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外门的震撼

第两百二十七章 外门的震撼

        当下封灵之力再度结成了一张大下狠狠的一盖,将调转方向的几十头凶兽全数的打回了原形。htt://..

        就在这高台的一处,一个一直注视着这一幕的橙衣少女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春心荡漾,摇着另一个少女的臂弯,“你看你看,那少年好帅,只是衍灵境中期就敢做这等事情,真的好厉害”

        那紫衣少女本来也是极为的震惊,被摇的有些转不过神来,当下狠狠的弹了一下那橙衣少女的额头,道,“怎么?想认识一下不?我去帮你问问”

        “啊?这不太好吧”橙衣少女闻言,脸颊飞上了一抹羞红,有些不好意思。

        “你还跟我装,看你贼的,恐怕心里想的是跟那小子见面约会吧”紫衣少女坏笑。

        “不许这样猜,你坏”

        ……

        做完这一切,唐阳拍拍储物链,扬长而去,他自然不会想着去教训一下仲鸿晖什么的,一来没实力,而来那剩下的星辰之力凝结成的凶兽都够他喝一壶的了。

        这里迟早会热闹起来,还是快些跑的好。

        顺着来时的小过道出去时,门口两个守候的弟子已然不知踪影,而远处正有着不少人向着这里赶来,想来也是消息最为灵通之人。

        找了找回去的路,快步回到了小阁楼。

        唐阳站在阁楼之下,环顾着这里还算是幽静的环境,不由得左右环视起来,虽然这里环境尚可,而且建筑也很是精致,而周围栽种的花草也很是茂盛,但毕竟很长时间没有住人,多少有一点萧索。

        问题出在哪呢?唐阳顾不得体内还有些紊乱的气息和匮乏的灵力,就在阁楼下方翻找起来。

        首先来到的便是阁楼后方的一些灵药处,看着眼前随风摇曳的灵药,他不禁疑惑,这里和谢雪岚的住处相比,感觉上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但是那种怪异又是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可真糟心。

        虽然这种差别找出来不为攀比,但若是可以改造一番,想必对心性乃至是个人的情感都可以有着一些细微的改观。

        本就是无意间察觉出来的,但他偏偏是一个不刨根问底不罢休的人。

        谢雪岚平日里都做些啥来着?唐阳就地坐下,开始回想起来,这一想,他很无力的发现,那几日他去几乎都在一个时间点内,而谢雪岚无一不是在浇花。

        浇花?难道问题出在这里?

        唐阳有些疑惑,又将思绪牵扯到了更早的孟萱,他记得小时候就经常看见孟萱在料理一些花花草草,只是孟萱在照料他们时并不经常浇水,只是隔三差五的浇一次,但是那等长势却远比谢雪岚照料的好,也远非这里随意栽种的花草可比。

        难道其中真有什么法决?

        依稀记得在一次浇花时,他看到一株高等灵药死了以后,很是伤心,当时孟萱只是说了一句很是深奥的话,“若甚怜焉,而卒以祸”

        当时他只是懵懂的点了点头,但是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着一番道理。

        可能,这就是心性的区别吧。

        这些日子以来,虽然在修为上获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是不是对于心性的培养懈怠了?

        一边往回走,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

        待到入夜,他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这就好似一个怪圈,越想越深入,想要去入手偏偏不知道从哪里入手的好。

        “算了,不管了不管了,我何时变成如此优柔寡断的人了?师尊不是说了么,当不知道该往何处努力时,就先做好本职的事情,到了时候,自然可以找出未来的方向”唐阳想起了凌天老人的话,当下也是自语一句。

        烦躁的心逐渐的安稳了下来,此时,漫天的星光已然投射了进来,月光如瀑,照在地上如同一道白色的匹练。

        跃上了阁楼的楼顶,漫天的星辰同时的向下挥洒星辰之力,衍生之眸下,这周围充斥着极其浓郁的星辰之力,虽然不及源星塔浓郁,但是分外的柔和。

        心神一动,白天收获的那些星源古晶浮现出了一部分,伸出手指轻轻的捏起一个,使之悬浮在身前,一道灵力自然盘踞其上,开始了炼化。

        一股很是熟悉的冰凉肃杀传遍全身,唐阳没有丝毫惊慌,就此闭上了双眸……

        一处很是沉寂的屋舍之内,

        白桐脸色很是难看,声音都是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变了色,“谁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顺着他目光看去,全身都是缠着绷带的仲鸿晖惨兮兮的躺在铺了绒垫的木床上,气息很是微弱不定,一看便知情况不妙。

