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玉逐的厉害

第七十五章 玉逐的厉害

        “哈哈,小贼,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脱身吧”玉锋一脸的笑意,干脆不再挣扎着起身了,直接躺在床上。

        叮~

        一声脆响传来,二人神色开始了互换,原本阴沉着脸的唐阳笑了,手持金渊剑直接进到了玉锋的床前。

        “不可能,,”玉锋一声大吼,然而他所施展出来的风墙还是在被剑气所斩破,余劲狠狠的刺在了身躯之上。

        “去死吧,陨星拳”

        “想要我死?休想,狂风拳”

        两拳碰在了一起,在碰撞的一瞬间,唐阳有一种一拳打在了墙壁上的感觉,两人被迫分开,唐阳贴着地板后退,碰到了木质窗子才是停住,而那玉锋则是在床上稳稳的滑了一尺有余,贴着床沿跌落下去,丝质床单都是被直接带了下去。

        “小畜生,我要你死”玉锋坐地,右手扶着床沿想要起身,眼神之中都是泛着红光,在这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瘆人。

        “你没机会了”唐阳淡淡一笑,这玉锋可是自找的,先前的几下唐阳就已经试探出来了,玉锋全身最脆弱的地方可能就是脖颈,这个角度可是正合适呢。

        阁楼外已经是有些嘈杂,不用回头也知道刚才的动静已是将那些小土匪惊醒了。

        唐阳索性收回了隐藏在暗处的封灵术,金渊剑横于身前,灵力全数灌入剑中,再施以封灵术的加成,直接一剑斩出。

        寂静的山脉之中,倏地一声巨响,一股强横的剑气仿佛要斩断山脉一般,在安宁的山脉之中肆虐许久方才散去。

        唐阳所在的那座阁楼都是被拦腰斩断,这一击几乎耗费了唐阳九成的灵力,看到这股动静就连他本人都是一吓,可是有时候威力大也不是什么好事。

        眼疾手快之下,唐阳在阁楼还未倒塌之下就将大床旁边储物链连同柜子都是整个搬进了储物链,这才急速的闪了出去。

        这个程度的攻击,想来那玉锋恐怕就剩个渣了吧,就在唐阳长舒一口气准备就此离去时,一股心悸感却是自心底升起。

        “畜生,敢杀我之弟和我之叔,我今日不将你斩成八段,难消我心头之恨”一声暴喝宛如炸雷在唐阳的耳旁响起。

        逃!此时此刻的唐阳心里唯剩这一个想法,只是一声大喝就有如此的威势,此时此地出现,那就只能是玉逐帮的老大--玉逐。

        “大当家来了?我没听错吧?”

        “真的,这下大当家来了,二当家的仇能报了”

        “刚刚大当家说什么?三当家也死了?”

        “不可能吧?”

        这声暴喝,不禁将唐阳吓了一个激灵,还将正六神无主的小土匪们拉回了现实,当下纷纷议论了起来。

        “尔等稳住场面,这个畜生我来擒拿”似乎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玉逐冷声开口。

        “是”小土匪们如蒙大赦,纷纷四散开来,玉逐全力出手的情况下,若是人群聚集在一起,难免会有所误伤。

        呼呼呼

        一股股破风声响起,唐阳撒腿狂奔,余光却是看到了不远处有着几道很是凝实的剑气向着自己冲来,这几股剑气的速度快到简直不可思议,数百尺的距离只是眨眼间便已经近身。

        唐阳暗道不好,先前对付玉锋都是花费了如此大的力气,和全盛状态之下的玉逐碰上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聚星闪”

        唐阳感觉到了背后发寒,在最前方的一道剑气快要斩到自己身上时,才险而又险的避开。

        “逃?我看你往哪逃”宛如厉鬼索命一般的声音在后方响起,惊得唐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唐阳一边将自己体内无多的灵力尽数的燃烧起来,一边观察着后方这人的攻击状况,在仔细看下,唐阳这才发现后方一个披头散发的青年男子一脸的疯狂之色,手中一把长柄战剑散发着摄人心脾的寒光。

        “剑之意,斩寰宇”

        盛怒之下的玉逐大剑一挥,一股比之前还要磅礴数倍的剑气凭空形成,横斩向前方。

        “这下好了,这玉逐简直强的不像话啊”唐阳一边跑一边想着,之前解决那两人都是没有如此的狼狈,虽说解决玉锋时花费了一些力气,但是最终也是有惊无险的,可是这玉逐,自己除了逃,什么办法都没有,而且这种逃还很是被动,自己的灵气根本不能支撑太长时间。

        眼见那道可以要了自己小命的剑气越来越近,唐阳一咬牙,“搬位术”只是一个瞬间,唐阳便是将自己从剑气的中央尽可能的拉向边缘。

        “呃啊··”一声痛呼,唐阳将金渊剑置于身后,却还是被那道剑气震飞出去,来不及多做反应,借助着力道,唐阳再度使出了聚星闪,闪到了十几丈开外。

        “哟,还有这么不错的身法武技?啧啧,一个淬体八重,居然就拿着一品秘宝了?哟呵,身上还穿着二品防御性秘宝?”玉逐话语里满是随意,但心里确实有些不安起来,这些打扮,怎么看都像是一些外面世界那些大家子弟的打扮。

        “小爷宝贝多管你屁事,有本事你来抢啊,无能”唐阳头也不回的骂道,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刚刚的那股力道实在是太强,自己整条右臂此时都是陷入了麻痹之中,若不是强行忍着,恐怕此时的自己连金渊剑都那不起来了。

        “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今日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我都要杀了你”玉逐再也忍不住了,先前还是忌惮着唐阳的来历,但是唐阳此话却是让这个聚气境中期的高手都是听不下去了,自己若是再害怕,那真是白修炼这么些年了。

        “来啊,直接动手啊,当小爷怕你啊”唐阳右手持剑飞奔,左手对后方竖起了中指。

        “小杂碎,纳命来,”玉逐气的身体都是有些发抖,手中长剑举起,一剑劈下,一道十丈长的凝实剑气径直劈向了唐阳。

        “剑之意,破苍穹”

        唐阳只感觉这玉逐太过于恐怖了,那十丈长的剑气尚未斩到近前,自己就感觉无法抵挡了,还是实力相差太大啊。

        嗖嗖嗖

        那道剑气仿佛要破开虚空一般,夹杂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势,急速的在唐阳的眼中放大。

        “搬位术”唐阳感觉自己的肝脏都是在不断的溢血,忍住喉咙处传来的腥甜,硬生生的在剑气劈来的最后一刻将自己拉向了右侧。

        轰~

        唐阳宛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被这股大力掀飞出去,直接砸塌了一座房舍,唐阳检查着自身的伤势,不禁苦笑,这一撞,不禁全身都是有着几乎让他崩溃的剧痛传来,而且自己胸膛也是有些向里凹陷,估计肋骨都是断了几根。

        “刚刚你不是很神气么?怎么,现在还继续神气噻”玉逐冷笑的走到唐阳近前,一脸的讥讽之色。

        “小爷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孙子来管了?”唐阳咬牙忍住了那钻心的疼痛,脸色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