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路坦途 > 第172 姑娘!道行还不行
    人的惰性相当的可怕,当年刚毕业的张凡曾经踩着自行车把一个省会城市跑了一遍,才两年不到的功夫,就已经离不开汽车了。

    张凡早上先去医院,然后中午再去马文涛的医院看王勇勇。王勇勇恢复的不错,膝关节的肿胀已经开始消退了。

    邵华表哥的报亭也开业了,生意不错。表嫂做的一手好面食也有了用武之地,早上蒸上一笼屉的包子,因为用料足、干净,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在她这边买。一天天的,夫妻两口子脸色也红润起来,这世道钱就是人的脊梁骨,没钱的日子真的难熬。

    平时表嫂看报亭,表哥就去外面干点零工,两口子人都不错,张凡忙,邵华也不闲,银行加班是常事,家里的体力活直接让表哥给承包了,不让干都不行。亲戚之间就是这样,礼尚往来,越走越亲。

    市医院的消化科始终没有什么起色,老主任退休后被马文涛挖走了,从外面挖来的主任心也不在科室工作,病号慢慢的流失不少。技术好不好,听听群众的口碑,一次两次的出问题,消化科的名声就不太好听了,而且投诉的也不少。

    欧阳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暂时的也没有好的成熟医生来代替,来应聘的医生不是条件太苛刻,就是技术不过关。

    周二消化科来了一位特殊的病号,女性,间断性呕吐、眩晕三天入院,挖来的主任最近和茶素市中医院眉来眼去,因为中医院已经开出了价码,只要他去中医院,就让他成为副院长,现在他以这个为砝码,去胁迫欧阳。要不给官职要不就加钱。

    市级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也不是一个院长能做主的,加钱也不可能,其他医生什么收入水平!给的太高,其他人该怎么办。欧阳不同意,消化科的主任就开始磨洋工,出工不出力,而且已经和中医院谈好了条件。

    来的这个女病人很特殊,所有检查都是正常,可就是恶心、呕吐、眩晕。消化内科的主管医生没办法了,第一诊断是电解质紊乱,然后把病人的情况上报了医务处,申请全院大会诊。

    这种会诊不是平时科室之间的会诊,这是要拿这个病例进行全院专家会诊。这种级别的会诊必须院长签字,医务处牵头协调各个科室专家的时间。

    欧阳也是一个内科专家,她看过病例后,也很奇怪,任何检查都是正常的,可病人的呕吐症状的的确确的存在。

    周二下午,各科室专家集合在消化内科的病房里进行医院内大会诊。各科专家会诊结束都特别纳闷,任何异常都未发现。讨论来讨论去没有什么好的结论。

    “要不就请中医院的专家来看看吧。这种疾病应该需要调理。”新来的消化科主任在专家会议上开口说道,他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有了好的去处,他已经不把自己当做是市医院的医生了。

    从市医院建院开始就一直压制着中医院,只有中医院请市医院的专家去会诊,哪有市医院请中医院来会诊的,欧阳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目前也没好办法,欧阳脸色难看。疑难杂症在基层医院虽然也有,可总量毕竟不多。新来的这个消化内科主任是省医院的副主任,他也看不出来,不过他想好了,等把这个病号带到中医院后,他就联系他曾经的同事,一定要在中医院打响第一炮。

    欧阳不愿意,他就用言语挤兑欧阳,“看不了的疾病不奇怪,就是在省医院也有拿不准的时候,可是我们不能闭门造车。不为其他,就算是为病人的健康负责,我们也应该集思广益。”

    他的话太冠冕堂皇了,欧阳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难道说:不行丢不起人!还是看不起中医院的专家?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院办主任起身去接电话了,欧阳看了一眼后,说道:“我们再讨论一下。说不定还有我们忽略的地方。”

    “呵呵!”好讽刺的笑声!

