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1343章 海下基地(六)

第1343章 海下基地(六)

        “你们打算就这样直接打开?”我惊奇地问道。

        “不然呢?”月灵用嘲讽的语调说道:“难道你还要先沐浴更衣、再祷告一下?”

        “我觉得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于莽撞了……”我说道:“万一里边的东西我们没法控制怎么办?”

        “现在事情已经失控了。”月灵指了指刚才bao        ha声传出的方向说道:“目光盯在这里的人可远不止我们一个,我们如果继续优柔寡断的话,那恐怕就连这个实验芊芊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这还不明显吗。”月灵说道:“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芊芊尸体被运到这里的事情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些伏都教的人既然选择这个时间来到这个地方,就表明这些家伙是知道这一点的,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更何况刚才的那些bao        ha声你没有听到吗?那肯定是有不明白屏障原理的外人试图突破这里呢。”

        说完之后,月灵便再度一挥手,只见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手持碎石qiang瞄准缝隙的安保人员们立马集体扣下了扳机,我只听到一连串血融石和金属球外壁发生激烈撕裂的声音过后,这个金属球的边缘便如同被人从顶端掀开一般露出了一圈窄窄的缝隙。

        随着这缝隙的裂开,我也同时感受到内部传来一股巨大打能量,紧接着就是一些诡异的气息冒了出来。

        这些气息我以前见到过,正是芊芊独有的那种气息,不同于普通的灵能和寒气,但却似乎又将两种能量悉数包括于其中。

        能量的繁杂种类我也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真正让我感到诧异的其实还是这缝隙出现后,我自己体内的感受。

        我居然有一种被吸到那金属球里的感觉!如果不是我强行让自己定下脚步的话,我可以肯定自己会被那股无形的吸力朝着球ti        ei置靠近一些。

        而且我很快就发现这种感觉并非是我独有的,因为我看到其他的安保人员现在也都做出了一副奋力朝外部挣扎的动作,摆明了也感受到了这种无比强悍的吸力。

        不过这些人看起来对这种吸力并不感到害怕和意外,相反,他们更像是早就做好了来对抗这种吸力的准备。

        月灵自然也在这种力量的影响范围内,她此时已经自然而然退到了靠近偏门的位置,用手抵着门边来站立着。

        月灵没有进一步的指示,我和其他的人此刻都强行定立在原地,看着那些从金属球缝隙边缘倾泻而出的大量能量气息。

        这些气息相当浓厚,随着气息朝外扩散的速度和量都不断增加,这个金属球上半部分的盖子也被彻底顶开了。

        最终我只听到一声剧烈的撞击,这盖子像被蒸汽顶飞一般撞到了头顶的天花板上。

        不过我并没有看到芊芊从那些能量气息中现身,现在除了那些巨大的能量气息开始将我们包裹之外,唯一的变化就是我们四周的电能供应明显开始变得不稳定了起来。

        四周的灯光都开始像闹鬼一般不断闪烁着,再加上四周时不时就会出现的零星bao        ha和一些奇怪的近似于耳鸣一般的低语声,让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不真实,我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无意中掉入到了某个清明梦的幻境里。

        “现在怎么办!”我冲月灵喊到。

        “我哪里知道。”月灵回应道:“你应该问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

        “对啊!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感觉?”

        “没啊。”我摇头说道:“除了和你们一样的吸力外,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那你有没有看到芊芊?”月灵继续问道。

        我皱了皱眉,急忙扭头朝四周看去,然而除了那些浓密的气息还有气息中的其他安保人员外,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种气息严重遮蔽了我的视线,我怕那个所谓的芊芊身影会藏匿在气息中,便开始顶着中央球体的巨大吸力绕着转起了圈子。

        不转还好,这么一转之下,我就觉得自己竟然有点头晕了。

        这种眩晕感有点类似于我很早之前还没有习惯于清明梦的时候出现的那种头晕,但似乎又不完全是,似乎还夹杂了一些晕车呕吐的感觉。

        我急忙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月灵,然而月灵却没有回答我,透过气息,我隐隐发现月灵现在的神态似乎不太好的样子,她好像有些难受。

        再看向其他的安保人员,有的人更是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我擦……连我都感受到了头晕,这些人晕倒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月灵对打开金属球的后果似乎的确完全不知情。

        我心中暗骂了一声,心说还是太过莽撞了,但现在球体已经打开,也无法挽回,我只能尽快想出解决的办法。

        现在这种头晕毫无疑问,必然还是由于能量冲击所造成的后果,所以我现在想要让大家从这种眩晕中脱离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能尽快将这些能量气息聚集到一个地方,就好像它们之前原来全部聚集在那金属球里一般。

        不过现在想要依靠笨办法将气息聚拢在一处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这样一来必然需要大量的人力,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根本不可能。

        想要达成这一目标,唯一的办法就是得找到这一大波气息的能量源头,我只要能把这能量源切断,那剩余的气息自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这样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自然而然解决了。

        而源头的位置也很明显了……自然在那球体中心的位置。

        我现在头晕的感觉又稍稍加剧了一些,我知道不能再犹豫了,当下我便尽量集中精力先让自己体内的能量全部凝聚在一个点。我先是试探着能否释放出一些能量生物,比如那些大头娃娃来分担一下这些能量冲击,但是却发现根本办不到。

