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八章 给我时间,我定胜你

第两百六十八章 给我时间,我定胜你

        原本平和的他仿佛化身修罗,一股极其狂暴凶悍的气息悄然弥漫开来。

        双规则!

        两人很快从先前的白色圆圈中解脱,取之而来的是一种赤红的结界,在这赤红结界之上,冰蓝色的冰雪领域仍然存在!

        “杀戮规则……”

        唐阳有些艰难道,虽然早有预料,但是没想到谢雪岚会这般强,强到离谱。

        两种规则都修炼到了第三层,而且看其掌握的颇为娴熟,恐怕施展起武技起来,那威力将会远超之前!

        两道领域虽然没有刻意的压制他,但只是站在里面,一股心悸油然而生。

        磅礴的杀意从四面八方袭来,他好似背负着山岳一般,动一动手指都很是困难。

        “精铁锻钢身”

        唐阳低吼一声,奇异的黑色光华缓缓浮现,这光华在遮盖住他的身躯后,杀意和寒意对他的侵袭瞬间小了很多。

        他挺了挺腰板,很是平静的看着谢雪岚,若是两道规则,到时候他未必没有反抗之力。

        “承受了两道?还行,再加一道如何?”谢雪岚罕见的笑了,这笑容虽然极为的和煦,但在唐阳看来却宛如恶魔。

        他右手并没有立即放下,缓缓的绕了一个圈后,向着唐阳所在一戳。

        呼呼呼

        无形的压力好似充斥了整个空间,无形的杀意在接触到这奇特的律动后好似凝成了实质!

        更让他毛骨悚然的是,这原本只是让他心悸的杀意境若有若无的改变着什么,唐阳竭力保持着识海的清明,却发现那根本无从抵抗那第三种规则。

        这是……时间!

        对,此时的他,那种杀意好似跨过时间回到了过去,现在的他对待这杀意都是勉强能抵抗,何况过去?

        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这一刻,他只感觉好似有着无数个念头在劝他放弃。

        这已经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好似沙滩上堆砌的城堡,在海水一次次的侵袭下虽然可以苟延残喘,但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难道就这么败了?

        别说是十招,现在对方还没使出一招,就支撑不住了么?

        如此恐怖的人只是第六,排名更高的人又该有多么恐怖?

        白桐,刘一同,何寅,纪柳暝……

        不,打起精神。

        不能败,唐阳用仅存的意识将体内的灵力全数的汇聚,一股气立即在他的小腹汇聚。

        在意识的控制下,那股气扶摇直上,不到片刻便到了嘴旁。

        另一边,谢雪岚只是淡淡的看着那想要挣扎但是有心无力的唐阳。

        开始他只是轻轻一点,想要将唐阳镇压住,但是两种规则都没有奏效,这让他有些意外。

        毕竟当日和刘一同战斗都只动用了两种规则罢了。

        但是刘一同可是衍灵境巅峰的老牌强者了,更是将自身的规则实打实的修炼到了第三层,可以说实力在唐阳之上。

        在三种规则的合力压迫下,他的这半个学生果然要落败了。

        一半意外一半失望的他正想着将三种规则收起,却猛然意识到不对。

        原本膝盖都有些弯曲的唐阳此时站的笔直,一声大喝。

        “蛮熊吼”

        一阵巨兽般的咆哮袭来,雄厚的音波将无形的涟漪打乱,而其中的杀意更是纷纷消散。

        这吼声极为的霸道,谢雪岚一个没注意,嘴角也是溢出了丝丝血迹。

        收起了三种规则,再将血迹不着痕迹的擦去后,唐阳还有些迷糊。

        “总算是撑过来了”唐阳惨然一笑,虽然有些屈辱,但是神色很是兴奋。

        “你还不错,只是这还不够,外门榜前二十,没有不是双规则的”谢雪岚不时的泼了一盆冷水。

        “给我时间,我定胜你”唐阳目光很是坚定,丝毫不为这话而害怕,没有压力何来动力?

        他能想到,这所谓的双规则并不是修炼了双规则,而是将双规则修炼到第三层!

        “但是你也不要灰心,毕竟我和刘一同打斗时没动用时间”谢雪岚不知是想鼓励他还是其他的什么。

        “我知道”唐阳很是平静,目光既沉稳又坚毅。

        “这三枚你还是拿去吧,若是不拿你的出师礼也就没了”谢雪岚点点头,看了看他。

        “出师礼?那我要了”唐阳一听这话,当即闪到一旁将那些三枚源晶小心的收好。

        “你回去吧”谢雪岚下了逐客令。

        “别急,我还有一件事情”唐阳想起了一件事情,连忙出声。

        “说”

        “要是我成了外门弟子,能否住这儿?”唐阳笑笑,指了指那还空着的小屋。

        谢雪岚明显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当下被那满是期待的眼神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你先成了外门弟子再说”

