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接连来访

第二百四十二章 接连来访

        站在邵老身旁的空殿主嘴巴张了张,想说些什么但是如鲠在喉,什么也说不出来。

        宗前身后的七颗星辰全无之前的威势,宛如见到了帝王的臣子,在唐阳的威势下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那一杆大刀也是减去了不少的威势。

        唐阳双手持戟,向着那缓缓落下的大刀拼命砸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灵力爆炸声响彻全场,实质化的声波快速的越过了众人,向着星斗台的边缘冲去。

        星斗台能存在在此,显然不会让其中人打斗影响到外围,那声波还未冲来,一道道涟漪便将其全数的吸收,消散于无形。

        许久,场中肆虐的灵力方才散去,一道孤傲站立的身影浮现在众人眼眸之中。

        “他受了不轻的伤,宗前呢?”

        场中人出奇的保持了安静,马上就是见分晓的时候了,许多人都极力的伸长脖子想要看清楚两人的情况。

        接着,宗前半跪的身影也是缓缓的浮现出来。

        “我不…服…”宗前声音很是沙哑的说道。

        “你败了”唐阳以寻灵戟支撑着身子,缓缓道,眼中只有宁静。

        即使知道了最后的结果,台下之人也是充分的保持了安静。

        刘一同将身下的石椅一巴掌拍碎,脸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旁边两门的门主同样神色难看。

        唐阳静静的转过身,正欲开口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大喝,“你去死吧”

        嗖

        一股快到了极致的破空声猛然响起。

        “不可”

        刘一同率先出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绝大多数的人,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时,一枚暗紫色的细针距离唐阳不足丈余的距离。

        唐阳从未感觉到死亡离他这么近过,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已然反映了过来,但双手就像是灌了铅,动作沉重而缓慢,像向旁边挪动步子都十分困难。

        唰

        一道灰色的身影闪到了场中,在那暗紫色细针距离唐阳不到一尺时单手捏住了细针。

        正是邵老。

        “三品的破魂针?你这娃娃当真是不赖”邵老冷笑一声,看了宗前一眼。

        “啊……”宗前如遭雷击,口鼻流血的向着后方倒去。

        “唐阳谢过邵老”唐阳转过身来,满是感激的对着邵老说道。

        “不用谢我,我也是应别人的要求”邵老不在意的摆摆手,随即对着已经来到台上的空殿主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空殿主根本不可能徇私,道,“在打斗场中公然使用暗器,应当将一年的修炼资源作为补偿赔给另一方,再关禁闭一年”

        “哼,你倒是公正”邵老冷嗤一声。

        “规矩如此”空殿主说了一句,看了唐阳一眼后,单手提着宗前离开了此处。

        邵老再度交代了几句之后也是离开了此处,偌大的高台只剩唐阳一人。

        “唐阳好样的,我可是押了你十枚星石”车光胥不无激动的大叫。

        “我也押了”阳荷同样兴奋无比。

        其余人在祝贺之余,忽然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来到这里的都是下了注的人,现在这里九成五的人都将赔的血本无归。

        就算是押了一枚星石,那最少也能得到数十枚的报酬,而押了十枚那就是……

        一时间,场中满是悔恨的声音。

        “你看吧,我就说他能赢,我也押了十枚星石呢”邵小橙很是激动的拉着黄若莺的手,在原地转起了圈圈。

        黄若莺还沉浸在先前一击的威力之中,全然没有注意周围的一切,她有些不确定,若是她来接之前的一招,能否落得一个比宗前好的结果。

        “你怎么了?”邵小橙看到黄若莺一直没有说话,凑过去问道。

        “什么?没,他就是运气好罢了”黄若莺嘴硬道。

        唐阳在阳荷等人的护送下完好的到达了小阁楼,看着几人高高兴兴离去的身影,再看看身旁那堆成了一小堆的星石,唐阳忽然有些不习惯这种落差。

        几天前他还是为了一枚星石拼死拼活的做任务,现在竟是和别人打了一场就有着这近百枚星石的收入,当真是世事变化无常。

        第二日,唐阳尚在阁楼之中到处走动时,一道橙色的身影迈了进来。

        “你的伤势怎么样了?”邵小橙略带担忧的问道。

        唐阳端坐下来,玩笑道,“差点死了”

        “啊?不可能吧,爷爷不是说你的伤势没那么重么?快让我看看”邵小橙很明显的有些焦急。

        “没有啦,虽然那宗前很厉害,但是我也不赖啊”唐阳小心的避过,笑道。

        “好啊,枉我这么担心你,弄半天你都在耍我”邵小橙终是反应过来,故意板起脸。

        “可别,我错了我错了”唐阳讨饶。

        “算了,本姑娘懒得跟你计较,我来就是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既然你的伤好了,那我就该走了”邵小橙伸了伸拦腰,充满青春活力的身躯勾勒出一个惊人的弧度。

        “谢谢你”唐阳想了想,说。

        邵小橙闻言一顿,有些疑惑,“谢我做什么?”