    医院内部领导开会,没有关电话的规定,这是特殊单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病号危重或者有急诊手术,所以专家主任都不会关电话的。

    这声讽刺的笑声,是在赤裸裸的打脸,打整个医院医生的脸。面对利益的时候,面对官职的时候,有些人真的无所顾忌。

    接完电话的医务处主任,推开门,面带笑容的对欧阳悄悄说了几句,欧阳听完后,转头看了看医务处的主任,医务处的主任肯定的点了点头。

    “不用请什么其他医院的专家来会诊,市医院就是茶素市医疗水平最高的医院。病号已经诊断明确。你一个省级专家不专心诊疗病患,而是一心想着借用外力,我想你已经不适合我们院的工作了,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协约结束了!”消化科的病人市医院没办法诊疗,人家抓着这个把柄,欧阳无法发火,现在解决了,就算他告到市委,欧阳都不怕。这句话欧阳说的铿锵有力。

    挖来的消化内科主任,走的是人才引进的编制,他闹事也是想让欧阳放手,放他去中医院。因为只有市医院有引进人才的编制,其他医院都没有。现在这种情况,不是他看不上市医院,而是市医院看不上他了,就算他去了中医院到顶也就是个副院长,被赶出去的专家还算专家吗?

    “可以让我去领教一下是哪位高人的手段吗?”他很清楚,医院专家都在这里了,不可能专家不如下级医生!所以一点都不担心,“这就是个双簧。”

    “可以!”欧阳不屑的说道。

    时间前移,张凡回到科室后,发现肿瘤科的主任不在,就问转科医生:“今天怎么这么清闲,主任呢?”因为张凡早上去走穴,下午来了总得给人家主任说一声。

    “大佬,主任去参加院内大会诊了!~”张凡特殊的地位,在转科医生眼中,张凡已经是脱离队伍的另类了。

    “呵呵,别挤兑我了!哪个科室的重病号?”张凡也不在意,要是连别人的这种话都在意,那就没办法活了。

    “消化内科!张凡,你一天也不忙,帮我个事情呗。”转科医生是个女医生,比张凡毕业晚一年,不过和张凡算是同一年进的医院。稍稍有点姿色,在年轻人中算是比较抢手的一位了。

    今天科室里面其他医生都忙着,就她清闲,所以张凡就问了一句,结果没完没了,张凡后悔的。

    “哦!事大肩窄不一定能帮到你啊!”

    “看你胆小的,病历太多了,我这是刚休息一下,你看我的指头都肿了,你帮我写几份病历吧。”说着话,把手指放到了张凡的眼前,手指修长、葱白,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娇媚的神态,水汪汪的大眼睛,怪不得好些人在追求。

    张凡哪有功夫给她写病历,张凡要是没有大学困苦的生活,毕业后这两年的经历,说不定就被她给迷惑了,特别是这两年,张凡见过太多太多的人精了,所以她的道行还浅。

    “哦!我想起来了,我有东西落在门口了!”蹩脚的理由,却是最好的理由,估计这姑娘以后再也不会对张凡施展迷惑大法了。

    张凡掉头就去了消化内科。消化内科老胡现在算是科里面的顶梁柱了,主任一个比一个奇葩。现在消化内科大查房都是他带领着的。

    “胡哥,不是大会诊吗,怎么你没参加。”张凡笑嘻嘻的说道,也就是和老胡关系好才能这样开玩笑,不然都不敢这样说的,能参加全院大会诊最起码也是副高级别,老胡才是个主治。

    “嗯!我已经发表完意见了!院长觉得我说的在理!”

    “信你个鬼哦!”

    “你个兔崽子,明知道你老哥还不够资格,你还来调戏你老哥,干什么来了。”

    “想你了!”

    “你越来越滑溜了!以前的那个朴实的张凡呢!你说我们都多久没见面了!”虽然都在一个医院,可真的忙,平时还真没见过面。

    “不是忙吗!今天什么病号,这么大的阵仗。”开了几句玩笑后,张凡问道。

    “一个呕吐的病号!所有检查都是正常的,可就是间断呕吐。”老胡说道。

    “这还怪了!老哥,带我去学习学习?”