        说白了,能量的释放其实也是和周围环境有密切关系的,如果我是处在一个周围完全没有能量的环境下,那释放能量就易如反掌。可是周围如果已经有了现有能量的话,我想要再把体内的能量逼到体外必然会增加难度,而现在这周围的白色气息如此浓厚,我释放能量无疑难上艰难。

        这条路行不通,我便只能用这些聚集起来的能量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因为此时其他的人,包括月灵在内虽然还没有完全晕厥,但是也差不多已经丧失了行动力,甚至连和我交流的能力都没了。如果连我也变成这种状态,那我们可就彻底完蛋了。

        很快我脑中的眩晕感便稳定了下来,虽然不至于完全消除,但起码不会加剧了。

        但我知道这种“平衡”的持续时间必然不会太过长久,因为我发现从那金属球体内冒出的能量气息还在继续增加当中。

        就在我靠近金属球不足两米左右的时候,我听到四周的电路传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我们头顶那些闪烁的灯光最后又挣扎了几下,接着便彻底熄灭了。

        接着我又透过“浓雾”隐隐看到这发电室外部走廊、大厅的灯光也接二连三熄灭,再然后就是附近一些不知名机器运作的轰鸣声也相继停止了。

        看来……

        我们的第二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海下基地的电力系统已经完全瘫痪了。

        不过虽然电力系统瘫痪了,可是月灵等人却依然没能缓过神儿来,我再度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很快便适应了新出现的黑暗环境。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夜视能力相较于之前竟然又有了一些长进,视野范围和清晰度都强了不少,然而这并没有让我高兴。原因很简单,我的夜视能力增强,其实也就意味着我体内蛊虫病毒的渗透更加彻底了……

        不过至少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有益无害的,我依靠这种比原来更强的夜视能力很快就找寻到了位于金属球内部正中央位置的一个黑糊糊的盒子。

        这种情况至少要比我之前想象中的要好了不少,因为我原本还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呢。

        这盒子里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放了有关于芊芊尸体的一部分,而且我几乎能肯定这还并非是什么骨头、残肢之类的东西,而必然是一些……粉末!

        果不其然,当我将这盒子拿起来的一瞬间,就知道我的判断必然是没错的,因为在我轻轻摇晃之下,我并没有听到里面传来碰撞的声音,而只有一些细微的粉末响动。

        我现在也不敢贸然把粉末打开,不过我却发现四周围的那些能量气息分明就是从这盒子里往外渗透的。

        这种情况可是和我在南麓山深处见到的不太一样,因为那些粉末可并没有这种散发能量的功能,所以我不禁开始怀疑这盒子里除了粉末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便打算再次摇晃一下盒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后背靠右边肩膀的位置再次传来了一种轻微的撞击,依然是那种类似于有人拍打我后背的感觉!

        我急忙回头看去,这才赫然发现正有一丝丝微弱的气息在从我右边肩膀的位置缓缓冒出!

        这种情况似乎有些眼熟,虽然不完全一致,但却和之前王丹现身的时候十分相似!

        没错,就是那个后来可以和我正常交流的王丹现身的情况!

        “芊芊?”我急忙喊了一嗓子:“你在哪里?”

        一边喊,我还一边朝着四周观察着,这时候我注意到四周围的那些能量气息都开始朝着我重新聚拢了回来,不过这些气息并没有直接进入我的体内,而只是盘旋在了我右边肩膀靠后的位置。

        我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激动感,因为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见到芊芊了!虽然这个芊芊依旧不是真人,但至少……她已经无限接近于复活的状态了!

        “芊芊?”我怕她在现身之后会出意外,所以一直在不停地喊她的名字。

        至少之前的那个王丹对我的喊话是有反应的,所以我希望这个芊芊在“生成”之后也能立即听到我的声音,进而做出反应,也免得她伤害到周围的其他安保人员。

        虽说我对这些安保人员的死活并不关心,但是他们现在至少还是可以给我提供巨大帮助的。

        四周围的能量气息开始变得越发稀薄起来,我现在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取代了之前那个金属球的作用……因为那些寒气稀薄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们都已经聚拢到我右边肩膀的位置了。

        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样子,刚才还蔓延于整个供电室内的白色雾气就已经完全不见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芊芊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出来了才对,可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那些能量在我右肩膀的位置最终凝聚成了一个白点之后,接着竟然消失了!

        我感觉有些发懵,难道失败了?

        不过这样一来,至少我脑中的眩晕感是彻底没了,而且紧接着四周围的那些安保人员也相继苏醒了过来。同样的,月灵此时也走了过来。

        现在周围异常的安静,感觉经过刚才那一番事情之后,就连bao        ha声都没了。

        再看中央那个硕大的金属球,现在里边也是空无一物,连一丁点的粉末状物质都没有。

        我看着手里刚刚拿出来的那个黑盒子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些能量怎么都没了?”

        月灵的神色似乎也很疑惑,她在我身边绕了一圈,然后又将手在我右肩膀位置摸索了一番,最终只是摇头说道:“怪了,那些能量难道凭空被你吸收掉了?”

        “不知道。”我也跟着摇了摇头:”但是我刚才看的很清楚,那些能量并没有被我吸收,而是自己消失了。而且……如果那些能量真的被我吸收,我也不可能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

        月灵摆摆手说道:“算了,先不管这些了,至少现在我们已经把电力系统切断了!”20