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出去

第一百六十六章 出去

        正端坐在四根石柱正中的唐阳可是丝毫不知道这些,在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好好的享受正在经历的这一场蜕变。

        此时的他,全身都是蕴藏了爆炸性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永久性获得的,至少他感觉他从来没有这么清爽过,气血就像是如同一个烘炉一般,正将身体之内的阴湿寒气不断的驱逐出去。

        而灵识相比之前也是扩张了数倍,这种扩张不仅在距离上,更是在精度上,心神一动,离他十丈开外的石块上没有丝毫规律可言的纹路都是一清二楚。

        识海在那四道石柱的捶打下,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变化只有他能感觉的到。

        不知怎地,在这期间,体内的灰气也像是格外的亢奋似的,好像他越是强大,那一图灰气就越是欣喜。唐阳不由得心生好奇,之前他明明是看到那男子手中拿的是一柄斑驳长剑,但是到现在为什么只有一团灰气了呢?

        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道黑影会称那男子为昊天圣王?重重的问题就像是一层厚厚的茧将他包裹住,唐阳有着预感,自己既然能同时获得这两件东西,想必自身也是有着什么秘密等待着他去发现。

        会不会有一日我也能像那个男子一般只是站在那天地之中就能让众人膜拜?

        唐阳越想越激动,随即,那四根石柱忽然停住了转动,自他的识海之中撤去,而原本环绕在他周围的柱子实体竟也是缓缓的变小,随即变成了一道光团,飞快的钻入体内的那一道半成品的令牌之中。

        之所以称它为半成品,是因为唐阳感觉他实在不好叫称呼那令牌为一枚完整的令牌,着实丑了一些,而且上面还坑坑洼洼的,要不是那上面还有着一个令字,那简直就和最平常的黑木头没啥区别。

        乍一看去,唐阳才是发现,这一块木头经过之前的修补,竟是再度的出现了一些端倪,那而后长出的部分竟很像一个不完成的“天”字,仔细看去,又是很像“大”。

        “算了算了,不管了不管了,管它是什么呢”唐阳嘟囔了一句,一抬头却是发现不知何时他已是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大殿。

        其身前正站着错愕不已的红莲三人。

        红莲刚刚和柳清两人说完关于她经历的种种,却发现他们两人也是一副我也是如此的神情,顿时猜到了什么。

        随即转头一看,许久没有出现的唐阳竟是对着他的身体左看右看,丝毫没有发现三人。

        “姓唐的,你就是想死”红莲忽然感觉到眼角有些湿润,右手向上一扬,借着动作飞快的往眼角一抹,火焰长鞭狠狠的向着唐阳抽去。

        唐阳骤然间听到了一声熟悉的怒喝,顿时喜出望外,正欲冲上前去关心一下红莲有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一个赤红的影子散发着炽热的高温正向着他快速的抽来。

        “妈耶”唐阳感觉身躯一紧,拔腿就跑,再也不管之前那个男子以及那未来要怎样怎样的事情了,不把眼前的这一劫躲过,他怕是连这里都出不去。

        柳灵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怒气冲冲的红莲挥舞着长鞭抽着那一道闪来闪去的青色身影,小嘴轻抿,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话小声说道,“红莲姐姐好像喜欢唐阳哥哥呢……”

        半响,红莲终是抽累了,倚在一道石门上,恨恨的瞪着唐阳。

        唐阳一边赔笑,一边却是感叹起这一次的突破竟然给他的实力增强了这么多,这一次,就连他的聚星战甲也是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防御力竟然可以硬撼唐阳的长鞭了。

        虽然衣衫都是被抽的破碎不堪,但是身躯却是什么伤都没有,甚至连痛觉都没有多少。

        看来那个石柱要是能好好利用的话,说不定就是快速增长实力的一个好法子,只是看那每一次的催动都仿佛是要特殊的方法,说不定那令牌之中东西知道。

        打定主意,等那东西醒了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来头,顺带加以利用。

        红莲看着唐阳衣衫褴褛一副沉思的模样,轻笑一下,心情大好道,“看在你这次识趣,被我这一次实力的飞升而惊讶的份上,这一次就留你一命”

        唐阳,“???”