    “稍微等我一下,我把这个谈话打出来。你先看看她的病例。”老胡说道。

    张凡坐下以后,翻看着病人的病例,女性,四十五岁,办公室文员,否认有受伤史、急慢性疾病。否认饮酒、吸毒史,否认各项家族遗传史。

    张再翻看着病例里面的检查项目,血常规、生化、胸片、脑CT都未见异常。因为没见病人张凡也看不出什么特殊。

    “走吧,听说你小子现在都是主任级别的待遇啊。”老胡在路上调侃张凡。

    “什么主任待遇!”张凡不解的问道。

    “装,医院都知道,不用值班不用写病历,还不是主任级别吗?”

    “额!着话说的!”张凡也无奈,总有人不服气,不过人不遭妒是庸才,张凡也不理会,该干嘛干嘛。

    “就是这个病号,你看看,时断时续的呕吐。”老胡指着单病房的女性病号说道。

    因为要大会诊而且病号家属也找人说过话,所以住在一个单人间。进去以后,张凡发现病人和病人家属脸色都不好。

    病人两口子都是市区的公务员,老公在教育局,病号单位在残联,虽然都不是什么领导,可茶素市就这么大一点,怎么都能找到一点关系,而且现在都住院好几天了,病情一点起色都没有,问管床医生,管床医生也说不出个一二三,这几天连主任都没见过,所以脸色不好。

    “这是我们外科的张医生,他过来给你看看。”老胡介绍到。

    “不麻烦了,我们已经联系迪大附医了。明天就转院。”病号老公语气不是很好。

    “不麻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张凡装着听不懂,而且脸带笑容,对着病人和家属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他们也离不开茶素市,所以也不能把市医院的医师得罪的太过,“那就看看吧!你们外科的主任都没看出来个什么。”

    文化人的通病,生气的不行,可就是拉不下来脸。一万个不愿意,可也只能让张凡再给检查检查。

    在来的路上张凡就一直把手揣在口袋里焐暖了,这是一个医生的素养问题。呕吐的原因很多,但大多是是消化道或者脑部问题,张凡先从腹部开始查体。

    肝胆肾脾都没有问题,腹软、无任何压痛反跳痛。“最近一段时间吃过什么特别的食物吗,比如蘑菇之类的。”

    “没有!”

    张凡开始检查脑部,各个神经反射都正常,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什么情况下会让你呕吐加重?”

    “就是上班的时候稍微累点就恶心的不行,还晕的站不住。”

    “大姐是干什么工作的。平时有什么爱好没有?”张凡笑着问道,张凡态度太好了,语气诚恳,态度温和,不自觉的病人也开始慢慢配合起来。张凡已经具备一个成熟医生的手段,怎样去接触病人。

    张凡理解他们的心情,生病了还不能明确诊断,是人都会生气着急的,不能因为这个就和人家计较。

    “我是办公室的文员。也没什么爱好。”

    “工作主要内容呢?在家平时休息的时候都干点什么事情。”

    “嗯!就是一些文字性的工作,在家呢也就是做做十字绣什么的。”

    “哦!颈椎X片做了没?”张凡问老胡。

    “做了!”

    “片子在这呢!”张凡认真负责,就算今天不能确诊,家属和病人也不会说什么的,病号的老公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张X片。

    张凡看着X片,也未发现任何问题。“奇怪了!”

    张凡再次对病人说道:“大姐,你躺下我再检查一下你的颈椎。”

    张凡开始检查颈椎,当摸到C4的时候,张凡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声音,“咦!”系统骨科升级以后,随着骨科的康复治疗也升级了。

    基础的骨科就是一般的骨科疾病,而升级后的骨科就比较专精了,虽然还不是最高级别的骨科,可已经算是比较专精了,未来系统对于医学的设定也很特殊,要求医生基本掌握第二阶段的所有疾病后,才能开放第三阶段的内容。

    张凡目前最高等级的学科就是骨科!主要是普外这个坑太深!张凡还没爬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