有霍二叔,对方正不过是虚与委蛇,方正自然是容不下她的。

        可是方正留着萧钥还有用,所以给她下了慢性毒,为的就是控制萧钥,所以方正这个男人确实阴险。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那个医生,或许萧钥到死都不会知道方正对她做了什么。

        而方泽也会英年早逝。

        只是方泽的中毒方正知道吗?

        还是说就是于峰一个人的注意?

        沈蔓歌不知道,也猜不明白。

        叶南弦沉思了一下说:“你也去过方泽的宫殿,明天抽时间让方悦悦找那个医生来一趟,给你看看。”

        “我没事儿,我就待了一会。”

        “一会也不行。

        、”                叶南弦是真的害怕。

        沈蔓歌现在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万一这熏香真的有毒,沈蔓歌中毒了怎么办呢?

        见叶南弦如此担心,沈蔓歌连忙说:“好好好,听你的。”

        “必须听我的,这宫里太脏了,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的,你多注意一点,不对,没事儿别离开我。”

        叶南弦紧张的握住了沈蔓歌的手。

        他的手心干燥温暖,顿时让沈蔓歌觉得心底也热乎乎的。

        “你还说我,你不也去了表哥那里么?

        回头一起看看吧。”

        “好。”

        叶南弦倒没有拒绝。

        两个人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去,即便是晚饭都是让人送进来的。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外面就躁动起来。

        沈蔓歌还没睡够,被吵醒之后有些起床气。

        “怎么回事儿?

        大清早的乱哄哄的干嘛呢?”

        叶南弦有些心疼的说:“今天方正要宴请凌千羽,命令所有人一大早就起来布置了,你要是觉得吵,我帮你捂着耳朵,你继续睡。”

        “睡不着了。”

        沈蔓歌摇了摇头坐了起来。

        外面喧闹的很,她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眼睛,半靠在叶南弦的肩膀上,嘟囔着说:“这个凌千羽面子也太大了一点,你说他和张音比起来,谁更出色一些?”

        “不知道。”

        在此之前叶南弦从没听过凌千羽的名字,况且他对医学界深入不多,所谓隔行如隔山,对这个人他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本来他可以打电话回去让苏南查看一下的,但是昨天沈蔓歌和萧钥通过电话了,今天再打的话怕引起对方注意。

        “回头问问青鸾,没准她知道。”

        “你问吧。”

        叶南弦现在是尽量减少和青鸾见面的机会,免得被沈蔓歌误会。

        他这个小女人吃起醋来可是很不讲理的。

        “好。”

        沈蔓歌倒是没有推辞。

        即便是和叶南弦说了这么久的话,沈蔓歌依然打着哈欠。

        “要不你再睡会吧。”

        “睡不着了,你抱我进去洗漱吧。”

        沈蔓歌懒懒的倒在了叶南弦的怀里。

        一大清早老婆自动投怀送抱,叶南弦怎么可能忍得了?

        “既然睡不着了,那就做点运动吧。”

        说完叶南弦直接一个翻身将沈蔓歌压在了身下。

        “不要,累死了。”

        沈蔓歌嘟囔着拒绝,却被叶南弦把话吞进了肚子里。

        缠绵的热浪席卷着二人,很快就到达巅峰。

        沈蔓歌累的更不想动了。

        叶南弦这次倒是没用沈蔓歌说话,直接抱着她去了浴室。

        帮沈蔓歌洗漱完之后,沈蔓歌回到床上瞬间睡了过去,即便外面嘈杂的厉害她也起不来了。

        叶南弦笑着看了看她,自己也拖鞋上床,抱着老婆躺了下去。

        今天方正宴请凌千羽,所有人都关注着这个人,自然不会过早的过来找他们的,而他们的身份又不适合公开出去,在房间里待着是最好的选择。

        和外面的喧嚣比起来,此时的他们却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墨云清也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知道自己今天就要离开这个国家了,她的心情有些激动。

        离开家这么多年了,现在终于可以回去了。

        昨天叶南弦说让她先回去的时候墨云清期初是不答应的,可是当叶南弦说自己留下只会给他们带来负担的时候,墨云清才答应了。

        她也很想家,想墨池,想哥哥。

        终于可以回去了。

        墨云清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外面传来敲门声。

        墨云清谨慎的顿了一下,然后走到门边就听到外面传来青鸾的声音。

        “墨姑姑,我带你先离开这里,今天人多眼杂的,你在这里离开会有些惹眼。”

        “蔓歌他们知道吗?”

        墨云清其实是希望能够和他们道个别的。

        青鸾低声说:“他们还没醒,不过我会告诉他们的,墨姑姑放心吧。”

        “好。”

        墨云清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打开了房门。

        青鸾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衬托的整个人特别的修长高雅。

        两个人去了叶南弦和沈蔓歌原先住的房间。

        墨云清有些微楞,却没询问。

        青鸾来到床前,直接摁下了一个开关,床自动的往旁边移动开来,瞬间出现了一条地道。

        “跟我来。”

        青鸾带着墨云清从地道出发,没多久就来到了地面上,居然是宫里的后厨。

        “墨姑姑,你换上帮厨的衣服,把自己的脸遮挡一下,回头会有人来接应你的。”

        青鸾得到贺南飞的指示,让她把人带到这里来,会有人接应,以后的事儿让她别插手了。

        墨云清点了点头。

        这里是不是危险已经不知道了,但是这个时候的她倒是有些激动和冷静。

        青鸾很快的离开了。

        没多久就进来两个中年妇女,见到墨云清的时候只是低声说:“跟我们来。”

        墨云清跟着她们走了,没多久就来到了外面的后山上。

        外面突然礼炮轰鸣,趁着这个时机,一架私人直升机偷偷地降落在后山上。

        墨云清被人接上了飞机,快速的飞了出去。

        叶南弦从飞机进来的时候就感应到了。

        他看着墨云清坐上了飞机,离开f国的时候,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对墨池,他总算是又交代了。

        沈蔓歌被礼炮声惊醒,看到叶南弦站在窗前看着什么,便下了床从身后抱住了叶南弦。

        “看什么呢?”

        “墨姑姑走了。”

        叶南弦得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随即朝天空望去,一架直升机已经变成了小黑点消失在天边了。

        “姑姑会平安到达的对吗?”

        “一定会的。”

        叶南弦握住了沈蔓歌的手,轻声说:“我们也该做我们该做的事儿了。”

        “恩。”

        沈蔓歌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和叶南弦改装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和体型,这才走出了房间。

        青鸾看到他们来的时候低声问道:“今天有什么行动?”

        “猎风行动。”

        沈蔓歌低声说道:“不惜一切代价抓住于峰。”

        “各个宫里都有我们的人,今天我让他们戴上了臂章。

        只要看到我手里这个臂章,就是我们的人,你们可以随便用。”

        青鸾说完把自己手里的臂章给了沈蔓歌和叶南弦,顺便把自己的信物也给了沈蔓歌。

        那是一条十分精美的项链。

        是青鸾身份的象征,也是叶南弦送给她的礼物。

        沈蔓歌看到这条项链,微微有些诧异。

        “给我?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人都带走了?”

        “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

        青鸾有些不在乎的说着。

        与其说不在乎,倒不如说对自己的人很有信心。

        沈蔓歌撇了撇嘴,这么几次交锋下来,总算让青鸾占了一回上风。

        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和她一般计较。

        沈蔓歌心里暗衬着,就带着项链和叶南弦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青鸾为什么今天不参加行动,但是对沈蔓歌而言,今天必须抓住于峰。

        不管是因为那些因他受伤害的人,还是为了引出假韩啸,于峰都非抓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