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亡灵的黑暗旅途在线阅读 - 10.2

10.2

        来不及问更多,眼前的祖父和族人们如同一团雾般消散无踪,吉维塔的意识陷入黑暗。

        从昏沉中醒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吉维塔将眼睛睁开一道缝,明亮的光线漏进眼中刺的他想流泪,一时分不清他现在究竟在哪里。

        “醒了?”有人问候他,声音莫名熟悉。

        吉维塔坐起来,看见自己完好的身体,他伸出手在之前疼痛不已的地方摸了摸,完好无损。

        他抬起头,刺眼的阳光让他的眼睛直发酸,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他擦掉眼睛里流出来的液体,看向刚刚声音传来的地方。

        一个被白色袍服遮盖的身影背对着吉维塔,从这个角度他依稀能看到被那人抱在怀里的银色竖琴,不时能听到几个音符断断续续响起。

        吉维塔看着那人的背影,目光尤其在他的竖琴上停留更多,他确定他认识这个人。

        “你是谁?”吉维塔站在那人身后,他发现身上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包括他的武器。

        那人好似对他的动作无所觉,并没有回头,手中依然拨弄着那把竖琴。

        吉维塔耐着性子又问:“是你救了我?”

        那人终于开口说话,反问他:“你觉得这里还有别人?”

        吉维塔把第一个问题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吉维塔之前在奥梵塞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自称为吟游诗人的人,那时他说过一些不知所谓的话,当时吉维塔只觉得这是个有些神经质的奇怪诗人,但现在看来这个人却变得有些神秘了,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我是谁?”他停下弹拨琴弦的动作,半侧过身子看向他,虽然被兜帽笼罩着吉维塔依然看不清他的脸,但他却感受到兜帽下有双眼睛正打量着他。

        有种莫名的奇怪感觉笼罩了他,虽然只有不长时间,却让吉维塔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浑身肌肉紧绷,那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吉维塔依然保持这戒备的姿态,他确定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真的想知道?”那人的语气好像在戏耍他一样,带着几分玩味。

        吉维塔面色紧绷,他不喜欢这人的态度,但想到是眼前这个人救了他的命,于是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既然是你救了我,我依然感激你,不过我依然不喜欢你这样故弄玄虚的人。”

        吉维塔听到那人轻笑了一声,然后他说:“吉维塔,你的反应可真是让我伤心。”

        吉维塔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如同一把尖刀抵在那人身上,锋芒毕露。

        “你到底是谁!”这次吉维塔的语气没有了平静,厉声喝问,他的心里也同样不平静,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从他的反应看来,他似乎认识自己。

        神秘的吟游诗人抬手脱下自己的兜帽,看到兜帽下的那张脸,吉维塔瞬间睁大了眼睛。

        “不可能!”他在心中疯狂呐喊,满眼都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如同狂风暴雨般席卷了他,让他的内心震动不已。

        “不可能?我还以为你见到我会很开心呢。”那人用颇为遗憾的语气说道。

        那个称呼在吉维塔嘴边来来回回,呼之欲出,但他怎么也叫不出口,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人,张着嘴发不出声音。

        “别露出这么一副傻样,实在太蠢了,想让我用异样的眼光看你吗?”

        戏谑的语气这么熟悉,唤醒了吉维塔童年的回忆,他懊恼的想,以前怎么会没有察觉?

        记忆中的那个人与眼前的面孔完全重叠,以为只存在于回忆中的人现在就站在他眼前,吉维塔哽在喉中的声音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小叔!”

        脱口而出的那句称呼打破了记忆与现实之间的壁障,吉维塔看着眼前这人,眼中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光彩。

        他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呼吸了,如果不是眼睛还能偶尔动一下,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就算如此,吉维塔也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脚步离他越来越近,他很快就会死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感觉也越来越清晰。

        一束银色月光照在吉维塔脸上,他逐渐迟钝的意识似乎在月光的刺激下有所清醒,他转动眼睛,看到头顶的那轮银月如此纯净明亮。

        浑浊的眼睛逐渐变得清明,意识也开始复苏,他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但吉维塔心里清楚,这大概就是死之前的回光返照了。

        今晚就是月圆之夜,他盯着那轮银月,今晚的月亮在他眼中格外接近明亮,大概因为这会是他死前见到的最后的景象。

        他怔怔看着那轮美丽的银月,却想到了那个他一生都不愿回忆起的那个夜晚。

        也是在这样一个银月高照的月圆之夜,他失去了一切,那个夜晚之后,他的人生陷入了浑浊的泥沼低谷中,从此变了个模样。

        银月的照耀映入眼底,吉维塔的头脑越来越清醒,心中的恐惧感也越来越重,他从未如此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心底的真实想法。

        他不想死,他仿佛看到那些葬身火海间的族人们正盯着他,他们没有对他做出任何谴责,但一直被吉维塔深埋在心中的愧疚与悔恨却疯长出来,这时候他求生的意志突然动摇了。

        他看到了他的祖父,那位老人一如往常的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他,记忆中的祖父时常这样看着他,祖父是吉维塔最敬爱的人。

        他问吉维塔:“孩子,你怎么了?”

        吉维塔回答:“祖父,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快要死了。”

        “孩子,站起来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已经不行了,祖父,我撑不住了,我想回家。”吉维塔期盼的看着祖父,带着一丝祈求。

        祖父摇头说道:“现在不是时候,站起来吧,向你的道路上前进。”

        吉维塔眼中带着迷茫问他:“我的道路?我的道路是什么?”

        祖父问他:“难道你忘记我们家族的仇恨了?”

        “我一刻也不敢忘,但是您看看我的身体,我已无能为力了。”

        “相信我,你不会死的,因为你是命定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