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超级小农夫在线阅读 - 第1365章:端屎端尿

第1365章:端屎端尿

        在季汝的帮助下,朱农成功与朱珠办理了离婚手续,此刻的朱农别提有多高兴了,没有了强迫来的婚姻这个包袱,感觉浑身轻松愉悦,下一步找个恰当的机会,就可以再与姚姐复婚了,不管怎样,姚姐这次付出这么多,朱农不能辜负的一片真情。

        然而正在朱农兴奋不已的时候,季汝拉着朱农走到偏僻角落,一本正经的说:“老公,我已经把朱珠这个麻烦彻底解决了,你表现得也不错,咱们俩可谓是珠联璧合,天生的一对,所以说,我们应该马上去民政局登记结婚,我可不想在煎熬的等待下去了。”

        面对季汝的要求,朱农没敢当即明确表示拒绝,虽然她手里的不雅照也删除了,可是逼迫朱珠离婚是两个人的合谋,万一把季汝惹急了,她来个两败俱伤,让朱珠知道了真相,到时候两个女人可就都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那就更麻烦了。

        为了稳住季汝,朱农犹豫了片刻回应道:“老婆,其实我比你更着急,我恨不得马上就能跟你登记结婚,然后咱们俩正大光明的生活在一起,每晚搂着你睡觉,是最幸福最踏实的事情。可是现在我们还必须得忍一忍,朱珠正在住院,她是因为跟你拼酒才导致的胃穿孔,如果她知道了我们合谋的真相,肯定会跟我们拼命的,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别说咱俩结婚了,恐怕咱俩都会去坐牢的。再说了,频繁的离婚结婚,会引起民政局的怀疑的,弄不好会把我当成骗子报警抓起来,上次跟姚姐离婚后又跟朱珠结婚,已经让民政局有所警惕了,所以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至少要等朱珠出院后才好谈结婚的事。”

        朱农的一番解释,虽然让季汝很失落,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跟朱珠比试时作弊了,如果朱珠知道了真相,真的会拼命的阻挠和闹腾。

        迫于无奈,季汝只好听从朱农的意见,暂缓结婚。

        虽然暂时稳住了朱珠,但是朱农知道,她早晚还会在逼婚的,即便是季汝没有了不雅照的证据,可是合谋对付朱珠的事情同样也是一枚定时炸弹,朱农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季汝也彻底丧失逼婚的机会。

        冥思苦想一阵子后,朱农来到了朱珠的病床前。

        此时的朱珠明显好多了,正在津津有味的吃零食。

        “老公,你来了,快点帮忙,我要尿尿。”看到朱农回来,朱珠赶紧放下手中的零食,微笑着说道。

        “老婆,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跟你离婚,可是那个可恶的季汝步步紧逼,我害怕她伤害到你,你现在身体那么虚弱,不能再受刺激了。”朱农装出一副无可奈何又关心的样子。

        “老公,我都知道,你也很无奈,我不怪你,这都是季汝的算计。”朱珠通情达理的回应道:“你先帮我拿尿盆来,我快憋不住了。”

        “那……好吧……”本来朱农就对朱珠没有任何好感,以前跟她发生关系,也仅仅只临时贪恋她的美貌,但是随着朱珠越来越缺德,朱农对朱珠的反感也随之加重,仅存的一点美貌诱惑也随之荡然无存了,反而感觉朱珠突然变得丑陋无比,所以现在为她端屎端尿,朱农想想都恶心反胃。

        可是这个时候还需要朱珠配合对付季汝,即便朱农再怎么讨厌,也必须装作很热情的样子,乖乖的从床底下拿起尿盆,小心翼翼的递给朱珠。

        “我手没力气,你帮我。”看到朱农唯唯诺诺的动作,朱珠以为朱农是不好意,随即进一步要求道。

        朱农很想说让朱珠自己解决,可是又怕朱珠多想,只好强忍着心中的反感,一只手慢慢将尿盆往被子里塞,另一只手则用力托着朱珠的屁股。

        朱珠很享受被朱农伺候的感觉,当朱农用一只手抓住自己屁股的那一刻,朱珠的心脏怦怦跳,甚至有了那种感觉和需求,如果不是因为刚刚手术后身体虚弱,朱珠早就按耐不住将朱农扑倒了。

        既然无法跟朱农尽情亲热,那就尽可能的延长被朱农伺候的过程,所以朱农越是用力抬朱珠的屁股,朱珠越是用力往下压,就是不肯配合,同时朱珠还希望用这种对抗的方式,迫使朱农用双手将自己的下身抱起来,那种感觉肯定更舒服。

        尽管多次和朱农发生过关系,可那只是在生理驱使的情况下本能的反应,事后却无法回味刺激的过程,整个人好像都昏昏沉沉的,可是现在不同,此刻的朱珠大脑清醒,生理克制,只是在心理上寻求一些刺激而已。

        朱农也奇怪,朱珠的身体今天怎么感觉格外的沉重,和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这个时候朱农突然想到一个名词“死沉死沉”,同样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可以轻易背起来,可是如果死了,就感觉特别的沉重和僵硬,也许朱珠是因为重伤在身,所以才变得像死人一样沉。

        想到这里,朱农只好将尿盆放到床沿上,然后贴近朱珠的下体,准备用两只手将朱珠环抱托起。

        就在朱农努力将尿盆一点点往朱珠屁股底下塞的时候,朱珠突然故意开闸放水,直接喷到了猝不及防的朱农手臂和身上,甚至脸上也溅了不少的尿液,与此同时,朱珠身子地下的床单和床垫也都湿了一片。

        朱农本能的躲闪,将朱珠丢在床_上,虽然朱珠被突然扔下感觉刀口有点疼,可是能够戏弄一下朱农,还是很刺激的,所以朱珠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朱农一肚子的窝囊气转身离开,直奔卫生间,赶紧冲洗身上的尿液,生怕这些脏东西说着汗毛进入到体内,那样的话就真的太恶心人了。

        朱珠听着朱农在卫生间冲洗的声音,朱珠扯着嗓子解释道:“老公,对不起,我刚才没忍住,不过我进一步确定了,你是真心爱我的,你也是第一个心甘情愿为我端屎端尿的男人,我不会辜负你的。”

        虽然朱珠自己也不清楚,她的这些心里话是怎么脱口而出的,因为一开始她的目的只是得到阳岦集团的利益而已,朱农只是一个攀爬的台阶,就算多次发生关系,也只是套住朱农的手段,同时也想贪恋一下朱农的身体,但对朱农这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朱珠心里清楚的很,她和朱农永远不是一路人,朱农并不是她最合适的结婚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