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穿地血蜥

第一百七十一章 穿地血蜥

        那血蜥黑色的兽瞳之中似乎带着一种极为人性化的嘲讽,随即庞大的身子竟是忽然向着土里钻去,只是片刻就已然是消失,连气息都变得极为的隐匿。

        不好,唐阳暗道一声,快速的向着前方跑去,灵力迅速流动,加快着速度,而封灵之力也是快速的去除着身躯之上的血迹,这血蜥可是堪比衍灵境巅峰的强者了,在这片它很是熟悉的地方,碎魂境初期的强者都不敢说能打得过它。

        唐阳只是聚气境巅峰,自然不敢说能平安无事的拿下它。

        “聚星闪”

        向着前方快速的闪了一段距离,再度向着一棵大树之上跃去,就在下一秒,先前刚刚站立的那一块地方忽然震动了一下,而后土层凹陷,一个张着血腥大口的脑袋从中窜了出来。

        一下咬了个空,血蜥显然并不死心,向前一冲,朝着唐阳所在的这一棵大树撞来。

        唐阳不敢大意,这血蜥十分暴戾,肯定是不逮到他不罢休。当下快速的在各个树木树木之间穿梭。

        这血蜥虽然擅长遁地,但是不会飞,速度快又怎样,说不定还能溜掉。

        下一刻,血蜥所做的事情就是完全超出了唐阳的意料,只见血蜥向前快速的冲来,最后竟有模有样的学着唐阳的样子粗壮的后腿蹬地,如同一个炮弹一般快速的砸来。

        “成精了?”暗骂一声,再度使出了聚星闪,终是险而又险的避过,但是因为那附带的强悍力道,一个不稳,却是撞到了一颗大树之上。

        这一撞,他终是明白了,这里的大树都是和外面的那些有着天壤之别,不仅长势惊人,而且结实异常,他这一撞,竟是差点将他给弹回去。

        嘶嘶

        血蜥黑色的兽眼之中依然满是冰冷的杀意,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之后,再度爬来,速度极快。

        “遁息术”

        “搬位术”

        接连两道身法武技的使出,这在平日里几乎能救他一条小命的身法,竟是堪堪避开血蜥的冲撞,二品巅峰的灵兽,都是这么难缠么?

        “大封灵手”

        灵力在之前的逃窜之中已是所剩不多,再加上一路上又是接连不断的使出消耗不小的身法武技,只好暂时使出封灵术来缓解一二。

        这一次唐阳施展出这一道封灵术,和之前最为明显的区别就是先前由黑色占主要位置的大手已是由白色占据,而且比例还不小,突破到白肩封灵师已是指日可待!

        那血蜥在看到这一道封灵术时,稍微迟疑了一分,但是这种迟疑并不能将丧崽之痛的怒火平息,它选择直接撞过来。

        借助着一术一兽碰撞的时候,唐阳已是悄然跑到了百丈开外,但是这个距离对于那血蜥来说也只是瞬息便能到达的程度,所以借助着封灵术的包裹,他还是选择了快速的赶路。

        赶路赶了约莫一刻钟之后,他才在一处断崖前停了下来,正欲松一口气时,所站之地却是忽然震动起来。

        这畜生,还甩不掉了是吧,暗骂一声,也不管什么其他了,掉头就跑,一个起伏之后,一头赤红色的凶兽钻了出来,再次追赶着那不断逃窜的身影。

        唐阳一边跑一边注意着,这血蜥好像和之前有了什么改变,但是他又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改变。

        呼呼呼

        下一刻,那血蜥忽然停住了步伐,双脚站立,脑袋上的那三道伤痕一样的印记忽然发出了诡异的血色光华,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要被释放出来似的。

        坏了,心里一咯噔,他这才想起来,但凡是三品以上的灵兽都有着一种类似武技一样的绝招,这种一旦释放,那将不输于任何同等级的其他武技。

        血蜥头顶的光芒越来越盛,一双宛若寒潭一样的兽眼死死的盯着唐阳,下一刻,三道血红色的光芒忽然从它额头上射出,速度奇快无比。

        “空之颤”

        大急之下,他连忙使出规则武技来,就在他堪堪将这一道武技使出时,原本距离他几十丈的三道血色光芒已是近身!