        唐阳有些迷糊,他正想的好好的呢,红莲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惊讶?什么意思,不就是衍灵境后期么,他早就知道了啊。

        “既然这一次我们的收获都是不菲,那我们就找寻一个法子出去吧”柳清不时的出来打圆场。虽然他不知道唐阳是为何消失了一段时间,但是唐阳肯定是获得了不小的收货,只是唐阳使用封灵术隐藏了自身气息,看不清实力如何,想必也是突破了吧。

        “好啊”唐阳赶忙接了一句,将话题扯开,随即眼眸在这偌大的宫殿之中到处看去。

        轰轰轰

        一声震动声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力,只见红莲先前倚着的那一道石门,却是缓缓的打开了,一道刺眼的眼光从那门户之中射了进来。

        这久违感觉的源头正是试炼之地。

        试炼之地原本的和谐和安宁早在一月之前就已经被打破,而随着众人向里的进发,这种表现就越发的强烈,空气之中都是夹杂了一丝暴虐和战斗的气息。

        第一层试炼之地内,许多地方已是被列入了禁区,凡是被列入禁区的地方,都是最少丧生过百人的地方。

        能来到这里的哪一个会是弱者?一处地方就是丧生过百人,可想而知这其中的竞争究竟惨烈到了何种程度,弱肉强食,仿佛成了这里唯一的法则。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参加百朝大比的参赛者越发的敏感起来,因为一句话而挑起的战斗早已屡见不鲜,所有这里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玉牌,只有这个才是这里的硬通货。

        一处旷野之中,正有着十几个实力层次不齐的少年少女围着五六个少年少女,这十几个人眼神之中无一不是闪烁着兴奋的神色。

        相比之下,对面的五六个人就不是这么想了,他们都是脸色苍白的看着对面人,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眼神之中充斥着绝望。

        “时间差不多了,动手吧”那十几个少年少女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个青年开口道。这人乃是衍灵境中期,在整个试炼地恐怕都能排上名号。

        “好嘞”那些人闻言,都是一脸狞笑着向前走着,只有这个时候,那些少年少女的脸色才是出奇的一致,被一种嗜血所遮盖。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们了,我把我的玉牌都给你们,你们不要杀我们”那五人之中,实力最为弱小的一个少年哭泣着,竟是忍不住跪下求饶道。

        “井岩,你给我起来,不要丢我们井家的脸”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少女开口道,这少女乃是衍灵境初期,和对面的领头人实力差了一截,但是神色之中却是透着一种很少见的坚毅。

        “井如妍,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什么脸面不脸面,我们都要死了啊”那被称作井岩的少年大声说了一句,随即磕头如捣蒜。

        “你……”井如妍气结,但是一时间也是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对面那十几个少年少女见状,笑意更深,在为首之人的示意下都是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没想到这妞这么有骨气,不知道等会儿要是被我骑在胯下会是怎样呢”那青年邪笑一声,眼神火热的扫视着井如妍的身子。

        “你们就是做梦,相打相杀爷爷都接着”井如妍身后,一个青年大吼一声,顾不上自身的伤势就要冲上前去。

        井如妍一把将其拉住,快速的将一道温和的灵力注入其身躯之中,“只会持强凌弱的蠢猪”

        “死贱婢,给你脸了?”那为首青年脸色顿时变了,当他看到那跪在地上的井岩时,眼底略过一抹阴狠。

        “喂,井岩,只要你去捅井如妍一刀,大爷就放过你,怎么样?”

        那少年闻言一震,嘴唇都是有些发颤,看看那青年,又转身看了看脸色铁青的四人。

        “井岩,你别被他骗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可都是一家人啊”井如妍大吼道,这一吼将井岩吼了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