        “多谢你对我的帮助,特别是这一次”唐阳再道。

        “你说这个啊,嗨,那是我爷爷自己要去的”邵小橙低头摆弄着衣角,有些遮遮掩掩的说道。

        “之前你的提议我答应了”唐阳很是郑重。

        “提议?”

        “我同意加入山河门”唐阳微笑。

        虽然他一向不喜欢受人约束,但山河门只有两个人,想来其中的规矩不多,就算规矩多那又怎样,这几次要不是邵小橙那他指不定会出个什么事情呢。

        毕竟滴水之恩还当涌泉相报,加入个山河门算什么?

        “真的?”邵小橙高兴的跳了起来,似乎是意识到了失态,有些局促的低下了头。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不想?”唐阳故意装作要收回话的样子。

        邵小橙连忙道,“不,这可是你说的,我这回去告诉若莺,等你伤好了我就给你办入门事宜”说罢,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唐阳有些疑惑,入门事宜?难不成加入山河门还有什么仪式不成?

        当晚,唐阳尚在阁楼之上打坐调息,就听到院落之中传来一阵敲门声。

        门外乃是余门的门主,余燚。

        “没吓到你吧?”余燚有些歉意的屈了屈身子。

        “无妨,进来坐”唐阳很是意外,貌似他和余燚以前没什么交集,唯一见过的一次还是在迎新晚会上。

        “不了,我就和你简单说几句就成”余燚摇了摇头。

        “你说,我听着呢”唐阳正色。

        “第一件事,昨日你在星斗台上胜出的事情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其中也有部分内门的人知道了此事,你应该知道他们为什么对你这么关注吧”余燚提点道。

        “难道是因为纪柳暝?”唐阳想了想,他和内门唯一的交集就是宰了那树妖,估计以后和纪柳暝无法善了。

        余燚没有正面回答,“纪柳暝乃是内门西殿第八十五的好手,但凡要进入内门,碎魂境就是最直接的门槛”

        “第二件事,之前你所遭遇的种种,都和外门第二十六的封欣怡有关,相信你已经猜出来了是为什么,白桐很喜欢她,她接受白桐的条件就是杀了你”

        “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你要加入山河门了,加入山河门的规矩就是在一座山的指定位置拿到什么,山河门的黄若莺和封欣怡走的很近,你要小心”余燚道。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唐阳问道。

        余燚摇了摇头,道“可能只是不想你被他们害了吧,毕竟你的前途无限”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唐阳看着逐渐和黑夜融为一体的身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关门再上了阁楼。

        他没看到的是,一个躲在树后的身影森然一笑,同样隐去了身形。

        点起了一根沉香,他不禁思量起现在的局面,先不去考虑纪柳暝的那档子烂事,光是三门那就不好办,他也不指望山河门能帮他什么,那黄若莺不给他使绊子那他就烧高香了。

        三门之所以针对他,很大程度是因为封欣怡,先不说三门之中的高手了,光封欣怡本身就是第二十六,虽然他还不是真正的外门弟子,但那些人同样没把他当成记名弟子看。

        宗前再怎么蹦跶也只是外门榜第八十六,和前面的几人可谓是天差地别,算算时间,现在已然来星殿大半个月了,恐怕现在三门的人还会因为他是记名弟子而有所顾忌,一旦成了外门弟子,恐怕做事就要肆无忌惮了。

        正烦着时,院落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声大喝传来,“姓唐的,滚出来”

        一听声音,唐阳原本不怎么对的心情更不好了,闪身来到二楼屋檐,一脸怒容的黄若莺正气冲冲的看着他。

        “你有病吧?”不待她说些什么,唐阳率先开口道。

        “你说什么?你敢骂我?”黄若莺本就窝火的心情更糟糕了,此时的他活脱脱一个骂街的泼妇模样。

        “骂你怎么着?谁像你大晚上的踹我门?别人听见了还以为小爷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呢,你不要脸小爷还要呢”唐阳指着那扇无力躺在一旁的木门,玩味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