        那三道光芒仿佛是颤动了一瞬,而后竟是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去。

        这是三道两端尖中间方的血锥一类的东西,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冷汗直冒。

        正当他松了一口气时,那三道飞向了各个方向的血锥竟是在空中转了一个弯,再次将他锁定住了。

        而原本还凶神恶煞的血蜥却像是少了半条命似的,不仅气息很是萎靡,甚至原本赤红的肤色都是暗淡了不少,体态更是呈现一种诡异的干瘪。

        难怪这么难缠,原来这血锥竟是他的血液凝结而成的,真是神奇,唐阳忍不住说了一句,随即将覆盖在周身之上的聚星战甲催动起来,包裹着身子的秘甲也是发挥着作用。

        在这坚实的双层防御之下,他还是觉得有一股极致的死亡威胁将他悄然的笼罩住了。

        现在他体内的灵力已然是接近了匮乏,只能施展一次了,这样的话那就你了。

        原本紧握着双拳的唐阳缓缓的伸展手指,随即又是一个一个的慢慢握上,只留一个右手食指。

        体内剩余无几的灵力疯狂的向着食指汇聚,而封灵之力也是快速的转动起来,只是这是包裹住自身以防御的用处。

        “青冥指”

        一道淡淡的青色的手指在上空缓缓的浮现,和那三道血锥轰然碰撞在了一起。

        原本寂静无比的山脉,忽然响起了两声炸响,一股青色的灵力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轰然向着四周席卷,不少原本正在安静飞翔着的鸟兽都是被掀飞出去。

        地面的震动也是在快速的蔓延,场中,唐阳身前的地面都是龟裂开来。

        此时的唐阳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拧在了一起似的,极为的难受。

        他施展的武技威力很强,这不假,但是那血蜥以自身血液为引子的血锥威力就小么?三条血锥碎了两条,最后一条没有丝毫水分的砸到了他身上。

        接连两大口鲜血喷出,唐阳拿出箭雨,用来支撑着摇摇欲倒的身躯,身躯之上那一层聚星战甲碎的碎,裂的裂,甚至他动一下都能掉两块下去。

        秘甲倒是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是刚刚挨了那一击的地方却向里凹了一块,连带着他的肋骨都是断了一根。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嘶嘶嘶

        那血蜥忽然朝着天空吐了一下信子,似乎是在怒吼,随即竟是不顾使出那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狠招所带来的反噬,直直的冲了过来。

        唐阳低声的咒骂了一句,一边向前跑一边将各种奇奇怪怪的粉末洒在经过的路上,都是针对灵兽的,希望有些用处吧。

        但是那种对于妖兽来说很是奏效的药粉在这里却是发挥不了丝毫的用处,那血蜥没有半分停顿的冲来,干瘪的身子竟是在快速的膨胀,额头上再度有着血光闪烁。

        “我靠……”唐阳再度骂了一声,再也不敢停顿什么,拔腿就跑,忍着喉咙处不断上涌的腥甜快速的奔跑。

        到底那血蜥实力更高一筹,两者的距离还是在快速的缩短的。

        一咬牙,唐阳自储物链之中拿出了数张一品的符箓,在灌输了一定的灵力之后,向着后方快速的丢去。

        这还是在之前白城买的,一直没有机会用罢了,原本他还以为这些只能烂在储物链之中了,毕竟随着实力的提升,他的眼界也不再是一品符箓所能满足的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刻兴许还能救命。

        一声声的炸响不断自后方传来,没爆炸一次,那爆发开来的冲击波就将唐阳有些晃悠悠的身子向前冲了十几尺远,而原本还在不断拉近的距离也是在慢慢的持平甚至在拉大。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手中的攻击型符箓就是被消耗一空,正当那血蜥加快着步伐时,唐阳忽然发现,在其前方五十丈的地方,竟是有着一个大水潭,上面还散发着丝丝寒气。

        有救了,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曙光一般,唐阳消耗着体内不多的灵力,向着那边快速的冲去,几乎所有的蜥蜴类灵兽都是旱鸭子,而这血蜥又是比较暴虐的一种,肯定跟寒气相冲。

        不知为何,那血蜥在看到了这一处寒潭之后,脚步竟是缓慢了少许,兽眼之中竟是人性化的出现了几抹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