        “好嘞”唐阳得到了这回答,一溜烟炮回了小阁楼。

        在修为上,谢雪岚绝对是外门一等一的高手,以后修炼有什么不会的还可以多问问,另外就是那时间规则,若是能得到他的指点,那肯定事半功倍。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修炼出了时间领域的。

        此前还从未见过有人施展出这领域的他来说,这就像是一片充满了神秘的地方,等着他探索。

        当晚,他便拿出了那三枚规则源晶,细细一想,虽然封天令曾说在星殿有着一处地方对修炼规则有着事半功倍之效。

        但眼下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今日的一番较量,他也最真切的明白了他和外门榜最顶峰的那些人差距在哪。

        心神一动,一枚源晶顿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一股股难以言明的玄奥气息充斥了小阁楼……

        这个过程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快上很多,只两枚源晶,一股很是熟悉的感觉袭来,伸手一招,一股浓浓的空间之意弥漫了阁楼二层。

        唐阳终是明白了,而困扰他许久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他的空间规则之前就迈入了第三层,但是对施展空间领域总是差那么临门一脚。

        而两枚源晶也就是那最后的资格证。

        一股难以言明的喜悦浮上心头,这一次再遇上那些普通的三层规则者,擒拿下来不成问题!

        咚咚咚……

        一阵很是急促的敲门声惊动了他,走到屋檐一看,邵小橙正满是兴奋的向他看来。

        “怎么了?这么着急做什么?”唐阳笑道。

        “我们要出一趟远门了,你也来吧”邵小橙丝毫不客气,虽然表面上是在征询着意见,但是唐阳分明看出了那一股不容拒绝的势头。

        “远门?难道是山河门的任务?”唐阳问道。

        “对啊,要不是山河门的任务你以为我来找你啊,想跟本小姐一起做任务的多了去了”邵小橙撇了撇嘴。

        “具体什么情况跟我说说,大长老有权决定去还是不去”唐阳内心稍微有些抗拒,现在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任务,他实在不怎么感兴趣。

        “去北方的叶城城主府一趟,主要是代表星殿去问个好”邵小橙有些不好意思,随即捏起小拳头很是强硬道,“这件事,门主和副门主决定全门出动”

        唐阳一阵头大,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对了,最近我听说那里挖出来一座不得了的东西,正好和我们去的时间相近,要不要去凑个热闹?”邵小橙全然没在意他的犹豫,兴冲冲的说道。

        “了不得的东西?是什么?”他心不在焉的接了一句。

        “听说是一座分域境强者的大墓,里面好像有些不得了的东西哦”

        “去,一定要去”唐阳如梦初醒,忙不迭的接话。

        “好啊,你收拾一下,准备出发”邵小橙指了指小路的另一边,他这才注意到,黄若莺不知何时正站在小路的尽头,偶尔看向这里的眼神满是复杂。

        最开始时,唐阳还一阵头大的以为三人要很是苦逼的借助那些城池的传送站前去,但在走出星殿的那一刻,他这才体会到邵小橙和像他这样的偏僻处来的娃的区别。

        此时的三人正站在轻影梭的甲板上,看着下方快速倒退的大地。

        据邵小橙解释,这一艘三品的轻影梭乃是邵老答应在她突破碎魂境时送给她的祝贺,但是在知晓这一次要去往叶城时,便一阵软磨硬泡才将这轻影梭‘借’来。

        唐阳站在甲板上,无论是速度还是质感,那完全不是他那匿空舟能比肩的,何况邵小橙得到此物可算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但他却是拼死拼活才夺来的。

        直到现在,他那匿空舟甲板还有着一处没有完全补好呢。

        邵小橙很是兴奋,自从上了船,就一直围在唐阳身边叽叽喳喳,或是在说那叶城的种种,或是在说一些趣事。

        和她的活泼相比,黄若莺就像是个闷葫芦,对唐阳那是能避就避,毫不含糊。

        这一日,他正将小公主放在甲板上走动时,两女说说笑笑的从船舱内走了上来。

        “哇,好可爱的小猫”邵小橙一声惊叫。

        唐阳暗道不好,他身子呈惯性的上前时,一道橙色的残影已然向着小公主掠去。

        虽然是只是一品初期的灵兽,但是诡术妖猫还是保留了野兽的本能,遇到了危险后第一反应就是往爹娘那跑。

        唐阳先是感到一个紫色的影子跳进了他怀里,随后一道橙色的残影来了个急转弯,同样像他窜来。

        没有来得及躲闪,脸上感到了一阵柔软,随后,他就被一道散发着清香的躯体压倒在地。

        他很清楚的感到,场中好像停滞了那么一瞬。

        远处的黄若莺一改之前的些许慌张,一脸惊骇的看着两人,红润嘴唇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