        刘一同声音沙哑,“几个在源星副塔控制台附近的人认出了他,看到他被那些星辰之力凝聚的凶兽围攻,出手救下了,再晚一会儿……”

        他没有继续说,但是任谁也知道后面的意思。

        “确定了么,是那小子搞的鬼?”白桐揉了揉太阳穴。

        “已经确定了,很多人都看到了”何寅接道。

        “这件事刑罚殿已经知晓情况了,源星副塔因为损失过多的星源古晶已经停运了,迟早会查出来,这口气我们只能自己咽下”刘一同声音很冷。

        一个刚来星殿尚不足一个星期的毛头小子,竟然让他们接连吃亏,这等事情可不是他们能忍得下的。

        那些围观的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就喜欢看这种事情,现在他们三门实力最强,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们玩完呢。

        何况那些人都是明白人,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旦刑罚殿决定对唐阳动手,公证一关十有八九过不去。

        “那现在怎么办?”何寅问道,眼底也是有着掩藏不住的戾气。

        “明日我让人去给他最后通牒,让他跪着道歉,否则,别怪我了”白桐愤怒的一掸袖袍,那一股气息,已经无限的接近了碎魂境。

        ……

        太阳初升时分,唐阳便是从修炼的状态中醒转,昨晚一夜的淬炼,加上漫天星辰之力的增幅,他硬是将那近五成的星源古晶炼化掉,现在的身躯之中可谓是充满了力量。

        迎接着第一缕阳光,他舒展了双臂,在衍生之眸的借助下,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股极其纯净的天地灵气不断汇聚而来。

        早在之前他就注意到了,只是这一股灵气很是稀薄且数量极少。

        从顶层跃下,一道人影向着这边闷头冲来。

        “这么慌做什么?”唐阳笑着问道。

        “你没事啊?呼呼,你知不知道昨晚整个外门和记名弟子区都震动了?”车光胥有些气喘的说道。

        “关于源星副塔的事情?”唐阳微微一愣,虽然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但是事情传播的速度显然超过了他的预料。

        “真是你干的?”车光胥缓了口气,试探性的问道。

        唐阳摊摊手,“除了我还有谁敢干?那人咋样,我还觉得不解气呢”

        “你心可真大,昨晚我从外面回来听到的,那仲鸿晖没有个半年根本下不了床,倒是你,怎么跟个没事人似的?”车光胥明白唐阳的性子,但是话语之中还是颇为的奇怪。

        “我能怎么办?那人想要搞我,他都能躺半年,那我岂不是死定了?”唐阳还是觉得不解气,早知道就来狠一点了弄得他一辈子下不了床算了,昨日要不是他有着衍生之眸和聚星战甲,那他现在肯定在接受所有人的默哀。

        “据说刑罚殿那边好像着手调查了,毕竟这件事情一出,那源星副塔损失了太多的星源古晶,连塔都被迫关闭了,而且现在也只是猜测是你而已”车光胥很是无奈,原本他还想着过几天再进去看看呢,之前去的一次可谓是受益良多。

        “关闭?这么严重?”唐阳一阵惊讶,原本他还以为这星源古晶就是其中的衍生品所以拿了很多,原来那是维持源星副塔运转的。

        “是啊,现在外门的人在和内门的人交涉,争取调来一定的星源古晶,但是这事情的难度很大,我担心真查出来对你不利”车光胥不无担忧。

        “不会的,白衣门肯定为我担保,”唐阳略微沉吟,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我之前就猜到会是这样,但还是来告知你一声”车光胥也是点了点头,随即惊慌道,“不好,我得走了,我那教员还在那边等我呢,要是去晚了那就完了”

        说罢,也不管唐阳,把他丢在这儿就一溜烟跑了。

        唐阳看着那身影,忍不住笑了,这车光胥的教员也算是颇有手段,能将一向从容优雅不急不慢的他训的慌成这般,也算是一门本事。

        再度伸展了一会儿,欲回阁楼时,包青来了。

        “你能猜出来我的来意?”包青坐在一张木椅上,试探性的问道。

        “八九不离十”唐阳微微一笑。

        “那你的意思是?”包青咽了一口口水,有些期待。

        唐阳目光直视包青,“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包青有些焦急,“现在几乎整个外门都在谈论这件事情,虽然昨晚仲兄是做的不对,但是你也……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